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隐婚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夏瑜瞬间石化了,她刚才都听到什么了,她震惊地指着他,“你交女朋友了?”

  “是啊。”夏俊点点头。

  “什么时候?”夏瑜无法相信自己的弟弟居然在国中就谈恋爱了。

  “拜托,我明年就高一了,现在交一个女朋友有什么关系。”

  夏瑜想着自己国中在干什么,那时候她认真读书,还要学很多其他的东西,弹琴、画画之类的,而她弟弟居然已经谈恋爱了。

  她深吸一口气,“你们平时都干什么?”

  “逛街、看电影。”夏俊皱了一下眉,“姐,其实谈恋爱没有我想得好玩,还挺无聊的。”

  夏瑜恨不得撕了他的嘴,“废话,你只不过是好奇心作祟,等你真正喜欢一个人,跟她在一起,什么事情都不做也开心。”

  夏俊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她,“你确定?”

  “当然啊。”夏瑜忍不住手痒又拍了他的脑袋一记,“不准给我玩弄女生,否则我打死你。”

  夏俊叹了一口气,“哎,那我找一个时间跟她分手吧,话说我确实不喜欢她。”

  夏瑜好想晕了算了,为什么弟弟这么成熟。她又问他,“还有谁知道?”

  “二姐。”夏俊跟夏家二妹夏玫在同一间私立学校读书,两人分别在国中部和高中部,学校不大,这种事情是瞒不了的。

  “小玫不会也……”夏瑜不敢直视这个问题,吞吞吐吐地问。

  “二姐没有谈恋爱,书呆子一个。”夏俊轻哼一声,一副傲慢的模样,“每天拿着书啃,要是有男生喜欢就奇怪了。”

  夏瑜瞬间无语了,在她眼中,二妹虽然爱读书了一点,但是外貌清秀可爱,白皙的肌肤,俨然是一个小美女啊,怎么会没有男生追?果然男生和女生的脑部结构完全不同。

  夏俊又说:“姐,你不要忘记了游戏机。”

  “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了。”说着,她迳自躺在一旁的沙发上,她其实更想躺在夏俊的床上,可夏俊有洁癖,她要是躺上去逗逗他,他一定会把她生吞活剥,他们的交易就结束了。

  夏俊满意地走到书桌旁写功课了,本来就不需要夏瑜帮忙,只是一个借口,帮她脱离夏奶奶的魔掌。

  于是夏俊在一旁看书,夏瑜就拿着iPad看文件,各做各的事情。安静的房间里,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响起。

  夏瑜安静地走回自己的房间接电话,“喂?”

  “你在哪里?”是程毅良。

  夏瑜安静了一会,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语气却很平静,“钥匙我放在门上方,你伸手探一下就能摸到。”

  电话那头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不停,一会,他清雅的声音又响起,“找到了。”接着他打开门走了进去。

  砰的一声,她听到了关门声,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哦,那就这样。”

  “你什么时候回来?”他问。

  “这个很难说。”她模棱两可地说。

  接着,那一头又安静了好一会,半晌,他又开口了,“你的衣服不在。”他看了她的衣柜,里面少了一部分。

  她耳尖地听出他咬牙切齿的意味,忍不住笑出了声,他也有被人气到的一天啊。

  她愉快地躺在床上,在床上翻来翻去,“对啊,我回家了。”她得意地说,尾音还夹带着散不去的笑意。

  这一头的程毅良站在她的公寓里,眼底如冰冷的夜海,他冷冷地笑,“小瑜,真惊喜。”

  夏瑜快乐地说:“不必谢我,好好享受吧。”一顿,“损坏物品,一律照赔,再见。”

  挂了电话的她,难得打了一场胜战,她心情愉悦极了,一道稚嫩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跟男朋友讲电话?”

  夏瑜猛地坐起来,“我才没有男朋友。”

  夏俊白了白眼,“不关我的事情,下楼吃饭。”像似想起什么,他又说:“要是违背交易,我就告诉奶奶你有男朋友。”

  说完,像个小绅士地一笑,腹黑的笑容搭配小男生的模样让夏瑜无语,夏瑜受不了地上前,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走啦,小鬼。”

  耍了程毅良,夏瑜的心情好了很多天,但心中隐隐有一种不安,毕竟耍了他之后,他竟然没有任何行动,这和他平日里的风格很不搭。

  夏瑜暂时不多想,先享受这难得的清静。她提早一个小时离开公司,去了美容院,跟夏母一起做美容和发型。

  今天晚上有一个宴会,是夏母的闺密举办的,夏母要她一起参加,推不掉,她只好去了。

  她本来挑了一条长款米色礼服,夏母却笑她太保守,硬是给她挑了一件很性感的紫色礼服,礼服拖曳到地,左侧开衩到大腿部,走路时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后背则是半透的小V形,半露不露,更显得性感。

  夏瑜换好衣服,照着镜子,还好前面不露,确实性感,但不会过度地曝露,她笑着说:“妈,你的眼光好好啊。”

  夏母轻刮了一下她的鼻子,“嘴巴真甜。”

  准备好之后,两人就坐车去宴会,“妈,爸直接过去?”

