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前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婚前交易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诗怡开始了在陈氏的工作,也开始了她跟陈霖夫唱妇随的职业生涯。在工作中,吴诗怡才发现另一面的陈霖,冷酷无情如阎罗王的陈霖。

  她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生气的时候是不动声色的,仅仅是发出一种压倒性的气势,就让周围的空气都冷了下来,这样的陈霖,她没有见过,但她倒不会害怕。因为挨骂的另有其人,而骂完别人,他转头就会给她一个颠倒众生的魅惑笑容,弄得她怀疑他是不是人格分裂。

  中午时分,陈霖还在忙,吴诗怡主动提出买便当,陈霖眉一皱,“这种事情让秘书去做,外面太阳太晒了。”

  他的目光在她雪白的肌肤上流连着,吴诗怡忽然觉得自己被他的眼睛非礼,好想遮住他色/情的目光,她下意识地抱住手臂,“我出去了。”

  她不听劝地逃走了,出了公司的门,她找了一家日式料理,要了一份豪华寿司拼盘和刺身,她坐在一边等着。

  “小怡?”

  吴诗怡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前方,“学姐。”这位学姐是她大学时社团认识的。

  “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学姐笑呵呵地说。

  “学姐,好巧。”吴诗怡站起来,跟学姐打招呼。

  “你还是这么漂亮,”学姐指着身边的男人说:“我未婚夫,我听说你已经结婚了。”

  吴诗怡颔首,“对。”

  学姐笑咪咪地说:“你老公肯定对你很好。”

  对她好?她只想他别理她,她就谢天谢地了。

  “你现在的模样和大学时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变化呢,你一定是幸福的人妻哦。”

  学姐羡慕地说。

  听学姐真心夸奖的口吻,吴诗怡脸颊泛红,“学姐。”

  一旁的男人忽然开口,“我对你不好?”

  学姐白了他一眼,“哼,一般啦。”

  吴诗怡一听就知道他们感情很好,笑着和他们说了几句,正好外带餐点也好了,“学姐,那我先走了。”

  “好。”

  吴诗怡走回公司,站在电梯里,电梯四周是镜子,可以方便人随时注意他们的仪态,她看着镜子里的人,耳边忽然响起学姐的话,你是幸福的人妻。

  原来在别人眼中她是陈霖的妻,而且是很幸福的,这一点她自己从来没有正视过,她一直把她自己当作还是原来的吴诗怡。

  但从嫁给他之后,她仍旧是吴诗怡,除了陈霖这个麻烦的家伙,及生活变得复杂,婚姻其实也没有她想的那么恐怖。

  她闭了一下眼睛,回忆幼时的场景,又对比现在,忽然笑开了,陈霖那个自恋的人,要是知道她把他跟她暴力成性、酒精成瘾的生父进行比较,他估计要用他那根修长的食指狠狠地戳她的脑门。他肯定会说,她是什么脑子,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跟那种人渣一样呢。

  她叹了一口气,心高气傲的陈霖确实不会变成那样的人,她对他们这段假婚姻开始迷茫了,他们的假婚姻还要不要走下去,是不是应该走下去呢?

  所有的疑惑都被她放在了肚子里,但她有一个最大的疑惑,那就是她为什么要跟他继续手牵手地走下去呢,为什么要假结婚,因为她不想真的结婚,那为什么要继续这段假的婚姻呢,她之前都已经决定离婚了,陈霖这个混蛋设计她,她为什么要跟他继续下去。

  但他又为什么要设计她呢,因为他喜欢她。那她喜欢他吗?她迷惘了。

  女人的心很容易柔软,即使是吴诗怡这颗石头心,所以世界上才有那么多傻女人愿意去原谅猹男,去相信他们的浪子回头金不换。

  陈霖是不是渣男?是,他设计她。但自从车祸之后,她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每次他换衣服时,她都会不小心瞄到他的肉体,不是她要看,而是他执意要在床前换,不去浴室换,他一定是一个曝露狂,喜欢在她的面前露身体。

  他背部的伤也早好了,只有淡淡的痕迹,他一次也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起过伤,但他曾经伤痕累累的背部已经如记忆内存刻在她的脑海里。也许就是这样,她才总会对他心软吧,她心里这么想,因为这个男人曾经救过她的命,放在古代,她要以身相许的。

  但她是这么古板的人吗,当然也不是啦,所以她完全懵了。她将这份疑惑暂且放在了一边,看着前面吃得津津有味的男人,她决定往前走,船到桥头自然直。

  陈霖吃了鲜甜的刺身,满意地扬眉,“很好吃。”

  “嗯。”她拿起一个起司虾球寿司,塞进了嘴里,她记得他很喜欢吃刺身类的食物。

  他邪恶地朝她眨了眨眼睛,“你买了我喜欢吃的东西,我决定给你一个奖励。”

  吴诗怡差点把嘴里的寿司给吐出来,她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罔顾她嘴里满满的食物,而不能说话,拚命摇头的模样,他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决定不会拖欠你的。”

  她好不容易吞下寿司,忙不迭地说:“不用,谢谢你了。”

  “不客气,必须的。”他像逗弄小动物似的逗弄着她,看她气得脸都红了,淡然地说:“再不吃,我都吃完了。”

  她惊呼一声,连忙从他手下抢下了一个寿司,塞进了嘴里,一双眼睛防备地看着他,她还真怕他突然起身说要给她奖励,一个火辣辣的烈焰红唇,她无福消受啊。

  他们两个人就跟比赛一样,他吃一个,她也不示弱地吃一个,很快他们就消灭了所有食物。

  她全身的寒毛突然竖起来,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陈霖正向她走来,她连忙捂住嘴,“你发神经啊,这里是公司。”

  他面不改色地将她抱了起来,不顾她的惊呼,轻拍了一下她的臀部,“想让所有人都进来看戏?”

