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个莫烨,他这样有答应跟没答应,究竟有何差别啊?”阮子沁从崇王府大门缓步离开,脸上尽是掩不住的失望。

  她与莫烨分开至今已过八天了,每次来崇王府找他,经人通报后,回报给她的都是莫烨不在王府里。

  什么嘛?如果不喜欢她来找他,大可明说,何必玩这种无聊的手段,让她笨笨的来找人,却怎么都找不到。

  “这个大坏蛋!”她气愤地朝街道大吼,经过的人们无不投来好奇的目光,她却一点都不以为意。

  等等,她干嘛这么生气?

  他既然不想理会她,那么干嘛拿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大不了以后不相往来,把这个人忘了,当作没遇过他不就好了。

  可是心里苦苦的耶,好像被人掏去什么?

  这是什么感觉?她怎么从来没有过?是不是病了啊?

  这一切都是那个不守承诺的莫烨害的,不要再想他,绝对不要再想他了。

  她现在要好好地去逛市集,然后大吃一顿,再回家好好睡上一觉,明天醒来后,说不定连他的名字都给忘了。

  对,就这么办!

  心动就要马上行动,她立刻朝市集走去,流连在摊贩和杂耍团之间,一路吃吃喝喝,把一切烦恼都丢掉。

  只可惜,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夜幕已经低垂,阮子沁也玩累了,一路循着小径回家,在经过一处温泉池时,她停下脚步,望了四处无人,才脱了鞋,将走累的双足浸于泉水之中,衬着月光,轻快地唱起歌谣。

  她靠着岩石,望着天上星辰,满足地露着笑靥,然后疲累地闭上眼,没想到一会儿后,她竟靠在大石上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直到有人推了她一把。

  她睁开眼,就看见一个黑衣人蹲跪在她身前。

  “唔……”她吓得想尖叫出声,黑衣人却把她的嘴巴封住。

  四周安静了,她才隐约听到不远处传来一群人的声音。

  “别让他跑了,快追……”

  阮子沁不敢出声了,只是轻轻拉下黑衣人捂在她嘴上的大掌,然后轻问:“你是坏人?”

  她总得知道他是坏人还是好人,再选择要逃跑,还是要帮忙吧?

  那黑衣人闻言,轻笑出声,“你说呢?”有人会说自己是坏人吗?

  这个声音……“莫…莫烨?”她绝不会认错的。

  黑衣人拉下蒙着脸的黑巾,然后虚弱地朝她一笑。

  “你被人追杀了吗?”依照方才的情形判断,应该不会错。

  现在该怎么办呢?

  当务之急,必须先救他。

  看来,只能赌赌看了。

  “你先躲在这儿,别出声……”她将他推到大岩石后方,确认他躲在那里不会被发现后,才用力吸口气,缓和紧绷的情绪,接着放声大吼:“救命啊——”

  躲在岩石后方的莫烨闻声皱了眉,她这是要救他吗?怎么他觉得她好像是要让那群人知道他在这里一样?

  不过,现下他除了相信她之外,再也没有别的选择了,他的体力早已透支,到现在还能保持清醒,已经是最大极限……

  果然,她的声音引来了一群人。

  “姑娘,你乱叫什么?”追杀莫烨的那群人一靠近,没见到他们所要追的人,才朝阮子沁吼去。

  而阮子沁则伸出手,颤巍巍地遥指远方,“那……那里……”

  所有人随着她指的方向望去,“那里怎么了?”

  “这位大哥,我……我可能是见鬼了……”她露出害怕的神情,声音极力颤抖,对着领头的人道。

  “你看见什么了?”那人也紧张地问,也许她看见的,就是他们搜寻许久的黑衣人。

  “我看见…一个黑影……好可怕,那个黑影…迅速地跑……不,是飞过去……那是不是鬼魅啊?”她越说越逼真,甚至怕到往那群人的身边靠去。

  黑影?

