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才踏进琴铺,便听见里头的叫嚣声。

  “骗人、骗人,全都是一堆烂琴,没一把能弹出好声音。”开口吵闹着的,是一个纤细灵动的女孩,那双星眸熠熠发亮,一对眼睫像扇子般,配上那吹弹可破的粉嫩肌肤,可说是美人中的上上之选。

  但相较于她的气焰,那样的美丽反而成了人人不敢触碰的毒药。

  倒是琴铺的老板见莫烨将刚才被丢出去的琴完好无缺地拿回来,连忙鞠躬道谢:“谢谢这位爷,这把琴可是我店内最贵的名琴,没给砸坏了,真是太感谢了!”

  “你……”美人儿秦舒妤没好气地瞪着莫烨,“这把烂琴,你将它捡回来做啥呀?”

  哇,好呛的女人哦!

  “你这么凶干嘛?你乱丢琴,差点砸死我的帐都还没算呢,居然还敢先开口骂人,真是太过分了。”阮子沁不客气地反呛回去。

  莫烨将琴往琴架上摆好,二话不说便拉着阮子沁的手腕往外走,他可不想为了这点小事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况且他一向不与女人计较。

  “可是……”她还没骂够呢!“算了,走吧。”看在恩公的面子上,她只好作罢。

  可恶!秦舒妤的一口怒气又提了上来,抱起那把莫烨捡回的琴,又朝他们砸去,“谁要你们多管闲事?明明是把烂琴,捡回来做啥?”

  “乐平郡主……”琴铺的老板虽然心疼那把名琴,但碍于秦舒妤的身分,只能忍气吞声,不敢得罪。

  莫烨一个转身,伸出长腿,将那把即将落地的琴往上轻踢,那把琴再度完好无缺地置于他的手中。

  “琴之好坏,取决于人。”话落,莫烨将琴往琴桌上一放,旋身在椅上坐下,修长的手指飞快地在琴弦之间游走。

  婉约动人、荡气回肠的琴声随之而出,时如惊涛般宽广壮阔,时如细流般绵密轻柔,那把琴在他手上宛如有了生命,舞动出美妙的旋律,让人彷佛倘佯在春风里……

  在场的所有人都为这美妙的琴声而惊叹不已,个个目瞪口呆地望着抚琴之人和那双修长灵巧的双手,就连开琴铺三十余年的老板也讶然,他三十年的琴艺竟输给一个嘴边无毛的小子!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莫烨缓缓站起身子,轻瞥秦舒妤一眼,“这是把好琴,姑娘千万别将这把好琴摔坏了。”话落,他又扯住阮子沁的手臂,“走了。”

  “啊?”阮子沁终于回过神来,使力地拍掌,“恩公,你好厉害喔,琴弹的真好!”让她听到都傻了。

  对于阮子沁的赞扬,他依旧面无表情,转身跨步准备离去。

  “等等。”秦舒妤却从身后唤住他。

  “你又有什么问题了?”阮子沁皱了眉,恩公都已经证明那是一把好琴了,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舒妤没把她当一回事,绕过她,对着莫烨命令道:“从明天开始,你就到贵南侯府教我弹琴。”

  她的话才一说完,便见莫烨冷漠地朝她一望,“没兴趣。”

  “你……”秦舒妤闻言,娇蛮的个性又起,“你可知道我是贵南候府的乐平郡主?”向来没有人敢和侯府作对的。

  “现在知道了。”那又如何?

  “那你……”还敢拒绝吗?

  没等秦舒妤说完,他只是转头望了阮子沁一眼,“还不走?”她再不走,他可要先走了。

  “哈哈哈~”阮子沁笑弯了腰,“走,怎么会不走呢?”

  她这恩公的脾气,她可是领教过的,标准的吃软不吃硬,况且侯府的人算什么,他恩公可是王府的人呢!

  “你笑什么?”秦舒妤听见她的嘲笑声,恼羞成怒地伸手想赏她一巴掌。

  但那手掌却在半空被人拦住,“郡主请自重。”莫烨紧扣她的手腕,毫不畏惧地迎视她的怒容。

  阮子沁趁机,连忙躲到莫烨的身后,忍不住地低喃抱怨道:“真是个疯婆子!”

