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突然,前方传来怒吼,干扰了他的思绪。

  “你一个姑娘家,大半夜为何在树林里逗留?”一群官兵围着一匹马,盘问马背上的女子。

  女子似惊吓到,颤巍巍地回道:“大爷们,我是不小心误闯这片森林,天一黑,更是绕不出去,你们能告诉我,哪里是出路吗?”

  莫烨闻声,心头一惊,那声音是一一阮子沁!

  她怎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她知道今晚的行动了?是赵行安告诉她的吗?那么此时的她是为了赶过来救他?

  “给我下马来。”有人想将她拉下马,“你跟夜闯侯府的贼人有何关系?”

  阮子沁稳住身子,柔弱地驳斥道:“我不知道什么闯侯府的贼人,只知道自己的心上人丢下我,不想要我了,我难过,追着心上人过来,却不见他的身影,你们有见着他吗?”说着说着,一行清泪缓缓滑过脸庞,楚楚可怜的模样,惹人怜惜,“若你们见着他,替我告诉他,没有他的日子我活不下去,请他别躲着,我在这里,要他过来,我等着他永远等着。”这些话,她故意放大音量,想让莫烨听见。

  而他真的听见了,也明白她话里的含意,这个女人脑子什么时候才会清楚,他如此伤她的心,她却死都想相随……

  她娇弱可怜的模样,果然引来部分同情。

  “小姑娘,你还是快离开这片林子吧,那人既然丢下你,自然是不会回来了,你别因为他惹上麻烦。”他们有放走她的意思。

  “不!”她却坚决摇头,“他不回来,我就不走,就算会死在这里,我也一定要找回他……”

  “别再跟她废话了,如果因为她误了正事,上头怪罪下来,我们几颗脑袋都不够用,既然她不怕死,那就让她尝尝死的滋味。”心狠的官兵举起大刀,就往马匹劈下,但在刀锋即将划过马腹时,一根树枝飞来,打疼了他的手掌,那刀应声落地……

  “莫烨……”见状,她喊了他的名字,因为她知道,是他。

  就在她唤声刚落之际,一道黑色身影轻跃上马。

  “抓紧!”他紧抓缰绳,双脚用力朝马腹一踢,马儿随地奔出。

  是他,真的是他。

  阮子沁转身,紧紧抱着他,知道他在,她便心安了。

  “你不要命了吗?是小王爷把这个计划告诉你的?”他边策马狂奔、边问,而身后也听见一阵阵马蹄声,正朝他们这里追过来。

  “这不重要。”重点是她来了,而他没事。

  她真是天下第一号傻瓜,傻到令他无言……

  他专心驾马,穿过大片树林,身后的官兵依然穷追不舍。

  “莫烨,前头是断崖……”熟悉地形的阮子沁望见前方,不禁惊慌提醒。

  但已被迫至此,也无退路了,“放心,断崖对面的路是平坦的。”

  闻言,她张大眸子,“你要跳过断崖?”

  她记得两方断崖距离不远,但那个“不远”也只是以目测,真要马儿跳过去,是件难事,是要赌上性命的,若是只有莫烨一人或许能跳过,但此时马背上还有她,要飞越断崖的机会更是微乎其微,更遑论深夜时分,根本看不见前方位置,他们命丧于崖底的机率更大些。

  “你怕吗?”他低首问着怀中的女人。

  “不怕。”唯一怕的是再也不能与他相见,而今,既然见到他,那么就什么都不怕了。

  “那好,我们就赌赌看吧!”眼前,只剩这条路了。

  若不成,他们便做一对鬼夫妻,生死相随,这么想,他心底竟平静许多,那脸上,也扬了笑。

  “好。”她用力点头。

  “抓紧了。”他深深吐呐了口气,加快马速,打算放手一搏。

  “若失去我,你会为我难过吗?”风声飒飒,她在他怀中低喃,那声音,他听不见,却问进她自己的心坎里。

  他会吗?会为她难过吗?

  马儿狂奔到了崖边,随着莫烨下的指示,奋力地往前一跃……

  瞧见下方深不见底的山谷,阮子沁的脸上扬起笑意,“别了,烨,你要好好保重……”

  随着她的声音,原本绕在他腰间的手松了,将重心往下一移,整个人坠入无底的黑暗中。

  “子沁!”莫烨没料到她会有此举动,伸手一捞,却没拉住那纤弱的身子,他整个人慌了,也随着纵身跃下马匹,往那心系的小身影落去……

  这个女人竟然想用她自己的性命保护他!但她可曾想过,失去她,他还能说服自己活下去吗?

