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9章(1)

作者:浅水瑜
  这一等,便已近亥时。

  阮子沁走出房门,那纤指随着心情的起落绞着衣裳。

  一见她走出房门,桃儿连忙过来,“子沁姐姐,莫护卫还没回来,小王爷好像也还没将国事忙完。”

  听着,她的心底不知为何染上一抹心急,“桃儿,我的心跳得好快,像是要发生什么事似的,很不安。”

  桃儿不懂,“能有什么事呢?”这王府看起来很平静啊。

  不行,心中莫名的不安,促使她必须尽快找到莫烨。

  “我去见小王爷,他一定知道莫烨在哪儿。”

  “可是……”桃儿再度阻止,“小王爷真的还在忙。”

  “他哪时能忙完呢?再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她从一早等到太阳西下,现在都已入深夜。

  “可是……”小王爷下令不许打扰的。

  “桃儿,别再阻止我。”她已经无法再等下去了。

  “子沁姐姐……”她不是阻止,而是担心,如果她因此而激怒或得罪小王爷,那后果不堪没想。

  “放心,我会斟酌情况,若不允许,我不会强迫要见小王爷的。”她还不至于这么不知进退。

  “嗯。”桃儿只能点头,然后紧紧跟在她身后,陪她到小王爷的书房去,若真有什么事,她还来得及帮上阮子沁。

  她们绕过了长长的回廊,终于走到赵行安的书房前,正要让人通报,却听见里头传来大吼,那活里,她似乎听见莫烨的名字,她趁桃儿和守门的侍卫缠说之际,缓缓靠近书房,隐约听见里头传来的声音。

  “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你干脆自我了断算了。”

  赵行安的声音清晰可辨。

  “小王爷,夜搜贵南侯府非同小可,单凭莫护卫一句话,便要所有人前去涉险,这恐怕不妥。”

  另一个低沉的男音传来,阮子沁感到相当陌生。

  “那你说,除了之外,还有更好的办法吗?眼见福王的动作越来越明显,我们却还在这里守株待兔,最后只有落得家破人亡,任人宰割的份。”赵行安的怒吼声再度传出,显然极度不悦。

  这样的行动,本就不能拖延,一旦让对方知道他们有所戒备了,可能真的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闻言,那人无语。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若不按照本王的汁划进行,会赔上莫烨的性命,你知道吗?”这是当下最让他头疼的。

  他没料到竟然会有人临阵退缩,如果莫烨的行动没有得到相当的支援,就算他武功再高,也无法全身而退。

  到时,就算他顺利拿到罪证,也高兴不起来。

  “但是,小王爷也不得怪罪他们……”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计划太过仓卒,有人感到手足无措也是正常。

  “传本王的命令,退缩者一律处斩!”赵行安忍痛下达命令。

  “小王爷……”

  “再多说一句,本王连你也入罪。”赵行安出口,不容反驳,“马上加派人手协助莫烨,如果他没命回来,你们也休想苟活。”

  “小王爷,莫烨只是名护卫……”若行动失利,也只能牺牲他,绝对不能为了保他一人,而牺牲更多人的性命。

  “保住莫烨,别让本王再说第二次!”赵行安坚决。

  在书房门外不远处的阮子沁,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莫烨要夜闯贵南侯府?

  从赵行安激动的反应判断,他这次的行动,可不像是她之前闯崇王府那般的玩笑,这可是会要命的!

  他昨夜明明来找她了,为什么没有透露半句,想到他昨夜的温柔举动,此时对她而言却像是在道别……

  不!就算他不想让她留在身边,就算他们无缘在一起,她也要他活得好好的,因为他是她活下去的动力。

  她已经失去了所有亲人,若连莫烨也消失,那她该何去何从,一颗心又该以何处为依归?

