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5章(1)

作者:浅水瑜
  阮子沁一路绕过了几个人,每个人都因为一时反应不过来,让她趁乱逃到了甲板上,但眼前除了一片湍急的江面,便再无处可逃。

  呜……难道老天爷真要这么对待她吗?

  她好可怜,上一次才险幸逃离虎口,怎么这一回又让她遇上了?如果上回是因为她太好管闲事惹来祸端,那这次呢?她何其无辜啊!

  想着,鼻头不禁一酸。

  “再跑啊,看你还能跑哪儿去?”李六带着四、五名大汉赶来,将她团团围住。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一步,我就跳下船去。”望了身后深不见底的江水一眼,她决定宁死也不愿受辱。

  “有种你就跳下去。”张至富走过来,那背上还隐隐犯疼。

  可恶,这该死的丫头下手还真重,要是让他抓着了,他绝不会止她好过的!

  正当双方僵持不下时,一名小喽啰走到李六身边,低声道:“老大,有艘船往我们这边疾驶而来。”

  李六听了,眉头一皱,“把她抓起来,送进房里给张爷享用。”交代完毕后,他随着来通报的小喽啰离开。

  周围的大汉听到老大这么吩咐,便缓缓往阮子沁靠去。

  见他们靠近,她连忙又往后退,“你们别过来,我真的会跳下去……”她好希望这样能喝阻他们。

  “小丫头,别再自讨苦吃了,跟着我包准你吃香喝辣,不会过苦日子的。”张至富不愿让煮熟的鸭子飞了,赶忙劝道。

  “你别作梦了!”与其被人糟蹋,不如死在这滔滔江河里。

  反正爹娘不要她、姑姑出卖她,就算死了也不会有人替她难过?她又何必留恋这无依无靠的人世……

  想着,莫烨的脸庞突然浮上心头。

  不晓得他知不知道,她连死前都还想着他,她的一颗心已经装满了他,她必须对自己诚实一一莫烨,我好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

  “快把她抓下来啊!”张至富等得不耐烦了。

  “是!”周边的人一听张至富吼道,便一窝蜂冲向阮子沁。

  就在所有人向她扑来之际,她转身一蹬,跳入江中,带着无奈、失望和心痛,挥别这原以为能让她快乐幸福的人间……

  水,淹过了她的口鼻,她却扬笑。

  原来,死也是一种解脱,她今后便不用再为情所苦,也不会再被丢弃了……

  “子沁一一”当莫烨赶到时,望见的竟是这绝望的一幕。

  随即,他冲上前,在众人的错愕中跳进江中。

  这个笨女人,竟然选择这种方法……

  他已经赶来了,她就不能再等一下吗?

  他心中灌入莫名的恐惧,那种失去的阴影再度笼罩他的心头,那种被掏空心神的错觉,他已经尝过一次了,只求老天爷别再让他遭受第二次……

  他跃入江中,搜寻着令他焦急的身影,那江水寒冷刺骨,混浊的难以辩视前方,他的心急了,不断在水中摆动手脚,四处寻找她的身影。

  当他知道阮子沁被她的姑丈卖给人口贩子时,他心里悔恨交织,他不应该急着逃离她,如果他能在她身边多待上几日,也许就能阻止这样的悲剧。

  那样的悔恨,就像他当年不顾江雨歆,抛下她离去,从此与她天人永隔的痛楚又清楚地浮现。

  为何他总要在失去后才懂得要珍惜?明明已经有了前车之鉴,他为何还不能顿悟人生无常?为何还不懂得要把握难得的缘分?

  看着阮子沁跳江,他的心被狠狠揪紧,她那样纤细娇柔的身子,怎能禁得起这江水的冰冷刺骨呢?

  她一定是对这世间绝望透顶,才会选择跳江吧?

  想到这,心头的疼痛更剧……

  寻寻觅觅着,终于让他看见直往江底沉没的身影,他连忙往她身边游去,抓住那奄奄一息的身躯。

  子沁,撑着!给我撑着……他在心中不断喃念着。

  船上的人全被莫烨带来的人制伏了,他们将所有人捆在一旁,才围至船边,望着河上的动静。

  “莫爷能将她救上来吗?”其中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了。

  闻言,所有人都面露难色,毕竟这江水冰冷刺骨、汹涌翻腾,想要存活下来,机率可说是微乎其微。

  直到一一

  “在那里,他们在那……”有人指着江面露出的头颅大喊道。

  首先冒出水面的是阮子沁,没一会儿,莫烨的身子也跟着出现在水面上,大伙儿立刻抛绳,将他们救上船。

  “子沁,醒醒啊……”他轻轻拍着她的脸颊,低唤着。

  所有围观的人皆垂眉,见阮子沁那苍白的脸色,想必是凶多吉少。

  “莫爷……”有人想安慰他。

  “别死,听见没有?”莫烨对着面无血色的人儿吼道,双手按压着她的胸口,“子沁,你听见我的声音吗?你醒醒……你不能就这么离开我……”