  “嗯,跟他说好了,露下脸。”夏母看着亭亭玉立的女儿,“你楚阿姨有两个儿子,小儿子年纪跟你差不多……”

  “妈。瑜焦急地打断她的话,“不急啦、不急啦。”她现在乱成一团了,再交男朋友不是更乱了。

  “好、好,我不逼你,你就先看看。”夏母像是想起不开心的事情,皱着眉,“其实我还有一个好闺密,只是她嫁给了你爸的对手,所以……”

  “嗯?”夏瑜没听过这事情,好奇地看着她,“那后来呢?”

  “后来就友谊尽了,只能是点头之交。”

  夏瑜抱紧了夏母的手臂,“妈,其实你们的友情还是可以继续的呀,这跟爸没关系啦。”

  “说是这么说,只是感情没以前好,都是你楚阿姨在其中斡旋。”夏母笑着说:“我们那时可是三朵金花。”

  “看得出来,我这么漂亮肯定是因为我妈。”她嘴甜地说。

  “不是因为你爸?”

  “像爸爸?”夏瑜故作嫌弃地说:“那我真的嫁不出去了。”

  夏母哈哈大笑,点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爸听到要伤心了。”

  “不管啦。”夏瑜撒娇地蹭了蹭夏母,“妈,我看你最近基金会的事情很忙,真的太忙就不要做了。”

  “现在忙点,我最近在看人选,有几个还满钟意的,到时候培养一段时间,让别人接手,我就不会忙了。”说着,夏母揶揄道:“到时候我就帮你找一个好老公。”

  夏瑜头痛不已,“拜托啦,不要一直跟我说结婚。”

  夏母呵呵笑,“暂时放过你。”

  时间在母女俩愉快的对话中过去了。楚家宴会是在楚家半山腰的别墅进行,等她们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在了。

  夏瑜一下车,就感受不少目光往她身上看,已经习惯的她脸上挂着适宜的笑容,先跟夏母跟楚阿姨打了一声招呼。

  “小瑜长得真标致,我小儿子怎么样?喜欢就嫁到你家。”楚阿姨毫不客气地将自己的小儿子给卖了。

  夏瑜捂嘴笑不作答,夏母则是碰了碰楚阿姨,“说什么呢,别人说入赘,你还信啊,我们家还不需要入赘。”

  楚阿姨挑高了眉,“我真不介意,娶到小瑜就是福气。”

  几个人笑嘻嘻地说着,夏瑜感觉到身上一直有一股强烈的视线,从到这里开始就不曾从她的身上挪开,她不动声色地转头看去,在看到熟悉的人时眼里闪过一抹惊慌。

  他怎么在这里?她正这么想,楚阿姨的声音又响起,“她来了。”

  谁来了?

  夏瑜吃惊地看着程毅良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他今天一身淡灰色的西装,双手背在身后,俨然如一个绅士,正翩然地过来,宛若要向她邀舞。

  她的心脏顿时提到了嗓子处,糟糕,他不会想做什么事情吧?该不会被她给气疯了吧?评评,她的心跳几乎要爆表了。

  一股好闻的淡淡男人香撩过她的鼻尖,他与她擦身而过,矗立在楚阿姨前面,“楚阿姨。”

  “阿良真帅,我要是有女儿,就让她嫁给你。”楚阿姨笑着说,转头看向程毅良旁边的程母,亲昵拉着她的手,“你来啦。”

  程母笑着点头,“本来跟我先生一起来,不过他最近比较忙,就让我儿子跟我一起来了。”

  突然俏皮地说:“顺便让他多看看女生,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女朋友。”

  楚阿姨摇摇头,“肯定是眼光太高了。”她的目光看了一眼程毅良和夏瑜,想着他们挺配的,可惜了……不过她没有多说,一手拉着程母一手拉着夏母,“我们三个聊聊。”

  楚阿姨转头对程毅良和夏瑜说:“你们自己去玩,妈妈先借给阿姨吧。”

  夏瑜整个人都晕了,含糊地点点头,看着三朵金花远离了,她将目光投在了一旁的程毅良,他正笑咪咪地看着她,眼底似有涟漪在浮动,“小瑜……”

  呼呼,她的脸瞬间红了,她轻轻地应了一声:“程先生随意。”说完,她就急着要走人,余光时不时地瞄了瞄身后,发现没有人,她松了一口气。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