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隐婚 第4章(2)

作者:金晶
  大尺度的亲密接触羞红了夏瑜的脸,更可恶的是在她嘴里直冲乱撞的舌,滑腻的交缠让她陌生,他封住她的唇,几乎垄断了她的呼吸,她不舒服地在他的怀里蠕动着,坚硬的车壳顶着她的后脑杓,她根本无处可逃。

  他不为所动,她只好张着唇,努力地呼吸,扩张胸腔汲取氧气,他突然离开,勾出了一道银丝,湿润了她的嘴角。

  夏瑜两眼发直地看着他,手死死地捂着自己的唇,呼吸还很急促,她不敢随便开口,怕一说话,娇媚的声音就让他听出了蹊跷。

  “对不起。”程毅良温文尔雅地说,两手背在身后。

  他的眼睛像偷腥猫儿般的很晶亮,他的唇上还沾有她的唇印,他那副道歉的痞样真的一点诚心也没有。

  夏瑜气得几乎要再掮他一巴掌,他轻而易举地抓住她的手腕,与之前轻松闲意的神情不同,嗓音幽暗地在她的耳边响起,“打了人一记耳光,想道歉就了事,我也不过就是吻你一下,我也道歉了,你还想打我?”

  忍辱负重、忍辱负重……屁!这个男人才不是好人。她现在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夏瑜走到自己的车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他的眼皮底下,“程毅良,我带了离婚协议书,你现在签不签?”

  嗯,她变得聪明了,程毅良秘而不宣地笑了笑,双瞳就瞅着她绯红的脸颊。

  清水般的眼闪过一抹怒意,她就知道,他根本就在戏耍她,也许就因为她跟他是商业劲敌,看着敌手被他耍得团团转,他心里肯定很舒服。真的太恶劣了,欺负人到这种地步。

  “不签对不对?”她一反常态,轻柔地问。

  她承认上次打了他是她不对,所以这一次她想很认真地跟他说对不起,也打算将离婚事情早点解决掉,从此以后就当不认识。

  可她想错了一件事情,他也许不想跟她结婚,但是结婚不结婚对他这个混蛋而言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他现在不想离,就想看她紧张的样子。

  确实,这件事情成了她的把柄,但这不代表这个男人可以藉此耍着她玩,她冷冷一笑,“程毅良,你给我记住。”

  话音刚落,文件啪啦地如雪花一样拍在他的俊脸上,她豪气冲天地转身走向车子,坐在驾驶座上。她也是有脾气的,之前以为他只不过是有意为难一下,但也会很快地签下离婚协议书,毕竟他们都不想让人知道。

  但不想人知道就不想人知道,隐婚就隐婚,她就看看,等他要结婚的时候看他还求不求她!反正他年纪比她大,他一定会比她早结婚,就看他们谁耗得起,谁先低头认输。

  夏瑜发着车想走,余光却看到程毅良双手插裤袋的潇洒风流样,气得她狠狠一咬牙,方向盘往左一打,车头毫不犹豫地撞上了他那辆车子,砰的一声巨响,撞得格外用力,后车箱直接掀盖而起,翘得高高的。

  她的车头也撞坏了,但发泄了一番,她心里觉得痛快,很霸气地朝他竖了一根中指,踩下油门,开着肇事车子快速地离开。

  程毅良站在原地,轻笑出声,惹恼她了,她发起火来,代价倒是不小。他侧头看着车尾,要是杀人不是罪的话,她的车有可能会直接冲着他来吧。

  “呵……”他发笑地摇摇头,迈开结实的长腿,巴掌之耻已经还了,看来她现在真的恼了,决定要跟他做一对隐婚夫妻。

  嗯,他这一辈子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倒真有新鲜感。

  程毅良最近的日子有点平淡、有点无聊,他转着钢笔,听着梁助理的报告。

  梁助理一边说,一边观察着总裁的神情,他总觉得最近总裁有点怪,但又说不出哪里怪,起码公事上没有任何问题,他偷偷想,应该是私事,再八卦一点的话,可能跟女人有关。

  说完报告,梁助理见程毅良淡淡地点了点头,又说道:“总裁,今晚有一场慈善宴会。”

  梁助理说完,准备出去了。一直冷淡的程毅良开口了,“谁会参加?”

  梁助理一愣,这是没有过的事情,总裁对这些宴会以及聚餐之类的事情很厌烦,就好比上次跟李董在私人会馆谈事情一样,回头总裁就对他说,以后这些碰面的事情交给公关部门。这真是头一次听总裁主动打听。

  他的反应慢吞吞,让程毅良不爽地瞪了过来,他立刻反应过来,“呃,还满多人参加的,具体没记。”

  “哦?”程毅良颔首,“夏氏有派人吗?”