  “在那边,快追。”领头的人立刻做出判断,对着身旁的手下命令道。

  闻言,所有人往阮子沁所指的方向追去。

  “喂,你们别丢下我,我怕鬼啊……”见他们离去,阮子沁还故意在他们身后乱吼着。

  藏身在岩石后方的莫烨见状,哼笑一声,便闭上眼,沉沉地昏睡过去,他的体力已经不足以再支撑下去了。

  见那群人走远,阮子沁才转到岩石后方,“莫……”烨字还没叫出口,就看到他紧闭双眸。

  不会吧?他……

  她连忙靠过去,撑起他的身子,才碰到他,手上便沾满了湿热的黏稠液体,是血!

  他受伤了!

  伸手探向他的鼻息,还好,还活着。

  看来,她现在最头痛的是,要怎么把他搬回去?

  “宛容姐姐,谢谢你的帮忙。”阮子沁一边擦拭着莫烨额上的冷汗,一边道谢着。

  好在她是个野丫头,不像一般千金小姐、大家闺秀软弱无力,不然,还没将莫烨扛回家,自己就已经先累死了。

  不过,她并没有将他带回家里,而是拜托何宛容收留。一来是她姑姑绝对不会允许她将一个浑身浴血的陌生男人带回家;二来是何宛容的家路程较近,在她没累死之前,还有力气将他安全送到;三来是何宛容的父亲,生前是村里的大夫,她从小跟在她爹身边习医,也算是一位大夫,可以医治受伤的莫烨。

  何宛容将药箱收好,才转头问道:“他怎么会受伤?你又为什么会救了他?”她认得莫烨,他是赵行安的亲信,也是知交。

  “你的问题恐怕要等他醒来后,才能得到解答了。”从头到尾,他只跟她说了一句话,就昏了过去,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他没事吧?”

  何宛容摇摇头,“他身上的刀伤虽深,却没有伤到要害,反而是体内被下了大量的迷药,看来对方是打算活捉他吧?”

  不过这莫烨也真有点本事,一般人碰上这药量,别说逃命,连一步路都无法踏出吧。

  闻言,阮子沁的眉心不禁深锁。“跟小王爷扯上关系的人全没好下场,我劝你们,还是离那个浑蛋小王爷远一点!”

  莫烨是赵行安的贴身护卫,会被追杀,一定跟赵行安脱不了关系。这个小王爷还真厉害,老是让人为他赌上性命。

  “子沁。”何宛容听了,轻斥一声,“这种话在我面前说没关系,可别在外头说,否则……”

  “我知道。”阮子沁一笑,打断她的话,“不过,你也很会给人惊喜,你的小屋里怎会有这样的密室呢?”她们认识这么久了,她进这幢小木屋就像进她家厨房一般,怎么从没发现过?

  “这是小王爷命人造的,嘱咐我若是遇上什么麻烦事,便可以躲进来避避。”她爱上的人是权倾朝野的男人,树敌众多,连累到她也不足为奇,所以赵行安替她盖了这间密室,是让她躲避危难之用。

  听了,阮子沁叹了口气,“这小王爷,该说他有心或无心呢?”

  何宛容轻笑,淡淡的愁容挂在美丽的脸庞上。“你照顾他吧,我去帮他熬煮汤药,等他醒来,你再唤我一声。”

  “嗯。”阮子沁点了头,“等他醒来,就没事了吧?”

  “因为被下了大量的迷药,所以醒来后可能会犯头疼。不过,你放心,喝过汤药再歇息一会儿便没事,注意别让伤口碰到水即可。”见阮子沁一脸担忧,她只好详细解说,然后才轻问:“子沁,你这样子……该不是动心了吧?”

  何宛容直截了当的问话,让阮子沁怔愣了一下后才笑道:“动心?哈、哈~宛容姐姐你爱说笑了,我怎么可能对他动心呢?”但话却越说越心虚、越说越小声。

  见状,何宛容轻轻摇头,她自己也是傻子,没有权利去说人家,不过,她可以确定,爱上莫烨,可不比爱上赵行安轻松……

  阮子沁坐在床沿边,一双水眸直盯着床上的人,心里想的是何宛容适才的话。

  她动心了吗?

  从何宛容那里,她知道了爱上一个人是很辛苦的,她常常见何宛容无助掉泪,却又不得不为心底的那个人坚强,而一再的勉强自己。

  她,也会变成那样子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