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隐婚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十分钟左右,夏瑜和夏玫她们到了良夏之夜。

  夏瑜停好了车,问夏玫,“怎么想来这里吃?”

  之前她都会带夏玫、夏俊去林夏小馆。虽然林佑宁告白失败,他们之间尴尬了一阵子,后来又恢复了,继续做朋友。

  “哦,听同学说很好吃,他们家的特调饮料很棒。”夏玫小心地看了一眼夏瑜,“姐姐,那饮料里有点酒精。”

  夏瑜看了她一眼,“想喝?”

  “嗯。”夏玫红着脸蛋,快乐地点点头。

  “那少喝一点,我今天开车就不喝了。”夏瑜还是很宠妹妹,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的事情,她不介意让妹妹去尝试一下。

  “姐姐,是果汁和酒精一起,我同学说很好喝,又喝不醉。”夏玫兴奋地说。

  “好啦,我鉴定之后再决定你喝多少。”两人下了车,夏瑜搂着她的肩膀往里走,当她的眼睛闪过那店名良夏之夜时,一种熟悉感随即而来,但她只犹豫了一下,就不再多想了。

  良夏之夜是一家自助餐厅,里面的菜色倒是让夏瑜惊讶了,不仅有传统的中式菜肴,还有日韩料理,以及可口的海鲜料理,她挑了一下眉,“这里不错。”夏瑜下了评论。

  “是啊,这里的老板肯定很有钱,不然就亏大了。”夏玫拿着托盘,挟了自己爱吃的食物。

  夏瑜环视了一周满满的人,笑着说:“这可说不定,人家老板有可能稳赚不赔。”

  夏玫推了推眼镜,“是哦?”

  “嗯。”夏瑜颔首。

  两人拿了食物找了位置坐下吃,刚吃了几口,服务生就端着特调饮料过来,笑盈盈的态度让人心情都好了。

  “姐,好好吃哦。”夏玫一脸的惊喜。

  夏瑜吃了一口,同样惊喜地点头,“是很不错,看来老板很舍得成本。”

  吃了几口菜,夏瑜又喝了一口饮料,丰富的口感让她锭开了笑颜,“味道很好,酒味不重,你喝一半,不要喝多。”

  夏玫听话地点头,两个人吃完饭,买了单,夏瑜开车送夏玫回夏家,夏玫侧头问夏瑜,“姐姐,今天不住家里吗?”

  夏瑜正要说话,手机响起,是程毅良,“什么事情?”

  “吴记卤味,每一样都给我带一些。”他吩咐道。

  她都成了他的跑腿小妹了,她看了一眼夏玫,“我……”

  “不回来试试看。”他直接挂了电话。

  专制的宇宙超级大恶魔!她狰狞地挂了电话,看向夏玫时神色又恢复正常,“不了,我还有,些文件要看。”

  夏玫心疼地说:“姐,不要太累了。”

  “嗯,好,掰掰。”

  夏瑜看着夏玫走进了夏家,才开着车去买卤味。尽管逼不得已要去,她心里却一直在骂。

  买好了卤味,夏瑜坐进车里的时候,天空开始淅沥地下雨了,她打开广播,一边听一边开车往公寓去。

  电台里一道甜美的嗓音响起,“欢迎来到深夜美食,在这个时候侃侃而谈美食,想必大家一定饥肠辘辘……”

  夏瑜听了一下就想关掉,却听到里面提到了良夏之夜,刚好是她今天吃过的餐厅,于是她就不动了。

  “最近良夏之夜真的很火热哦,只要去吃过的人一定会再去第二次,因为他们的东西太好吃了,特别是他们家的特调饮料,良夏之夜……今天我特别请了良夏之夜的负责人,奉经理……

  良夏之夜,确实很好喝,夏瑜舔了舔嘴唇,一脸的意犹未尽。

  “秦经理,店名叫良夏之夜是因为你们店的招牌饮料吗?”

