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到崇王府,赵行安派人带阮子沁前去帮她安排的厢房,顺道熟悉一下环境,而莫烨则跟着他进了书房。

  他才坐定,就见莫烨,一脸铁青。

  “怎么?嫌奉王玩笑开过头,生气了?”有别于莫烨难看的脸色,他倒显得春风满面。

  “属下岂敢?”声音朋显不悦。

  “哈哈哈广他还不了解莫烨吗?在非必要场合上,他自称属下,就代表无言的抗议。“你都把人家带在身边了,不给个名份,怎行?”况且他觉得阮子沁真的很适合莫烨.

  “她可以是妹妹。”不一定是妻子。

  “妹妹?你也要问问人家,想不想当你的妹妹。”呿!真是人在福中不知福。

  “小王爷此时该谈论的应是国家大事,而非一个小护卫的姻缘吧?”莫烨神色冷然的提醒。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赵行安懂得适可而止,“要真谈正事,那才更令你头痛吧?”

  莫烨没出声,只是听着。

  赵行安从桌上翻出一封信函,递给他,“你看看吧。”

  莫烨接过信,打开细读了一遍。

  “这……”看完后,他不禁皱眉,“真的与贵南侯有关?”

  那封信的内容是赵行安的皇叔一一福王赵权,写给贵南侯的书信,信中提到的全是无关痛痒的问候,但了解内幕的人只要仔细拼凑,就能看出那字里行间隐藏的暗语。

  看来,野心勃勃的福王已与贵南侯连成一线,通敌卖国一事,绝非空穴来风。

  赵行安点了点头,“这个贵南侯竟敢在本王眼皮底下作乱,也算是有胆子了。”权势名利往往让人水里来、火里去,捧上头颅都不怕。

  “小王爷打算怎么做?”看来收网的时候到了。

  望了桌上的信一眼,赵行安冷静道:“先把信复原送回去,以免他们起疑,然后……就要委屈你了。”

  委屈?“请小王爷直说。”

  “既然乐平郡主坚持要你上侯府教琴,你就顺水推舟答应了吧!”这样一来,人是侯府自己请进去的,比用计将人送进去方便又安全。

  这个小王爷的心机还真够深沉,明着说不要,暗地里却还是打算将他往侯府里推!

  看到莫烨迟疑不决,赵行安只是笑了笑,“如果你不愿意,本王也不会勉强……”

  “就请王爷安排吧。”小王爷都开口了,他能说不吗?更何况,这确实是直捣黄龙的最佳途径。

  这样的回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赵行安点点头,不忘提醒道:“这样名正言顺的方法虽然不会让人起疑,但一切还是必须小心为上,千万别冲动行事。”他可不想失去这个重要的朋友。

  “我明白。”滋事体大,他绝不会鲁莽行事。

  远远的,阮子沁便看见莫烨手持着钓竿,坐在湖畔边。她连忙拉起裙摆,大步地奔跑过去。

  一靠近,却见他闭着眼,一动一也不动地坐着。

  “你闭着眼,怎么知道鱼儿上钩了没?”她在他身边蹲下来咕哝道,然后眺望着位于王府正中央的湖泊。

  说到这个湖泊可真的让她大开眼界。

  听说当初在建盖王府时,一条小河恰巧流过预定的土地上,原本是要将其改道引往别处去,但小王爷见其河水清澈见底,河里又有不少鱼类自由地悠游,于是他便命人将河道拓宽汇成小湖泊,再建引道将其水流引至不远处的运河,如此一来,这湖水便不会成为死水,整年都见潺潺流水从王府中央流过。

  府内的建物就是沿着湖泊四周兴建而成,让每个院落都能欣赏到湖泊四季不同的美景,而横跨湖水两方的曲桥,及湖中央的系水亨,更成为欣赏四方美景的最佳地点。

  像现在时序由秋转冬,就见层层枫红飘落,而冬梅则是已经含苞待放,总之,小王爷真是太会享受了,把四季美景都纳入了崇王府。

  见他仍然没有反应,她百般无聊地拾起地上的石子往湖中一投,本想打水漂,但失败了,就见一颗石头,连跳也没跳地往水中沉入。

  “你这样,把鱼儿都吓跑了,怎么上钩?”他终于睁开眼,看见她泄气地望着下沉的石头。

  听见他的声音,她转头一望,然后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动也不动,哪像在钓鱼?

  “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闭上眼,好静下心。

  风吹来,又将那檀香味送进她的鼻间,“真香,改天我也请宛容姐姐帮我做一个。”

  她瞄了一眼他腰间的香囊。

  认识他之后,她越来越爱那檀香味了。

  “你在王府里还住的惯吗?”他开口,挪了一个位置让她在身边坐下来。

  “这里是王府耶,我哪敢说住不惯?”她眨着一双大眼,扬唇一笑。

  那巧笑倩兮映入他的眼,心底突然升起了一股冲动,他伸手一揽,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莫烨……”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她怔愣了一下,却没有抗拒。

  他是不是又将她当成江雨歆了?

