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7章(2)

作者:浅水瑜
  阮子沁醒来时,看见了正在着装的莫烨,她侧了身子,紧紧地盯着他瞧,双颊绯红,贪恋地望着她深爱的男人。

  他回头,正好望进她的眼眸,“多睡一会儿吧。”他的声音轻柔。

  “不睡了。”她摇头,然后才问,“你要出门了?”

  “嗯。”他点头,“有点事情得处理,晚上带你去看烟花。”语中,透露着宠爱。

  她一听,心喜,“真的?不能食言哦!”他每次都入夜了才回到王府,今天好不容易空出时间要陪她,她当然高兴。

  “绝不食言。”他保证。

  望着她娇笑的柔媚,他尽力克制又起的欲望,那笑太美,太令人痴醉了。

  昨夜的缠绵,不在他的醉意中,他是喝了酒,但没醉,却渴望见到她,他以为这又是对江雨歆的思念使然的蠢事,然而听了她那些话后,他心疼了、也心软了。

  这个小女人,比她表达出来的还坚强,她竟然容许他将她当成江雨歆,还痴傻的安慰浑身酒味的他。

  他突然发现,自始至终,傻的人只有他,是他看不清,以为蒙住了自己的心,便能欺骗自己,让自己的罪恶感降低。

  他一直被自己困住,也许对江雨歆,他的愧疚大于思念相爱恋吧?

  他气自己,不该在江雨歆身子最孱弱的那年离开,他气自己连一个女人都无法保护,因为这么想着,让他时时刻刻想到与江雨歆见的最后一面,她期望他留下,他却狠心地远走,就连她的死讯,也是在她过世的半年后,他才得知。

  他明明知道江雨歆的身子骨弱,只要冬天一到,便益发脆弱,甚至几度无法度过冬天,他却选择在冬天来临之际离开。

  原以为,有她心爱的单人在她身边照顾,她的身体应当会好起来才对,也想说,她和宋原已是夫妻,她会被呵护、疼惜,所以为了不心痛,他消失无踪,和所有人断了联系,直到他们找到他时,江雨歆已过世半年了。

  这一直是他心里的痛,更是他心中的结,为了无法陪自己最心爱的小师妹走完她的人生,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他无法自行解开这个结,所以任它痛着。

  遇见阮子沁,他以为是遇见了弥补的对象,她的长相、她可怜的身世,都让他兴起保护之欲,所以他将所有无法给江雨歆的情,全转移到阮子沁身上,他一直以为这是移情作用。

  但经过这么久的相处,他渐渐发现,原来不是这样。

  他对她动了心、用了情,对她的渴望不断攀升,越过了理智……

  着装完毕,他走近,俯身在她额上烙下一吻,“晚上见。”

  红润的双颊没有褪色,只是更显羞涩地点点头,“嗯。”然后目送他转身出门,才慵懒地起床。

  这样的日子如果能一直持续下去,那将是多大的幸福啊?

  莫烨离开后不久,桃儿才端着热水走进房里。

  “子沁姐姐,你的脸红通通的,没事吧?”她轻声取笑。

  刚才,她可是在房外待了许久,见莫烨离开,她才敢进来,生怕打扰了他们。

  “臭桃儿,竟敢取笑我,下次上街,我一定让你用跑的。”阮子沁娇瞠道。能与相爰的人甜蜜缠绵,那是很幸福的事,她的双颊露出幸福的颜色,又有何不对?

  “子沁姐姐,你大人有大量,可别折磨我呀!”一想到可怜的双脚,桃儿赶忙求饶,却也眼尖的发现,一个躺在地上的粉蓝色香囊。“嗯?这香囊是谁的啊?”她顺手捡起。

  “那是莫烨的……”阮子沁转头一望,便一眼认出。

  那是莫烨最宝贝的香囊,连她也碰不得,他怎么会这么大意将它遗落呢?

