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前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婚前交易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诗怡下了班,想要自己开车去聚会的地方,可是陈霖的车早早就等在了楼下。这个男人有时候的专制让她受不了,但两夫妻开两辆车去的话也的确很怪。

  “我的车怎么办?”她上了车,第一句话就是如何处理她的车。

  陈霖边开车边回她,“明天我送你上班,你下班再开回去。”

  问题解决,吴诗怡颔首,“哦。”

  陈霖看了她一眼,“这几个朋友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但平时不怎么见面,大家各有各的事情。”

  吴诗怡看着他,“有利益关系?”有幼时的感情却不怎么见面,只偶尔见面,这只能说明他们之间有利益关系。

  陈霖喜欢吴诗怡一点就通的聪慧,但在他们自己的事情上,她就愚钝了。他赞赏地看了她一眼,“嗯。”一顿,“跟他们玩得比较好,他们人都不错,就是性格霸道。”

  吴诗怡默默地看了看陈霖,心想有钱人性格霸道很正常,再说了,他有资格说别人性格霸道吗,他难道不知道他的性格很霸道吗,怪不得有人说,人有自知之明就是最大的智慧,他真的是太没有智慧了。

  “不过,咳,他们有些爱玩,话也都乱说。”他皱眉,“如果他们说我什么坏话,你不要听也不要信。”

  吴诗怡再一次地无语了,他当她是三岁小孩吗,“你有做什么坏事,他们要告诉我?”

  陈霖静默了一会,“不知道。”

  吴诗怡无声地笑了,“你的意思是,你从来没有做过坏事,是吗?”

  他听出了她揶揄的意思,莞尔道:“我可不敢这么说,至少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那你紧张什么。”她无语了。

  陈霖的耳根不自然地红了,他想着要在见那一帮损友之前先给她打一记预防针,但她全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真的让他尴尬,他过度自恋,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是吗?

  吴诗怡侧头看他,见他薄唇微抿,似乎在生闷气,他这人脾气不好,似乎常常生气。

  撇去他不好的性格,她还是满喜欢他的外表,他长得很帅,从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她就知道他很帅。但她不会发花痴,她只觉得他很帅,但她不觉得自己跟他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在她心目中便是陈丝的哥哥,仅此而已。

  谁能料到他们会结婚,会一起生活。尽管一切都是假的,他们的关系却是很密切,可以说是比夫妻还要密切,因为他们是盟友嘛。

  车子停好后,陈霖牵起吴诗怡的手走,她低头看着那双格外修长的大掌,脸色有些奇怪,她低低地说:“反正还没到,没必要这么早就牵手吧。”既然是演给人看,也不用在没人的时候作戏吧。

  陈霖已经习惯了在他对她亲近时,她问出十万个为什么。他淡然一笑,“谁能保证不会遇到人呢。”

  她的手心能感觉到他宽厚大掌所传来的热度,那股热度温温的,好像她喜欢的三温暖,直暖人心扉,可肌肤相亲的触感让她不由自主地想抽回手。

  他的眼睛直视前方,大掌却稍稍用力,压制了她想临阵脱逃的意念,她有时候真的无法相信,他目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他为什么总能感觉到她的想法呢?她可不相信他有看穿人心思的本领,于是她故意慢下脚步,长腿的他竟在几秒之后也慢了下来,她不信邪了,她又加快脚步,他也跟上。

  她疑惑地看向他,意外撞进他黑如黑夜的眼眸里,她脸微红,为她自己方才幼稚的行为,她故作淡定地说:“我腿短,麻烦你配合我走,辛苦了。”

  显然是在试探,她却说着反话,他也不计较,笑着说:“我不觉得你腿短,纤细修长,皮肤也很白……”

  谢谢,这些她都知道,不过他这个假老公不要像色狼一样说出这样的话,她就更感谢了,她脸发绿地说:“快点,别迟到了。”

  他扯着她,不让她走太快,“急什么,我一向压轴出场。”

  瞧吧,这个任性霸道的有钱人。陈霖真的很有钱,他有钱到为她买了一个小海岛,以她的名字命名,怡岛。

  当时她拒绝,他说,这是秀恩爱的一种方式,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感情有多好,接着她妥协了,反正又不花她的钱。她不是超级有钱人,她买不起一间小公寓,没嫁人之前住的小公寓还是父母买的。

  她跟他比,只会人比人气死人。

  但这只是悲剧的开端,因为从那以后,他开始以他的方式为她投资很多高价的事物,比如慈善拍卖等,照旧是秀恩爱那番说辞,她已经听到麻木。其实她更想跟他说,秀恩爱分得快!

  最后,他们真的是压轴出场的,陈霖的几个朋友她在婚礼上都见过,也算认识,迟到了的他们要接受惩罚。

  “你们迟到了,必须要接受惩罚。”打头阵的是秦耀。

  口无遮拦的秦耀是让吴诗怡很郁闷的人,听陈霖说,秦耀是院长,可是像秦耀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怎么当院长?真的很匪夷所思。

  “对啊对啊。”李煜点头赞同。

  李煜也是一朵奇葩,陈霖曾经偷偷跟她说过,李煜为了美人不要江山,和同名同姓的南唐李后主一样也是一个多情种,但是李煜却只爱男美人,且爱了一个人就一直只爱那一个人。

  简单来说,李煜就是一个gay,但这个gay很痴情、很有志气,前不久东窗事发,被家族赶出来之后,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也做得风生水起。

  接下来的滕家兄妹就不用说了,当然也是万分支持这个决定的,他们的性格就正常很多,比起身旁几个,他们的一举一动就规规矩矩得多了。

  至于一直安静在旁的美女莫雅则是温柔地一笑,“好期待。”