  尽管心里隐隐作痛,却不舍将他推开,她伸出手,也将他环抱。

  “你放心,我知道你是子沁。”这句话,像是要让她安心,也像是要说服自己。

  这句话让她更心痛,“没关系的,你要把我看成谁,我都不会在意的。”只要能够陪在他身边,当别人的替身也无妨。

  她的话才说完,便见他低首,望着她清丽的容颜,然后吻上她的唇……

  他知道这样不对,但却无法克制自己的思绪,此时怀中的女人对他而言,不是江雨歆,也不是阮子沁,而是一个他想守护的女人,他想这样一直拥有她,做一个任性、自私、贪婪的男人。

  她没有将他推开,生涩地回应他给予的热情,她心底的领土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他攻城略地,无一处幸免,仅管知道他爱的、他想的是另一个女人,她却不在乎,因为此时此刻,陪在他身边的人,是她,不是江雨歆,这就够了。

  “傻姑娘。”直到从她的唇上离开,他才忍不住轻嘀。

  在日光的照耀下,她酡红的双颊显得更加羞涩动人,她依然扬起笑容,然后摇摇头,“不是傻姑娘,是野丫头。”一个能不在乎世俗眼光的野丫头。

  “子沁……”她确实是个惹人心疼的野丫头。

  “嗯?”一个哼声,双唇又被覆盖。

  临吻前,他唤了她的名字,是否为了让她了解,他知道自己吻的人是阮子沁,不是江雨歆?

  想着,想着,一阵氤氲之气袭上她的眼眸……

  “如何?”

  阮子沁坐在莫烨的对面,认真地望着他脸上的表情。

  捧着手中的碗盅,他吞下了嘴中的食物,望着她期盼的眼眸,他露出了笑。“要说实话?”

  “当然。”这可是她第一次做甜品。

  缠着厨房大娘教她,才学成就连忙拿来让他品尝。

  “火喉够,莲子松软好入口,银耳软脆,咸度适中。”他道,没有不好的评语。

  很好,都是好话,“我就说嘛……”等等,“咸度适中?”她圆睁大眼。

  她做的可是甜品,哪来咸度,莫非……

  “嗯。”他从容点头,“这可是我第一次品尝‘咸’银耳莲子汤,滋味……很特别。”想来,她是把糖和盐搞错了。

  “你怎么不早说呢?”她拿过碗盅喝了一口,那味道并不致于让人吐出来,只是很怪。

  “其实不难喝。”他展了笑颜夸赞她,撇开将糖放错成盐,这甜汤算是成功了。

  “我去重煮一回,你等我。”她鼓了双颊,这一次她一定要成功。

  就在她端着汤盅要走出房门时,正好遇上一名仆役前来通报。“莫护卫,小王爷请你上前厅去。”

  前厅?平时小王爷找莫烨都是去书房,怎么这次改成前厅了?难道……

  “有人来访吗?”她将手中的汤盅交给仆役,想跟着去凑热闹。

  “是乐平郡主来了,指名要找莫护卫。”仆役据实以告。

  怎么又是她?

  “她怎么还不死心,你都说明白了不是吗?”

  莫烨站起身,向仆役道:“你去禀报小王爷,说我马上过去。”

  “是。”仆役领命退下。

  “你要过去啊?”听完他的交代,她心底有点不是滋味。

  “乐乎郡主是个被宠坏的娇娇女,不达目的,她是不会放弃的。”

  “可是……”她就是不喜欢他接近那个目中无人、骄傲蛮横的郡主。

  “我们住在王府里,已算是给小王爷添麻烦,实在不能再因为这种小事,让小王爷心烦。”他笑,不以为意。

  “你真的要到贵南侯府教她弹琴?”这应该才是他真正想说的吧?

  果然不出她所料,他真的点头承认。

  “要去就去,你喜欢教那个凶巴巴的郡主弹琴是你的事,我不管了。”心中陡然浮起了一股异样的酸涩,教她气恼地睨了他一眼。

  “子沁……”

  “我去煮我的甜汤,你不回来,我连你那份也送人喝,绝对不帮你留一份。”酸溜溜的话一说完,她甩头直接朝厨房的方向离去。

  他难道不知道她生气了吗?竟然还是坚持要去教乐平郡主,真是气死她了。

  他站在原地笑了,为了她的真性情。

  她真是一个不会隐藏喜怒的女人,也因为加此,才真实,才会慢慢动摇他的心。

  望着她的背影,他无奈摇头,这才往前厅走去。

  等一切事情告一段落,他会带她回去见师父、师娘,也许两位老人家在见到子沁后,也会像他一样,慢慢地淡化心头的那抹死别之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