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隐婚 第9章(2)

作者:金晶
  夏瑜咬着唇,轻声地下了床,跑到浴室里打理自己。浴室里灯光明亮,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的身下有多恐怖。被他宠爱到了极致,镜子中的她,一脸被滋润过后的春意,每一个细胞都像喝足了水,发出耀眼的光芒,但与之相反,她满是痕迹的身体上就面目全非了,红红点点布满了她的身体。

  她软着身子地站在浴缸里,任由温水冲刷着身体,想着他昨天如狼似虎的模样,她禁不住地打了一个冷颤。

  洗完澡,她又泡了一个精油澡,熨烫的热水搭配着薰衣草精油,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泡完澡,她起身擦干身体,穿着浴袍回到卧室。

  原本该在床上躺着睡觉的男人不见了,夏瑜淡定地从衣柜里挑了一套衣服穿着,走出卧室,没有意外地在厨房里看到他的身影。

  虽然说他命令她做晚饭的行为很过分,可是他会很自觉地起来做早饭,这让她的不满少了很多。

  她走到桌子旁坐下,她不喜欢西式早饭,程毅良做了粥,蒸了五谷包子,以及金黄的培根肉,旁边还有几盘小菜,早餐很丰盛。

  “你先吃。”他扔下一句话,去卧室换衣服了。

  夏瑜看了看时间,还早,慢慢地吃着,吃了一会,无意间看到沙发上的文件,她挑高了眉,那文件上的内容她很眼熟啊。

  她叼着包子,走到沙发旁,没有动文件,因为这文件不是她的,她蹲下身子,看着文件标题,心里一沉。

  “吃饭好好吃,蹲在那里干什么。”他走出卧室,看到的就是她像小狗似的半蹲着身子,小嘴咬着一个包子。

  夏瑜慢慢地站了起来,“你们要竞标这块地?”她又想到了上次竞争输掉的地,想想她就不开心了。

  程毅良打着领带,颔首,“对。”

  夏瑜走回厨房,乖乖地坐在椅子上,低眉顺眼地吃早饭,心里则是盘算这一次如何才能一雪前耻。

  程毅良也跟着坐下吃饭,“夏氏也有这个兴趣?”

  夏瑜喝了一口粥,气势汹汹地看着他,“对啊,看看最后谁能赢。”

  她在宣战,不过他没什么兴趣,他安静地低头喝粥,夏瑜不服气,“干嘛不说话?”

  他瞟了她一眼,“有什么好说的。”

  他在侮辱她、看不起她,他是以胜利者的角度在俯视她,太过分了!夏瑜气得要正要大骂之时,他又说话了,“你把输赢看得太重了。”

  夏瑜满脸的不悦,讽刺地说:“你难道不想赢,你愿意做失败者?你赢了你当然有资格这么说了。”

  程毅良望着她,看着她眼里的忿忿不平,“赢了不过就是多赚钱而已,对我而言,拿下一个企划不是输赢,而是我付出了多少,我就该得到多少。”

  闻言,夏瑜一愣,随即一笑,“并不是所有人付出了就有收获。”

  “那只能说这个人付出得还不够多。”他云淡风轻地说。

  夏瑜看了他一眼,突然想到之前的几个晚上,她睡觉时他还在书房里看文件,他确实不只是一个只靠着树荫乘凉的人,他在浇灌、施肥。

  夏瑜瞅着他,突然觉得嘴里细滑的粥变得难以吞食,她抽了纸巾,擦了擦嘴,“我先走了。”

  他没有阻止她,反而说了一连串的菜名,“我今晚要吃水煮角、角香肉丝、酸辣马铃薯丝……”

  回应他的是她的关门声,他无奈地一笑,黑眸落在沙发上不曾动过的文件,他微微一笑,也许他该下一剂猛药才对,否则她永远不会懂他的心。

  夏瑜坐在夏父面前,夏父摸着下巴,“程氏也要参与这块地的竞标”

  她点点头,“哦。”

  “你收到消息了?怎么一点也不惊课。”夏父笑着说。

  夏瑜笑了笑,跳过这个话题,“爸,这个企划我来做。”

  夏父看着她,“其实我是打算让刘经理跟进。”

  “爸,你不信任我?”夏瑜皱着眉。

  夏父摇摇头,“不是,我是看你手上还有一个企划……”

  “我手上这个项目没有问题了,我有时间。”夏瑜急切地说,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程毅良,她就想着要跟他一争高下。

  夏父笑了笑,“好,交给你,尽力就好,不用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他站起来,拍拍女儿的肩膀。

  夏瑜点点头,“爸,那我先回办公室了。”

  “好。”

  夏瑜回到办公室,立刻让助理阿珍调出所有的资料,为这一次的竞标作准备,她的吩咐刚传达下去,阿珍又走回办公室。

  夏瑜低着头看文件,头也不抬地说,“什么事情?”

  “夏经理。”阿珍激动地说:“有人送花。”

  “嗯?”夏瑜傻傻地抬头,映入眼中的就是阿珍一脸兴奋地站在她前面,手里捧着一

  大束勿忘我,“花?谁送的?”

  阿珍将花递给夏瑜,“不知道,指名说是给你的,上面有卡片。”

  夏瑜点了点头,接过花,阿珍八卦地笑了笑,“那我先出去了。”

  等阿珍出去了,她将勿忘我放在一边,这么一大束勿忘我捧着就跟移动的花园似的,太夸张了。

  她打开卡片一看,疑惑不已,上面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写,谁送的?她蹙眉想着,扔掉卡片。

  手机响了,夏瑜接通,“干什么?”

  “喜欢我送的花吗?”程毅良笑着问她。

  他送的?她有些吃惊。

  “不喜欢。”她很直接地回了三个字,“我要工作了,没时间陪你玩,挂了。”既生瑜,何生亮,为什么老天要给她一个对手折磨她?她头疼地揉了揉额头,绝对要打趴他!

  可惜某人不放过她,又打了过来,她耐烦地接起,“干什么?”

  “喜欢什么花?”程毅良霸道地问。

  夏瑜冷哼一声:“关你什么事。”说着,将手机关静音,丢在了一旁。送花?干嘛送她花,他们又不是……呃,等一下,送花,他送花给她?夏瑜怔住,失神地看着某一处,他该不会真的在追她吧?

  想她夏家大小姐也不是没人追,只是她真的想不到她的隐婚老公要追她啊!广播里的话又在她的脑海里重复着,拐她做水某……

  她拚命地摇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喜欢她,他们是敌人欸,要争到至死方休的敌人啊!

  她眼一垂,看着手机无声地亮着萤幕,上面显示的是他的号码,她轻咬着唇,试试看好了,她拿起手机,“我喜欢玫瑰。”

  他疑惑地说:“玫瑰?”

  “对,我很喜欢玫瑰。”她最讨厌的就是玫瑰了。

  “那你最讨厌什么?”

  “百合,我最讨厌百合了。”她也不喜欢百合。

  “O.K.”程毅良挂了电话。

  夏瑜看向那束被她搁置在一边的勿忘我,她走过去,摸着花,眼神淡淡的,不知道他是真知道还是假知道,送了一大束的勿忘我给她。

  因为恰好勿忘我是她最喜欢的花,他应该不知道吧,他不可能知道的。她笑着转身回椅子上,重新看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