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婚前交易 第3章(2)

作者:金晶
  今天吴诗怡桃红色的套装,直发的发尾烫了一点波浪,整个人娇媚如春日里的花朵。

  她坐在位置上,正在等着她的相亲对象,是一位姓陈的先生,叫什么名字呢?她来得太匆忙,忘记了。

  她原本跟那位林先生见过两次面,一开始都还很好,可很快,她发现稚嫩柔和的林先生真的不是她的菜,她很爽快地跟林先生说掰掰,迈入了循环的相亲之旅。

  耳朵听见轻轻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她转过身望了一眼,只看到那人的胸膛,嗯,胸膛看起来很宽阔,也让女人很有安全感。

  她很快收回目光,继续悠悠地等待,其实约定的时间还没到,是她早到了。

  那道脚步声停留在了她的身边,她好奇地转过去,抬头看了一眼,却在看清那张脸时,心头蹦出一个想法,她没看错吧,“陈大哥。”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吴诗怡郁闷不已。

  陈霖坐在了她的对面,他的头发都梳到了后面,五官更为突出好看,黑眸神采奕奕地看着她,“我是来相亲的……”他略微一思考,“对方的名字叫吴诗怡,我想会不会太巧了。”

  吴诗怡震惊地坐在原位,陈霖姓陈,她相亲的对象姓陈,如果是真的话,那真的太巧了,她尴尬地笑了一下,“是哦。”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挑眉,“我记得你是不婚主义者。”

  吴诗怡轻咳了一声,“你听小丝说的吧。”

  陈霖高傲地点了一下头,“嗯,印象很深刻。”

  吴诗怡差点就想问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她忍了下来,平静地说:“想结婚了,就这么简单。”

  陈霖不说话,他坐在她的对面,没有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小细节,忽然,他一笑,“先吃饭吧。”

  谁也不说相亲的事情,很有默契地当作是凑巧遇上,一起吃饭而已。两个人吃饭时更是秉着吃饭不说话的原则,低头安静地吃着自己眼前的食物。

  吃完饭,陈霖买单,吴诗怡也不跟他抢。

  两个人吃了饭,一起走到停车场,“陈大哥,谢谢你请我吃饭,再见。”

  陈霖点头,“嗯。”

  吴诗怡的车停得比较远,她笑着转身往停车的地方走,她快走到的时候,听到陈霖喊她的名字。

  她错愕地转过头,“陈大哥还有什么事情?”

  陈霖在距离她两个拳头的位置停下,吴诗怡下意识就想退后,他出乎意料地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不允许她后退。

  吴诗怡一怔,手很自然地想挥开他突兀的手,可他的手却一动也不动地黏在她的肩膀上,她面色一沉。

  突然,他开口了,“我什么都有了。”他的声音沙哑,在昏暗的路灯之下,彷佛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要偷偷告诉她,“现在缺一个老婆。”

  她倏地睁大眼睛,半晌,他们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说话。最后她先开口了,回了他一个字,“哦。”

  他有一种预感,他要带坏她了,但他沾沾自喜,完全没有任何愧疚感,“很凑巧,你什么也都有了。”略顿,“却少一个老公……”

  她狠狠地往后一退,隐约猜到他有了什么可怕的想法,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身体在黑夜的掩饰之下微微地颤抖,她不敢再贸然地开口了。

  “我们所缺的正好是彼此所需的。”他像一个恶魔,将邪恶的交易摆在她的面前,看着她脸上闪灿着挣扎的神色,他脸上却挂着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他的话像泡沫一样在她的心上一个一个地冒出来,扑灭都来不及,她垂眸,掩住异样的情绪,“陈大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段似真似假的婚姻,最适合我们。”他终于将恐怖的计划吐露,看着她脸上闪过吃惊。

  他说的是假结婚!很奇怪,她听进了他所说的交易,接箸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跟雨后春笋一样,不断地充满了她的脑海,她很快就被洗脑了,这真的是一个很棒的方法。

  吴诗怡眼前一亮,彷似走出了阴暗洞穴,迎来了阳光。一个人被迫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实在是很痛苦的事情,她不想结婚,却不得不结婚。为了结婚,她还要去相亲,像一块被估价的猪肉被人看,同时她自己又是顾客,也要估量对方,这个过程实在太痛苦了。

  她几乎想闭上眼睛,随便手一指,挑一个就算了,但她又不愿意这样随性的作风。

  陈霖提出的交易让她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原来不是没有退路,陈霖便是她的光明大道。

  他又说:“我并不知道你为什么放弃不婚的信念,但我肯定你一定对我说的这个交易有兴趣。”像一只无害的狐狸,继续说道:“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互相帮助,如何?”

