返回

掌上弃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掌上弃珠 第一章 傲娇的王爷(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她们期待已久的敲门声终于响起了,采儿立马冲到门边,准备开门。

  “慢着,待会儿在小姐面前要板着脸,别嘻嘻哈哈。”方嬷嬷交代道。

  采儿觉得板着脸对付小姐也没用,不过,她还是点点头,然后打开门。

  “采儿姊姊,小姐给你买了灌糖香,可以分我一点吗?”思儿的反应真的是一等一的机灵,贿赂的礼物抢在对方开口前先递到采儿面前。

  采儿最喜欢灌糖香了,将方嬷嬷的交代瞬间抛到脑后,笑得无比灿烂,“姊姊我最大方了,分你一半。”

  “真的吗?”思儿欢喜地推着采儿去一旁分食灌糖香。

  方嬷嬷唇角抽动了一下,没出息的丫头,一包灌糖香就将她打发了。

  叹了口气,方嬷嬷只好自个儿唠叨了起来,“昨日是初一,小姐要义诊,嬷嬷我不敢阻止,若非村民相助,我们如何安居在此十几年?可是今日,你实在不该再偷溜进城为人看病,我们不缺银子。”

  “嬷嬷,离开之前,我总要去看一下孙老夫人。”孙老夫人可是第一个愿意给她看病的贵夫人,礼貌上,她原就应该过去关心一下,何况人家过来请她。

  “嬷嬷明白小姐的心情,既然有一身医术,岂能对寻上门的病人置之不理,可是,绝对不能让成国公府的人知道小姐行医。”

  楚意宁无意让成国公府的人知道自个儿是医者,倒不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大夫身分不高,而是没必要,也省得有人藉此大作文章,不过,她却道:“知道又如何,难道他们就不接我回京了吗?”

  方嬷嬷一时怔住了。

  “他们决定接我回京,不就是因为皇上赐婚,他们不得不吗?可是,皇上为何挑上我?英亲王位高权重,就是长相不佳,也是京中贵女属意的夫君人选,结果却是我这个自幼养在乡下的人抢下英亲王妃的位置,这说明什么?这位英亲王肯定有问题。”楚意宁向来很实际。

  再不济,英亲王也该挑选自幼娇养在府里的姑娘。当然,单看成国公这一房,她是唯一的嫡女,不娶她,只能娶庶女……那问题就更大了,以此来看,如今成国公府怕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不入流权贵……她从何得知?这是因为真正的权贵之家不会做出将嫡女养在乡下这种蠢事。

  所以,非选个不入流权贵家的女儿为妃,就算是养在偏乡的也没关系,这英亲王肯定大有问题。

  方嬷嬷说不出话来,确实如此,英亲王可是皇上最疼宠的弟弟,身分何其尊贵,皇上怎可能指婚指到小姐头上?况且,国公爷都遗忘了的女儿,皇上又是如何得知小姐的存在?英亲王若是好姻缘,只怕早就落在林姨娘所生的女儿身上了,绝不会轮到小姐。

  “嬷嬷,我们一定要回京城,但是如何回去,这可不能顺他们的心。”

  闻言,方嬷嬷忧虑地皱眉,“小姐这是何意?”

  “放心,我有分寸。”虽然她不是原主,但是原主受的委屈不能不讨回来。

  “小姐可不能乱来。”方嬷嬷不相信她的分寸。小姐并非莽撞之人,但是胆子大得很,爬树不稀奇,翻墙不稀奇,更别说行医时看男人的身子,总之,小姐的分寸与常人不同。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还有你们。”上一世,她出生在中医世家,从她识字开始,父亲就将她扔进药材堆,教她自个儿想法子认清楚药材,因此她自幼养成独立的性格。直至穿越来此,她的思维才从独立个体转成一群人,不是她吃饱穿暖就够了,后面还有一群人要照顾,因此她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免得害死别人。

  方嬷嬷终于安心了,小姐就是这一点好,侍候的人对她而言如同亲人,且遇到事情时,她总是站在最前面,将其他的人护在身后。

  “嬷嬷,师傅大约申时会过来,师傅喜欢暖锅,我们今晚就来围炉!累了一个早上,我去歇会儿。”楚意宁打了一个哈欠,赶紧溜回房里补眠。

  庄子外,周璇尹已经在外观望许久,却迟迟没有动作。

  他不是没见过破旧不堪的庄子,可是,好歹是国公府的庄子,这是不是太不像话了?周璇尹转头看着周岭,“你是不是弄错了?她真的住在这个庄子?”

  周岭小心翼翼地点点头,“那些孩子应该不会骗我。”

  顿了一下,周璇尹强忍着暴跳如雷的冲动,“成国公府很穷吗?”