  她怎么可以……

  随着身子不断往下坠落,他眼见那尖利的树枝划破她的衣裳,树干撞击伤了她的身子,他却无法及时拉住她,等到他拉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往怀里带时,她早已失去知觉,任血液爬满她的身子……

  “不一一”他扯开嗓子失控大吼。

  千钧一发之际,他卸下了腰间衣带,使了内力将其缠于树干上,终于停止坠落。

  “子沁,醒醒啊,你不能死,听见没,你不能死……”他一手环抱着阮子沁,一手拉紧缠于树上的衣带,那泪从眼角溢出,却不自觉。

  直到衣带再也承受不住他们的重量,应声断裂,他才紧紧抱住她,陪她一路下坠……

  袖子中,宋原要他带在身上备用的烟火,因为他的坠落而掉出,撞击到岩壁时盖子弹落,空气引燃了引信,在暗黑的夜空中射出光亮的火花……

  他抱着她在碰撞崖壁之后,一路滚落崖底。在昏迷前,他看见那朵光亮的火花,他不管这朵火花引来的是敌是友,只要有人能救阮子沁……

  只要有人能救她,那就好……

  阮子沁直视小河的那方,有一幢小屋,那屋内传出风铃声,清脆响亮。

  “有人在吗?”她脱了鞋踏进沁凉的河里,却不觉冰冷,一笑,她拎着鞋往河的对岸走去,走至河中,抬头却见那幢小屋里走出了一道灵巧美丽的身影,一名女子望着她一笑,她发现那个女孩,很眼熟,与自己……好相似。

  然后,那女孩开了口,“你是子沁?”

  她点点头,“你是?”再想想,与她相似的女孩,她没见过,却听闻过,只有……

  “雨歆?”

  想着,她望了四周,宁静安详,自己应该已经死了,才会遇上江雨歆吧?

  那女孩巧笑倩兮地点点头,大方承认:“没错,我就是雨歆。”

  她终于遇见江雨歆了,“你知道我?”

  “知道,我常望着你们笑,只是你们看不见。”江雨歆的笑声和风铃声一样好听。

  “你既然看的见我们,应当知道莫烨有多么爱你、想你了吧?”原来莫烨的思念,江雨歆全看见了。

  “傻子沁,谁说莫烨爱我?”江雨歆依然笑得灿烂,与阮子沁失落的脸庞正好形成对比。

  阮子沁摇了头,“没有差别了,我们都死了,再去争他心里的地位,已无意义了。”

  就算赢了,又怎样。

  “谁说你死了?你没死。”

  “骗人!连你都见了,我怎么可能没死?”

  “呵!你真可爱。”难怪莫烨会爱上她,“我是在赶去投胎前,来见你一面,请你帮我告诉莫烨,我希望他快乐。”

  “投胎?”望着眼前的影子,还真的觉得她若隐若现的。

  “嗯!下辈子,我会当一只蝴蝶,无忧无虑的在人间飞舞,没有烦恼。”

  “你又还没当过蝴蝶,怎么知道蝴蝶没有烦恼?”说不定蝴蝶也有蝴蝶的烦恼,只是她们不知道而已。

  闻言,江雨歆愣了下,随即逸出笑声,“哈哈哈!也对喔!”不过这不是重点,“你要好好的陪在莫烨身边,他需要你。”

  需要?她一定要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吗?“我连你的一只香囊都比不上,何来需要啊?我在他心底,根本可有可无,若不是你,他根本不会看我一眼。”

  “你真的不懂自己的份量?”在莫烨心里,阮子沁早就超越江雨歆了,只是当局者迷。

  份量?她哼笑了一声,“不如你别去投胎了,你说我没死,那我把身体让给你吧,由你陪在莫烨身边。”这样莫烨就不会再孤单了。

  “我要真占了你的身子,莫烨可能会怨恨我一辈子吧!”江雨歆俏皮地吐了吐舌。

  “你错了,他会很高兴的。”阮子沁心头酸酸的.“你明知道我连一只香囊都比不过……”

  “你很在意这件事?”江雨歆收起了玩笑神情。

  “有谁不在意自己竟比不上一只香囊,他可以为了香囊不要命,却将我推得远远的。”

  江雨歆从怀里将一只粉蓝色香囊取出,“既然你这么在意,那我便将香囊收回,这样好吗?”

  见到那只香囊,阮子沁激动了起来,“不要,你千万不要把香囊收回,他不能失去那只香囊,那是他的珍宝,请你还给他,我愿用生命跟你交换,求你把香囊还给莫烨好吗?”

  她天天都在期盼那只香囊能从湖底浮出来,只是她每天望着、盼着,那香囊就是不肯出现。

  “傻瓜,你何苦这样为难自己。”江雨歆叹了口气,为她心疼。

  关于这点,她也不懂,她只知道为了莫烨,她可以牺牲自己。

  “雨歆,莫烨爱的人是你,请你回到他的身边,带着香囊,回到他身边,我可以把身体让给你,我可以……”

  “不,我来只是想告诉你,莫烨爱的人是你,请你相信。”江雨歆将香囊收回怀里,缓缓地往后退去。

  “雨歆,你别走!”阮子沁急着向前,却发现小河竟慢慢变宽,把她们越隔越远,“他不爱我,他爱的是你,你别走,带着香囊回到他的身边,他需要的是你、不是我,求你别离开他好吗?”

  “子沁……”远处传辨了莫烨的声音,唤着她。

  “听见没有,他在唤你回去呢!快回去吧,回到莫烨的身边……”活落,江雨歆的身影渐渐模糊,直到消失得无影无踪。

  “雨歆,你别走,我求你回到莫烨身边,好吗?别走……”她的泪水滴滴掉进河里,渐渐形成一个漩涡,将她卷入黑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