  不管莫烨如何呼喊,阮子沁依旧没有动静,一双眼仍紧闭着。

  莫烨心一急,弯身低唇地与她对嘴将气吹进她的胸膛里,然后再次按压她的胸口,如此几回之后,才看见原本动也不动的阮子沁,从嘴角溢出了几口水,然后咳了几声。

  “好了,就是这样,把水吐出来就没事了。”莫烨扶了她的身子,让她顺利将水吐出,然后才交代身边的人,“快去烧些热水来,快……”

  于是船上的人开始手忙脚乱起来。

  “找个女人来替她换掉这身湿衣裳……”将她抱起,连忙往船舱走去,他嘴角扬了笑,所有人都看见了,只有他浑然不觉……

  “她的烧退了吧?”莫烨望着脸色苍白如纸的阮子沁,向坐在床沿边替她擦拭额际汗水的何宛容问道。

  何宛容以点头代替回答,心疼不已地呢喃道:“可怜的子沁,她的姑姑怎么能做出这么狠心的事?”

  那种被亲人出卖的感觉,一般人根本无法体会吧?

  今天傍晚,看到莫烨抱着脸色苍白的阮子沁出现时,她总算放下心中的大石,但也为子沁悲惨的遭遇感到万分心疼。

  那天,她邀约子沁陪她上山采药,但她说为了照顾受伤的莫烨,好几日没回家了,想回家瞧瞧,然后再陪她上山采药,只是她一直等到末时,还是不见子沁的踪影,上阮家找她,却被神色诡异的姑姑拒于门外,发现事态严重,她立刻赶到王府找莫烨帮忙,这才知道她被史向生和阮春兰卖了。

  “她的爹娘怎会将她丢下呢?”经过这件事,莫烨才知道,一向乐天的阮子沁,竟有这么一对不负责任的父母。

  谈到阮子沁的爹娘,何宛容又忍不住轻叹,“这才是子沁最可悲的地方,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她的爹娘可能已不在人世了。”

  闻言,莫烨的脸上出现难得的惊讶,“这话怎么说?”

  “我也是听我爹说的。”何宛容回忆着,娓妮道出自己所知道的,“在子沁满周岁时,她的爹娘曾来找过我爹,经过诊断,子沁的爹得了不治之症,再活也不过一年。不久后,便听说她的爹娘将她留给姑姑扶养,两人云游四海去了。我想,也许是她爹娘太相爱,一方若死,另一人则无法独活,所以……”接下来的,不说,听的人也懂。

  “他们找了一个地方共死,却将唯一的女儿留在人世。”莫烨一叹。

  他们这么做,是因为太爱这个女儿,不忍心将她一块带走,还是故意将她留在人世受罪呢?

  “这事,我不敢说,就让她觉得她的爹娘都还在,总有一天会相聚吧。”这样也是好的。

  他点头,望着阮子沁,从认识以来,他只见她笑,却不知道她竟是如此孤独。

  “你能让她留在你的身边吗?”何宛容突然问道。

  “我?”他不知该如何回答。

  “除了你,我已经想不到能将她交给谁了。”她轻拭阮子沁额上的冷汗,心中祈祷这样的安排会帮子沁带来幸福。

  他没说不,只是深深望着那张苍白却甜美的脸庞。

  遇上她的那天,正是江雨歆的忌日,遇上她的那晚,他汇思念着江雨歆,就在那个时候,她掉进他的怀中,一个神似江雨歆的阮子沁……

  雨歆,这是你冥冥之中的安排吗?

  你要二师兄怎么做呢?

  阮子沁在恶梦中频频落泪,她挣扎,在抓不到任何东西的茫茫河流中,只有她一人,无助、失望,随她没入黑暗……

  “子沁……”莫烨轻拍着她的肩,试图将她从恶梦中拉回。

  她听到他的声音,“莫烨……救我……”她到跳河的那一瞬间,都没放弃莫烨会出现救她的念头,那是她临死前唯一的奢望。

  “子沁,你睁开眼,我在这里,你不用再担心了……”他将挣扎的她一把抱进怀中,轻声安抚。

  见她痛苦呐喊着,他的心头染上懊悔,明明可以阻止这一切的,他却没做到,她只是一个佯装坚强的小女子,在这世上,没有人能保护她,她只能说服自己不能软弱、不能依赖别人。

  但此时,她无助的呼喊已经透露她的不安和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