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子沁姑娘,你别走得太快,我跟不上呀。”桃儿娇喘央求着。一大早陪阮子沁上街,现在都已接近午时,她的一双腿都走到发麻了。

  阮子沁在童玩摊前停下了脚步,一边拿着陀螺把玩,一边等她,“叫我子沁,别加姑娘两个字,不亲切。”

  桃儿终于跟上了,“可是……”她可是主子的客人,她不能如此大小不分。

  “再可是,我便走得更快些,不让你跟上来了。”她出言威胁。

  “不行、不行,我真的走不动了。”桃儿挥手投降,“那加上姐姐行吗?就唤你子沁姐姐。”

  她已经追得够累了,再快,她岂不是要小命休矣。

  “也行。”这样就不生疏了。

  阮子沁边笑,眼角一扫,看见不远前的客栈里有道熟悉的身影,那人坐在二楼窗边,她看的很清楚,于是她放下手中的陀螺,迈步往客栈走去,那脚步不自觉地轻快。

  是莫烨!

  “子沁姐姐……”桃儿跟在后头,“不是说要慢点吗?怎么更快了?”她好累哦!

  阮子沁一路走进客栈里,绕上了阶梯,朝那抹熟悉的身影走去。

  “莫烨!”娇颜上扬了笑,朝他唤了声。

  莫烨闻言转头,就看见她娉婷的身影,“怎么走得这么急?小心点。”他站起身,迎着她走过来的身影。

  她走过去,身后还跟着一个喘吁吁的身影,“子沁姐姐……”桃儿轻唤,在看见莫烨后,终于知道怎么一回事了。

  难怪阮子沁走得那么急,原来是心上人在这,想着,桃儿往一旁站,却也忍不住轻轻扬笑。

  同时间,宋原也注意到阮子沁,“她是?”他目不转睛地望着走来的人,看着那容颜,他顿时怔愣住了。

  太像了,这个女孩和江雨歆竟有九成相似!

  “她是子沁。”莫烨看得出宋原眼中的那抹讶异神情,和他第一次见到阮子沁时,是一样的。

  “子沁?”宋原轻念她的名字,然后点了点头。

  莫烨转头对阮子沁介绍道:“我的师兄宋原.还有师嫂。”

  “你们好。”阮子沁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站在莫烨身边,羞涩地笑着。

  刚才她只看见莫烨,便想都没想的跑了过来,没想到与莫烨对坐的竟是他的师兄,不知道人家会不会觉得她唐突无礼?

  “她和雨歆……”宋原忍不住开口。

  “我还有点事,不能与师兄多聊了。”却让莫烨巧妙打断,“改日再上镳局与你好好叙叙。”

  “也好,我们改日再聊。”宋原知道他的意思,他将视线由阮子沁身上收回,但心中不禁轻叹。

  莫烨身边跟着一个和江雨歆有着相似容貌的女人,这是巧合吗?希望莫烨不只是移情作用,否则对她不公平。

  “那我先行一步。”话完,他与宋原点头告别,便拉着阮子沁的手腕往楼梯步去。

  阮子沁也朝宋原点头一笑后,便随着莫烨的脚步走出客栈,而桃儿则跟在几步之后。

  “他刚才提到雨歆……”走远后,阮子沁忍不住开口。

  她果然听见了。“他是雨歆的丈夫。”他道,表情没有变化,仿佛在谈论无关紧要的天气一般。

  “啊?那刚才在宋原身边的是?”

  “雨歆过逝后,他再娶的妻子。”

  那是他师父默许的,毕竟女儿已逝,总不能要宋原就这么孤单一辈子吧。

  “原来如此。”她点头,明白他的意思。

  原来,江雨歆所嫁之人是莫烨的师兄,那么汀雨歆爱的,并不是莫烨了!

  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掌,为这个为情痴狂的男人感到心疼。

  感觉她紧握的掌心,他笑道:“野丫头,你想上哪去呢?”今天,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待在她身边。

  将她带在身边,他已经够自私了,所以他要尽其所能的照顾她,就像当年对江雨歆一般……

  这是移情作用,他明明知道,却无法说服自己别这么做,现在的他,已经慢慢习惯她在身边,他只想好好的待她,把那份对江雨歆的深情,转移到她的身上。

  “我想去骑马……”现下若能奔驰在草原之上,也许能抛开心中的烦闷。

  她明白,此刻她从他身上得到的,只是他给江雨歆的温柔,她却只想陪着他,只想跟在他身边,哪怕以后会万劫不复,她都不怕……

  刚入夜,阮子沁正沐浴完毕,让桃儿替她拿过衣裳套上,才正套好衣服,扣子都还未扣齐,门外便传来敲门声。

  “谁啊?”桃儿走近门,出声问道。

  “是我。”外头传来莫烨的声音。

  一听见他的声音,阮子沁比桃儿更急,也不顾未扣好的衣物,直奔门前,替莫烨开了门。

  “你怎么来了?不用到侯府教琴吗?”此时他应当是在贵南侯府,还不到回来的时候啊!

