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3章(2)

作者:浅水瑜
  突然,床上的人动了动,唤回她的注意力。

  “莫烨……”她高兴地一手握住他的手,一手轻抚他苍白的脸庞。

  “头好疼……”他干哑地出声,觉得自己的头好像快要炸开一般,嗡嗡作响。

  听到他说头疼,她连忙伸手帮他按揉着太阳穴位,“这样好些了吗?”

  耳边娇柔的女嗓,让他缓缓掀开眼帘,望见眼前的人影,“雨歆……”他彷佛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

  “雨歆?”阮子沁跟着喃念一次,那是他的心上人吗?怎么听他唤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她的心竟泛起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楚!

  “雨歆,我不会再离开了……所以答应我,你也不要走……”他拉住她的手,紧握着。

  看见他眼中泛着泪光,她有些难以置信,他……竟为了一个女人哭泣?还有,她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好,只要你不离开,我就不会走。”只要能让他的心里好过点,她不在意他将她当成别的女人。“你受伤了,要好好休养。”

  听到她的承诺,他扬唇展笑,然后将她拉进怀里,紧紧地拥着。

  “莫烨……”怕扯到了他的伤口,阮子沁一动也不敢动,“你先放开我好吗?我去替你端药,喝了药,头便不疼了。”

  他身上散发出的檀香味令她着迷,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贪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不要!”他像孩童般耍赖,“我不要你走……雨歆,别走好吗?”他只想将她留在怀里,不准她再离开。

  “你放心,我不会走,我会永远留在你身边。”她安抚着他,同时也欺骗了自己。

  “嗯……永远留在我身边…永远……”话落,他又沉沉睡去。

  阮子沁没有离开他的胸怀,只是抚着自己的心,感觉阵阵疼痛从胸口不断泛出。

  何宛容端了药进来,看见这一幕,不禁轻叹了口气,又有一个笨女人注定要为爱心痛了,而那个男人,会为她的痴傻而心疼吗?

  “来,快把这药汁喝完,我再给你糖吃。”阮子沁端着药汁,对着半倚在床上的人道。

  莫烨脸色苍白,眉心微蹙,“我又不是小娃儿。”说完,他端过药汁,一口饮尽。

  “可是我姑姑都是这么半哄半骗,喂两个小表弟喝药的。”她只是依样画葫芦。

  “糖呢?”他将空碗递给她,然后饶富趣味地望着她,伸出手。

  “啊?”她大大的眼珠子,直望着他伸出的手。

  “不是喝完药汁便给我糖吃吗?”

  瞧他一脸认真,她不禁莞尔一笑。“你又不是小娃儿。”

  “总之,谢谢你救了我,你要什么奖赏,或回报,尽管说吧!”只要她说的出口,他一定办到。

  他怎么也没想到受伤逃命的路上会遇上她,那时她熟睡着,原本不想将她牵扯进来,但当下除了她,没人能帮他了,于是他索性赌上一把。

  这一回,他总算看到她那颗小脑袋瓜里还装了些许的小聪明。

  “这一次就算是我报答你先前的救命之恩,你不需如此挂怀。”听他这么说,她的心又没来由地感到郁闷,她出手救他并非为了奖赏、回报。“对了,你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呢?”

  “有些事情,知道得越少,对你越好。”

  走到桌前,她将空碗放下,顺便倒了杯水转回床边,“喝点水吧。”早料到他不会乖乖坦言。

  他接过茶杯,轻啜着。

  “你……”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却犹豫着该不该问出口。

  “嗯?”她的支吾其词引来他的好奇。

  “雨歆是你的心上人吗?”她鼓起勇气问出口,但见到他的黑眸闪过一抹疑惑,她顿了顿,才又解释道:“在你昏迷的时候,一直喊着这个名字,我才会如此揣测。”

  闻言,他低眉垂眸,又喝了两口水。

  见他没有想说的意愿,她只好连忙转了话题,“对了,我说过要拜你为师,不知现在是否可以……”

  “如果可以,最好离我远远的。”他冷声打断她的话。

  “啊?”他……讨厌她吗?

