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前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婚前交易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吴诗怡不知道的是,她正在与虎谋皮。她妄自菲薄地以为陈霖对她没有任何企图,却忽略了一向高傲的陈霖何愁没有一个假结婚的对象。他要找一个假结婚的对象,轻而易举,甚至有的是方法让对方乖乖听话,让其对他完全没有任何攀龙附凤的想法。

  吴诗怡精明一世,胡涂一时,但她所说的话仍是让陈霖气个半死,所以在她赴约到他们约定的地方时,陈霖脸色冰冷。

  离婚协议书,她防他跟防狼一样,虽然他居心不良,可她将心中所想付诸行动,等于是在打他的脸,或者说,在她的心里他不是一个可以让她信赖、依靠的男人,也可以说,他在妯的眼中只是一个性别为男的生物,不具任何特殊的意义。

  吴诗怡坐下来,看着眼前面色非常难看,难看到他的头顶带着乌云,随时都能来一阵狂风大雨,出门该带雨具的她没有带,要是他发威的话,她就只能成为落汤鸡。

  她小心翼翼地坐着,心中却在思忖她的想法是否正确,跟一个喜怒无常的人假结婚,是真的好吗?

  她以为自己只是偷偷地想想,却不知道坐在前面的男人火眼金睛,一眼就看出了她要打退堂鼓,他的火气更盛,但盛大的怒火到了一定的程度反而冷却了。

  陈霖眼神如炬地看着她,不给她机会后悔,“离婚协议书带来了。”

  他的话落在她的耳朵里,有一种诡异的调调,吴诗怡解释道:“陈大哥,我之所以要离婚协议书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缺乏安全感。”她将问题归结到她自己身上,“除此之外,对你也是一种保障。”他不用担心她当了陈太太之后就不想下位了。

  陈霖已经关闭了耳朵功能,他拒绝去听她的每一句话。他朝一旁的律师使了一个眼色,律师立刻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吴诗怡面前,细心地讲解其中的条约。

  陈霖的眼睛一秒都没有移开过吴诗怡,看着她从一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放松,她已经完全相信他了,他眼眸微垂,彷若在沉思。

  “吴小姐,如果没有问题的话,请你签名。”律师将笔递给吴诗怡。

  在律师讲解之后,吴诗怡接过,她笃定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律师又将离婚协议书放在陈霖前面,陈霖快速地签好。

  律师将一式二份的离婚协议书分别交给了双方,吴诗怡将协议书放在了包包里,抬头看向陈霖,“陈大哥……”

  “喊我名字,”他突兀地打断她的话,在她沉默中又开口,“从现在开始习惯我们的假婚姻。”

  吴诗怡脸上泛起一片不好意思的燥热,她喊不出来,他从她好友的哥哥转换成了她结婚对象,她还没适应他们即将要面对的关系,要她喊他的名字,她的喉咙一阵干涩,根本发不出声音。

  他却不管她心里想什么,深沉的眼眸静静地盯着她,无声地等待着。一旁的律师则是闲闲无事,善解人意地整理了东西,对着陈霖告辞了。

  律师离开之后,只剩下他们,气氛更加的暧昧了。吴诗怡默默地皱眉,他的话听起来很有道理,可为什么一定要她现在、立刻、马上改呢!

  似是看出了她的不情愿,他笑着说:“你回去对着镜子练练吧。”

  她不悦地看向他,他这话说得好讽刺,又不是面试工作,还要她回去对着镜子练练,他太把他自己当一回事了吧,她被激得说:“陈霖!”

  他轻佻地看着她,“勉强合格吧。”

  吴诗怡给了他一记白眼,缓缓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我回去了。”

  “后天晚上我订了地方,我爸妈会来,请伯父、伯母也过来吧。”

  吴诗怡明白,这是要家长见面了,心跳怦怦地直响,之前想着早点结婚,结束苦难的逼婚生活,可现在却又觉得太快了,快得不真实。

  “好,我跟我爸妈说一下。”

  “地址等等传给你。”

  “嗯。”

  陈霖跟着站起来,高大的他站在娇小的她的面前,看起来就像一只鹰隼面对着手无寸铁的小鸡,他浅浅地笑,向她伸出一只手,“合作愉快。”

  商人本色啊,吴诗怡感叹他能将婚姻当成交易,同时她却更放心,她替自己找了一个可靠的盟友,她甜甜一笑,“合作愉快。”

  白嫩的小手往他的大掌上一握,一顿,一放一恰当地收回手,她朝他一笑,转身离开。

  陈霖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大掌上仍残留着她的手感,她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女生,她有自己的工作,也有自己的公寓,她赚的钱可以养活她自己,不用依靠任何人,她不用他送她回家,因为她有一辆车,可以自己开车回家。似乎她的生活里,他完全插不进去,连一个脚印也插不进去。

