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隐婚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后,司机将车开到夏瑜的公寓楼下,她拿着手抓包包上了楼,她打开门,发现里面一片光亮,程毅良早已回来了。

  他身上穿着淡蓝色睡衣,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拿着书在看,她眯着眼睛扫了一眼,似乎是什么经济的书,没什么兴趣地转过了头。

  她回来,他一句话也没说,她有一种错觉,好像这里不是她的家,而是他的家,他的一举一动似乎跟她的公寓融合了,自在得宛若在他自己的家里一样。

  她很不爽,可她不多话,直接穿上拖鞋走回自己的卧室,门一打开,她顿时尖叫:“程毅良,你睡我的床!”

  她的公寓虽然小些,但有一个客房,她以为他会很自觉地去睡那个客房,结果他鸠占鹊巢,占领她的地盘,这个发现让她的分贝节节攀升。

  程毅良不说话,好像她是一个透明人,她恼怒地冲到他的面前,抽走他的书扔到了一边,“我在问你话,为什么你睡我的床?”

  他似是不耐地揉了揉他的额际,一言不发直接回了卧室,门没有关,所以她能清楚地看到他脱了拖鞋,躺在床上。噢,该死的!他躺在左边,她习惯睡左边。

  她脚下像是有风火轮似的冲过去,,把扯住他胸前的衣领,“我在跟你说话。”

  “嗯。”他懒洋洋地应了她一声。

  “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你去睡客房!”夏瑜霸道地下命令。

  他好整以暇,好像被人扯衣领的人不是他一样,他浅浅地笑,“我已经睡在这里了。”

  她一听,感觉有人在她的脑袋上放了一把火,她生气地捶着他的胸口,“你起来,以前不跟你计较,从现在开始,不准睡在这里!”

  她俯身的角度,露出了她胸前诱人的雪白,让程毅良一览无遗,视觉和手感一样的好,他大胆地欣赏着。

  她后知后觉被他吃了豆腐,头一低,看到自己裸露的肌肤,赶紧直起了身子,一只腿曲起应压他的床边,凶拫地威胁,“快点起来,否则我就……”

  “就怎么样?”他的眼睛滑过夏瑜纤细的腰肢,落在她裸/露的大腿肌肤上,脑海里不禁播放着今晚她婀娜多姿走路时的性感曲线,开衩的裙摆时不时地露出她令人喷血的雪白大腿。

  想到今晚不知道有多少男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他醋劲上来了,一个翻身,天旋地转,她被他压在了身下。

  她瞪他,用眼神示意他快快放开,否则就要他好看。他似没有察觉,她的裙摆因大幅度的动作掀起,堪堪到她的大腿处,他的手得寸进尺地直接摸了进去。

  她吓得夹紧了双腿,一脸的困窘,“你、你把手拿开。”她居然忘记了他是肉食动物,他们还曾经在这里激情一夜,天呐,她白痴地把她自己送上门就算了,还把她自己送上他的床,呃,之前是她的床。

  她不该为了争一口气就这么跟他杠上,结果弄得她自己不上不下,还被他揩油。

  他的手被她夹着,动弹不得,他也不恼,直直地看着她,薄唇微动,“夫妻睡一张床上很奇怪吗?”

  当然不奇怪,可问题是,她从来没把他当老公啊!夏瑜在心里狂喊,嘴上仍是好声好气地说:“我有点累了。”

  “哪里累了?我替你按摩。”程毅良笑着说。

  她怀念刚才一进门他一声不吭时的儒雅,她真恨自己没事去跟他争什么,就为争一口气,现在沉睡的老虎完全清醒了。

  对上他精神奕奕的眼,她拚命地摇头,“我只是想睡觉。”

  “可你刚才还很活泼。”他直接指出。

  夏瑜咬着唇,后悔不已,“现在累了。”

  他可惜地看着她,好一会才说:“我刚才想睡觉,你不让我睡,现在你想睡觉,我该让你睡吗?”

  她听得汗颜不止,可恶的男人!她用力地蠕动了几下,他如山般一动也不动,她气红了眼,“你到底想干什么?”

  程毅良不说话,直接沉下/身子,紧紧贴着她,坚硬的男性直接贴着她柔软的肌肤,她脸红的模样在他眼底闪动着。

  他微微一笑,“你说怎么办好?”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她给了他一记甜甜的笑容。

  他差点就笑了,“我喜欢享受,不喜欢自己动手。”

  她的脸已经红透了,在这个话题上绕得越久,她越是无地自容。

  他挑起她的下颚,“再给你一个机会。”

  她眼睛闪亮地看着他,他眼里带笑,面上冷清,“去洗澡,洗完乖乖到这里睡觉。”

  她一愣,“只是睡觉?”

  “如果你想睡我,我也不介意。”他一副很好说话的样子。

  夏瑜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眼珠子不断地转呀转,狡黠的模样看得程毅良用力地掐了掐她白嫩的胸脯,恶劣地说:“敢耍我试看看。”

  被看穿了心思,她也不恼,反而伸手往他胸前的小红豆一捏,暴力地说:“我哪有耍你。”想想不行哦。

  她刚才是想逃,想法浮在脑海不过几秒就被他看出来了,可她不信他有证据能证明她想过,哼,感谢科技不发达。

  他听得笑了,“你捏我?”