  呃,反正陈霖认识的几个人都不是很正常,都是喜欢看好戏的人,而且很喜欢看陈霖的好戏,她绝对相信陈霖有对他们做过坏事。她就安静地站在一边,也不说话,这种场面交给陈霖解决。

  陈霖冷冷一笑,直接拉起吴诗怡往外走。

  吴诗怡还满开心的,她其实不大喜欢到处趴趴走,下班后,她更喜欢待在家里休息,如果陈霖任性地发脾气要离开的话,她一点也不介意,还很支持,但客套话她还是要说一下,“陈霖,不要这样子。”

  陈霖的手拉着门,一顿,看向她,她觉得他眼神里有一种奇特的情绪在流转,嗯,看起来像火气。

  他沉着脸又拉了一下门,这一次她也感觉不对了,蓦然听到身后的笑声,她转过头,看到秦耀笑歪在了沙发上,指着他们说:“哈哈,早就知道你们会逃。”

  李煜斯文地笑着,接了他的话,“所以,我们作了准备。”

  吴诗怡发誓,她在他们的脸上看到了邪恶的笑容,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她前面,颇有保护她的风范,她听到陈霖说话了,“你们让外面的人把门锁了?”

  “没错。”滕天宇点头。

  “我的实力,你们不清楚?”一道门就想关住他?陈霖侧过身,准备要踢门。

  莫雅忽然开口,“没有女生会喜欢暴力的男生。”

  陈霖死死地顿住了脚,看了一眼吴诗怡,吴诗怡眨了眨眼睛,“呃,门撞坏了要赔。”

  陈霖忍着怒气将脚放了下来,脸色难看地看着这一群人,“你们想怎么样?”

  “哦……”滕天慧拉长了声音,“没什么啦,我们听说你为了小怡一掷千金,所以……”

  “嘿嘿。”秦耀贼笑,“我要看你们热吻,谁要看?”

  “我。”其它的人竟然是异口同声地说。

  吴诗怡要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瞪了陈霖一眼,他交的都是什么样的朋友啊!

  陈霖眼睛却跟日光般闪亮温和,热吻……

  结婚当天,为了配合主持人,他们倒是接吻过,他按捺不住地给了她一记火辣辣的吻,但也只限于唇贴唇。热吻,他们还没有过欸.一想到她粉红的嘴唇、柔嫩的小舌,他的心跳加快,他突然觉得自己交对了朋友,期待地看着吴诗怡,但她却误会了,吴诗怡真诚地看着陈霖,语气认真地说:“把门踹了吧。”

  把门踹了,而不是邀请他吻她,他心中失落,脸色如常地看向他们,“还玩?”

  “不玩可以,你们两个挑一个人,把桌上的酒干掉,我们就放过你们。”李煜提议道。

  陈霖和吴诗怡同时看着桌上的酒,一杯威士忌?

  “喝也要有喝的方法。”滕天慧俏皮地说,指着那一杯威士忌,“人的鼻子、眼睛、耳朵都是通的,就从这三个器官选一样喝酒。”

  吴诗怡觉得,陈霖跟他们是仇人,绝对不是好友,她默默地看向陈霖,她无法脑补他用鼻子、眼睛或耳朵喝酒的样子,但她又觉得那样的画面肯定很喜感。

  秦耀忽然说:“我比较想看你用鼻子喝。”

  “不,还是眼睛吧,会辣眼睛。”李煜邪恶地笑着。

  “可以用菊花吗?”腐女莫雅爆出了让人喷血的话。

  吴诗怡笑得脸都紧绷了,觉得他们还挺会闹的。

  滕天宇摇头说:“还不如热吻。”他一顿,“但热吻要看到你们伸舌头才行……”

  吴诗怡无语,心中想着,还是让陈霖去喝酒吧,反正是他一定要压轴的。她身边的人突然矮了身子下来,双手捧着她的脸,神速地吻了下来。

  她整个人都吓傻了,脑子当地一片空白了,她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他的唇又热又急切,用力地吮着她的唇。

  待她稍稍回神时,她发现这个男人正伸着他的舌头,努力地要往她的嘴里钻,她一惊,他的舌头已经钻了进来,卷住她的舌头与之纠缠。

  陈霖并没有很过分地继续吻下去,他怕她太害羞,等一下抬不起头。他大可以踹开门带她走,但是他第一次觉得这班损友说的话这么符合他的心意,他好想、好想吻她。

  吴诗怡当场愣在那里,嘴上麻麻,听到陈霖说:“满意了?”

  “哈哈,小怡都站在你后面不出来了。”

  他们笑着坐下吃饭,吴诗怡则像木偶一样被陈霖拉到座位上,他突然附耳,在她的耳边说:“生气了?”

  是,她生气了,很生气,一股莫名的火气在她的胸口烧着。

  “不要生气,就当被狗咬一口。”他自嘲地说。

  她一愣,听一向自大的陈霖把他自己比作狗,她不知道为什么,胸口的火一下子灭了,真的太神奇了。

  见她脸色冷淡,但没有怒意,陈霖知道她不气了,她的性格他能抓住几分,越是跟她对着干,她只会反骨,但反其道而行,却会有意外的收获。

  吴诗怡虽然暂时不气了,但她觉得回去之后,她要好好跟他讨论一下交易准则,说亲就亲,把她当作什么了。

  一顿饭吃下来,吴诗怡一派的心不在焉,心中同样决定,从此以后,她绝对不会让他再以压轴的方式出现,也再也不会让他慢吞吞地走路,坚决不做被戏弄的人,要做也要做戏弄别人的那个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