  哦,该死!她真想将这个男人踢出去,但事实是,她被他抛到了休息室里的大床上,她脸一红,好好地在休息室放这么大的床干什么,她不由得想歪了,他该不会是亲吻不满足,想对她做更过分的事情吧!

  那夜,她被他吃干净了,以后的几个夜晚,她总会被他啃上几次才能安睡,她有些惊讶他精力旺盛的体力和源源不断的yu/望,可怜她是一个软脚虾,一碰到他就腿软。

  “这里是公司。”她慌乱地退后,真怕他精虫上脑,反复地强调这句话。

  他走到她脚边,一把抓住她的脚,脱了她两只高跟鞋,随便一扔,她的及膝短裙被他的动作连带影响,卷上了腰部,白色的内裤露了出来,跟陈霖打招呼。

  陈霖眼色深幽地望了她一眼,她浑身一冷,连忙拉过一旁的被子遮住大腿,颤幽幽地说:“你疯了。”

  他脱了鞋,碰地跳上了床,差点压坏了她,他用力地敲了一下她的脑袋,语气凶狠地说:“再诱惑我试试!”

  她倒抽一口气,不敢反驳他,像条毛毛虫躺在他的怀里,他又说:“一起午睡。”

  莫非这是他说的奖励?

  “再不睡……哼!”他威胁地哼了哼。

  于是她很乖地闭上眼睛,努力培养睡意,也很奇怪,以为在他的怀里睡不着,结果她一闭眼就睡着了。

  陈霖倒不是没有那个龌龊的想法,办公室激情,男人的梦想啊,再正经的男人都有幻想的时候吧,但他要是真的敢做出来的话,以后在公司就看不到她了。

  她绝对会害羞地不敢再来公司了,他怎么舍得,千篇一律的上班下班,好不容易在这磨难似的工作时间里多了她,他可不想把她逼走。

  至于性幻想场所嘛,总是要慢慢来,先卸掉她的害羞,这个就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不过没关系,他耐心十足,慢慢来。

  他优雅地打了一个呵欠,低头看着她香甜的睡颜,眼眸一柔,带着宠溺的笑容抱着她一起午睡。枯燥的午睡,变成了难得的甜蜜。

  吴诗怡陪着陈母在宴会里游走,陈母开心地为她介绍了不少熟人,吴诗怡嘴甜地跟他们打招呼,陈母很满意吴诗怡的表现。

  吴诗怡在陈母的眼中,原先只是陈丝的好朋友,她可没想过吴诗怡会成为自己的儿媳妇,一听陈霖说吴诗怡是他想结婚的对象,她吃惊不已。

  以陈家的背景、陈霖的条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陈母因此也很怕自家儿子眼光太挑剔成了剩男,还好他开窍说要结婚。

  她对吴诗怡还是很满意的,吴诗怡的家境虽然不是很有钱,但也算中等,比不上陈家,但她也没想过要给陈霖找一个样样堪比陈家的女生,毕竟要钱,陈家有了;要权势,陈家也有,锦上添花固然好,但就怕画蛇添足。

  本来结婚之前,她对吴诗怡的满意度才百分之六十而已,结婚之后,她看他们两个小家伙相处得不错,而且吴诗怡的脾性又不是娇娇千金,这满意度就不断地上升了,到时候等吴诗怡生几个小孩给她就更完美了。

  陈母拍拍吴诗怡的手,“我们去坐一会,为了漂亮穿高跟鞋,男人不懂我们的辛苦。”

  吴诗怡一笑,陈母很温和,从来没有摆脸色给她看过,温顺地颔首,“好。”

  她们找了一个位置坐下,吴诗怡端了两杯果汁坐在陈母身边,将其中一杯递给陈母,陈母接过来喝了一口,“再待一会,我们就回去,你不要太累了。”

  “嗯,好。”吴诗怡点头。

  “对了,我最近让王阿姨给你做的汤,你有没有按时喝?”陈母关心地问。

  吴诗怡心里一颤,她很清楚那些汤汤水水的奥妙,陈母很希望她早点怀孕,可她不想啊,她想着怎么回话,总不能说她把那些汤水全部倒进了马梢里吧。

  “小怡?”

  吴诗怡半真半假地说:“有些喝了有些喝不下,就让陈霖帮忙喝了。”她拖着陈霖下水,希望陈母不要怪罪她。

  陈母微蹙眉,看着吴诗怡一脸坦然的模样,心想吴诗怡还太年轻,没懂她的意思,于是她微微向前倾,温柔地耳语,“小怡,那些汤水以后不要再让陈霖喝了,那是专门给女生喝的。”

  吴诗怡心中一叹,她就知道,脸上仍然装出一脸的惊奇,“是吗?”

  “对。”陈母不想给吴诗怡压力,“你不要想太多,妈是提前给你的身体作好准备,你们想什么时候要孩子就什么要,但身体一定要养好先,虽然我也想要早点抱孙子孙女,但不会逼你们的。”

  吴诗怡虚弱地笑了笑,陈母对她越好,她就觉得骗人真的太不应该了,她太任性、太恣意妄为,她是痛快了,可以后这件事情要怎么对她的父母解释,又要如何对得起真心真意对她好的陈父、陈母,还有她的好朋友陈丝呢。

  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做错了,也许从一开始坚持不婚也比现在这样欺骗所有人要好,她骗的人还是所有她最亲的人,简直就是找死。

  “怎么了?”陈母察觉她脸色不大好,“身体不舒服?”

  “不是,我去一下化妆室。”吴诗怡摇摇头,“可能快来大姨妈了,小腹有点不舒服。”

  “哦,你去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