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隐婚 第7章(1)

作者:金晶
  第二天,夏瑜在家里打包行李,没想到快递送上了两个大纸箱,她疑惑地签下,打开一开,全部都是男人的衣服,她即刻想到了程毅良。

  手机又响起了,她打开一看,是一个陌生电话,“喂?”

  “是我。”

  夏瑜觉得自己的小世界在一步一步地沦陷,被一个叫程毅良的混球攻打了,她重重地磨着牙,“你怎么会有我的电话号码?”

  “山人自有妙计。”他故作神秘地说,实际上是那天早上她还在睡的时候,用她的手机拨打了自己的私人电话。

  “呵。”夏瑜嘲讽地一笑,“程毅良,身为商人,你怎么可以出尔反尔,我说过了,今天不行,你为什么要搬进来?”

  “嗯?”那头的人似是迷茫,“搬进去?我没有搬进去。”

  “那你……”

  “我只是搬了两个箱子而已。”他淡然地说。

  夏瑜的手紧紧地抓着手机,他要是出现在她面前,她一定要抓花他的脸,他还跟她玩文字游戏!

  “程总裁真是学识渊博、能言善辩,诸葛亮在世都要甘拜下风了。”她字字珠玑,却每一个字都在讽刺他。

  “谢谢你的夸奖。”他脸皮极厚地收下了。

  她死死地咬着牙,告诉自己绝对绝对不能生气。

  “对了,有空赏脸吃个饭吗?”

  “不吃。”她直接挂了电话,她怎么可能跟他一起出去吃饭,被人看到就要命了。

  挂了电话,夏瑜气愤地啊啊叫,结果吼到一半,她突然大笑了,哼,他搬进来吧,反正她要搬出去,让他一个人住。

  夏瑜并没有准备要另外租一个房子住,而是打算回夏家住。之前搬出来就是为了方便到公司,顺便逃离夏奶奶的催婚。

  如今,夏奶奶的魔音催婚跟程毅良一比,简直是美妙绝伦的梵音,她就不信她搬回家,他还能去她家里把她给拉出来。

  这么一想,心中的不愉终于散了些,夏瑜开心地哼着歌曲,愉悦地整理着衣物,可惜到时她不在他面前,否则她真想看看他到时那副诧异失望的样子,一定很精彩。

  她邪恶地想着,心情就像锭放的花一般娇艳,真的好期待啊,谁让他想入非非,把她当免费的小情人,想要金屋藏娇?作梦!

  “总裁。”梁助理手中的文件交到程毅良的眼前,“这是按照你上次吩咐的要求做的企划书。”

  梁助理趁程毅良看企划书,心里则想着总裁怎么突然想要开什么鬼餐厅,难道程氏准备打入餐饮这一块吗?

  “还不错。”程毅良快速地看完,“名字我不是很满意。”

  “哦,我让人继续想一个好听的名字。”梁助理连忙说,其实他心里有很大的问题,总裁要开一家普通的自助餐厅,这个创意不错,但为什么连名字叫什么都要管呢,哎,总裁的心思太深奥,他猜不透啊。

  “不用。”程毅良拒绝道:“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名字。”

  梁助理再一次吃惊了,“你已经想好了?”这种事情不是下面的人做更妥当吗,这种小事还要劳驾总裁大人,他匪夷所思。

  “嗯。”程毅良颔首,“良夏之夜。”

  梁助理无语地站在原地,半晌才支支吾吾地开口,“这会不会太浪漫了,有点像偶像剧的名字。”拜托,哪里是像,根本就是,开餐厅啊,为什么要取这样的名字?就应该叫一些通俗一些,或者是一些很有创意的名字,让人耳目一新,走这么浪漫路线是为了什么?可怜的梁助理兀自不解。

  程毅良没有好心地解决他的疑惑,反而笑着说:“不好?”

  “呃……”梁助理硬着头皮,“不大好。”

  “哦,那叫什么?”他反问。

  梁助理沉吟片刻,“总裁,其实我对取名字也不是很懂。”而且这个又不是他的工作,“我前一段时间去吃过几个餐厅,例如火锅妈妈,是家火锅店,称谓上加上妈妈,就很有乡土气息、有人情味,有妈妈做的感觉,这是一种打亲情牌的招数。”

  “嗯。”程毅良点点头。

  “哦,还有口碑一直不错的林夏小馆,据说老板有两位,一位是姓林,一位姓夏,直接取了两位老板的姓氏,加上做的是家常小菜和创意料理,为了给人一种亲切感,叫小馆……”梁助理不知为何觉得头皮发麻,声音越来越小。

  “你知道得不少啊。”程毅良轻轻地说。

  梁助理觉得头皮不仅麻麻的还有些发凉,他轻咳一声,驱走那怪异的感受,继续说:“所以总裁,要不要再考虑看看?”

