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前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婚前交易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诗怡起身去了化妆室,一个中年妇女领着女儿往陈母走去,吴诗怡没有回头看,去了一趟化妆室之后,她没有立刻就回去,反而走到阳台透了透风。

  放在包里的手机响起,她拿出来一看,是陈霖,“喂?”

  “好玩吗?”他的声音低沉如大提琴拨出的弦乐,让人听了浑身麻麻的。

  “又不是过来玩的,”吴诗怡默默地翻了白眼,“你找我干嘛?”

  “老婆,我想你了。”他不要钱地说着肉麻的话。

  身体一阵恶寒,吴诗怡揉了揉手臂,“拜托,不要这么恶心好不好。”

  他低低地笑了,“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她看了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嗯,王阿姨做了很多好吃的宵夜,回来吃。”

  他们都知道,所谓的宴会通常就是交际会,没有人将心思放在吃上面,能想象教养很好的人不去打交道,而端着盘子去吃东西吗,实在很不雅观。

  就算宴会的食物是米其林五星,超级好吃,也不能如此失态,毕竟这里的人哪一个人没有吃过好料,干嘛贪图一时的口腹,被别人看了笑话呢。

  所以宴会上他们不会吃很多东西的,稍微吃一点、喝喝饮料,回去肚子肯定会饿的,可她没想到陈霖会想到这一层,还贴心地跟她说了一声。

  “做了你爱吃的芒果西米露、意大利肉酱面、日式和果子……”他细细地数来。

  听得吴诗怡唾液开始分泌,连忙打断他,“别说了。”

  “流口水了。”他取笑她。

  “挂了。”她微恼地说。

  他笑了笑,“快点回来。”挂了电话。

  吴诗怡摸了摸肚子,觉得肚子空荡荡的,馋虫已经被他勾引出来了,可恶,她将手机放回包里,走回宴会厅。

  她远远地就看到了陈母正在一对母女在讲话,她走过去,没有莽撞地插话,中断她们的对话,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在那位年轻的小姐身上时,一丝惊讶的光芒在她的眼里一闪而过。

  “我儿媳妇回来了。”陈母笑着拉过吴诗怡的手,将她介绍给别人,“她叫吴诗怡,你们叫她小怡就好。”又对吴诗怡说:“这两位是安氏的总裁夫人和千金。”

  吴诗怡当作不认识似的对她们打招呼,“安夫人、安小姐,你们好。”

  安夫人画着华贵的妆容,气质倒还好,只是她一开口,本来的牡丹之容瞬间成了遍地的野草,“哦,这位就是你的儿媳妇。”

  吴诗怡超不喜欢她古里古怪的语气,陈母同样也听出了一丝异样,看了安夫人一眼。

  安亚玲打圆场地说:“吴小姐,没想到我们又碰到了,真巧。”

  吴诗怡挑挑眉,有些不解地看着她,“我们之前见过吗?”傻瓜都知道有些事情过去了就不要提,脑子没问题的都不会再说以前的事情了,何况陈霖自己都说了安亚玲跟他没关系。

  虽然不知道男人的话要信几分,可吴诗怡觉得陈霖不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男人。

  安亚玲吃惊地看着她,“你不记得我?之前阿霖……”她说到引人入胜的地方时停了一下,扬起一抹笑容,“我们只见过一面,你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吴诗怡眼眸泛冷,安亚玲还不如别解释,弄得一旁的陈母一脸的好奇,吴诗怡笑而不语,一副她确实不记得的模样。

  陈母收回好奇的目光,与安夫人继续说着话,吴诗怡完美地笑着,安亚玲忽然走到她身边,轻声问:“吴小姐,你最近在忙什么?”

  吴诗怡心中不悦,她已婚,不会有人再称她小姐了,她是人妻欸,于是她绵里藏针,淡淡地说:“陪陈霖一起上下班。”

  安亚玲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带着说教的口吻,“吴小姐,男人不是拴在腰带上就万事OK的。”

  安亚玲的声音极轻,而吴诗怡一直保持着正常音量,一旁的陈母和安夫人都能听到,她说:“陈霖工作上有点忙,要我帮忙。”

  陈母也点头道:“是啊,有小怡在,陈霖工作效率都提高了。”

  安夫人阴阳怪气地说:“黏得这么厉害。”也不说到底是谁黏了谁。

  吴诗怡心头不快,不经意地瞄了一眼陈母,陈母风轻云淡地说:“可不是,我那个儿子从来不带女生回家,也不跟哪个女生黏在一起,可自从娶了小怡之后,就老爱黏着她。”

  吴诗怡心中一动,对于陈母的回护,心里很乐意很受用,陈母情愿把自己当儿子描述成妻奴也要站在她这边讲话,她感动不已。

  “哦。”安亚玲脸色微变,又说:“我以前跟阿霖在一起的时候,他倒是没有这么黏人。”说完,她连忙捂着了嘴巴,好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

  陈母诧异地看着安亚玲,吴诗怡心中冷笑,脸上也装出一副吃惊的模样,要比演技,谁不会,现在没几下演技,在这个社会怎么混。

  “阿霖跟你在一起?”吴诗怡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模样,“你们不是同学吗?”

  安夫人终于找到机会开口了,“他们在一起的事情,大学同学都知道呢。”

  吴诗怡垂眸,安静地不说话了,陈母却笑了,“原来如此。”她看着安亚玲,“我之前都没听阿霖说起过。”

  安亚玲绯红了小脸,“其实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哎。”陈母幽幽地叹了气,“我这个儿子很听我的话。”

  安夫人眉眼一挑,“哦?难道这个儿媳妇还是你给你儿子找的?”