  闻言,他放开秦舒妤的手,对阮子沁轻声交代道:“别惹事了。”然后就转身离开琴铺。

  “恩公,你等等我啦!”阮子沁觑了脸色铁青的秦舒妤一眼,连忙追随莫烨的脚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不管你是谁,我都会把你找出来,我会让你为今天的无礼付出代价的!”望着莫烨背影,秦舒妤的脸上虽然布满怒意,但心头一抹爱慕之意也悄悄滋长……

  “郡主,这……”不知该如何收拾残局的琴铺老板,只能可怜兮兮的等待娇蛮郡主的指示。

  秦舒妤望了桌上的琴一眼,“那把琴本郡主要了,马上派人送到侯府去。”交代完毕,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是!”看到乐平郡主离去,琴铺老板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是逃过一劫了……”

  一路上,阮子沁都咯咯咯地笑着,一双手依然紧揪着莫烨的袖子。

  莫烨注意到紧拉自己衣袖的小手,眉心虽然微拢,却没再开口要她放手。

  他对自己这种莫名的反应也有些不解,一路上他明明有很多机会可以将她丢下,再者,他只要轻功一使,她那三脚猫的功夫是怎么也追不上的,偏偏,他就这么放任她黏着自己。

  是因为她的长相吗?那张神似江雨歆的脸庞,每每他看着,都眷恋地不想移开眼眸,偏偏理智告诉他,她不是。

  她是阮子沁,一个和江雨歆全然不相干的女人,不仅如此,个性更差距十万八千里,他怎么也不可能将她误认为江雨歆。

  但此时,他的所做所为又是怎么回事呢?

  因为她在身边,他能尽情地将对雨歆的思念,寄情在她身上吗?因为她的长相,让他的心情有所慰藉,不需要再靠酒精来麻醉。

  三年了,江雨歆过逝三年了,如果他知道她那单薄的身子熬不过那年冬天,他说什么也不会离开她身边。

  没有他琴音相伴的日子,她的病痛是否为她增添更多苦痛?

  他那时怎会忍心离去呢?

  他又盯着她看了,望进他若有所思的眼眸,她的脸颊瞬间转红,“我脸上有东西吗?”他看的好入神。

  闻言,他回过神来,“没有。”

  “恩公,你刚才在想什么?”她看的出来,他在想一件令他不愉快的事情。

  “没有。”一贯的回答。

  算了,他不想说,那她便转个话题,“恩公,你不只武艺高超,琴艺更是好得没话说,刚才只是小露身手,就让大家如痴如醉,真的好厉害喔!”

  他无言,也没有任何表情。

  “恩公!”她信手扯扯他的衣袖,有时,她真的怀疑他有在听她说话吗?

  这回他终于有所反应了。“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去,别让家中的人担心。”但却是开口赶人。

  “担心?要是有人会担心我就好了。”偏偏她在家中可有可无,有时候她在宛容姊姊那里待了几天,家中的人也不见着急。

  唉!她幽怨地叹了口气。

  见状,他心头一紧,却装做若无其事,“我还有事要忙,不能陪你浪费时间了。”他可没忘记彭甲利还在酒楼等他。

  陪她是浪费时间?他说话还真伤人啊!

  心头虽然有些难过,但也不好耽误人家,况且对方还是屡屡救她的恩公。

  “好吧。”她低垂双眸,不让他看见她眼中的失望。

  “那你快点回去吧,天要黑了。”天黑后,一个女孩家还待在外头,总是不太好。

  “嗯。”她又乖乖点头。

  见她点头,他才迈步准备离去。

  “恩公。”她却在身后唤了他一声。

  经她一唤,他停下脚步,回头望她。“怎么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啦!”她抬头,眼泛泪光,先给自己找台阶下,“我以后想见恩公,可以到王府去找您吗?”

  他若不答应,也是在她预料之中。

  “不……”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又吞了回去。

  “不行啊?”她低头,吸了吸鼻子,还以为有点希望呢!

  “不……不可擅闯,得请门口侍卫通报后才可以进入。”他一咬牙,应允了,连自己都觉得很荒谬。

  闻言,眼泪随即收起,露出灿烂笑容,“恩公,你真好!”以后,她就不怕无聊了。

  “我不叫恩公。”她一路上恩公、恩公的叫,真让他不习惯。

  “那……”她要叫他什么?

  “莫烨。”他出声,“我的名字。”话落,转头离去,再没理会她。

  原来他叫莫烨!

  “我叫阮子沁,你要记住哦!”她忘了自己早说过了,仍兴奋地喊着。

  她没看见,远去的身影,露出了一抹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