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5章(2)

作者:浅水瑜
  在他的呼唤中,她缓缓张开眼,“莫烨?真的是你吗?”若这是梦,也未免太真实了。

  他点点头,“没错,是我,已经没事了。”

  确认眼前的一切并非梦境,阮子沁倏地鼻头一酸,伸手环住他的腰,“我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接着,泪水像开了闸的水坝,宣泄不停。

  他拍着她的背,安抚道:“不会,我在这里,你爱看多久,就看多久吧。”此刻,他只想让这个无助的女人感受到一点温暖,其余的他不多想。

  从见她跳江那一刻起,他便不能再欺骗自己了,也许他能说服自己,说那是因为江雨歆的关系,他才会对与她长相酷似的阮子沁动了恻隐之心。

  但这样想,反而是将自己骗得更深。

  他的温柔沁入了她的心房,让她忐忑的心顿时平复,“他们把我卖了……我以为……”

  “我知道。”她的遭遇他都知道,也为此心疼,“别担心,我不会让这种事再发生了。”

  比起阮子沁,他那个从小体弱、红颜薄命的小师妹倒是幸运多了,也许她命不长,却有疼宠她的父母,还有他和宋原这对以保护她为职志的师兄弟,与江雨歆得到的幸福相比,阮子沁的遭遇更令人想要疼怜。

  这男人的胸膛好温暖,暖得让她觉得可以放下一切,只要能待在这胸怀里,他会为她遮风挡雨。

  “我不是跳进江里了?你找到我,救了我吗?”她没忘记之前的事,那可怕的经过,历历在目。

  “嗯。”他点头,替她擦了泪。

  太好了,老天爷听到她心底的祈求,真的让莫烨来救她了!

  “你这个傻瓜,难道不知道跳江并不是保命的好方法吗?”

  “那个恶心的老男人要我做他的八姨太,他想要……”想到那双猥琐的眼睛,阮子沁不由自主地伸手抓紧自己的衣襟,“与其被他糟蹋,不如死了算了。”

  听了,他轻叹口气,“跟我回崇王府吧。”她已无处可去,若连他都无法保护她,那么她还能依靠谁呢?

  她没听错吧?

  “你说……你要让我跟你回王府?”那意思是她可以跟着他吗?

  他点点头,“不是老吵着要我教你武功、弹琴吗?”

  听着,她脸上没有雀跃,反而染上锬淡的哀愁。“你是在同情我对不对?同情我无路可去。”

  “你要这么想,我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但如果你能想成,是我想照顾你,那或许会比较贴近我的想法。”

  三年前,他细心照顾一个不曾把心放在他身上的女人。如今,他试着让这个爱恋他的女人跟在身边,也试着让心不再那么孤独,至少从今以后,他又有一个能关心照顾的女人了。

  那颗沉寂的心,好像又活了起来。

  她的眼眸染上感动,“能在最无助的时候遇上你,也许是上天对我这个傻瓜的恩赐吧?”若没遇见他,她不仅是一无所有,或许连命都没了。

  闻言,他笑了。

  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就把她带在身边吧,反正躲不了,不如顺其自然……

  阮子沁在何宛容那里休养几天,便随莫烨返回崇王府。

  听说小王爷为了让她在王府内住下,已经安排了上等厢房,并请师傅替她订制衣裳,还派了个丫鬟专门服侍她。

  她望着走在前头的莫烨,原来小王爷对他如此器重,她只不过是随他住进王府,竟然有此优渥的待遇。

  莫烨转头,就见她笑,“什么事,这么好笑?”见她恢复笑容,他的心也放下了。

  她,又像之前一般爱笑了。

  “只是觉得小王爷给你的面子挺大的,竟把我当贵宾一般招呼。”难怪莫烨肯替赵行安出生入死了。

  “你真以为是凭我的面子吗?”

  “不然呢?”难道不是吗?

  “宛容姑娘早替你关说过了,小王爷就算不卖我面子,也不得不听她的。”到最后,出生入死的兄弟算什么,比不上心上人的一句话。

  “哈哈哈!”她忍不住笑出声,“原来如此,还是宛容姐姐有办法。”看来这小王爷对何宛容是真心的,这样她就放心了。

  边笑着,两人已经走到王府门前。

  就见一个八人大轿停在王府前,轿后还随着一群人。

  阮子沁见这阵杖,好奇心立刻被挑起。“怎么了?王府有大人物造访吗?”

