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8章(1)

作者:浅水瑜
  “告诉我,一个香囊值得你玩命,里头到底装了什么珍贵的宝物?”赵行安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问着坐于床上的莫烨。

  他是疯了吗?冬季已至,眼看就要降下瑞雪了,怎么会有人竟为了一只香囊,不要命的往湖里跳,偏偏这个人还是他最倚重的左右手。

  被问的人没有回答,只是无神地遥望。

  那香囊已经消失于湖底了,任他怎么找,依然不见踪影。

  他为什么没发现香囊没在身上呢?已经一整天了,他甚至一无所觉,以前,只要香囊一离身,他没闻到那令他安心的檀香味,总是静不下心,而今,他竟然连它不见了,都没有发觉?

  为什么?

  连他也理不清。

  那是江雨歆留给他,唯一能让他弥补思念的东西,如今,香囊丢了,是不是代表那份思念也该随着逝去呢?

  以前,他为了江雨歆付出太多,是否她在天之灵发现,不让他再继续沉沦下去,所以连最后一件能思念她的香囊也给收回去?让他不要再对她心心念念?

  心绪乱成一团,让他无法去思考周遭的人、事、物。

  阮子沁端了汤药进房,然后走到床边,“莫烨,先把药喝了吧。”他在冰冷的湖水里待太久,虽然已经泡过热水暖身,但还是必需喝上几帖药,免得病痛趁他体弱而找上门。

  他依然寂静无声,也没有任何动作。

  在一手的赵行安看不下去,“不会连喝个药,都要本王下令吧?”他瞪了一眼床上的人,还是没能引起他的反应。

  她将汤药端近,在床沿边坐下,然后推了推莫烨的手臂,“你可以不要理我,但请你把药喝了好吗?”她好担心他会因此病倒。

  终于,他轻叹了口气,接过汤药,“让我静一静。”他是该好好的思考,为了自己、为了阮子沁、也为了江雨歆。

  若他能分点心思给她,也许会发现她的手正颤抖着,紧咬的下唇也渗出血丝,她正用着最大的力气忍住盈满眼眶的泪水,不让它落下。

  “莫烨,你别再生气好吗?我马上去替你把香囊找回来,好吗?”她心底真的好怕,怕他从此不再理她。

  他抬手,将药碗举起,然后饮尽,没有回答她任何话语。

  在一旁的赵行安摇丫头,“谁都不许再跳进湖里找什么香囊,本王可不想为了你们把湖给封了。”看来得命人看着这个傻女人才行。

  “出去吧。”莫烨将药碗递给阮子沁。

  “莫烨……”

  “咱们出去吧,让他冷静一下,也许比喝药来的有用。”赵行安知道阮子沁的担忧,但或许真该让莫烨好好想想,不要因为过往的回忆,而错过了当下该珍惜的。

  “嗯。”她点了头,随着赵行安走出房间,但在临出房门前,还是忍不住回望他一眼,才忍着心痛关上门。

  “放心吧,他是个聪明人,会想通的。”赵安行忍不住安慰她几句。

  “谢谢小王爷,子沁明白。”

  “爱上他,你真的快乐吗?若苦,还是赶紧离开吧。”看她失魂落魄的,赵行安又不免说上几句。

  “不苦。”她摇头,“我很快乐,真的。”能守着他,就是快乐。

  对于她的话,赵行安也只能摇头。

  傻女人通常要的不多,却都是他们最难给予的……

  莫烨望着窗外,看到远处的亭子里,有个女人直望着已结薄冰的湖面发呆,就像期待着湖里浮出什么一样。

  “我说的话,你根本一句也没听进去嘛。”赵行安随着他的视线望去,果然……

  “小王爷的话,莫烨怎敢不听进去?”他收回视线,对上赵行安。

  “算了,清官难断家务事,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想再过问了。”见莫烨收回视线,他才又回到位置上坐下。“那件事,进展得如何了?”

  “贵南侯是只老狐狸,以王爷这种放长线方式,恐怕再等个十年,也找不出他藏匿罪证的地方,更别说是取回那些罪证了。”他将心思拉回公事上。

  “我们在等人家露狐狸尾,人家不也等着看我们出糗。”冲动绝成不了大事。

  “那我们就去钓狐狸吧!”既然蛇不出洞,那只好给根棍子,让它爬出来。

  “钓狐狸?”赵行安望他一眼,然后摇摇头,“一个小错误就可能让一切全盘皆输,到时候赔上的人命又岂止千万。”

  “让我去吧。”莫烨深思一会儿后道。

  “去哪里?”他说话有头无尾的,难猜。

  “这些日子,我一直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猜想,侯府里应该有间密室,因此仔细研究过侯府的地形,发现佛堂的格局不对,那间密室应该设于其内。”

  “那又如何?”这点赵行安早就想过了,“既然是密室,那机关定当难以察觉,尤其贵南侯为人精明,恐怕就连侯府里的人都无人知晓。”

  “如果有人夜闯侯府佛堂,贼人离去时,身上还带着一袋布包,你想就算是精明如狐狸的侯爷,会不会启动密室,进里头查看?”莫烨再道。

  “你是说……”赵行安明白了莫烨想要表达的意思,“我们派人先夜闯侯府佛堂,引开所有人的注意力后,再命人潜于佛堂顶上,那贵南侯知道闯入之人有带走东西,必然会有所猜想,打开密室确认罪证是否还在,这么一来……”

  “这么一来,小王爷就能带入夜搜贵南侯府,来个瓮中抓鳖了。”

  “好一个莫烨,竟能想出这招令对方措手不及的计策,妙啊!”听完,赵行安点头笑了,“只是,那闯侯府佛堂的人,得找个能信任且武功不凡的人。”那人可是事情成败的关键。

  “所以我才说,让我去吧。”当下,已不做他人想了。

  “你?”赵行安偏头想了想,“这事太危险了,我……”这可是随时会送命的事,他不想让莫烨去涉险。

  “小王爷有更合适的人选吗?”

  “本王……”他欲辩,却也的确再无人选。

  “我也不是没有条件。”

  “什么条件?”

  “这件事若能顺利告一段落,我便会永远离开王府,请王爷允许。”也该是他为自己而活的时候了。

  “这……”赵行安虽万般不舍却没有留他的理由。

  “若我不幸,无命回来见您,也请小王爷替子沁安排去处,毕竟她孤身一人,无依无靠。”也是他唯一的牵挂。

  “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赵行安一听,心底不免感到恐慌,“况且子沁失去你之后,不会独活的,所以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平安无事。”

  “我无法保证,所以请小王爷别让她知道此事,若真有个万一,便告诉她,我已丢下她远行去了。”这样,那个野丫头就能照顾自己吧?

  “莫烨……”赵行安想阻止,却没有阻止的理由。

  “不管这次的计划成功与否,我都会离开,请小王爷以后好好照顾自己,莫烨心中也会少一分挂念。”

  赵行安没再说什么,他相信莫烨会平安回来的,因为,他的心在阮子沁身上,有阮子沁在,他就会好好的回到她身边……

  “我知道了。”随地,他从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木盒,放在莫烨眼前。

  “这是?”

  赵行安扬唇一笑,“你打开看看。”

  莫烨伸手将木盒打开,望着木盒里的东西,原本炯亮的眼神微微一黯,然后轻轻盖上木盒,不发一言。

  “这是我最后能帮你做的,以朋友的身份。”赵行安见他的表情,也收起笑容,“但愿你了解自己的心。”

  莫烨点头,只是回以淡淡的笑容,那笑里,没有忧愁,只因他的心已告诉他,他的情该归于何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