  “你也捏我了。”虽然他没有她坏心地捏她胸前的蓓蕾。

  “好。”他不跟她计较了,“你想怎么样?”

  陷阱,有陷阱,他的眼神、他的语气、他的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告诉她,有陷阱,不要跳,可她只能往陷阱里跳,真的怕了他说要公开关系。

  “好,我去。”如果他敢对她动手动脚的话,她就有证据嘲笑他了。

  程毅良依言地放开她,大掌在她圆翘如水蜜桃的臀部上一拍,惹得夏瑜低叫一声:“干嘛!”

  他没理她,躺在左边要睡了,夏瑜轻哼一声往浴室走去。

  二十分钟后,她穿着一身保守的睡衣出来,坐在床的右边。

  “喂,你睡了没有?”夏瑜问程毅良,他没有反应,她又说:“我习惯睡左边,你睡右边,不然我会睡不着。”

  他睡着了?她为难地看着他,突然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睡着了说明她就可以逃到客房里睡了,她干嘛又要唤醒沉睡的老虎。

  于是,夏瑜蹑手蹑脚地准备逃开,腰间突然多出了一双强劲有力的臂膀,下一刻,她已经被他抱到了左边,像鸵鸟宝宝一样被程毅良圈在怀里。

  她不自在地说:“你这样抱着,我睡不着。”

  他的声音凉凉地在她的头顶处响起,“如果你不累,我可以让你累一点,这样也比较好睡,你觉得呢?”

  恶霸!她愤怒地闭上眼睛。

  室内突然安静了,没了她的声音,他耳根子清静了,他轻扯着唇,照她这么聒噪的方式,他有可能真的会有冲动将她扔到客房里去。

  他抱着她,大掌渐渐往上摸,罩在那沉甸甸的浑/圆时,他抛开了方才的想法,还是抱着睡舒服。

  于是,程毅良不顾她僵硬的身体,一手抓着她有料的胸脯,一手环住她的腰,囚禁了她。

  等到身后的男人传来阵阵平稳的呼吸声,夏瑜才安心地放任自己沉睡,忽略那邪恶的双手和背后炙热的男性躯体,一切就和平常一样。

  夏瑜与程毅良的同居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其实他们的生活很简单,和他们自己一个人生活差不多。

  夏瑜担心某人会霸王硬上弓,但在一个又一个平静的夜晚之后,这样的担心也化为灰烬了,他除了会吃吃她的豆腐,其他的事情没有做

  不过夏瑜的忍耐正在逐渐丧失,因为这个男人太过分了。在知道她擅长蔚艺之后,他开始压榨她,逼得她不得不给他做饭。

  这一天,下班了,夏瑜不想回去,便找了一个光明正大的借口,“我要跟我妹妹一起吃饭。”

  那头电话的男人沉静了很久,阴沉的嗓音宛若死人堆里爬出来似的,“在哪里?”

  夏瑜皱了一下眉,不知道他的心情为什么突然又不好了,难道是大姨夫来了吗?她不屑地白了白眼,“我妹妹说有一家挺好的店,良夏之夜。”

  那头又安静了一会,程毅良恢复正常的声音传了过来,“哦。”

  “挂了。”夏瑜将手机丢进包包里,开着车到夏玫的学校门口,本来夏俊也要来,不过据说夏俊的小女朋友每天等在校门口要求复合,她知道后也真的无语了,现在的小孩真的太早熟了。

  “姐。”夏玫远远地看到了夏瑜的车,小跑过来,拉开车门,乖巧地喊了一声。夏瑜笑着点头,“下次不要跑过来,慢慢走过来。”

  “我怕姐姐等久了。”夏玫一副呆呆的模样。

  “可是你跑起来,小内裤都露出来了。”夏瑜老实地说。

  夏玫低下了发烫的脸,低低地说:“下次不会了。”

  夏瑜狂笑,其实夏家的三个子女,性格都很不一样,夏瑜的性格比较稳重,像狗,但是生气了也会咬人;至于妹妹夏玫,就是小兔子,让人忍不住想去欺负;夏俊,就是一只小狼,没事是哈士奇,有事就是一匹凶狠的狼。

  性格如此迥异,真的让人很怀疑他们是一家人,夏瑜也觉得纳闷,不过性格这个东西,百分之五十是天生的吧,还有百分之五十是后天形成。

  夏瑜忍不住问夏玫,“有没有人在学校欺负你?”

  “没有啊。”夏玫柔柔地说。

  夏瑜颔首,“0.K.没有就好,反正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跟我们说,知道吗?”她还是担心这个小白兔妹妹,至于小狼弟弟,她比较担心别人啦。

  “知道了,姐。”夏玫甜甜地说:“哦,小俊说你已经回公寓住了,记得买游戏机给他。”

  “已经买了,估计明天能到,让他安心地等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