  莫烨走进门,步伐有点虚浮。

  他一进门,在场两人都闻到他身上的酒味。

  “桃儿,你去弄杯浓茶放凉,我待会儿过去端。”阮子沁转身向桃儿吩咐,听说浓茶有助于解酒。

  “这……”桃儿望了他们一眼,此时放他们独处不太好吧?

  “快失去吧。”阮子沁见她犹豫,催促道,然后才将莫烨扶到椅上坐下。

  “是。”桃儿不能拒绝,想想,便转头往门外走去。

  “好疼……”莫烨伸手抚着自己的额际,酒精起了作用,让他的脑子泛疼着。

  “来,我帮你揉揉。”她绕到他身后,伸手在他额上轻揉。

  他却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力道一使,拥她进怀。

  “啊!”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做,吓了一跳。

  他温柔地将她抱在怀里,让彼此的体温靠近,然后抬头吻着她的额际。

  “莫烨,你醉了?”她道,却混着疑问,眼前的人似醒若醉,她无法判断。

  “我……醉了……”抱着她点着头,声音不稳,也有点疲惫。

  “既然醉了,怎么不回房歇息?”她不解地问着。

  “雨歆……”他却答非所问。

  只是,一听到这个名字,她的心被揪疼了,但还是轻浅地应道:“嗯?”就像他在唤她一般。

  他闭上眼,靠在她身上,“师兄再娶,你不……不怨他吗?”

  闻着他身上混着酒气的檀香味,她轻笑,原来这一直是他心底的存疑,他无法知道江雨歆的答案,更无法替她回答,所以梗在心底。

  他这次醉,是为了和宋原的相逢吧?

  表面上装做无所谓,其实他很在意宋原背弃了江雨歆另娶他人吧?

  “不怨。”就由她替江雨歆回答吧!

  “为什么?”他不懂。“你那么爱他,他却……”

  为什么?她轻叹,“我爱他,却无法陪在他身边,我爱他,却不能让他也爱我,我爱他,就是希望他幸福,没有为什么。”

  就像她,即使知道在莫烨心中,她只是江雨歆的替代品,但为了爱他,她甘之如饴,不是吗?

  “为何不爱我?”这样,大家都不苦了。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爱就是爱了,明知不对、不该,还是爱了。”这就是爱情的原罪。

  闻言,他抬头望着她,深邃的眼眸望进她悲凄的眸子,就像要探进她心底一般,深深的瞅着她,目不转睛。

  他真的醉了吗?怎么他此时的目光好真实!

  “莫烨……”她被望得不自在,低头不敢再看他。

  他却轻抬她的下巴,将她红嫩的双唇看进眼里,再轻轻吻上。

  这个吻,她没回避,只要是他想要的,她都能给,都能顺着他,虽然心底替自己哀伤,却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渴望他的拥抱、他的吻。

  一吻后,他将怀中的人儿打横抱起,走到床旁,然后将她轻柔放下,再低头吻住那张错愕的朱唇,混着酒气,他更加狂妄地吸取她的芬芳。

  “莫烨。”她趁隙推了他一把。

  她能容许他将自己当成江雨歆而拥抱狂吻,但仅止于此,如果连男女间的欢爱,都得听他唤着别人的名字,她不愿,也不想成为别人的替身。

  他依然紧拥着她的身躯,“子沁……”低眉望着身下的女人,他的眼眸间溢满柔情。

  “你……”她吞了口口水,滋润了干哑的喉咙,“你唤我……”

  “子沁,你是子沁。”他再度低首,吻着她的唇,然而这一次却尝到泪水的咸味,“别哭。”

  她直点头,“对,我是子沁,是子沁……”不是江雨歆。

  她太高兴了,他没将她认错,知道她是阮子沁,“烨!”她化被动为主动,伸手环紧了他的颈子,抬头吻住了那唤着她名字的唇。

  他回应她的热情,大手一扯,扯下了那原本就没扣好的衣裳,在那令他渴望的身子上挥洒压抑许久的激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