  “是莫护卫的啊?那你赶紧将它收好。”桃儿将香囊递给阮子沁,“好在没让我给踩脏了。”

  她接过后,将香囊往怀中一摆,打算等莫烨回来后,再还给他,想到今晚他答应要带她去看烟花,那唇角,又上扬了许多。

  是夜。

  阮子沁依旧待在系水亭里等莫烨回来。

  天冷了,怕挨莫烨的骂,她还多穿了件毛裘,望着冰冷的湖面,入冬的气息更甚,也许这几天便会下雪了。

  她百般无聊地望着湖面,发呆了一会儿才想到今天早上让她放在怀里的香囊,想着,她伸手将香囊取了出来,在手上把玩着。

  这香囊上绣的是几只飞舞在花朵上的蝴蝶,那绣工精致、栩栩如生,想必是姑娘家特意为莫烨绣制的吧?

  看莫烨那么宝贝它,想想,应该是出自于江雨歆之手,只有江雨歆才能让他如此珍爱保护。

  不知道莫烨发现这香囊不见了,会是什么反应?

  她想,一定是着急万分吧?

  毕竟这是江雨歆留给他的唯一东西,别说是香囊了,就算是一块破布,那也是宝。

  想着,心头又有点吃味。

  唉!她吃什么味呀?

  莫烨念着江雨歆,她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早在决定跟着他时,她便明白自己只是江雨歆的影子,如今她这个影子几乎取代了正主儿的地位,她应当知足了,不是吗?

  紧握着香囊,她往远处一望,发现了她心系的身影。

  “莫烨!”看他正往系水亭走来,她整颗心跟着飞扬起来。

  呵!他没忘了跟她的约定,赶着回来带她去看烟花了。

  想着,她拉起裙摆,往曲桥上跑去,边跑,还边挥舞着小手,欣跃之情溢于言表。

  莫烨从远处就看见她奔驰的身影,见她心急地朝他奔跑过来,脸上不禁扬起笑意。

  阮子沁喜上眉梢,朝他挥着手,完全忘了自己手上正揣着一个香囊,直到那个香囊被她过度使力却没抓紧地甩了出去,她才停下身子,但已经来不及了,那香囊早已往湖面飞了出去。

  “啊!”她轻声一呼,往曲桥上的护栏上靠去,流动的湖水,没有月色照映,早已失去香囊的踪迹。

  怎么办?那是莫烨最珍爱的……

  而不远处的莫烨看见她的举动,刚开始不解,最后才回想到那被抛入湖心中的粉蓝色影子,那颜色……

  他下意识地抚摸腰间原本应该有的香囊,血色顿时从他脸上一抽,那香囊已不见踪迹。

  心头不由得冷汗一冒,他急速地奔上曲桥,忙问:“刚才那是……”他望了湖面,已看不见任何东西,才转头看着阮子沁。

  见他的神色,阮子沁知道事情不妙了。

  “是……”她不敢直视他的眼。

  见她如此,他的心更沉了,“是什么?”他抓住她的手腕,逼问。

  她低头咬唇,支支吾吾答道:“是……是早上……你遗落在我房里的……香囊……”

  闻声,他立刻甩下她的手腕,准备往湖里跳。

  见状,她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别,这湖水冰冷,会没命的……”早知道她就该把香囊抓紧。

  她明明知道,那是他最珍爱的东西,她却……

  “走开!”他伸手推了她一把,那力道之大,将她推离几步之远。

  她吃痛地跌坐在地,“不要!”抬头,却只能眼睁睁地看他跳入湖心,无力阻止,“来人,救命啊……”

  见他消失于湖面上,她只能慌张大吼,什么事也不能做。

  一会儿,王府里的人纷纷跑了过来,连赵行安也给惊动了。

  “莫烨他……”一见到人,阮子沁随手抓了个人,指着湖面,心乱不已。

  赵行安靠近,望了湖面,立刻知道发生何事,“立刻把他给我捞上来。”

  阮子沁站在一旁,滴滴热泪滑过苍白的脸庞。他怎么可以?就为了一个香囊,他竟然连命都不要了,那么,她又算什么?若连一个香囊都远比她重要,那么,该落水的,应该是她吧?

  想着,她扶了桥旁的护栏,想一跃而下,却被一只大手抓住了。

  “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赵行安抓住她的身子,还好他有发现,不然这下子更忙了。

  “我想到湖里找香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