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婚前交易 第1章(1)

作者:金晶
  吴诗怡开着车,不多时,车子在一幢华丽的别墅前停了下来。

  她停下车,陈家的管家走了出来,笑咪咪地说:“吴小姐来了。”

  “林叔好,小丝呢?”吴诗怡一笑,嘴边露出两个可爱的梨涡,使得她的笑容多了几分甜意。

  “小姐还在楼上,吴小姐到客厅里坐着等吧,小姐每次出门打扮都要一段时间呢。”

  “好。”吴诗怡自然知道闺密陈丝的性格,陈丝简直爱美到了极限,不打扮得赏心悦目绝对不会向门口迈一步。

  吴诗怡熄火,下了车,跟着林叔走到了富丽堂皇的客厅。林叔特意为她准备了英式甜点,拿着茶壶往她杯子里斟满红茶后才退下。

  吴诗怡来过这里好多次,可每一次来,她都有一种身在英国城堡的感觉,陈家的装潢风格是英国中世纪的宫廷风,繁华又复古,令人身临其境,好似真的穿越到了中世纪的英国贵族之家。

  她端起瓷杯,小口地抿了一下,独属红茶的清香充斥着她的口腔,她舒畅地弯了弯嘴角。

  陈家是大富大贵之家,吴诗怡来过几次之后,从原来的目瞪口呆到现在的适应。她家也是有钱人,但跟陈家比起来根本没有得比,也不能怪她大惊小怪,实在是太令人吃惊了。

  陈丝虽然爱漂亮,却不是那种恨不得将名牌全部挂在身上的女生,所以她知道陈丝有钱,但不知道陈丝家这么富有,直到陈丝邀请她到陈家玩,她才知道自己的好闺密家里这么豪华。

  这样华美富贵的地方,她来过几次就不想来,因为在这里她会碰到一个人,那个人很会摆架子,脸也很臭,他就是陈丝的哥哥陈霖。

  她对陈霖的印象很差,所以她不喜欢到这里,她没事干嘛来这里看别人脸色呢,不过陈丝说了,陈霖一直都是张臭臭的脸,不是针对任何人。说起来也很奇怪,陈丝说陈霖平时很少在家,但她每次来都会看到他。

  陈霖这个男人很帅,是走在大街上绝对会让女生频频回头类型的大帅哥,但吴诗怡觉得帅哥就跟名贵牡丹、古董一样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她将瓷杯放在一边,动作优雅地吃了一块小糕点,入口即化的味道让她心满意足地扬眉。

  高高的回旋式楼梯,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落入吴诗怡幸福眯着的眼里,她抽了纸巾擦拭着嘴角。看着越走越近的人,她的脸色淡淡的,她的性格很直接,不喜欢的人就是不喜欢。

  但他是陈丝的哥哥,她仍是礼貌地站起来,“陈大哥好。”

  随着话音刚落,她眼前只觉得一片亮光闪过,不舒服地垂眸,目光落在他左腕上闪烁着的手表上,晶亮的表面折射着阳光,颗痢☆的光芒一尘不染地落入她的眼。

  “嗯。”陈霖高高在上地应了她一声。

  吴诗怡连眼皮多没有动一下,情愿欣赏他那贵重的手表。尽管垂着眼睛,可她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如火一般在她的脸上扫射。

  她不乐意地蹙眉,他在看什么、打量什么?她不爽地抬头,直接看了过去,一张透着冷硬的冰脸映入她的瞳孔。他的五官如冰雕一般深刻英俊,而他的肌肤泛着柔和的光芒,此刻他轻抿着唇,嘴角几不可见地上扬。

  “来找小丝?”他的声音很凉,在炎炎夏日中宛若轻风般吹散了热气。

  吴诗怡颔首,“嗯。”

  修身的西装裤包裹着他有力坚实的大腿,他一步一步,优雅如白马王子般从楼梯上走下来,到她的前面,在他的脚尖快要踩到她的拖鞋上时停了下来。

  吴诗怡轻轻地蹙眉,下意识地退后,“陈大哥要出门?”她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心里暗自狂吼着,快点离开!

  扑面而来的雄性激素在她的周围环绕着,她不习惯地又退了一步。她和陈丝约好一起去北投泡温泉,她本来不想来陈家接陈丝的,可陈丝不想学开车,所以一直不会开车,只要她们出来玩,她都会过来接陈丝。

  “嗯,等等要出门,”他一手插在裤袋里,潇洒地立在她的面前,“听小丝说,你们要去泡温泉?”

