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夜凉,阮子沁回到房里,便让桃儿退下,拿起桌上的针线布料。

  望着粉蓝色的缎布,那是她特地上街找回来的,和那个掉落在湖里的香囊颜色相似,只是,找到了相似的颜色,却绣不出那漂亮的蝴蝶……

  不知不觉间,一滴泪落在缎布上,此时,她心里想的是莫烨的脸庞。

  已经十天了,他不曾出现,小王爷说他忙,她想,他应是在躲她吧?躲她这个只会闯祸的灾星。

  那香囊对他而言,何其重要,却在她手中遗失,尽管他不曾说出责怪之语,但他冷然的表情,已然告知她,他对她已产生厌恶。

  想着,门外浅浅的敲门声响起,打断她的思绪,放下手中的针线来到门旁,开了门。

  “桃儿吗?”门一边打开,她一边轻问。

  直到门被她完全打开,她才看见门外的身影……

  “莫烨?”她竟然看见他站在门外!是这几日太思念他造成的幻影吗?他竟然来找她,心底涌现的欣喜,从她面容上的那抹灿笑传达出来。

  莫烨原本倚在门边的身影,有些踉跄地走进她的房里。

  她又闻到浓浓的酒味,他又醉了吗?

  “你哭了?”他看见她脸上轻浅的泪痕。

  闻言,她拉了袖子拭去了脸颊上的薄泪,“没有,是进了沙,不是泪。”

  他没戳破她的谎言,走至桌旁,在椅子上坐下来,望着桌上那粉蓝色的缎布和绣料一眼,伸手轻抚了额际。

  见他的动作,她靠近他,伸手替他在额边轻揉,“又头疼了?”

  他无言,只是闭上眼,享受她的温柔。

  一会儿过后,他才开口,“累吗?”

  她以为他问的是她手中的动作。“不累,这样舒坦些了吗?”

  她好想问他,此时在他的眼里,她是阮子沁还是江雨歆?他总在酐后将她错认,如今在她犯了这么大的错后,他还来找她,是因为失去了香囊,他往后想念江雨歆时,便只剩她这相似的脸庞能慰籍了吧?

  想着,那心里浓浓的愁无法纡解,让她难受。

  他仍然闭着眼,却能感受到她无助的心痛。

  也许,他真的该好好反省了。

  以前,不管是江雨歆或是阮子沁,她们的个性虽是南辕北辙,却都是每日扬着笑容、无忧无虑,可现下看看阮子沁,她的笑容不再,而且还经常偷偷流泪,她痛苦的根源一一是他。

  也许江雨歆选择宋原,是对的。

  “我累了。”他话完,张开眼睛。

  “啊?”他累了?那她该……

  他朝桌上的烛火轻吹,风至,烛火熄灭。

  “莫烨……”望着突然暗下的四周,她站在原地不敢乱动。

  他起身将她横身抱起,在黑暗中走向床边,再轻柔地将她放在床上。

  她不明白他的动作,却也不吭声、不发出疑问。

  一会儿,他也躺至她身边,轻轻枕下,温柔地抱着她,“睡吧。”今晚,他只想好好抱着她入眠,明天过后的变数,他不愿去多想。

  靠在他怀里,感染着他的体温,他身上没有檀香味,反而让她心安,那是属于他的味道,淡淡酒香,沉沉的男人味,原来,没了香囊,这才是属于他的味道。

  “烨……”她把身子缩入他的怀里。

  他信手拉了被覆在彼此身上,半哄道:“我在,你好好睡。”

  听桃儿说,她这几日都没好好睡过,听了,他不舍,心头泛疼。

  “烨,你醉了吗?认的出我是谁吗?”她忍不住问,只想知道,此时让他护在怀里的人,在他心里的。是谁?

  回应她的却是平稳的呼吸声。

  他睡了,因为喝了酒而睡沉,她失望地叹了口气。

  “这是你对雨歆的温柔吧?”她想,他应当是醉了,否则怎会对她如此温柔伲?想到那日在曲桥上,他推开她的力道,足以让她的心支离破碎,他又知晓了吗?“你很后悔将我带在身边吧?不能化解你的孤独,反而只会令你徒增心烦。”

  她已经适应了黑暗,他的脸庞也在她眼前渐渐清晰,她伸手轻抚他眉心的折痕,这些日子,他常常皱眉吧?