  “跟我扯上关系,只会给你带来危险,你还是别和我有任何瓜葛。”他已心如止水,甚至将生死置之度外,又何苦连累他人。

  “我才不怕危险呢!”他急欲跟她划清界线的举动,惹来她的不悦,她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笨蛋。”这妮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是,她不是笨蛋,她只是想顺着自己的心意。“让我留在你身边吧!”

  她可知道这句话有多种含意?

  “我孤独惯了。”他摇头,“我不需要有人陪在身边。”

  “若是孤独惯了,又怎会……”为了一个女人流泪?但这句话她不敢说出口。“你很爱她对吧?但她为什么不陪在你身边呢?”

  她好想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将他丢下,怎舍得让他面对孤独,甚至将孤独视为习惯?

  他没有回答,只是沉着脸,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你……”算了,她还是别问的好。“其实……你可以把我当成雨歆……好痛!”

  她话未说完,他已经狠抓住她的手腕,“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谁也取代不了江雨歆,这个名字、那抹身影,烙在他心里,虽然痛,却甘之如饴。

  “是你昨晚将我当成雨歆,我见你难过,所以……”

  他没等她将话说完,大手一挥,将她整个人推倒在地。

  她的话,踩到他的痛处了,他明明知道江雨歆已经离开了,不可能再出现了,但他却还自欺欺人,他怎能如此自私?

  昨夜,即使头痛难耐,即使眼前的人影模糊,但他依然知道,那个女人不是江雨歆,而是她——阮子沁。

  “没有人能取代雨歆,即使你长的和她相似,也不许!”他无法忍受自己将她当成江雨歆,在他心里没有人可以取代最爱的小师妹。

  “原来如此……”难怪她觉得这个男人待她特好,不同于他对别人的冷漠,原来只是她长的和他心里的人相像,原来只是这样。

  “子沁,你怎么坐在地上?”何宛容进门,见阮子沁跌坐在地,赶忙放下手中的膏药,走过去将她扶起。

  “没什么,刚才不小心滑了一跤。”阮子沁压下胸口的痛,扬唇展笑地站起身。

  何宛容望了床上的人一眼,见他闪避自己的目光,才转向阮子沁问道:“你有没有哪里摔疼?”

  这个傻子沁,眼眶里的薄泪早已出卖她了,只有她自己还以为掩饰的天衣无缝。

  “没有。”阮子沁摇摇头,看到桌上的药膏,连忙转移话题,“你是来替他换药的吧?你忙,别管我。”

  清官难断家务事,既然子沁不想说,她也没有立场追究。

  “你的身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应该可以自己上药。”何宛容拿了膏药往床边放下。

  “宛容姐姐,这怎么行?”阮子沁不放心的扯了扯何宛容的衣袖,“他的伤口在背上,怎么自己上药呢?”

  “你放心,他底子好,就算不上药,也死不了。”何宛容的口气有着明显的怒意。

  “宛容姐姐,你生气了吗?是我惹你生气的吗?”阮子沁实在不明白,一向好脾气的何宛容为什么会生气?

  “没错,你是惹我生气了,跟我走。”说完,何宛容拉了她的手腕,离开密室。

  被拉出密室的阮子沁一脸莫名,“宛容姐姐,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生气呢?”

  “我已经够傻了,没想到你这小丫头,更傻。”何宛容心疼地道。

  她听赵行安提过,莫烨心头一直有个女人,那个女人已经占满他的心,再也腾不出空间放另一个女人了。

  阮子沁却被这样的男人,迷了魂、失了心。

  “我承认我是喜欢莫烨,但总不能因为这样,也逼他喜欢我吧?”阮子沁低了头,她知道何宛容指的是什么事。

  “子沁……”何宛容知道自己没有立场劝她,却不忍她受此煎熬。

  “宛容姐姐,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既然已经知道这个男人不会把心放在她身上了,那么,她也该死心了。

  感情这档事,若是真能说抛就抛,那就好了……何宛容还在暗忖着,身旁的人儿已经绕过她,往密室走去。

  “宛容姐姐,他背上的伤,不上药是不行的,我还是进去帮帮他。”

  “你这样,是在骗我,还是骗自己呢?”见她着急的背影,何宛容除了叹气,还是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