  “是侯府的人。”他头疼道。

  这秦舒妤还不打算放弃吗?她已经来了好几回,每回都被他婉拒,怎么就是不死心呢?况且现下根本不宜与贵南侯府打交道。

  看来,他那回多事,果然替自己惹麻烦了。

  “侯府?这么热闹肯定有大事,你不回去凑热闹吗?”她仰头问,好想凑一脚哦。

  “没什么大事,只是乐平郡主来访。”他可是避之唯恐不及,“你想凑热闹便去吧,我只想找个茶馆坐下喝茶。”

  “乐平郡主?”好耳熟的名字……“我想起来了,就是在琴铺里闹事的那个凶婆娘,对吧?”

  莫烨没回答她,只是转了头,往反向的街道走去。

  他懒得再和那位气焰器张的郡主周旋,留给王府里的人去处理吧。

  “烨,等等我……”她急忙跟上他的脚步。

  两人想离去背影,却被正要离开的秦舒妤瞧见,她连忙步下王府前的阶梯,然后对着他们身后吼道:“站着!”

  莫烨没有停下的打算,拉起阮子沁的手腕,越走越远。

  “你不停下,本郡主依然会命人追上你,别玩这种无聊的戏码。”秦舒妤一气,大手一挥,身边的人全都往他们的方向追去。

  接着,莫烨叹了口气,停下脚步,然后转身,让阮子沁站于他的身后,再朝远远过来的秦舒妤行了礼,“不知乐平郡主驾到,请郡主见谅。”此时,还是不起冲突的好。

  不知?

  “瞧你像老鼠见到猫儿似的,一点也不像没见到本郡主啊。”秦舒妤走至他们身前,高傲地抬起下巴,眼神凝视着莫烨,仿佛在控诉他的不解风情。

  “原来你也知道我们在躲你啊?”阮子沁不以为然的喃道。

  “你说什么?”她的音量虽小,却让秦舒妤完全听进去,“来人啊,将这不知死活的野丫头拖来掌嘴。”

  一旁的随从领命,朝阮子沁走了过去。

  “郡主,这里可是崇王府,阮姑娘是王爷的贵客,劝郡主还是稍安勿躁。”不想惹来更多的麻烦,莫烨不得不出言相劝。

  阮子沁躲在莫烨身后得意地扬着笑,那种被他护着的感觉真好,但那灿烂的笑容,却让秦舒妤更加气恼。

  “贵客又如何?敢对本郡主不敬,就该受到惩罚。来人啊,给我掌嘴。”秦舒妤气莫烨如此护着一个野丫头,执意要出口气。

  “够了!”赵行安的怒斥声,在秦舒妤的身后响起。

  秦舒妤虽然有些心虚,但骄纵的个性让她不愿服输,直指莫烨,“皇兄,我要的那个琴师就是他.”

  “堂堂一个郡主,登堂要人成何体统,还不快回侯府去。”赵行安直接拒绝她的要求。

  “我已经来过好几回了,你每次都说要问过他,现下,他人就在这里,你为什么不问问,就要赶我回去?”她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莫烨谢郡主抬爱,但身为王爷的贴身护卫,实在不好离开崇王府。”言下之意就是他不可能走进贵南侯府。

  “你……”气死她了!这个莫烨简直是不知好歹。

  “你听见没?人家莫烨不肯,况且他即将和阮姑娘成亲,你这么当街抢人大婿,真的有损你的名声。”赵行安打蛇随棍上,想就此断了秦舒妤的念头。

  赵行安的发言不仅让秦舒妤错愕,就连莫烨与阮子沁也感到惊讶。

  “小王爷……””莫烨想解释。

  “好了,有事待会儿再说。”赵行安挡了他的口,看见阮子沁那红通通的双颊,他这个糊涂媒人当的很乐呢!

  莫烨要成亲了?

  “不可以……”秦舒妤回过神来,开始无理取闹,“我不管,我要定他了。”

  “乐平群主!”受不了秦舒妤的任性,赵行安当场勃然大怒,“你是否要奉王亲自上贵南侯府,请侯爷来将你带回?省得你当街丢光皇室颜面!”

  “我……”怒火染了她的娇容,那美眸直往赵行安瞪去,却不敢再作声。

  “莫烨。”赵行安轻唤一声。

  “属下在。”

  “随本王回府。本王有要事跟你讨论。”话毕,他朝阮子沁瞥了一眼,“别忘了把你的小媳妇一块带回府。”然后才转身,跨步走回王府。

  “郡主,草民告退。”行完礼,莫烨牵起阮子沁的手,走进崇王府。

  太可恶了!

  望着崇王府的大门缓缓合上,秦舒妤在门外气到直跺脚,他们分明是给她难堪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