  “尽管知道自己只会惹祸,还是请你带着我好吗?让我跟在你身边,我会努力不制造麻烦,请你带着我,不要将我丢下……”说着,那泪又出现在她的脸颊上,滴滴成串。

  “只要你不将我丢下,哪怕你将我当成雨歆,我都不会怨你,如果这是你让我留在你身边的理由,就止我一辈子当她的替身吧。”她情愿。”莫烨,我爱你,好爱、好爱!”

  话落,她伸手紧紧环着他的身子,让自己与他更贴近,能更清楚的感觉到他的体温、他的存在……

  等到她哭累熟睡以后,她身边的男人却睁开眼睛。

  “野丫头……”他边喊着,边伸手拭去她脸上的泪痕.“我没把你当成雨歆,一直都没有,我给的疼惜和温柔,自始至终都是给阮子沁的,懂吗?”

  虽然承认自己一开始有移情作用的存在,但他从来没将她与江雨歆错认,这个傻丫头,她已经入侵他的世界、他的心灵,她知道吗?

  也许香囊的遗失,只是让他认清心里的感情。

  以前,他牵系着对江雨歆的愧疚,以为带着香囊,怀着对江雨歆无尽的思念便是对她的补偿,所以,只要香囊一离身,没闻到那檀香味,他的灵魂就像被掏空一般,无法心安。

  但香囊遗失的那天,他完全没有发现,一心只想把事情快点处理完,好回王府带阮子沁去看烟花,只因前天晚上,她一听到要去看烟花时那开心兴奋的表情,他便忍不住想快点实现承诺。

  因此,直到香囊落湖的那一瞬间,他才发现,这一次,他是真正的爱上一个女人了。

  以前对江雨歆,是他单方面的眷恋,从小就有个体弱的女孩,需要他的照顾和疼惜,没有亲人的他自然而然地想要把握这份能让他付出的情感。

  直到江雨歆对他说,她爱上了宋原,不再需要他的付出,那时,他虽然心痛,却能笑着祝福,更能舍下她远走。

  而阮子沁,她认真的用她的热情感染他的灵魂,融化他的冰冷,让他不自觉的对她好,甚至付出了真爱。

  不同于以往,他开始感受到这份情感是来自于双方面的,只要他付出,就有更丰厚的回报,渐渐的,他爱上这样的感觉,只是他好笨,这么简单的情感,他却用了整整十天的时间来理清、消化,想想,他比她笨多了,至少,她懂得自己的爱。

  “再等等,只要过了明天,你等我,再等我一会儿……”

  一早醒来,昨夜的温暖已经不再,床边,只剩冰冷。

  “子沁姐姐,你醒啦?”桃儿端了热水进来,望了床上睁开眼睛的人儿。

  “他什么时候走的?你知道吗?”她缓缓起身,然后望着桃儿,问道。

  桃儿知道她问的人是谁,“天刚亮就离开了。”她今天早上才起床不久,就看见莫烨往小王爷的书房走去。

  天才亮他便急着离开,他还是避着她吗?

  想着,那黑瞳又染上一层愁意。

  桃儿拧了热毛巾递给她,“莫护卫本来就很忙,若不是你在王府里,还真少见到他了。”

  这话算是给她的安慰吗?她低头沉思着。

  桃儿见她愁眉不展,又续道:“子沁姐姐,你的笑容越来越少了,是不是莫护卫不懂心疼你,惹你难过呢?”

  她的笑容真的变少了吗?“不关莫烨的事,是我自己闯了祸,他没有惹我难过。”

  是她把自己弄得再也快乐不起来。

  如果香囊没让她给弄丢,也许莫烨已经带她去看烟花,也许他们还会高兴地逛市集呢!

  是她把一切事情弄僵的,是她……

  不行,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她得把事情弄清楚,否则莫烨真的会离开她!

  “桃儿,帮我着衣,我想去见找莫烨。”

  “子沁姐姐,你此时可能找不到莫护卫,他一早去见小王爷后便出门去了。”桃儿答道。

  “那我去见小王爷。”赵行安总会知道莫烨的去处吧?

  桃儿依然摇头,“小王爷正在书房里处理国事,他已吩咐,不许有人去打扰他,除非那件事,比国家大事更重要。”

  她和莫烨的事,当然没有国家大事重要,“那么,日落之后,若不见莫烨,我再找小王爷。”

  总之,她今天一定要把这僵局化开,她不想再这么消沉下去,她必须确认他的想法。

  如果他决定不再让她待在他的身边,那么,她会乖乖离开,只求她的存在,不再让莫烨心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