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婚前交易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婚前交易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在医生来检查过后,认为吴母既然没什么事情,就可以出院了。

  吴诗怡去医院一楼缴费,她的仪容还是很糟糕,若是陈丝看到了,一定会狠狠地说她一顿,女生怎么可以这么不注重形象。

  她心急出门,身上只穿了一件金黄色的短袖,下身是一条粉红色短裤,脚上一双深蓝色运动鞋,色彩的搭配简直让人都疯狂了。她透过玻璃看到这一身打扮的时候,终于能体会到父母当时惊奇的原因了,这哪是平时素雅的她,太难看了。

  她缴费之后就往回走,却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冷着脸,有一种被人抓包的挫败感,头一回,一大片落地窗之外的阳光正对着她,刺痛了眼睛。

  朦胧之中,挺拔的身影在背光中徐徐而来,浑身的气势宛若压下了万丈光芒的阳光,让她不由得看出了神。

  他走近了,她才看清他的脸,她低低地喊了一声:“陈大哥。”怎么办,她好想逃啊,穿成这样在外面丢人现眼。

  “真的是你,远远就看见你了,却不肯定。”陈霖倨傲的脸上带着笑容,柔和了他冰冷的线条。

  但吴诗怡并不觉得他的态度有多友好,她恨不得他看不到她,不要叫住她。

  吴诗怡在腹诽的时候,陈霖一双黑眸在她身上转来转去,到最后,只吐出一句话,“你今天很特别。”

  她差点吐血了,含蓄地说什么特别,难看就难看。她的脸更加的没有表情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今天开车吗?介意我坐顺风车吗?”他状似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的心情因为他的一言一行变得更恶劣了,脸皮很厚地说。

  吴诗怡怎么可能答应,“不顺路。”

  “小怡,你没有问我要去哪里。”他仍旧笑着说。

  吴诗怡好想拍掉他脸上的笑,“呵呵,再见。”他的耳朵没有听出她不情愿的意思吗,还要死劲地往上攀,她也懒得再作戏,心情差到极点了,不想再跟他装礼貌、跟他周旋。

  她扭身就要回病房,手腕却被他以适当的力道抓住了,她一愣,整个人傻乎乎地看向他,“干嘛?”

  他抓她手干什么,她动了动手腕,却发现动不了,他的力道很巧妙,没有弄疼她,却让她挣脱不了他。

  她眼睛里闪过一丝不耐,“放开!”

  陈霖眯着眼睛,“你怎么到医院了?身体不舒服?”吴诗怡抽不回自己的手,脸色更差了,倒是符合他说的身体不舒服,她正要开口,陈霖就打断了她的话,“身体有什么问题?”

  “我身体没有问题。”她一顿,“我现在要回去了,快点放开!”

  陈霖有些不信,索性将她拉到身边,“我认识院长,可以让他帮你安排一下身体检查。”

  “不是,是我妈妈进了医院……”吴诗怡蓦然止住话,竟无意之中被他套出了话,她警惕地看着他。

  “伯母进医院了?”陈霖诧异地说,停顿了一下后反应过来,温和地说:“那我让院长安排……”

  “不用了,是高血压。”她很快地打断他的话,“现在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我不方便送你,我要送我父母回去。”

  吴诗怡感觉她的手腕一松,她立刻将自由的手缩回来。陈霖将手背在身后,指腹还残留着她的余温,他语气柔和地说:“你也不要太担心,高血压只要不要情绪太过激动,平时注意饮食就好。”

  吴诗怡抬眸看了看他,抿了一下唇,“谢谢,我知道了。”说完,她就转身离开了。

  陈霖看着她离开,肩膀上突然一重,他侧过头,只见秦耀朝他贼兮兮地笑,“谁?”

  陈霖不留情地抨击,“我有时候很怀疑,你大剌剌又八卦的性格怎么能当院长呢。”

  秦耀无所谓地耸耸肩,“你可以去问问那些将脑袋送到我手上让我打开的人,我也觉得他们很白目。”

  陈霖笑了,秦耀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医术却很厉害,但他一向不爱夸人,“嗯,有自知之明是好事。”

  “喂,别转移我话题,刚才那个奇怪的美女是谁?”那一身衣服品味实在让人很难苟同啊。

  陈霖笑里藏刀地反问,一抹冷光在眼底闪烁着,“谁很奇怪,嗯?”

  秦耀只觉得后颈一阵冷,他故作镇定地咳了一声,“呵呵,我奇怪、我奇怪。”

  陈霖从繁忙的工作里抬头,看着落地窗外的黑幕,他揉了揉脖颈,站起身将已经看完的文件放在一边。

  一直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接通,“喂?”