  但陈霖这个人,她完全没有考虑过。她静静地站在他面前,他痞痞地笑,她突然也笑了,“陈大哥,谢谢你。”

  陈霖眼睛倏地一亮,“你……”

  “我先回去了。”她是真的感谢他,原来还有这种方式可以去解决父母的逼婚。

  几乎在一瞬间,陈霖明白了她莫名其妙的感谢,他脸色顿时变得难看,她想假结婚,对象还不是他!

  一股郁气在他的胸口激荡着,他一个天之骄子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她不喜欢还好,却心思灵巧地反过来利用着他的计划,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她仅仅欣赏他的交易,而不愿意与他共谋。

  这一刻,陈霖有一种恨不得咬她的冲动,但他面上波澜不兴,优雅地退了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这是我的名片,我相信你很想结婚,但也和我一样不想被婚姻束缚,那么你就打我电话。”

  她盯着那张烫手的名片足足有好一会,之后她抬手,缓缓地接过,不冷不热地说:“我先走了。”

  吴诗怡先上了车,快速地开着车离开了,她就像一个即将要做坏事的小孩,心虚的感觉攫住了她,她有些雀跃又有些胆小。

  而留在原地的陈霖则是悄悄地握紧了拳头,一会,他松开了拳头,尽管她没有在第一时间选择了他,他却很有自信,她只能选择他,不管是真结婚还是假结婚,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她。

  吴诗怡回到家后,进浴室洗澡,趴在浴缸边,一个一个透明的泡泡将她包围,手机就放在浴缸旁边的柜子上,早在刚才之前,她鬼使神差地将陈霖的号码存在了手机里。

  她在犹豫,陈霖说得很对,假结婚是一个很好的途径,他毛遂自荐,她却看不上他,因为他是陈丝的哥哥,如果被陈家人知道他们假结婚,那她跟陈丝的友情也要告一段落了。但跟陈霖结婚有一个好处,他绝对看不上她,他条件这么好,有可能还要担心她恋上他,反而抓着他不放才是。

  最主要的是,她不想再相亲了,如果要结束痛苦的相亲,最快的方法就是假结婚了,可她一时半会去哪里找对象,谁会愿意跟她假结婚,银货两讫地租一个男朋友?不可靠,很有可能对方到时候反悔。

  所以,找一个与自己有一样想法的人一起假结婚是最好的方法,而陈霖似乎是最好的人选,哎,可她对陈霖有一种莫名的排斥。她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冲掉一身的泡沫,擦干身体,围上浴巾,拿起手机走出浴室。

  她坐在镜子前面,拿了一张面膜,倒在床上一边敷面膜,一边想着如何解决。但她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方法,最后她看向一旁的手机。

  她看了一下时间,十五分钟,她拿下了面膜,指腹按摩着肌肤,促使残留在肌肤上的液体加快吸收,突然,她的手一顿,冲动之下,她拿起手机,毫不犹豫地拨打了那人的电话。

  嘟嘟,“喂?”陈霖接起手机。

  她的心跳几乎快要破百了,她稳住情绪,“你说的交易,我答应。”

  那头安静了一会,“哦。”

  吴诗怡闭了一下眼睛,“但我有一个要求。”

  他似乎在思考,半天才说了一句:“什么要求?”

  “我要离婚协议书。”

  半晌,在她以为那人被外星人抓走时,他回了她一个字,“好。”

  满满的能量瞬间从身体里分离出去,她轻轻地说:“嗯,挂了。”她将手机紧紧地抓在手心里,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她四肢百骸里流动着,她浑身轻松地往后一靠。

  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就他了,也不要去想其它的了,走一步算一步,起码在她看来,接下来的几步都会很轻松,因为她终于不用再被逼婚了。

  至于陈霖这个人,她轻轻一笑,他那么清高的人,愿意跟她假结婚,肯定也是被家里人逼急了吧。

  想着陈霖被陈家人逼急的模样,吴诗怡很坏心地在床上打滚大笑,不是只有她才会被逼婚的嘛,陈霖,被财经杂志誉为吸金鬼才的他也有那么凄惨的一天,想想就好笑。

  这就是妒忌的滋味吧,再高高在上的人也有平凡无奈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