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隐婚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二天早上,夏瑜在疲惫中醒过来。那个该死的男人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她洗漱了一番,又想到昨晚,没有心情哀悼,只想着要买避孕药吃。

  接着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出去一看,就见程毅良手上拿着食物,一手拿着钥匙,那钥匙上还挂着她自己买的陶瓷玩偶。

  “你还没滚?”

  他一改平时轻佻的模样,将碗筷摆好,说了一句:“吃饭。”

  夏瑜活像被雷劈了一样地看着他,跑到她家里,将她里里外外吃透了,现在居然把她家当成他的家了。

  “不吃?”他挑衅地看了她一眼。

  夏瑜不知道自己哪一根神经又接错了,她当真坐了下来,“程三少买的早饭,我不吃就不给面子了。”

  夏瑜记得之前看过一段资料,程毅良以前有一段叛逆期,不少人称他程三少,有一种纨裤子弟的意味,后来他改邪归正,这个称呼就很少人唤了。

  她故意这么说,就是要惹他生气,结果他一点反应也没有,淡定地继续吃饭。夏瑜气呼呼地吃了小笼包和豆浆之后,重重地扔下筷子。

  “昨天的事情,你以后不准提,否则……哼!”昨天的事情太不真实了,她想想,心里觉得不舒服。

  她不是那种迂腐的人,第一次没了就没了,但她觉得妯千不该、万不该跟他发生关系,这才是她不爽的地方,一步错步步错,从他们认识的那一刻开始就错了,结果纠缠在一起就是错上加错。

  坐在她前面的程毅良却如贵公子般,礼仪良好地吃完了早餐,抽了纸巾擦了擦嘴,默默地收拾碗筷。

  夏瑜早已气得坐在沙发上,偷偷地打着沙发,对着他出气就跟对着空气挥拳一样,实在是白费力气。

  他走过来坐在她的前方,坐如钟般一丝不苟,英俊的脸庞严肃不已。夏瑜终于冷却了怒火,认真地打量起他。他很不一样,之前是有些吊儿郎当,此刻一本正经,她双手环胸,“看来你有话跟我说。”

  程毅良颔首,“我是有话要跟你说。”

  “如果是我不爱听的,你就不用说了。”夏瑜插话道。

  他隐晦地看了她一眼,她净白的小脸上写满了不耐以及倔强,他轻轻勾唇,“这件事情跟你我都有关。”

  “说。”

  程毅良却不马上开口,黑瞳就直勾勾地看着她,“我们昨天生米煮成熟饭了。”

  夏瑜的脸瞬间红了,废话,已定事实,他重复干什么。

  他又说:“既然如此,我觉得离婚就不必了。”

  离婚,不必了!她瞬间睁大眼睛,难掩惊讶,“你说什么?”她不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她是不懂他为什么这么说。

  “结婚了,发生关系了,我们的关系很明确,夫妻,有名有实、名正言顺的夫妻。”程毅良一字一句细心地和她解释。

  夏瑜想大声地笑,但她笑不出来,因为她看得出来,他说的是认真的,她直接摇头,“我不同意。”

  “以后不用费尽心思给我离婚协议书了,我不会签。”他深沉地说。

  “我、不、同、意!”夏瑜咬牙切齿地说。

  他不说话,但眼神坚定,透露出了他绝对会说到做到的决心。她几乎要发疯了,她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才惹上这样的疯子,为什么?就因为他们昨晚发生了关系?她几乎要崩溃了,食指愤怒地指着他的鼻子,“发生关系又怎么样,我……”

  “我不会改变主意……”略顿,程毅良眼神阴鹫地看着她,“如果你敢红杏出墙,我不介意让夏氏见识一下程氏的实力。”

  他在威胁她,夏瑜面红耳赤,不是害羞而是愤怒,“你到底在说什么!”先是确立婚姻关系,现在还指责她会出轨,他真的疯了!

  “我知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可以暂时隐婚,找到合适的时间,将我们的关系开诚布公。”他霸道专制地决定了一切。

  夏瑜已经完全傻了,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天翻地覆的改变。她摸摸头,也许真的是在作梦也说不定,她如幽灵般站起来,头重脚轻地离开客厅。

  “走前关门,钥匙留下。”她进了卧室。

  程毅良看着她窈窕的背影,眉眼一扬,转身带上门,安静地离开了,她需要时间消化。而房间内的夏瑜则是翻了一个白眼,程毅良是什么人,经过这一段时间相处,她多少了解他,不需要跟他说什么,说多了无益。