  “哥!”陈丝在那头大呼小叫。

  陈霖忍不住想笑,陈母在陈丝很小的时候就希望陈丝能做一个大家闺秀,但事与愿违,陈丝从小就是一只泼猴,现在更是一只穿着华丽衣裳的泼猴。

  “什么事情?”陈霖的声音里有着浓浓的笑意。

  “哥,你还这么开心哦?”陈丝尚且不知道自己成了陈霖发笑的原因,怒其不争地说:“你道么开心干什么,我跟你说,小怡相亲了,她居、然、相、亲、了!”

  陈霖听了,挑眉说:“今天不是四月一日愚人节。”

  “不是啦,哥,真的真的,我没有骗你。”陈丝天真地说:“如果我骗你,我就跟阿力分手。”

  陈丝对这段恋情的看重,陈霖很清楚,她不可能拿这段恋情开玩笑,也就是说,他看上的女人突然开窍不坚持不婚主义,准备要结婚了。

  他的脸色不大好,“哦。”

  “哥?”陈丝忽然不能懂陈霖的心态了。

  “她住哪里?”

  在得知吴诗怡的住址后,陈霖挂了电话,拿着车钥匙直接搭乘专用电梯到了停车场,按着陈丝说的地址,开着跑车直接往吴诗怡的住所开去。

  他的车开得不快,因为他一边开一边在想,吴诗怡要相亲的原因。他一直知道吴诗怡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如果她坚持不婚的话,那么她会坚持到底。

  而此时她选择相亲,意味着她动摇了,他皱眉想着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她动摇,很快,他想到上次医院的碰面,她说吴母高血压,有没有一种可能,她为了她的母亲而改变了她的主意?

  他的嘴角弯起,并没有因为她此刻正在跟别的男人相亲而生气,因为他也有机会了,不是吗。

  到了吴诗怡的住处,陈霖将车停在路旁,手轻敲着方向盘,一下一下,时间滴滴答答地过去,他的眼睛一直张望着,他的耐心不好,时间在他这里彷佛过了千年般。

  手腕上的手表,时针缓缓地靠向九点,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怎么这么迟还没有回来呢。

  一辆深蓝色的轿车缓缓地从他的对面开过来,然后停下,他的车子跟那辆车子中间相差了三辆车子,不仔细去观察,绝舞不会发现停在一旁的车上还有一个人。

  他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人下车,绕过车头到另一边,绅士地打开车门。穿着嫩黄色连衣裙的吴诗怡下了车,她脸上画着淡淡的妆,淡化了平时冷漠的气息,多了一丝娇媚。

  他眯起了眼,直盯着吴诗怡。他几乎没有看到她如此女人味的一面,他的脸部肌肉蓦地抽紧,她是玩真的,真的要把她自己给嫁出去!

  方才还信心十足的陈霖此刻五味杂陈,她真的对着别的男人散发着媚人的女性魅力,而他没有这个荣幸在她涉猎范围内,他脸色深沉,静如猎豹,在车里静观其变。

  而那头的吴诗怡和相亲对象林先生都没有察觉到在黑暗中伺机而动的某人,吴诗怡笑着说:“谢谢你送我回来。”

  林先生腼腆地说:“送你是应该的。”一顿,“下一次再约?”

  吴诗怡看着林先生亮得像星星的眼睛,从中读出了期待,她心中一叹,她不喜欢这位林先生,太嫩了。

  吴诗怡喜欢的是成熟稳重的男人,而林先生太容易害羞和不好意思,但林先生的脾气很好,如果跟这样的人过下半辈子,也该是一段平稳的婚姻。

  吴诗怡含笑地看着他,“好啊。”

  林先生顿时眉开眼笑,“那我们下次见。”

  吴诗怡点头,林先生兴奋得像是要跳起来了,他强忍着喜悦,“好。”他一步三回头地上了车。

  她看着林先生离开之后,忍不住地叹了一口气,自从她松口答应吴母会结婚,吴母就跟吃了仙丹妙药一样,什么不舒服都没有了,每天神清气爽地替她张罗相亲。

  吴诗怡揉了揉发疼的额头,觉得头好疼,转身往公寓走去。一阵急促的油门声响起,她转头看到一辆奢侈的跑车,快速地从眼前飞速离开。

  车速太快,她根本没有看清车内的人是谁,如果她看到了,她一定会很惊讶,因为那个人正是陈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