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沁入君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沁入君心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救命啊!”阮子沁在街巷里奔命窜逃着。

  她最近怎么老是在和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啊?幸好她还有一点轻功底子,不然老是被这么追着,小命早就不保了。

  “别跑……”后头追着她跑的人,随着时间越聚越多。

  呜……怎么会这样?

  她只不过看到一群地痞流氓在砸一个老婆婆的店,恐吓收取保护费,她气不过,挺身去说了几句话,挥了几拳,就变成现在这局面了。

  她怎么会忘了,那些地痞流氓人数众多,随手一吆喝,人数就会以倍数增加,她怎么会这么冲动,又惹祸上身呢?

  明明知道世态炎凉,却还任由正义感泛滥,现在落到没有人敢伸手帮忙的下场,只能怪自己热心过头反而苦了自己。

  德心酒楼的二楼雅座里,一双如鹰般的锐利黑眸,紧盯着楼下那群追逐的人,望着跑在前头的蓝色身影,薄唇微微露着笑意。

  “莫爷……”对座的商贾彭甲利出声轻唤。

  “嗯?”莫烨的目光没有转移,只是轻哼。

  “这椿买卖……”彭甲利拿着账本,本想继续回报,却看莫烨心不在焉,于是住了口。

  没有听到下文,莫烨终于将视线转向他,然后问道:“你今日忙吗?”

  彭甲利摇头,“不忙。”这是笔大买卖,再怎样也得说不忙。

  “那你在这稍等我一会儿。”话毕,莫烨起身,掀了帘,往楼梯步去。

  “莫爷……”望着他的背影,彭甲利不敢说不,只能目送。

  不一会儿,楼下的追逐声更烈,他有些无聊地往窗外探去,想看看楼下为什么这么热闹,却看见那个一向冷漠寡言的莫烨加入混局。

  这个……精采了!

  “被我逮着了吧?”虎背大汉李牛得意地抓住那抹蓝色的小身影。

  领子被紧紧揪住,阮子沁根本动弹不得,只能任他抓着,然后直喘大气,没想到连她那勉强还能搬出台面的轻功也不管用了。

  “头儿,把她带回去卖了吧!”跟在后头的熊二眯着小眼睛道,“这女娃儿长得挺秀丽的,绝对可以卖个好价钱。”

  “卖之前,先赏给弟兄们享用吧?”后头一群恶狼,一双双色眼都停留在阮子沁姣好的身形上。

  “喂!我警告你们,最好快放了我。”缓了缓气后,阮子沁终于能开口了。

  “放了你?”李牛那双紧揪她衣襟的大手,更用力的将她攫起,“哼,胆敢给老子拳头吃,你就该知道会有这样的下场。”

  “一个大男人,竟然专挑老弱妇孺欺负,真是不要脸!”阮子沁不甘示弱的回呛,扭动身子,试图挣脱钳制。

  她怎么知道他的手下这么多,早知道就该三思而后行。

  不过,为时已晚,她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可恶!第一次被女人“动手又动口”,李牛面子挂不住地狠睇她一眼,然后使劲地将她往一旁丢去,要让她见识见识惹恼他李牛的下场!

  “赏给你们,让你们先尝尝她的滋味,再将她卖了。”

  “好……”一张张面露猥亵淫笑的面孔朝她逼近。

  她忍着痛,站起身想逃,却被他们团团围住,然后像猫逗老鼠般的被他们逗弄着。

  接着,眼见一张臭嘴就要吻上她的脸,阮子沁想闪躲,却被人从身后扯住了头发,限制了行动。

  “滚开……”她恶心得想吐。

  就在那张嘴要碰到她时,“噢!”臭嘴的主人一声惊呼,脸上被小碎石击中,嘴角渗出血珠。

  “谁?”所有人见状,皆抬头张望。

  阮子沁趁乱,脚一抬,正中臭嘴主人的鼠蹊部。

  “啊——”痛得他弯了身,整张脸瞬间刷白。

  “活该!”敢欺负她,她就赏他一个痛快。

  “可恶。”一旁的人又涌了上来,揪着她的手脚。

  “把她拖进牛棚,老子就不信,有人敢明目张胆地坏了老子的好事。”美色当前,熊二不怕死的下达命令。

  随后,二、三个小喽啰领命将阮子沁拖进一旁的荒废牛棚,另外四、五人则守在牛棚外。

  “放开……唔……”她还来不及抗议,嘴巴便被人用布条塞住,手脚也被粗麻绳捆紧。

  将人捆绑好,其它人退了出去,只留下熊二和阮子沁在牛棚里。

  “小美人,你的运气真好,能让我熊二来服侍你。”看着被丢在干草堆里的阮子沁,熊二再也压抑不住熊熊燃烧的欲火,缓缓走向她。

  “唔……”阮子沁扭着身躯,但那些人将她绑得太紧,无论她怎么使力,就是挣脱不开。

  这时,牛棚外传来吵杂的打斗声,却没有夺走熊二的注意力,一双淫邪的眼睛,贪婪地在阮子沁的娇躯上打转。

  “劝你别抱任何希望,你的同伴是救不了你的,待会儿他们一样也会被抓起来,然后被当成奴隶卖了。”熊二自信满满地说道,满口的银牙令人作恶。“不过,要是你能把老子服侍得妥妥当当的,老子可以考虑不卖你,把你留在……”