  “我不知道成国公府是否很穷,不过,这是成国公名下最破旧的庄子,其他倒不会。”原本五日前他们就应该夜探庄子,可是那一夜突然下起大雨,此事就搁置下来。他想到这个庄子实在破旧,便飞鸽传书回京,让人打听国公府其他庄子的情况,没想到,除了眼前这个庄子,其他庄子皆有良田美景。

  眉一挑,周璇尹的火气显然上来了,“你是说,成国公将本王未过门的王妃丢在最破旧的庄子?”

  “若是成国公知道皇上会为嫡女赐婚,绝对不会将她丢在如此破旧的庄子。”周岭不自觉往旁边悄悄移了一大步,深怕某人控制不住火气,不小心烫着他了。

  “她真的是成国公的女儿?”

  周岭明白主子的意思,哪有人家会如此对待自个儿的女儿?若是庶女,也许还有,可是,这是嫡女,还是唯一的嫡女。周岭解释道:“据说,未来的王妃出生时身子不好,成国公请了高人为她算命,高人断言她活不过十岁,成国公便将她送来这儿,大概觉得在这儿还有养活的机会吧。”

  周璇尹终于搞清楚了,原来皇兄说的“大难不死,坚韧如杂草”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他有一点不明白,“她如今都十四岁了,不是吗?”换言之,她早就破了那位高人的预言,成国公为何没有将人接回去?

  “……成国公太忙了,因此拖延至今还未将人接回去。”

  “成国公不是在礼部混吗?”周璇尹唇角抽动了一下,“本王记得他很闲。”

  周岭干笑了几声,“主子真是好记性。”

  “当然,本王可不想遭人蒙骗。”周璇尹别有用意的斜睨了一眼。

  周岭觉得好无辜,若他火上加油指责成国公的不是,主子岂不是要发飙了吗?

  “一出生就送到这儿,只怕被养废了。”周璇尹不在意成国公如何养女儿,只关心未过门的妻子会不会逼他出手毁了这门亲事。

  “要不要我先去打探一下?”

  “不必了,本王可没有那么多闲功夫耗在这儿。”若非这是他出京的名义,待人回京再看就好了。

  “时候不早了,还是赶紧进去瞧瞧吧。”

  周璇尹点了点头,随即甩出一条牛筋做的绳索,拉着绳索跃上庄子内墙边的一棵栗子树,周岭也跟着甩出绳索紧随在后。

  庄内。

  “小姐是不是很喜欢赏月?”思儿一直想不明白,为何小姐每日都要坐在廊上赏月?有时候月儿藏起来不见人,小姐还是很坚持出来等。

  楚意宁并非喜欢赏月,而是想藉着赏月这件事思念前世的父母。甩去脑中思绪,她点了点头,笑道:“你知道吗?小时候我以为每个地方的月亮长得都不一样,不知道月亮只有一个,是因为太阳的关系才有不同的月相。”

  思儿有听没有懂,不过,这不是她关心的事,如今他们最挂念小姐的亲事。

  “小姐真的要嫁给英亲王吗?”

  “能够不嫁吗?”

  “小姐不想嫁,一定有法子不嫁。”

  “你对我还真有信心。”

  “小姐最厉害了,我还不曾见过有什么事难得倒小姐。”思儿发自内心崇拜小姐。

  虽然她从来没有神力女超人的自知,可是在别人眼中她竟如此了不起,还是教楚意宁忍不住屁股翘起来……不是,是双脚翘起来,因为她的屁股坐着。

  “我哪有如你所言如此能干?其实,我也经常束手无策。”可是,她神采飞扬、嘴角上翘,看来十分满意思儿的称赞,完全不符合她想表现出来的谦虚。

  这一次,思儿的神情非常严肃,不是闲聊,是很认真地想知道主子有何打算,“虽然皇上赐婚,不能不嫁,可是若能不嫁,小姐要嫁吗?”

  唇角一抽,楚意宁微微挑起眉,“你刚刚还说,我不想嫁,一定有法子不嫁。”

  “是啊,可是小姐有这么多人要照顾,没法子随心所欲溜之大吉。”虽然是因为小姐对她有救命之恩,她和陈家村的几位哥哥才会跟着小姐,可是若非小姐重情重义,他们也不会忠心耿耿地听命于小姐。

  “十个人而已,我还会带不走吗?携家带眷从来不是问题,重点在银子,我的小库房太单薄了。”楚意宁自认为很务实,没有银子,可谓寸步难行,况且抗旨是要杀头的,不能一边逃命一边赚钱,需要更多银子才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