  “对啊。”她的眼睛时不时地看了看楼梯口,暗想陈丝什么时候出现。她认识陈家兄妹很久了,只是她跟陈霖关系一般,在她想法里,他们点个头、打个招呼就够了,他还是快点走开吧。

  “两个女生出去玩要注意安全。”

  吴诗怡蓦然看向陈霖,在他冰冰的眼眸深处看到一丝暖意。陈丝很幸福,有一个这么关心她的哥哥,吴诗怡脸色微柔,“好,知道了,陈大哥。”

  他又盯着她,在她几乎要找借口要逃的时候,他温柔地说:“我出门了。”

  她点了点头,等他离开,她松了一口气,这位陈氏老板的气场很足,跟他说几句话很有压力。

  她坐回位置,打扮得美美的陈丝终于飘飘然地出现了。

  吴诗怡无语地看了她一眼,“陈大小姐,你终于好了。”

  “哎哟,你知道的,不打扮得美美的,我的心情就不会美丽嘛。”

  陈丝长得一副粉嫩的模样,站在一百七十公分高的吴诗怡身边,娇小如公主般可爱。两个人不同的风格,吴诗怡高挑冷艳,陈丝娇美可人,各有各的风情。

  陈丝伸手挽住吴诗怡的手臂,“走啦,我们快点出发。”

  吴诗怡无语地任由陈丝拉着往外走,“我以后还是先睡一觉再出来好了。”

  “不要糗我啦。”陈丝红着脸,“我比上次进步很多了。”

  吴诗怡看了看手表,“嗯,进步了,比上次早了十分钟。”

  陈丝羞红了脸,求饶道:“好啦好啦,我的错。今天我请你吃饭,吴美女,不要生气嘛。”

  吴诗怡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我以后不工作,光靠你请的饭就能生活了。”

  陈丝无地自容,“有这么夸张吗,阿力都没有说我欸.”

  吴诗怡瞄了她一眼,“秀恩爱?”

  “哈哈。”陈丝大笑。

  两人上了车,陈丝又说:“你也找一个男朋友啦,这样就可以四人约会了,好浪漫。”

  陈丝讲完话,回头看吴诗怡,发现她的脸色不大好看,“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刚才她们还有说有笑的。

  吴诗怡开着车,眼神看着前方,面色紧绷,“没什么。”

  陈丝叹了一口气,“是不是伯父、伯母又逼你结婚了?”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冻住了,车厢内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陈丝以为吴诗怡绝不会回答的时候,吴诗怡开口了,“嗯。”

  陈丝皱着眉,柔声道:“其实伯父、伯母这么催你也是心疼你,不管怎么样,小怡,我也希望你能找一个疼你的男人。”

  吴诗怡是不婚主义者,她身边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也因为她坚持不婚,弄得父母很担心。他们以为吴诗怡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吴诗怡这一两年都没有交男朋友,完全没有结婚的念头,他们才意识到吴诗怡是认真的。

  陈丝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神色,又说:“小怡,你为什么要坚持不婚啊?”

  吴诗怡挑高了眉,“为什么?我觉得我不适合结婚。”她一语带过,脑海里却闪现了幼年的回忆。

  吴诗怡的母亲是二婚,吴诗怡原来也不姓吴,她的生父在她四岁的时候车祸过世,很多人以为小孩子年纪小不记事,但有些小孩会深深地记住小时候发生的事情。

  吴诗怡很小的时候听到的都是父母的吵架声,那时她不懂什么叫吵架,只知道每次吵架他们的声量比平常高了很多。接着,他们不再吵架,生父常常喝醉酒回家,开始动手动脚,她最常闻到的味道就是酒臭味。

  接着母亲的声音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和痛苦的呻吟,无数的片段走马灯地在她脑海里回放。

  混乱的家庭是她幼年时唯一的记忆,生父去世之后,母亲没有立刻嫁人,直到吴诗怡八岁时,她有了继父,一个温文儒雅,对她很好的父亲。吴父和吴母没有再生小孩,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

  吴诗怡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只要父母说起结婚的事情,她第一个想法就是拒绝。为什么要结婚,她现在很好啊,有钱、有能力,自己能养活自己,干嘛要找一段婚姻来自虐,将自己带入一段陌生的生活中。

  “小怡,你又没有结婚过,怎么知道自己适合不适合。”陈丝笑着说:“而且人跟人相处本来就有矛盾,我跟你也吵过架呀。”

  吴诗怡默默地笑了笑,“我喜欢现在的生活,不想改变。”

  陈丝耸耸肩,“算了,你的性格这么倔,我说什么都没有用。”不知道想到什么,陈丝狡猾地笑着,“嘿嘿,不婚不代表不会恋爱哦。”

  吴诗怡白了她一眼,“所以呢?”

  “我跟你说哦,还记不记得摄影社的周学长,他现在在……”

  “没兴趣。”吴诗怡打断她的话,“我现在是自由身,很舒服。”她之前也交往过两个男朋友,后来个性不合分手了。

  “哎。”陈丝摇摇头,“没找对人才会这样啦,我之前也交了四个,结果都分了,现在跟阿力在一起都快两年了,所以说,找对了人就万事顺心。”

  吴诗怡头痛不已,“陈大小姐,你跟我出来玩,可不可以先让阿力放假一下,秀恩爱很过分欸.”

  陈丝娇笑地抖着身子,“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