  可从今天开始就不一样了,他可以堂堂正正地走进她的生活,因为他是她的老公。

  他低头翻开那份离婚协议书,在中间最不显眼的部分,在无良律师的唬弄之下,她完全忽略的一条,上面写着,若有一方不同意离婚,离婚协议书将作废。

  她是不婚主义,他却是不离婚主义者呀,糟糕,他忘记告诉她了。

  天色昏暗,金华饭店的新婚套房里,吴诗怡脱下华丽的礼服,坐在镜子前面摘下首饰,小心地卸妆。

  礼服很贴身,她只在衣服里穿了隐形bra和丁字裤,近乎赤裸地坐着卸妆,卸完妆,她走到浴室里洗澡洗头,敷面膜。

  一个小时之后,她一身清爽地走出浴室,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从交易成功到结婚只用了两个月。

  结婚对她而言匪夷所思,她没想到自己竟真的结婚了,她感觉作梦一样。但她也没有把这场婚礼当成真正的婚礼,对她来说,一切就如演戏,走个过场就好了。

  真正迎接她的是自由,以婚姻为名的自由,她心情愉悦地哼着歌,昨晚护肤,她就躺在那张超级大尺寸的床上,像小孩似的转来转去。

  一记闷哼的笑声迫使她停了下来,她转头一看,就看到了陈霖帅气地倚在门框边,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她脸一红,赶紧坐好,拢了一下头发,“你回来了。”宴会结束,他的那一帮兄弟闹得起劲,他趁他们不注意,示意她赶紧溜走,她从善如流地逃了。

  刚只粗略一扫,现在仔细一看,她爆笑出声,“哈哈,你的脸……”

  他的脸上有不少的红唇印,整个被蹂躏得不忍直视,他倒不介意地两手一摆,“那群臭小子,出来混的早晚要还的。”

  她笑得抱着肚子,眼泪都笑出来了,她擦了擦眼角,“太搞笑了。”

  “很好笑?”他看着她,他倒是第一次看她笑得这么开怀。

  吴诗怡伸手指着他的脸,“你自己去照照镜子。”

  那群损友纯粹就是恶心他,居然各个画了烈焰红唇猛亲他的脸,还好他们有底线,没有找女生做这种事,不然他就当场走人。

  陈霖走到镜子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也忍不住地笑了,他脸上除了一双眼睛,其它都是红唇印,真的是被非礼得很惨,他直接去浴室洗脸了。

  吴诗怡笑够了,坐了起来,倒了一杯水喝。

  等她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浴室的门啪地拉开,她从镜子里看到了只在腰间围着浴巾的陈霖走了出来。

  瞌睡虫一下子被她赶跑了,她立刻坐直了身子,“你……”

  “新婚之夜,你不会赶我出去吧?”他看着她,“被狗仔看到了拍下来会很麻烦。”

  吴诗怡蹙眉,陈霖之前就跟她说过,她的责任就是要陪他演戏,当一个他深爱着的娇妻。

  但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要演戏了,她以为关上门,他们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她皱眉,揉了揉额头,“那我睡沙发好了。”

  她说着掀开被子就要下床,陈霖却说:“不用,床这么大,你睡那头,我睡这头,中间还空着很多位置。”

  吴诗怡第一个反应就想说不可能,让她跟一个半熟的男人睡一个房间就算了,还要睡同一张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担心什么?”他淡淡地说,一副君子的模样。

  她担心什么?她……总不能跟他说,对不起,陈霖,她担心他会侵犯她,天呐,她要是敢这么说,她自己都不敢想象后果了。

  于是,她深吸一口气,正要说话,他已经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下来了,如他所说,他跟她相距甚远。

  她卡在床边,要下不下地思考了一会,为难地收回了脚,躺回床上。她骑虎难下,不知道要怎么说好,他一脸的坦然,她却弄得他像潜在的强奸犯似的,好像很过分欸.

  “你晚上睡觉喜欢留灯吗?”他淡淡地问。

  吴诗怡一动不动,僵硬地躺在床上,“开着灯我睡不着。”最重要的是,灯光之下她会看清她床边躺着一个人,要是一时半会没认出他而大叫,那场景太尴尬,都不敢想象了。

  他低低地说:“那我关灯了?”

  “哦、哦,好。”她呆呆地说。

  她之前还是学生的时候,也有住过那种国际青年旅舍,来自五湖四海的人相聚一个地方,一个房间里住好几个人,有时还有男女混住,但是大家互相尊重,并不是很坏的体验。她不断地在心里说服自己,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只是睡在一张床上而已,作好心理建设,她放松了。

  另一边的陈霖心情有些复杂,喜欢的女生在身边,可看不能吃,对一个男人而言实在是很伤身体,若是长期下去,早晚憋出病来。但看她那副警惕的模样,他要攻破她的防线并不轻松。

  一张床上,两个人各怀心思,颇有同床异梦的意味。吴诗怡就在乱想中睡着了,而陈霖血气方刚,一夜无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