  秦经理回答说:“不是的,其实我们良夏之夜,是因为我们的老板和老板娘的名字里各有一个良字,和一个夏字,他们又初遇在夜晚,所以才会叫良夏之夜,以此来纪念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哇,听起来好浪漫,能不能为我们具体说说这个动人故事呢?”

  夏瑜摇摇头,真是的,现在的餐饮生意很差吗?居然到了要以这种骗小女生的把戏来当噱头,她一脸的不齿。

  “哦,当然可以啦。”秦经理带笑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在夏瑜白了眼,正要去关掉的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桥段。

  “他们相识在拉斯维加斯,聊天,喝酒,一见钟情,一拍即合,手牵手地跑去教堂结婚……”

  这一段故事夏瑜太熟悉了,熟悉到她的车已经停在公寓楼下时,她都没有关掉广播,也没有下车。

  “结果他们结婚第二天,我老板有事就先走,彼此都忘记留下联络方式,两个人就分开了,谁知道这么巧,他们在台湾相遇了,但他们那时结婚得太匆忙,老板娘就想反悔了,我老板立刻展开种种方式追回老板娘,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老板娘拐回来当‘水某’了……”

  后面几句有些陌生,前面却太熟悉了,良夏之夜……有他程毅良的良,有她夏瑜的夏,有他们共同度过的拉斯维加斯之夜……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跟她发生一模一样的事情吗?聪明的大脑睡觉去了,她失神地坐着。

  叩叩!车窗上响起一阵敲击声,夏瑜抬头看去,朦胧的窗户上倒映着程毅良英俊的轮廓,她愣愣地关掉了广播,拿着卤味走下了车。

  他撑着伞,气质如墨地站在雨中,她的心跳评评作响,他将她拉到怀里,曲起食指轻敲了一下她的头,“傻了?”

  夏瑜任由他拉着她回到公寓,嘴唇嚅动了几下,好想问他,良夏之夜是他开的吗?她却问不出来。

  在她发呆的时候,程毅良已经拿着毛巾擦拭着她发丝上的雨珠,“怎么了?傻傻的。”

  她听出他声音里的温暖,她舒了一口气,“没什么。”她伸手将毛巾扯了过来,自己擦拭着。

  “好吃吗?”他问。

  她的手顿了顿,点了点头,“嗯,还不错。”她偷偷地透过凌乱的发丝瞧着他的脸,他脸部肌肤很放松,没有露出任何异样。

  那段故事影响了她,只要想到故事的结尾,她就开始头痛,难道程毅良在追她?他不想跟她离婚她知道,可他在追她,她感觉不像啊。

  夏瑜承认自己对感情很白痴,林佑宁喜欢她这么久她没有发现,连人家特意取的店名意义她都想不到,更何况良夏之夜的意义呢。要是让她去发现、让她去猜透,那一辈子也猜不到,她又不是侦探,怎么可能从蛛丝马迹之中就发现了不同呢。

  如果不是偶然听了电台节目,她真的想不到他要追她,他在追她吗,他真的在追她吗?

  她不相信,根本无法相信他在追她。

  也许只是巧合而已。她放下毛巾,豁然开朗地摇摇头,她想太多了,不可能,她转眼看去,程毅良把卤味放在茶几上,上面还摆着两罐啤酒。

  夏瑜看过去,他正好看过来,“一起吃。”

  她看着他,心跳不断地加速,她咽了一下口水,落荒而逃,“我要洗澡。”

  程毅良疑惑地挑挑眉,她今天有些奇怪,平时看到他少不了张牙舞爪,今天看到他居然这么乖,奇怪了。

  夏瑜朦胧地睁开眼睛,对上一双黑眸,淡淡的蓝光在程毅良的眼底飘散着,她今天没有睡沉,她呆愣地看着他。

  “醒了?”他轻声问。

  夏瑜转头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她才睡了一个小时,她又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你在干什么?”

  他朝她邪恶一笑,腰部一沉,她低呼一声,沉重的男性带着温柔深深地进入她的体内,她似是难受地蹙眉,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背,“啊……慢一点……”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