  “应该会有人去,夏总裁应该会带夏小姐去,最近夏家大小姐可是很受欢迎的,从国外回来进入夏氏之后,有条不紊地拿下好几个企划案,虽然不是很大的企划,但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还满让人赞赏的,又长得漂亮,不少青年才俊对她有意思。”

  梁助理停下来,看了一眼程毅良,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也就继续说了:“现在不少人说夏小姐应该会招赘,毕竟夏家三儿子还太小,不可能继承夏氏,夏小姐虽然有能力,但一个女人能力有限,招赘是极有可能的。”

  “嗯?”程毅良缓缓地说:“有人有这个想法?”

  梁助理嘿嘿一笑,“大富大贵,有能有才的人应该不会这么想,但一些攀龙附凤的就说不定了。”

  程毅良心中嗤之以鼻,招赘这种方法已经过时了,有时候招赘更是引狼入室,祸害家族,更何况,他跟她之间还有那一层关系在,她要是想结婚,还得先跟他解除婚姻关系才行。

  梁助理心中很疑惑,一向不问世事的总裁怎么对夏氏的小姐这么关心了,还愿意听他讲这些废话。虽然夏氏跟程氏有竞争,但他们的竞争倒没有白热化到要喊打喊杀,只是不想看到对方,毕竟谁愿意看到一个常常跟自己争肉吃的人。

  “给你机会,你愿意入赘?”程毅良笑嘻嘻地问。

  梁助理心里一抖,难道是忠诚度的测试?他额头微微冒汗,“这个……”

  一看到他犹豫了,程毅良眼里升起一抹冷然之气,“看来挺愿意的。”

  “总裁,夏小姐长得漂亮,就算不为夏氏,光是娶一个漂亮、有钱、有内涵的女生,每一个男生都愿意。”梁助理把心一横,说了心里话。

  “都没有跟她相处,就知道她有内涵?”

  话题朝着某个怪异的方向移动,梁助理哭笑不得,“总裁,你放心,我是不会背叛程氏的,虽然招赘很吸引人,但是我有心爱的女朋友了。”他刚才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啊,总裁大人,真的不要怀疑他的忠诚度。

  程毅良收回锋利的目光,指腹压了压桌子,“今天的宴会我会去。”他去看看她恼怒的样子。

  “好。”梁助理点点头,“那要请女伴吗?”梁助理并不了解总裁的私生活,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事情,他是连打听都不敢打听。

  程毅良睇了他一眼,梁助理觉得自己问了傻话,以总裁的身分还要安排什么女伴,多的是女人主动送上门才是。

  “我不喜欢惹是非,今晚你跟我一起。”携伴出席宴会其实没什么,只是讨厌某些媒体乱写,到时候又要澄清,麻烦。

  梁助理听到这个答案也不觉得奇怪,程家的男人在私生活上还是比较干净的,就是程家二儿子,虽然交往过的女人多了一点,但是从来不会乱来,每一段关系都是正正经经的,来电就谈,没电就断,好聚好散。

  “知道了。”梁助理点头。

  慈善晚宴除了做善事博取好名声,更多的是联络关系,好在谈生意的时候起到关键作用。

  夏瑜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短款洋装,看起来沉稳,略带有一丝丝俏皮,恰当地裸露了小小的香肩,给她增添了不少性感。

  夏父的人脉广,夏瑜跟着夏父认识了不少人,也从夏父的嘴里记下了不少人的习惯,这些习惯也许不值得一提,但是在关键时刻可以打动客户,毕竟一间大公司能记住客户的习惯爱好会令客户暖心,从而做到偏心,一样条件的两家公司摆在面前,自然会选有好感的那一家,这是博取客户的一个小伎俩。

  没有意外的,夏瑜在宴会上碰到了曾经见过面的陈亮,他走过来朝他们打招呼,夏父无奈地笑了笑,但仍是给足了面子跟他交谈了一会。

  夏瑜之前从夏父的嘴里知道,陈亮对她的印象还不错,想跟她交往试试看,她对陈亮不来电,直接让夏父回绝了,不过陈亮看起来还不死心。

  夏瑜觉得自己没有特别的魅力,特别是她在陈亮面前还刁蛮过,陈亮难道这么重口味?她决定逃之夭夭,反正今天该见的人她都见了。她找了一个借口丢下了夏父,一个人拿了些食物,走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吃饭。

  她悠闲地吃了几口,忽然握紧了叉子,她最大的敌人程毅良此时正大摇大摆地从宴会厅门口走进来。她看到他就恨不得吊起他,狠狠地抽他几顿,这个混蛋居然还敢装斯文、装儒雅地出现在这里,人模人样,实际是人面兽心、斯文败类!

  她一边想,一边叉了一块牛排用力地咬着,恨不得咬的是他的肉。自从撕破脸,她也就拉不下脸去找他,不离婚就不离婚,看谁先结婚,看谁先求谁。

  哼,她就跟他耗着了,她比他年轻,不担心跟他耗着,她记得他今年都二十八了,这几年就要结婚了,到时候看鹿死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