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前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婚前交易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咚咚,吴诗怡眉眼一亮,心中一乐,“口是心非的男人。”她捂着嘴偷笑了一会,被这不依不挠的敲门声给逗乐,一扫方才的郁闷,她下了床,慢悠悠地拉开门。

  还来不及说什么,某人就撞进了她的怀里,她一愣,“陈丝?”

  不是她想的那个人,她心头一空,彷佛本应展翅高飞的鹰隼失去了翅膀,这种失落比刚才还要浓重,如墨般在心口晕染开。

  侧目看去,正好看到角落紧闭着房门的客房,他是否睡在那里?她偷偷地叹气,为什么会这样,什么时候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行会影响她的心情了。

  “小怡……”陈丝泪眼汪汪地看着吴诗怡,泪眼蠓眬中,吴诗怡一脸的失落。

  吴诗怡朝她一笑,“进来再说,爱哭鬼。”

  陈丝抽泣着,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悲伤,“你说他过分不过分?”

  吴诗怡走神地没听到她的话,恍惚地说:“啊?”

  “小怡,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陈丝气愤地朝着空气挥了挥手。

  “呵呵……”她尴尬地呵呵两声。

  于是陈丝又说了一遍,原来是阿力身边有一个花痴女,对阿力虎视眈眈,阿力一副好人心肠,花痴女常常找机会跟阿力说话,陈丝这个星期天本来跟阿力说好要一起出去玩,结果阿力说有事不能去。

  陈丝也不介意,但今天晚上在路上看到花痴女跟阿力一起逛街,打了电话给阿力,阿力居然说在加班。

  “你说他是不是变心了?”陈丝哭着说。

  “然后呢?”

  “什么然后?”陈丝一愣。

  吴诗怡皴眉,“当然上前戳穿他的谎言啊。”

  陈丝傻乎乎地看着吴诗怡,“戳穿他的谎言,那如果他承认的话,那我跟他不是……”

  吴诗怡看着陈丝患得患失的模样,心里很难将陈丝与杀伐果断的陈母联系在一起,也许陈霖的性格更像陈母,陈母今天作出让陈霖睡客房的决定,很大程度是回护她,为她出气,可陈母更怕陈霖长歪了吧,成了一个玩弄女人的渣男。

  “如果他是这种男人,那你就不用再跟他交往了,这种男人配不上你。”吴诗怡果断地说。陈丝情绪低落地不说话,吴诗怡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直接跟他摊牌吧,说清楚了。”

  陈丝蹙眉,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好半晌,她才觉得不对劲,环视了一周,“我哥呢?”

  刚才进门,她只知道哭,没注意到里面有没有人,现在冷静下来,她才发现没有陈霖的踪迹,现在这个时间,他们夫妻两个应该要睡觉了,她该不会是打扰到他们的好事吧。

  吴诗怡头疼地看着陈丝的眼睛停留在浴室的方向,脸一黑,“你哥不在浴室。”

  “那他去哪了?”

  “客房。”说了两个字,她不愿再解释了。

  陈丝一脸的惊讶,“你们两个吵架了?”

  吴诗怡觉得,一开始不是她跟他吵架,而是陈母要教训他,但就在十五分钟前,她确实是跟他发生了口角。

  “没有。”

  “那我哥为什么去睡客房?”陈丝追根究柢道。

  于是,吴诗怡实话实说地将事情交代了一遍,只见陈丝两眼发光,“我妈好帅气。”

  吴诗怡被她搞笑的模样逗笑了,“是啊。”

  “不过我哥的性格,应该没有这么容易答应吧。”陈丝点出要害。

  吴诗怡突然发现她的好闺密智商还是满高的,她轻咳一声,“也许是他心虚,所以答应了。”

  “才不会!”陈丝用力地摇头,“我哥虽然很帅,很多女生倒追他,但他不是什么女生都看得上的,何况你说的那个安什么玲的女生,不可信。”

  陈霖看到陈丝这么挺他,不知道他会做什么感想,吴诗怡笑了笑,正要说话,陈丝又开口,“如果我哥有小情人的话,以我哥的本事,谁都发现不了。”陈丝骄傲地说。

  到底是替陈霖洗白还是抹黑?吴诗怡默默地瞅着陈丝,深深觉得陈丝的性格太可爱了,前一秒还在为男朋友的事情伤心,现在却又替陈霖说话。

  尽管陈丝说的话很不合逻辑,但是她不得不承认,陈霖是黑心货,要斗过他很难,她想到陈霖的话,心里又一阵不舒服。

  陈丝见她闷闷不乐的模样,“哎,我们姊妹两个真的是共甘共苦。”她上前抱着吴诗怡,“我今天跟你一起睡,好不好?”

  吴诗怡没有反对,陈丝开开心心地洗澡,搬了她的被子到吴诗怡的床上,躺在吴诗怡身边,幸福地说:“你嫁给我哥挺好的,我们两个还是好朋友,还能一起睡觉聊天。”

  吴诗怡弯了弯唇角,“嗯。”

  “不过也只能在你们吵架的时候,我们才有闺密时间。”她略显不满地说。

  吴诗怡皱眉,想解释他们没有吵架,他们真的没有很凶、闹很大地吵架,他们只是……

  呃,冷战吧。

  陈丝一个人说得起劲,不等吴诗怡说话,又自顾自地说:“你看,我们两个受伤还要一起,你有我妈给你出气,我有你陪着我……”

  吴诗怡心想,她没有受伤,她只是心里有一点不舒服而已。

  “爱情真容易让人受伤。”陈丝感慨万千地说。

  不是,什么爱情?吴诗怡一惊,她跟陈霖之间才没有爱情!

  “你说,我们两个要是冷酷一点、冷情一点,哼,这些男人还想伤害我们,屁,作梦!”陈丝愤恨地说,没有注意到吴诗怡惊慌的神情,“哎,爱有多深,伤就有多深……”

  吴诗怡吓傻了,她呆愣地看着陈丝的小嘴一张一合,她却听不到陈丝说的什么话。

  爱情,她跟陈霖没有爱情,她没有受伤,她没有不舒服,他说什么,在她耳里什么都不是,她才不关心他说什么呢。

  陈丝说着说着,迷迷糊糊地想睡觉了,弄得吴诗怡心绪一番紊乱之后,她发出了低低的呼吸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