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4章(1)

作者:浅水瑜
  阮子沁走进密室前,先伸长脖子往里头探了探,看见莫烨手中拿着膏药陷入沉思,她深深吐纳了口气,整理好情绪才敢进去。

  而莫烨见她进来,心底泛起阵阵愧疚。

  他知道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分了,她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不是吗?

  “我替你上药……好吗?”担心会被拒绝,她有些胆怯的问道。

  他轻轻点头,将手中的药膏递上,才转身脱了上衣。

  望着他结实的背肌,她脸一红,然后把心神专注于他的伤口上,避免不必要的遐想。

  “可能会有点疼,你得忍忍。”缓缓替他将绑在身上的布条解下,看着还微微沁出血丝的伤口,她感到一阵揪心。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减轻他的疼痛,小心翼翼地替他上了药,再拿起干净的布条替他包扎,所有动作都极尽轻柔。

  “好了。”替他上完药后,她漾出笑容,“我的包扎技巧虽然不如宛容姐姐,但至少把药换了,这样伤口才好的快。”她替他拉上衣服,让他穿上。

  将衣物穿着好,他才转过身面对她。

  “刚才,是我太过分了,对不起。”仙觉得自己有必要道歉。

  “刚才?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避开他的眼神,她故意装傻,不想再忆起刚才发生的事。

  “子沁。”他轻唤,“我只是不想耽误你,没有别的意思。”他身上已找不到她想要的。

  “我明白。”爱上他,等于是给自己带来苦难,她懂。

  “你明白就好。”话完,他淡然一笑,像松了口气。

  “那以后我还能找你吗?拜师学艺,你不软我武功,至少教我弹琴,好吗?”

  “这……”

  见他犹豫,她赶忙找了理由,“偷偷告诉你,别看宛容姐姐什么都精通,其实她的琴艺真的很糟糕,我想学点让她刮目相看的东西,不然她总觉得我只爱玩,什么都不会。”

  听着,他笑了,“那得等我有了空闲之后,才能够教你。”

  “没关系,戏可以等,只要你肯教我,我就心满意足了。”她知道,不能再讨价还价了。

  “好,等我忙完手边的工作,一定教你弹琴。”就当作是回报她的救命之恩。

  得到他的保证,她雀跃地打算去炖煮鸡汤,帮他补补身子,但他身上的淡淡檀香味吸引了她,仔细观察,才发现那股味道是从他腰上的香囊传出来的。

  “这香囊的味道真好闻,也很别致……”她忍不住伸手,想将他腰间的香囊拿近嗅闻。

  “别碰!”他却抢在她碰到香囊之际,拨开她的手。

  “好,我不碰。”她吓得收回手,却没遗漏他眼中一闪而逝的悲伤,看来这个香囊应该出自于雨歆之手。

  原本和乐的气氛,因为自己一时的好奇而再度陷入尴尬,阮子沁有些懊恼自己的莽撞。

  幸好密室的门在此时被打开了,适时化解了僵局。

  一名青衫男子缓缓步入密室,气宇轩昂,剑眉星目,不怒而威,全身上下散发一股自然而然的王者气息。

  “你是谁?”见到陌生男子突然闯入,阮子沁不禁提高戒心。

  男子完全无视她的存在,迳自走到床边,一把怒火直接烧向莫烨。“你不要命了吗?”

  “我只是不想让全盘计划功亏一篑。”莫烨淡道,无视于他的怒火。

  “你……”

  眼见青衫男子有想掐死莫烨的冲动,阮子沁赶忙挡在莫烨身前,“你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你看不出来我想干嘛吗?”他想直接杀了这个不知死活的莫烨,先了断他,总比他落入敌人手中被凌虐致死好。

  “喂,这里可是小王爷的地盘,他更是小王爷身边的人,你敢对他怎样,小心小王爷要了你的脑袋。”这够吓人了吧?

  这密室是小王爷命人建造的,搬出他的名号来.一点也不为过。

  只不过,她没发现,床上的莫烨听了她的话,竟笑了,而被她挡着的人,火气更大了……

  “行安!”这时,何宛容也走进来,她唤了男子一声。

  行安?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啊?