  话说到一半,熊二突然警觉到事态似乎不妙。

  眼前的美人竟然不再挣扎,一双澄澈水眸直视着他的身后,一眨也不眨!

  想着,他随她的视线回头一望……

  “噢……”还来不及反应,熊二已被一拳击昏。

  “唔……”见熊二倒下,阮子沁紧绷的身体终于放松,眼中泛着感激的泪光。

  莫烨一脚踹开地上的“死尸”,然后蹲下身替她将绳索解开。

  “恩公,谢谢你!”身子恢复自由,她立刻激动地扑进他的怀抱,像是在茫茫大海里,奋力抓住一根浮木,在他怀中落下泪来。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莫烨有些怔愣住了。

  一双手举在半空中,不知是该把怀中被吓坏的女人推开,还是……

  随后,看她哭成了泪人儿,瘦弱的身躯不停地颤抖着,那双手最后化成温柔,轻拍着她的背,“别担心,已经没事了。”

  听到莫烨温柔的嗓音,阮子沁感到心底一暖,抬起头抹去脸上的泪珠,“恩公,你人真好,要不是你,我就……”想到刚才的情景,她的身子又微微颤抖着。

  “先离开吧。”一直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吸吸鼻,她乖乖的点头。

  他起身扶了她一把,然后将她带出牛棚。

  一走出牛棚,阮子沁睁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景象,八、九个壮汉,全躺在地上痛苦哀嚎,每个人的身上,似乎都挂了彩。

  她惊讶地吞了口水,望了身旁的人。“恩公,你带了很多援兵吗?”

  这……这是他一人办到的?

  援兵?她以为这是在打仗吗?“走吧。”这里,他不想多待。

  她点头,然后绽放笑容,“恩公,您收我当徒儿好吗?”

  能把那群地痞流氓打得落花流水,功夫肯定了得!若她学了这功夫,以后就不怕被人欺负了。

  显然,他不是很有兴趣,迈步便往前走去。

  被冷落在后的她,不放弃地跟上,扯住他的袖子,哀求道:“好不好嘛?收我当徒儿,我能帮您洗衣、烧饭、打扫、缝衣,还能帮您捶捶背呢……”

  他们一路走过市集。

  阮子沁紧扯住莫烨的衣袖,眼珠子却不安分地往四周瞧,既想停步把玩那些古董玉器,又怕他跑掉了。

  终于,莫烨耐不住性子,停下脚步。

  “你能放手吗?”她这一路紧拉着他,不怕惹来一堆闲话吗?

  从一旁摊位上收回视线,她仰头倘笑,“恩公跟我说话吗?”

  “你是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在大街上和我这样拉拉扯扯,似乎不太好。”

  原来他在乎这个!

  “恩公请放心,我从小就是个野丫头,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她的那对宝贝爹娘为了游山玩水,将她丢给姑姑看顾,而姑姑为了照顾家中的两个宝贝蛋,已经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无暇管她,若有人要说她没人教养,其实也没错啦。

  “放手。”他懒得同她说教,直接下令比较快。

  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乖乖听话放手让他跑了呢!

  “你还没答应收我为徒,我才不要放手呢!”

  “你的意思是说,我若一天不收你为徒,你就打算一直纠缠下去?”他不耐烦地眯起黑眸,口气有着明显的压抑。

  闻言,她很坚定地点点头。

  “你……”他真是好心没好报,无端替自己惹来麻烦。

  不过,跟这种野丫头肯定是有理也说不清,他无须再跟她瞎耗下去,但正要开口赶人时,一把琴突然从一旁的琴铺里飞了出来,眼看就要砸到她的后脑杓,他连忙伸手将她拉开,大手一张,紧紧接住那把琴,然后毫不犹豫地往琴铺里走去。

  “哇!”阮子沁有些惊魂未定的鬼叫着,“是谁这么可恶啊?怎么可以这样乱丢东西,这琴可是会砸死人的。”

  莫烨没理会她的鬼吼鬼叫,拿着琴就往琴铺里走去。而打算黏着他的阮子沁也赶紧闭上嘴,跟在他的后头,去凑热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