  “阮姑娘,请别为难我们。”见阮子沁越来越靠近书房,门口的侍卫不理会桃儿,连忙往她的方向移动。

  “是啊,要让小王爷知道,我们可惨了。”另一名侍卫也迎上来。

  小王爷千交待、万交待,不许有人靠近书房,若阮子沁不是王府的贵客,他们早将她拿下治罪了。

  “我不为难你们就是了。”说着,阮子沁转身离开。

  “子沁姐姐,你要上哪儿去呀?”桃儿也听到那些话,明白阮子沁此时一定是心急如焚。

  “桃儿,带我去马房。”她得赶到莫烨身边,不管怎样,她都要知道他好好的……

  “啊?”桃儿不懂,傻愣地停下脚步。

  “快啊!”她出声催促。

  这崇王府太大了,就算她已在这里住了一段时日,却从来没注意过马房在哪儿。

  桃儿点点头,虽然不知道阮子沁想做什么,但她想去马房,她就带她去吧。

  跟在桃儿的身后,阮子沁握紧双手,提醒自己要冷静……

  到了马房取了马后,阮子沁便丢下桃儿,直接往王府外直奔,她现下只想快点见到莫烨,希望他安然无恙。

  马匹随着她的鞭策而狂奔,越过了街道直奔贵南侯府,入夜的街道漆黑宁静,直到靠近贵南侯府,那巷弄才热闹起来。

  “停下!”她才靠近,一群人便拦下了她的马匹。

  “这位爷,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热闹呀?”她停下装傻,心里却蹦蹦急跳。

  “有贼入侵贵南侯府,我们正在抓贼呢。”那人见她是个女人,没有防备。

  闻言,阮子沁故意露出焦急的神色,“可是我必须趁天亮前赶到城门边,天一亮就得出城,这路不能走,我怎么出城呀?”

  莫烨果然行动了,只希望她没来晚,还来得及见上他一面。

  “这路不能过,你往别处去吧。”

  “可是除了这条路,我就不知该怎么走了,您可以告诉我,该走哪条路吗?”她再问。

  这四周说小不小,她该往哪个方向寻人呢?

  “好像也没其他的路了。”这附近全被贵南侯府的人包围了,根本无路可走。

  “这……”她面容一愁,“请爷行行好,让我过去,行吗?”

  “不行、不行……”那人挥手拒绝。

  不远处同时传来急切的声音,“快,发现贼人了……”

  “看来我是无法出城了。”阮子沁将缰绳一拉,垂头丧气地往回走,状似放弃,其实是绕往另一条暗巷。

  见避开所有人的视线后,她立刻拉了缰绳,往南方的树林里驾去,她拉紧斗蓬,狠踢马腹,得赶在那些官兵追到莫烨之前找到他。

  拜她从小是野丫头所赐,她对这附近的地形了若指掌,就算闭着眼也知道该怎么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反而成了她救人的利器……

  莫烨你等着,我会赶去救你的!

  莫烨弯身躲在树丛里,这树林已是他最后的退路了。

  望着远处聚集的火炬,他露出淡淡的笑容。

  来吧!越多人往这里聚集,便代表贵南侯府可调用的人力越少,届时,就算贵南侯想阻止小王爷的搜查也难。

  计划至此算是成功了。

  只是,他却陷入危险之中,崇王府派来支援的人手松散,他想,是有人临乱脱逃了吧?

  乱世凶年,就算英明如赵行安,也无法管束那些贪生怕死之徒,这一点他能谅解,毕竟最难操控的,就是人心。

  如果牺牲他一人,能避免战祸四起,那他绝无怨言。

  只是,心头渗出的不舍之情,仍揪得他难受。如果命丧于此,那么今晨那绝美的睡颜便是他见阮子沁最后一面了。

  昨夜,他整夜无眠,见她在自己怀中睡的安稳,他心头扬起前所未有的满足,他贪恋的看着她一整夜,为她失了眠。

  一早,他起身,小心翼翼地不吵醒她,怕她醒来,他便不想走了。

  她是那么容易地牵动他的心房啊,以前装做不知情,如今临死之际,他倒是可以大方承认了吧?

  那么,他到了地府,也能含笑地告诉江雨歆,她的二师兄已经找到了心系的女人,让她了无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