  “宛容姐姐,你认识他?”阮子沁依然没反应过来。

  “我找了他好几天,没想到竟让你藏在这里。”赵行安转过头,对刚进门的何宛容抱怨道。

  “我没有藏他,只是不知道怎么通知你。”何宛容据实以告,脸庞染上薄愁。

  他是她深爱的男人,但从来只有他想她时会出现,当她想他时,却是见一面都是奢求。

  “我没事,小王爷不必担心。”莫烨出声,那唇上的笑意丝毫未减。

  “什么?”最最惊讶的非阮子沁莫属了,“你就是小王爷?”好糗,她竟拿他的名号来吓他。

  “没事?”赵行安隔开阮子沁,怒气似乎有增无减,“都受了伤,还说没事?你怎么可以拿命来开玩笑?”

  “那张网可是费尽一切心思布下的,此时若出点差错,便会全盘皆毁,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别让他们查出咱们的眼线是谁,不是吗?”莫烨分析道。

  闻言,赵行安的脸色愈发难看,“所以你就趁夜潜入,只为了误导他们的方向?保护我们布下的棋?”

  他说完,就见莫烨点头。

  “这事不一定要你出马,本王随便派个人都……”

  “但派出的人不一定能完全信任,若是他口风不紧,或是被捕,那死伤便会相当惨重。”莫烨打断赵行安的话,他可不想让一切心血付诸流水。

  听着,赵行安的怒气更甚,他伸手往木桌上一劈,那桌子瞬间破裂碎散,可见那怒气有多重。

  他堂堂一个小王爷,为什么深爱的女人不能爱,就连寻找一个能信任的人都难,空有头街有何用?

  “行安……”何宛容连忙拉住赵行安的手臂,“别这样。”

  阮子沁见状,狠地一吓,却将身子移到莫烨身前,生怕这个怒气冲天的小王爷伤了他。

  “你想死,也不必采这种死法。”赵行安那紧握的牢掌没松开,“往后,再这么任意妄为,我……”他该拿什么吓唬他?他连死都不怕了。

  他知道莫烨的所做所为是为了大局没想,为了不让敌人识破他们精心策划的计谋,而引开其注意力,误导敌人之前的侦查方向,保住他们派在敌方的卧底,延误他们的计划,但这么做真的太危险了。

  “总之,以后所有行动都得与我讨论,否则……”赵行安伸手拉住挡在莫烨身前的阮子沁,“你没命,我便拉她陪葬,你应该知道,本王说到做到。”

  这个不自量力的小女人,老是挡在他与莫烨之间,拿她当筹码,或许能达到吓阻作用。

  “我答应你不再冲动行事,但这事与她无关,不要将她牵扯进来。”莫烨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

  “喂,你这小王爷未免太不讲道理了。”虽然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但阮子沁明白,为了成就赵行安的大事,莫烨已经奋不顾身了,没想到赵行安不知感激也就算了,还威胁他!“早知道那次夜闯王府,就应该……”

  “子沁!”何宛容连忙捂住她的嘴,但已经来不及了,“行安,她只是……”

  这个阮子沁,说话都不经大脑吗?这样的话说出来,有可能让盛怒中的赵行安迁怒,光夜闯王府这个罪名,就够她死好几回了?

  “原来她就是你放走的刺客,嗯,很有趣!”赵行安睨了莫烨一眼,然后放下阮子沁的手,对何宛容道:“容容,去准备些酒菜,我要和莫烨喝几杯。”

  “他的伤还没好,不能喝酒。”阮子沁才不管他是位高权重的王爷,只要是会伤害莫烨的事,她都会想办法阻止。

  赵行安只是望了莫烨一眼,“陪我醉,好吗?”

  其实,他一点也不勇敢,适才会如此生气,是因为他怕又失去了一个能信任的人,这世上能让他信任、交心的人,不多了。

  “好。”莫烨豪迈应允。

  “子沁,我们去准备吧。”何宛容拉起她的手,打算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拉出密室。

  “我不……”阮子沁想留在里头,生怕赵行安又哪根筋不对了,把莫烨当桌子一般,劈了。

  但在何宛容的坚持下,她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离开。

  见她出去,赵行安笑了,“这个小姑娘很有趣、很有胆量。”

  “可不是吗?”莫烨也跟着笑了。

  其实阮子沁适才挡在他身前的勇敢,他没有忽略,他把一切看在眼里,面对一个为他痴、为他傻的女子,他是否还要选择远离她?

  毕竟,他的心已空不出位置来回应她的痴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