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隐婚 第3章(2)

作者:金晶
  还没等到程毅良的回答,门铃响了起来,夏瑜只好去开门,看到门口的人时,她一愣,“林大哥?”

  “小瑜。”门口站着一名身高约一百九十公分的男人,高大的身材几乎都占满了整个门口,林佑宁温和地对着她笑。

  “林大哥怎么亲自送外送?”她惊讶地问,林佑宁是她高中学长,她出国读书之后,两人常常透过网路聊天,知道他要开店,那时有闲钱的她就投资了。

  林佑宁高中毕业之后就去当厨师,厨艺了得,当学徒几年之后就想着开店,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对的,他开的餐厅很受人欢迎,生意火红,在台北有两家分店。

  “小瑜亲自下单,我当然要送到你手上才行。”林佑宁温柔地看着她。

  夏瑜豪爽地说:“林大哥太客气啦。”正想开口邀他进来坐坐,却想到屋子里的另外一个男人,还没等她说话,林佑宁先发现了程毅良的存在。

  林佑宁看着比他稍矮但同样高大,气势强劲的程毅良,林佑宁的眼神暗淡,能出现在夏瑜家里的人跟夏瑜的关系肯定很密切。

  “林大哥,下次我请你吃饭。”夏瑜接过外送。

  “好。”林佑宁木讷地点点头,看来她是不想介绍屋中的男人是谁了,心中一叹,勉强地笑了笑离开了。

  夏瑜没有发觉林佑宁有什么不对,她只想着屋里的程毅良是见不得人的。拎着外送走回屋子,就见到程毅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她眼皮一跳,“干什么?”

  他淡笑不语,走过去帮忙将外送放在桌上,拿出盘子一一装好,她点的是家常菜,两荤两素。

  夏瑜的眼神闪了闪,拿着筷子慢慢地吃着,轻声说:“我有一个信任的律师,可以帮我们将离婚的事情处理一下。”

  他慢条斯理地吃着饭,眼底深处带着笑,看她一副急躁又强装镇定的样子,他终于好心地开口了,“离婚协议书到时拿给我看看。”

  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夏瑜凉凉地看着他,“我好像不是你的下属吧。”他的口吻真的很随便、很专制。

  “的确不是。”程毅良坦然点头,“可你比较急。”

  所以心急的人吃亏,她脸一黑,握紧了筷子,“难道你还真心想娶我?”

  “不想。”他快速地摇摇头,“不过我还满欣赏你这副狗急跳墙的样子。”

  咣的一声,她手里的筷子掉到了地上。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被这个男人的外貌所迷惑,他长得英俊好看,她就忽略了他的性格问题。现在才知道,外貌好的人,性格才是真正的恶劣。她冷冷一笑,“哦,能让你一乐,我也是做善事了。”

  闻言,程毅良笑了,“谢谢了。”

  夏瑜脸色越发的难看,要不是她有家教,要不是她急着要跟他撇清关系,她会忍他才怪,越好看的人才是越可恶,“不客气。”她咬牙切齿地说,重新拿了一双筷子吃饭。

  安静地用完餐,她收拾了桌子,转头一看,他正站在一边,她拿布擦了擦手,不客气地说:“晚了,不送。”

  他颔首,脸上挂着笑,却让夏瑜有一种危险的感觉,后颈的寒毛根根竖起,她不舒服地抬手摸了摸颈子。

  程毅良一个箭步上前,快速地将她搂在怀里,薄唇在她的额上一落,感性地说:“晚安,老婆。”

  调戏的声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夏瑜瞬间暴走了,抡起拳头要揍他一顿,他的动作却很快,她的拳头瞬间落空,他往后一退,潇洒朝她一挥手,优雅的背影消失在她家门。

  他做了什么?她反手用力地擦着额头,一脸的愤怒,天呐,她要被逼疯了。

  色狼!

  “夏经理,对不起,这一次是我能力不够才会……”

  “不关你的事情,你已经尽力了,出去吧。”夏瑜轻轻地说。

  来者安静地离开了,夏瑜这才狰狞地看着投标失败的企划,这个企划被程毅良轻而易举地拿走了,这块地她早早就看上了,开发做度假村还是商业大楼都不会吃亏,结果肉到嘴边被抢走,她怎么可能不气。

  随着时代的变迁,程氏和夏氏的发展都不再是单一化,他们投资在各个行业中,但房地产是他们的老本行,也是他们竞争最激烈的领域。

  夏瑜气得要跳脚,但是输了就是输了,遇上强大的程氏,不认输也没有办法,除非他们能更强,她双手握拳,懊恼地捶了一下桌子。

  很快她又释怀了,她被程毅良刺激了,现在总想着跟他争胜,挫挫他的锐气,脾气温和的她最近总是被程毅良弄得暴躁,她真后悔遇到他,如果有后悔药,她绝对不要跟他有关系。而且她发现了他的劣根性,他似乎以玩她为乐趣,她拉开抽屉,看着里面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就算知道他在戏耍她,但只要她想离婚的话,还是必须跟他接触。

  为什么她运气这么背,遇上了他。据说他是程家小儿子,家中受宠,恶劣的性格应该是从小被溺爱而形成的。

  叩叩。

  她警觉地关上抽屉,“请进。”

  夏父宛若弥勒的笑脸出现在她面前,她惊讶地说:“爸,你怎么来了?”