  被人嫌弃他取的名字不好,心高气傲的程毅良怎么可能受得了,别的不说,他取的名字居然连林夏小馆也比不上,他沉着脸。

  梁助理心中的谜团已经成云雾了,可他还是秉着为上司着想的原则提议道:“其实这些事情交给下面部门做就好。”

  “不用,就用这个名字。”程毅良对梁助理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梁助理听他说:“推出一个噱头,每晚来消费的顾客都将获得一杯特制的酒,名为良夏之夜,你找调酒师,调出独一无二的味道,作为镇店之宝。”

  梁助理总算明白了,总裁是铁了心要用这个名字,而且听了这个想法,确实不错,“是。”程毅良很坚持,但有时也要变通,不好的东西就换一种方式表达,这样就有了主题,同样让顾客记住了他们的特色。

  “不用打着程氏的名号。”程毅良说道。

  梁助理明白地点头,这么一个小餐厅如果用了程氏的名号,未免小题大做,而且他猜测总裁是准备试水温,如果这一块做得好再推开发展,他想了想,觉得总裁大人英明神武。如果梁助理知道真相,估计他会跌破眼镜,因为这纯粹是他家总裁的醋意之作。

  程毅良从那一天听到林佑宁说的话,他心里就一直不舒服,就像有虫子在挠他的心一样,不管有多忙,只要脑子有放空的时间,他就会想到这件事情,心情非常非常不好。

  一开始只是夏瑜这个人让他有兴趣,现在逐渐演变为只要和她有关的事情,他都会去在意,甚至不喜欢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特别是那个男人还别有居心。

  高傲如他,他做不出用什么方法去威迫别人改掉名字,这样不就显得他落了下乘了。所以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在林佑宁擅长的领域展开他的计划,让良夏之夜与林佑宁的小馆公开竞争,他也不用程氏的威名,完全是以自己经营的方式击败对方,公平地较量一番。

  “好,那我先出去了。”梁助理退出了办公室。

  程毅良看了一下手表,离下班的时间还很早,他看着外头艳阳高照,微微皱眉,等着黑色的布幕早点降临,将白天便成黑夜。

  他摸了摸下巴,那个小女人同意他搬过去很奇怪,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没有什么可畏的。

  真让人期待下班。

  夏瑜一下班就开着车回夏家,她把车停好,走到客厅,就听到夏奶奶乐呵呵的声音,“小瑜,你回来啦。”

  “奶奶。”夏瑜上前抱了一下夏奶奶,她讨厌夏奶奶的唠叨,可人老了似乎都有这个不良习惯,她只能体谅,何况夏奶奶是真心为她好。

  “回来就好,以后奶奶也方便给你介绍青年才俊,我跟你讲,奶奶可是认识很多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好男生……”夏奶奶两眼发光地说。

  夏瑜苦笑了一下,连忙对夏母使了一个眼色,夏母收到了,却爱莫能助地对她悄悄摇摇头。

  “奶奶,我有些题目不会写,姐姐好不容易回家,让她陪我写吧。”弟弟夏俊笑着说。夏俊这么说,夏奶奶哪里会不同意,连忙点头,“好,小瑜,好好教弟弟哦。”

  夏瑜看了一眼人小鬼大的夏俊,“好,那我去帮小俊啦。”说着,她开心地跟夏俊上了楼。

  门刚一关,夏俊就朝夏瑜伸出一掌,方才乖巧懂事的弟弟瞬间成了讨债的恶魔,夏瑜却不生气,笑嘻嘻地在他的手上一拍,“知道了,你要的东西我会给你的。”

  夏俊要最新出的一款游戏机,夏家没人买给他,怕他耽误了读书,夏瑜深知回家就跟进狼窟一样,当然要提前作好准备,拿帮他买最新款的游戏机来诱惑夏俊。

  “什么时候有?”夏俊斤斤计较地说。

  夏瑜瞧了他一眼,“等我脱离苦海。”

  夏俊脸色一变,“姐,你太过分了哦,要你脱离苦海就是要你结婚,你连个男朋友都没有,怎么脱离苦海,你骗我。”

  夏瑜不在意地耸耸肩,摸了摸他的头,“傻瓜,我是说在家里的日子,我大概住一两个星期,到时候就买给你。”一两个星期够了吧,程毅良到时应该离开她的公寓了。

  夏俊勉强地同意了,不屑地说:“不就是交男朋友嘛,你交一个不就完事了吗。”

  “臭小子。”夏瑜轻拍了一下他的头,“你别告诉我,你在学校里有交女朋友。”

  夏俊看了她一眼,“放心,我跟我女朋友还没到本垒,不会出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