  陈母浅笑,“不是,是他自己找的,他说他这一辈子就结这一次婚,如果不娶到小怡就不结婚了。我说他听话,是我曾经跟他说过,不要什么女生都往家里带,只有真正喜欢的人才能带回家。”

  此话一出,安夫人脸一黑,安亚玲脸色同样不好看,安亚玲其实上次被陈霖威胁之后,她心里就一直不舒坦,所以今天故意说了这些话,安夫人也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然要回护她。

  安亚玲也不想做什么,就是想出一口恶气,哪里知道吴诗怡压根不把她当一回事,而吴诗怡的婆婆又一直站在吴诗怡那一边,不是说婆媳之间不会和睦相处的吗,她竟然挑拨了半天还被人说成了不三不四的女生,陈母的意思就是,安亚玲不过是男人还没定下来之前玩玩的对象,不用认真、不用带回家,安亚玲听了简直要气疯了。

  陈母不想看她们的脸色,笑容满满地说:“下次聊,我们先回去了。”

  吴诗怡笑容甜美地说:“安夫人、安小姐,再见。”

  不管她们的反应,陈母跟吴诗怡上了车,陈母皱眉,侧身安抚着吴诗怡,“看我回去不打死那个臭小子,在外面惹什么桃花债。”

  吴诗怡心中最后一点的不悦也消失了,陈母把她当女儿一样的疼爱,温暖了她的心,她柔柔地说:“妈,我没有听进去。”

  “哼,你公公要是敢给我这种气受,我扒了他的皮!”陈母凶恶地说。

  吴诗怡顿时笑了,一直不知道原来温温柔柔的陈母也是河东狮吼,看她笑了,陈母更气,恨铁不成钢,“你这个傻瓜,回去不准这副模样,要让陈霖知道你生气了,让他知道你的厉害,知道吗?”

  她哭笑不得,陈霖真的是陈母的亲生儿子吗,“知道了,妈。”在陈母高压的眼神下,她木讷地应了。

  “不用怕,嫁到我家,我不会只疼我儿子,我也会疼你的,你是我未来孙子孙女的妈妈,要是让你生气了,我怎么对得起他们。”

  陈母的逻辑思维果然与众不同,吴诗怡头疼了,陈母嘴上说不着急,但三言两语不离孙子孙女。

  唉,假结婚果然是不对的。

  陈母和吴诗怡她们回到家里,陈霖出乎意料地坐在客厅看文件,手边摆着一杯龙井茶,陈母脸色黑暗地伸手朝他一勾,“跟我去书房。”

  陈霖暗藏疑惑的眼神看向吴诗怡,吴诗怡很听话地遵从陈母的话,乖乖地不去看他,于是陈霖一脸不解地跟着陈母去了书房。

  而吴诗怡则是去厨房拿了食物上楼,到了卧室,将门反锁了,陈母交代的,今天陈霖去睡客房。

  吴诗怡心里乐翻了,开心地吃了食物,去浴室洗漱一番,开开心心地躺在床上敷面膜,时间一到,拿掉面膜,她做着最后一道护肤程序,做完之后,她心情很好地躺在了床上。

  但眼睛一闭上,她就想到了陈霖,接着就想到了安亚玲,她忽然心情又黯淡了,真奇怪,她还没到更年期,情绪怎么变得如此多变呢。

  她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突然坐了起来。他婚前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就是婚后有了喜欢的人,他们也可以离婚,他大可以跟喜欢的人名正言顺地在一起。

  但为什么想到这个可能性,她就感觉不舒坦呢,她转了一个身子,正好看到放在床头柜上关静音的手机在闪烁,她拿过来一看,是陈霖。

  他想说什么?她接起电话,“喂?”

  “睡着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觉得他声音里带着一丝萎靡,“快睡了,干什么?”

  “你确定要一个人睡吗?”他问。

  她又翻了一个身,“对啊,以前也一个人睡。”

  那头传来他重重的呼吸声,她觉得他有可能生气了,他开口了,“我跟那个女人没有关系。”陈霖被陈母劈头骂了一顿,骂到最后,他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跟安亚玲什么关系也没有,被人误会很难受。

  “哦。”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微酸地说:“你跟她有关系,也跟我没关系。”那头的呼吸声又重了,她就当作是风吹过耳边,“如果你喜欢上了谁,跟我明说,我们好聚好散。”

  她觉得很奇怪,她嘴上说得很轻松,可为什么她心里一点也不开心呢,好奇怪的感觉。她闭上眼睛,那头却没有声音,在她等了等,等不到他的声音时,他说话了,“吴诗怡,你真狠。”嘟嘟,是电话被挂掉的声音。

  她的心像被戳了一个洞,他的话犹在她的耳边回荡着,不像指责,也不像表达不满,他说得平淡,却在她心里卷起了龙卷风。

  她眼眶微涩,她抬手揉了揉眼睛,不知怎么就揉出了水,低低地咕哝了一句道:“我怎么了?”却被自己沙哑的声音吓了一跳。

  是啊,她怎么了,她想什么就说什么,从结婚到现在,她就一直强调,他们的婚姻想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可为何听到他说她太狠时,一股怪异的感觉攫住了她。

  她狠吗,真的狠吗?她扪心自问,她很大方、很好讲话,怎么在他的眼里,她就成了狠心的人了?

  她疑惑地看着天花板,身边空荡荡的,结婚以来陈霖第一次没有睡在她身边,她感觉到一种莫须有的空虚,这种空虚让她浑身不适。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