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沁入君心 第1章(1)

作者:浅水瑜
  夜黑风高,原本该是万籁俱寂的夜晚,崇王府里却是火光闪烁,一群侍卫、仆役正在四处搜寻着什么。

  “给我仔细的搜,不要遗漏任何角落,一定要把刺客找出来。”崇王府的总管怒吼命令。

  这个不要命的剌客,竟敢夜闯崇王府,刺杀小王爷,幸好他实时发现,才没让他得逞。不过,这个刺客的身手倒也利落,一溜烟便躲得不见人影,他必须赶在刺客逃出王府前找到才行。

  就在众人忙着搜寻之际,一名满身酒气的男子,步伐不稳地突然从一旁的草丛窜出,撞到了一旁的仆役。

  “是哪个瞎了眼的混蛋呀?”被撞倒的仆役恼怒叱喝,爬起身来,瞧见眼前满脸胡髭,酒气冲天的醉汉,忍不住轻蔑的哼道:“哼,又是你这个骗吃骗喝的。”

  “发生什么事啦?”醉汉不以为意的轻问。

  “亏你还是小王爷身边的贴身护卫,刺客都找上门了,你还一身酒臭。”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当贴身护卫呢?

  “原来如此。”醉汉笑了,然后又扶着墙,往自己的房间缓步走去。

  天啊,这是什么态度!

  “喂!你是小王爷的护卫,此时该帮忙抓刺客才是,你……”后头的话,因为醉汉的冷冽眸光,缩了回去。

  “刺客近小王爷的身了吗?”

  “没有。”要是近身伤了小王爷,那还得了。

  “既然没有,何必穷紧张!”醉汉不屑地轻笑,随后又转身迈步。

  “他这是……”醉汉事不关己的态度让仆役气得直跺脚,“小王爷怎么会找这种人当贴身护卫?怕是贼人一来,他跑第一个!”

  阮子沁像猴儿一样地攀在树上。

  望着王府里那簇簇移动的火光,冷汗由额际滑下。

  攀在这树上可不轻松,她得随时注意周遭的动静,又得注意自身的安全,怕一个不小心掉下去,可是会没命的。

  不过,她真的是太冲动了!

  前天,疼爱她的邻家大姐姐何宛容,因为小王爷的薄情而上吊自尽,最后虽然是获救,却整天魂不守舍,再也不见她灿烂的笑容,为此,她气愤不过,才会夜闯崇王府,想给小王爷一个教训,却忘了掂掂自己的斤两,凭她那三脚猫的功夫,要对付王爷府里的一群高手,简直就是羊入虎口,只有待宰的份。

  所以,她连小王爷的房间都还没找到,就被发现了。

  唉!这下子要是被抓到,她还有命活吗?

  幸好,她看见原本围绕在她四周的火光散去了,所有人皆往另一个方向寻去,这才松了口气,想借机逃离此处。

  但就在她要跳下树时,竟然有道身影缓缓靠近,让她原本要动作的身子,僵硬了下,心里暗骂出声。

  树下的身影不但靠近了,还直接站在树下,最后靠在树干上,一动也不动,像睡着了一般。

  瞧王爷府里的所有人都为了寻找刺客而忙碌着,树下的人却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难道他不是王爷府里的人?那他又为何会在此?是敌,是友呢?

  阮子沁满腹疑惑地注意着树下男子的一举一动,过了一会儿,树下那原本一动也不动的人,开始有动作了。

  她连忙定住身子,稳住气息,等他离开后,她便可以趁机逃离。

  看着那个人慢慢挺直身子,缓缓转身,阮子沁以为他会就此离开,轻轻地吁了口气,没想到那人却猛地抬头往树上一望,正好与她四目相对。

  “啊——”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一吓,她手一滑,瞬间往树下栽了去。

  所幸树下的人稳稳地接住她,然后再往地上一丢,那原本罩在她脸上的黑色面纱也随之落地。

  月光从树梢洒下,他清楚地看见那张清丽的脸庞,表情随之讶然,但这样的神情,却在一瞬间淡淡地消退……

  “呦……”她的小屁股疼死了,抬头瞪向那个人,谁知浓浓酒味却扑鼻而来,醺得她连忙闭气。

  臭死了!