  他说不离婚是他的事情,而她坚持己见,两个人,南辕北辙的人,站在不同利益点上的人,此刻第一次坚持了同一种方法,说的不如做的。

  做到了,才是王者;光说不练,那是王八。

  下班之后,夏瑜没有立刻开车回家,而是开着车往林夏小馆开去,林佑宁说要请她尝新品,她正好有时间就应下了。

  她将车停好,从后门进去,林佑宁在厨房里忙碌着,一身白色的干净蔚师服饰,她没有出声叫他,双手环胸地靠在一边安静地等他忙完。

  还是二厨先看到了夏瑜,连忙提醒林佑宁,林佑宁开心地望向她,“你来了。”

  “对啊,你先忙。”

  “你去VIP包厢等我。”林佑宁不让她让着,“这里乱,你去喝喝茶休息。”

  夏瑜也不客气,“好。”

  林佑宁替她留了一间包厢,她熟门熟路地进去,工读生小妹忙不迭询问:“夏小姐,你想喝什么?”

  夏瑜常常来,不少负工都知道她的身分,她笑了笑,“嗯,一壶玫瑰花茶吧。”

  “好。”

  夏瑜就坐在位置上拿着手机玩游戏,工读生小妹不多时就送上了玫瑰花茶。玩了几回游戏,林佑宁才进来,手上端着一旁香气四溢的卤鸭爪。

  夏瑜鼻子动了几下,一脸惊喜地说:“好香!”

  “这卤味是用了独门秘方做出来的,你吃吃看。”林佑宁将盘子放在她的面前,“鸭爪已经去了骨,吃起来也不会很狼狈。”

  “哦,很贴心欸。”女生就怕面对美食时想吃又怕吃相太难看,夏瑜愉快地挟了一口,细嚼慢咽,不住地点头,“好好吃。”

  “等等主食是海鲜蔬菜泡饭。”林佑宁介绍着菜谱,“凉菜是……”

  “不要说,我好饿。”夏瑜笑着打断他,“快点上菜吧,越听越饿。”

  他点点头,“配料我都弄好了,他们应该很快就上菜了。”一顿,“小瑜,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夏瑜吃饭的动作停了下来,“你哪里听来的?八卦杂志不要相信哦。”

  “不是。”他瞅着她,“上次帮你送外送的时候,你屋子里……”

  夏瑜呆愣了一下,瞬间又恢复了常态,“哦,他是我一个朋友。”

  “他姓程。”林佑宁不信地说,夏瑜跟程家怎么可能会有关系。

  夏瑜眨眨眼,“好吧,我跟他的关系有点复杂。”说完,她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希望林佑宁不要再问了。

  林佑宁听了她的回答,心里有些酸涩,他喜欢夏瑜很久了,可她一直将他当作好朋友,他又不敢轻易打破他们现在的状态,就怕最差连朋友也做不了。可那天看到她屋子里的男人之后,他心里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再不出手,也许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你跟他不是恋爱关系?”林佑宁认真地问。

  夏瑜看向林佑宁,他的身高很高,是很容易给人安全感的男生,他的五官偏向平凡,但是耐看,此时他落在她身上的眼神很专注,神情格外的严肃。

  他怎么感觉好像喜欢她?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飘过她的脑海,夏瑜没有细想,反问:“林大哥,你怎么突然问我道些事情?”

  林佑宁脸色微红,正要开口,工读生端着菜上来了,他忙不迭地说:“先吃饭吧。”

  夏瑜心想,应该不可能,他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一直以来都是很好的朋友,她耸耸肩,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

  新品菜很不错,夏瑜吃了不少,给了佳评,“都好好吃,如果放上新菜单没问题。”她拿纸巾擦着嘴,端着花茶清了清嘴里的味道。

  “你这么说,那一定没有问题。”林佑宁温柔地说:“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自己开车了。”夏瑜摇摇头。

  林佑宁深吸一口气,难得强硬地说:“不,我送你。”

  夏瑜好笑地说:“那我的车怎么办?”

  “我再帮你开回去。”他理所当然地说,也许他该做出一些行动,而不是一直不温不火的,这样下去,她永远不知道他的心意。

  “林大哥。”她没好气地说:“你每天忙餐馆的事情就好忙了,还做这些,想累死你啊。”

  为了她做什么都好这句话在林佑宁的舌尖上转了一圈,话还没说,他的脸率先红了。

  “真的不用。”夏瑜认为他是担心她的安全,心里暖暖的,“我到家发简讯给你,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

  林佑宁加好的油又没了,勉强地点头,“好。”

  夏瑜走出林夏小馆的时候,林佑宁特意送她出了门,一路嘱咐她小心点,夏瑜满脸的微笑,“好啦好啦,我知道啦。”

  夏瑜上了车,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林佑宁高大的身躯,嘴角微微一扬,林大哥这么好的人,以后她遇到好女生一定要介绍给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