  “我找我宝贝女儿吃午饭,赏脸吗?”夏父笑呵呵地走过来。

  夏瑜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她偶尔会跟夏父一起吃中饭,她也只是怀疑了一下,就

  乖乖地上前,“当然没有问题,可以剥削爸的钱,我是一点也不在乎。”

  夏瑜挽着夏父的手,夏父点了点她的鼻子,“调皮。”

  夏父订的位置在经常去的一家日式料理店里,这里的生鱼片鲜甜好吃,夏父很喜欢来这里吃饭。

  夏瑜刚坐下准备点餐,夏父伸手压住菜单,一脸心虚地说:“小瑜,爸要实话实说。”

  “哦?”她就觉得奇怪,爸爸平时很忙,如果要跟她一起吃饭,都会提前跟她说一声,今天突然来找她,她还以为是要给她一个惊喜呢,原来想错了。

  “你奶奶一直想你快点交男朋友,我也拦不住,我说就一次。”夏父比了一根手指,“下不为例。”

  “所以等一下还有人?”夏瑜聪明地说。

  “是。”

  “爸,这是变相的相亲,你还跟奶奶起哄。”夏瑜不乐意地说。

  “我快被你奶奶念到疯了。”夏父为难地说。

  “哦。”夏瑜仍旧不开心,“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下次我可要弄清楚才会跟爸出来吃饭。”听着女儿挖苦的话,夹在中间的夏父也实在困扰,发狠地说:“就一次。”

  “如果还有第二次呢?”她反问。

  夏父皱眉地说:“绝对不会。”

  看着斩钉截铁的夏父,夏瑜淡淡地说了一句:“但愿。”

  “不生气了?”

  “跟人吃顿饭,我还不会这么小气。”夏瑜没好气地说:“但是下次藉父女培养感情之名骗我出来,我就不保证了。”

  夏父听了哈哈大笑,“小瑜,你这张嘴越来越厉害了。”

  夏瑜偷偷瘪了瘪嘴,再厉害在程毅良前面就是一块豆腐渣,她快被欺负死了。

  等了五分钟左右,一位戴着眼镜的男人走了过来,“是夏伯父和夏小姐吗?”

  “你是陈亮?”夏父开口道。

  “是的,你们好。”陈亮礼貌地说。

  现在就是把吴彦祖放在她前面,她都没有兴趣,不过夏瑜还是礼貌地打了一声招呼,三个人一番客套之后就点菜。

  说是三个人说话,其实更多是陈亮和夏父在说,夏瑜偶尔搭一句。在还没上菜之前,去了一趟洗手间。

  她走出洗手间的时候吓了好大一跳,她拍着胸口,一脸的不敢置信,“程毅良?”他怎么在这里!

  “见到我像见鬼一样,有必要吗。”他嘲弄地看着她,“该不会是做了亏心事?”他跟人一起吃饭,无意间看到夏瑜,特意出来跟她打声招呼,她一脸厌恶他的模样真不可爱。

  “我做什么亏心事,倒是你……”她不爽地说:“鸡蛋一口就吞下,小心噎死你。”程毅良一想,就知道她说的是那块地的事情,嘴角一扬,“放心,我的食道还满粗的,噎不死。”

  夏瑜也不指望一句话就能打击到他,轻哼一声,转身往回走,耳边传来他漫不经心的话,“老婆出轨,你说该怎么办?”

  夏瑜停下脚步,“你说什么?”

  “难道你不是跟那个男人相亲?”程毅良双手环胸地打量她。

  夏瑜噗嗤一声笑了,要不是她知道这个男人又在耍她了,她真的要说他太厉害了,“你真的可以转行了,将妒夫演得活灵活现,拿影帝没问题,还有不要什么老婆,矫情。”他每次喊她老婆总能听出一股讽刺意味,名不正、言不顺,他还能喊得很开心,明明她跟他之间很单纯。

  小猫咪一下子不亮爪了,有点闷啊,他淡笑着,“我说的可是实话,为了证明我真的不喜欢被戴绿帽子,我应该跟岳父大人说一声……”

  “喂!”

  小小的手用力地抓住他的手臂,他头一低,她细白的手放在他黑色的衣服上,显得又白又小,爪子很可爱。

  “你给我小心点,不要胡说!”她压低声音,也怕被别人看到他们两个勾勾缠,晶亮的眼睛时不时地注意着周围的情形。

  他眼睛一转,又看到她瞪着眼睛,像松鼠似的瞪着他,眼珠又黑又亮,他笑道:“我从来不胡说,我说的都是真话。”

  夏瑜听了,眉头一皱,小腹突然一阵抽痛,一股暖流从身体里汨汨而出,她脸色一变,松开手,掉头走回洗手间,丢下一脸不解的他。

  几分钟之后,夏瑜走了出来,脸色很不好,令她意外的是程毅良还没有走,她狠狠地对他挥了一下手,“你怎么还在这里。”

  似乎重遇之后她的笑容总带着防备,程毅良眼神沉沉地看着她,意外自己还记得当初她单纯的笑容。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看她一手垂着,一手压在小腹上,脸色有些难看,问了一句:“不舒服?”

  她大姨妈来得真巧,偏偏在她跟他说话的时候来,幸好她有带卫生棉,不然真的更麻烦了,超糗,她扯了一下唇,“大姨妈。”

  程毅良挑眉,沉沉地应了一声:“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