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10章

作者:浅水瑜
  “子沁……”

  床上的人虽然仍紧闭双眼,但嘴里却开始喃喃自语,让守在床边的众人开始骚动起来。

  “大哥,他是不是没事了?”有人端着水拧着毛巾,有人伸手忙探他的额际。

  “看样子应该是没事了。”坐在床沿边的宋原,终于可以卸下心中的大石。

  前日夜晚,他一听有入夜闯贵南侯府,接着崇王府就派出大批人马搜查侯府,他便知道这事与莫烨绝对脱不了干系,于是暗中安排人马到侯府打探消息,就见侯府的人马往南方树林集结,他立即躲在森林暗处,准备伺机而动,最后看到山谷射出烟火,他深知不妙,必须立刻下崖寻人。幸好镳局里有人对那片树林熟悉,他们很快就来到崖底。

  天亮时,贵南侯府的人均被送进崇王府大牢,搜寻夜闯侯府贼人一事也不了了之,他们才能心无旁骛的找人,将人救出。

  莫烨张开眼睛望了凹周,身上的疼痛让他顿时清醒。

  “子沁,子沁呢?”从那么高的山崖坠落,她没事吧?

  “你别乱动。”宋原伸手制止他。

  他伤的不轻,为了保护他怀里的女人,他差点把命赔上了。

  “师兄……”见到宋原,他知道那朵火花引来的是谁了。“子沁呢?她没事吧?”

  抓住宋原的手,他迫不及待地问道。

  “她还活着。”这应当是他最迫切想知道的答案吧?

  “那就好……”宋原的答案,让莫烨松了口气,“她在哪儿?我想见她。”

  “她伤的不轻,还没醒来。”宋原照实回答。

  一听她伤的不轻,他整颗心都揪结成团了。

  “我要去看看她。”掀开被裘,莫烨吃痛地想坐起身。

  “你别担心。”宋原急忙安抚,“如欣在照顾她,不会有事的。”

  “不,我要亲眼看到她没事,不然不会心安的.”他坚持下床。

  “好好好,但你得小心,若伤口又龟裂了,恐怕连华佗再世,也救不了你。”知道阻止不了他,宋原只能提醒他保重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莫烨扶着宋原的手,“师兄,谢谢你救了我们。”他边起身下床,也不忘感谢。

  “若真的谢我,就好好的养伤,等到你们康复后,带阮姑娘回去拜见师父、师母,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

  他希望莫烨能为了阮子沁彻底离开是非之圈,而江锡夫妇的丧女之痛,也能因此得到抚平。

  “嗯。”莫烨点头应允,“我会的。”

  他也想带着阮子沁远离这纷乱的尘事,他不想再让她为了他而受到任何伤害。

  从此,她是他唯一珍爱的女人,他会好好珍惜她,只因他的生命因为她而有了新的意义。

  这个新的意义便是一一爱她。

  莫烨心疼地望着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的人儿。

  他接过了许如欣递来的毛巾,伸手轻轻替她擦拭额间,那因为心疼而紧紧纠结的眉心,从见到她那一刻起,不曾松过。

  “雨歆,你别走,我求你……回到莫烨身边……”昏迷中的阮子沁开口轻喃,额上因为梦境的挣扎而沁出薄汗。

  她可知道,那一声声梦语正狠狠地揪疼着他的心吗?他紧握着她的手,将她的手掌贴在自己的颊边,“野丫头,这是你对我的指责吗?”

  他已经在床边待了一整天,她的梦语断断续续的,那泪珠成串地落下,那切切的恳求,竟是求另一个女人取代她陪在他的身边。

  阮子沁伸手在空气中挥舞,“不要……别带走香囊,我求你……”每说一句,那泪便无声无息地流下,揪得他心痛。

  原来,他不经意的动作已经狠狠地伤害了她,而她却从来不说,只是傻傻的求他将她带在身边,只要别丢下她,多大的痛苦她都能忍受。

  他握紧她挥舞的手,万般后悔地哀求道:“子沁,你醒醒啊!醒来听我说,我只要你,请你陪在我身边好吗?子沁……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呀……”

  许如欣看着眼前这对为爱而苦的痴男傻女,忍不住开口道:“她在梦里喊了你不下千百回了,今后,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彼此,知道吗?”

  “我知道。”从今以后,他会竭尽所能的带给她欢乐,让她重新回到无忧无虑的生活。

  许如欣放心地走出房门,将空间留给这对终于找到彼此的恋人。

  “子沁,听见我在唤你吗?”他伸手抚着她的脸庞,听着她那不曾间断的呓语,眼角不禁又留下一滴滚烫的热泪……

  为了爱他,她把自己关进死胡同里,那爱笑的脸庞早已为了他消失无踪,而他呢?

  “子沁,你真的好傻,好傻……”

  他感染了她的快乐,因为她而不再孤独,却把哀愁留给她,她竟然也傻傻的接受,为了他全然承受!

  “莫烨……”她似乎听见了他的呼唤,缓缓张开眼帘,全身的疼痛从四肢百骸散开,但那却不是她最在意的,因为她听见他的声音,真的听见了。

  “子沁,我在这里,你听见我唤你了,对吧?”见她醒来,他连忙靠近,就怕她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朝着声音,她看见了日思夜盼的人,却也见到他脸庞上的泪痕,“你哭了?为什么?”

  “为了一个野丫头,怕她离开我,所以哭了。”那串泪,是最真切的期盼,希望她回到原始的纯真,希望她能无忧地陪他一生。

  他真的怕她离开他吗?听着,她好高兴,“野丫头不会离开你,只要你不赶走她,她就不会离开……”泪水不争气地掉落。

  “我不会,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赶你走了。”他轻拭她的泪水,“我要野丫头成为我的妻子,我要守着她、爱着她一辈子……”

  “莫烨,我是子沁……”她好怕他又将她认错,好怕其实这些话不是说给她听的。

  “你是子沁,阮子沁,是我的野丫头,是我承诺要守护一生的女人,是我想一辈子呵护的伴侣,是我最爱、最心疼的姑娘,子沁、子沁,我的子沁。”他要坚定的告诉她,他爱的就是她这个傻姑娘。

  “烨,我也好爱好爱你!”她终于等到他的回应了。

  “我知道。”他一直都知道,所以今后,他会用一生的精力去守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