  阮子沁的小手在鼻前挥扇着,企图驱散令人厌恶的酒味。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真面目都被他瞧见了,她也不打算逃了。

  醉汉无声地退了一步,眼底闪过一抹悲凄,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见他没有反应,阮子沁一双大眼不客气地朝他打量,“你是王府里的人吗?”看起来不像,面容憔悴、衣着凌乱、浑身酒臭、满脸胡青、一头乱发,没有一个形容词是加分的。

  闻言,醉汉仅是轻扬了唇角,没细看还不易察觉。

  算了,他既然不理会她的问题,也没抓她的打算,那她就——逃吧!

  想着,她站起身,正要往一旁逃开,却发现原本在远处的火把又一一聚集过来,纷至沓来的脚步声正朝她的方向逼近。

  完了!

  “怎么办?该不会真的要死在这里吧?”没想到因为一时冲动,就要断送年轻生命,阮子沁有些悔不当初。

  就在她不知该往哪个方向逃时,颈后突地一麻,眼前立刻陷入一片漆黑,然后咚地一声倒地。

  在失去知觉的一刹那,她知道自己被暗算了,而暗算她的人,就是那个浑身酒臭、不发一语的醉汉……

  “噢,好疼……”阮子沁还未睁开眼,便先伸手抚了自己的颈后,一股酸痛感让她不由自主地紧皱眉心,然后不自觉地喊疼。

  距离床榻不远处的桌边,一名男子正目不转睛地望着床上喊疼的人儿,望着那张娇俏的面容,他的眼底染上了一抹哀愁。

  她终于睁开眼睛,望着陌生的床顶,抚着疼痛的颈项,这才轻轻转头,发现坐在桌旁的男人。

  “你是谁?”霎时,她惊呼出声。

  这人,她不曾见过。

  她紧张地望着他,幸好他只是静静地望着她,不发一语,应该没有恶意。

  眼前的男子长得十分俊伟,五官彷佛是刀斧劈凿出来般深刻,一双墨黑的深邃眼眸里藏匿着神秘的光彩、高挺的鼻梁、性感的双唇,这男人全身散发着一种充满性感的诱人魔力……只是,他一瞬也不瞬地直盯着她,看得她越来越心慌。

  “这里是哪里?”她问,总要有个答案。

  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她在崇王府被那酒臭的醉汉偷袭,怎么一醒来,不仅换了地方,还出现一名陌生的俊男!

  “崇王府。”男人终于开口,收回视线,简单响应。

  “崇……崇王府?”等等,她怎么还在王府里?“我被捉了?这里是王府的大牢吗?”但想想,大牢怎么会如此舒适?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男人起身,从一旁的水盆里拧了条毛巾,然后走过来递给她,“你为何要夜闯王府,刺杀小王爷?”

  她望了他递过来的毛巾一会儿,确定他并无恶意才放下戒心,接过来擦拭了脸庞。

  “你到底是谁?”她为什么要告诉他?

  “小王爷的贴身护卫。”他淡道,随即见她一吓,毛巾跟着落了地。

  意想不到的回答,让她的脑袋乱成一团。

  “你能一次说清楚吗?你是小王爷的贴身护卫,这里是王府,我被捉了,却不在牢里,反而在……这里是哪里?”

  “我的房间。”他的回答依旧简单。

  “什么!?”这次的答案更令她瞠目结舌。

  他说什么?她在他房里?这不就等于——她在他的房里睡了一夜!

  “把你带到这里,你才不会落到他们手里。”他轻声解释。

  他在王府里,其实有绝对的权力,但因为从来不摆架子,所以那些仆役们才会越来越得寸进尺,最后甚至对他口出恶言。

  “你是护卫,我是刺客,你捉到我,不将我关入牢里,却带进你房里?”这是什么道理?她还是一头雾水。

  难道,他是看上她的美色?

  那她现在该不该害怕啊?

  想着,她连忙检查自己的衣着,发现依旧完好,这才松了口气,看来他要的不是她的美色。

  见她的动作,他露出淡笑,她的那颗小脑袋,到底装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