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隐婚 第2章(2)

作者:金晶
  程毅良放下手机,悠悠地看向她,正好对上她一双会说话的眼睛,那双眼睛里正蕴含着怒意,活像要生吞活剥了他一样,他不以为忤,“夏小姐盛情邀约,不知有什么事情?”

  从他挂掉电话开始,夏瑜就知道这个男人刚才是在耍她,可恶,现在更是装白痴,“程先生明知故问吧。”她忍着火气说。

  可她修身养性的本领跟老奸巨猾的程毅良比起来真的是小巫见大巫,没有任何可比性,他仍旧是淡淡地说:“夏小姐不说,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夏瑜真是恨不得将手上的方向盘扣在他的头上,看他还会不会这么说。她深吸一口气,干脆地不说话,将车子开到了一个幽静的公园。

  她刚停好车,程毅良开口了,“不知道夏小姐带我到这么偏僻地方,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跟我说?”

  要不是她观察人的本事还不错,她都要以为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在拉斯维加斯遇到的那个人了,不是跟她结婚的人。但她很有自信地说,一定是他!听听他的口吻,什么偏僻的地方,弄得一副良家妇女的口吻,她又不是采花贼。

  “这里倒是一个偷情的好去处。”他忽然说话了。

  她一愣,脸上控制不住地一阵燥热,偷情,谁跟他偷情啊,“程先生……”

  “夏小姐,我建议你换一个地方,不要破坏了人家的良辰美景。”程毅良笑着说,顺道好心地指了指不远处。

  他的手在灯光下泛着晶莹的光芒,她忍着刺眼看去,顿时目瞪口呆,不敢置信。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在一棵大树旁边,一对情侣正激烈地热吻着,男人的手早已伸进了女人的衣服里,春光无限好。

  她红着脸,重新开车,往另外一个地方开去。

  尽管夜再黑,他一眼就看穿了她强装镇定的模样,不管她如何伪装,她还是一只菜鸟罢了。

  这一次,夏瑜直接开到了郊外,车子停下来,程毅良不急着开口。她想说话,却觉得先开了口就有点落下风的意味,于是她也不说话。

  夏瑜冷眼地瞟了他一眼,只见他一副悠哉的模样,率先沉不住气,“程先生,我想说的就是关于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时……”

  手机响起,夏瑜扯了扯唇角,心中不满极了,怎么这时候有人打电话给她。她接了电话,听了一会,语气转好,“知道了,爸,我现在过去。”

  夏瑜刚放下手机,程毅良揶揄的声音充满了她的耳道,“岳父大人的电话?”

  谁是他岳父大人,不要脸!她冷冷地横了他一眼,“程毅良。”不客气地说:“不装聋作哑,扮白痴了?”

  程毅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确实是故意的,当她的车子停在他的面前时,他吃惊了一下,却看到她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屑。不屑什么,不屑他出入那种风花雪月的场所?

  在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她可没有这么不可爱,他可不会吃亏,她既然嫌弃他,他自然要回馈她一顿。

  还骂他白痴,他危险地一笑,“岳父大人有什么事?要不要我一起过去,顺便给我正名。”

  夏瑜听了只想笑,“你心里想什么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难道你想跟我结婚?有时间耍嘴上工夫,还不如抓紧时间跟我去把离婚手续办理一下。”

  “其实程家一点也不注重门当户对什么的,如果我娶了你,别人只会说我有本事。”他轻柔地说。

  别人当然会说他有本事,连对手女儿都敢娶,夏瑜臭着脸,“你……”

  “而且不是我没有时间,是你没有时间。”程毅良笑着看着她。

  他好奇怪,难道他不心急这件事情吗?夏瑜摸不准他的心思,这次见面跟第一次看到他时的感觉差别好大,也许是利益牵扯的关系,显现出了他的商人本质。

  “程毅良,你不会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吧?”她小心翼翼地问。

  他讶然地看着她,“醉酒之后做的事情能当真?”顿了一下,“离婚手续当然要办,只是最近你的锋头这么盛,你确定要在这段时间吗?”

  听到他的话,夏瑜松了一口气,她就知道他刚才在耍她,耍了这么久才说出他自己的想法,混蛋!

  特别是他明着夸她、暗地贬她的语气,听听更气,什么锋头盛,明明在说她爱出锋头,可恶!当初怎么瞎了眼觉得他不错,还跟他喝酒聊天,真的是见鬼了。她好后悔啊,居然遇到了人渣,“程总裁的锋头也不小,不要小看自己。”

  说完,她横了他一眼,启动车子往市区开,在一处安静的巷口停下,“不好意思,我还有事情,就不送了。”

  程毅良倒没有说什么,临下车时说了一句:“替我向岳父大人问好。”从容地离开了她的车,转身离开。

  夏瑜气得狠狠地捶了一下方向盘,“运气真是太背了!”

  接着,她打着方向盘往夏家开去,她早早搬到了公司附近的公寓,刚刚夏父打电话让她回家,因为夏爷爷、夏奶奶从国外度假回来,想看看孙女、孙子,她只好先回去。

  离婚的事情……哎,只能等从长计议了。

  本来脑子里一直想着要离婚、要离婚,结果夏瑜接了一个合作案,一忙就忙了整整一个月,等她从工作里抽出空时,程毅良跑到香港出差了,于是她陷入了等待。

  午休的时候,她没有疲惫感,到茶水间泡花茶喝,她进去的时候,正好有两个女员工在聊天。

  “真不敢相信,我这么喜欢他,他居然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一岁了。”

  “呵。”另一个女员工冷笑一声,“现在明星都这样,结婚偷偷摸摸,生小孩也是,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难道我们fans这么没有理性吗,我们当然会祝福他罗。”

  “就是,他在小巨蛋的演唱会我都不想去。”

  “哼,隐婚,太过分了!”

  夏瑜慢慢地走进去,看到她们,微微一笑,她们异口同声地说:“夏经理好。”

  “你们好。”夏瑜微笑道,倒了水就回办公室了。

  隐婚……她好像也是欸,隐婚会被人鄙视吧,哎,果然这件事情得快速解决。随即又想到夏奶奶,老人都希望子孙多多,特别是现在三代同堂,更想在有生之年抱一抱曾孙。

  可她这么年轻,结婚都还太早,更何况是生小孩,可老人家不会这么想,甚至说要帮她注意一下朋友的孙子,夏瑜觉得事情很大条。

  假设真的有适合的人出现,到时候被发现隐婚,她的腿肯定会被打断,想到这种可能性,她就头痛,一边暗自期盼程毅良快些回来,早点回来,早点解决他们之间的事情。

  在他还没有回来之前,她只能努力摆出一副工作很忙的样子来逃避夏奶奶,顺便求救夏父。说到嫁人,夏父的态度就没有夏奶奶热情,毕竟女儿还小,慢慢来、慢慢挑,这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幸好夏瑜不是住在家里,否则真的要被夏奶奶耳提面命,每天过得不开心了。

  “经理……”助理阿珍走进办公室,手中拿着一份资料和杂志,“这是你吩咐我找的资料。”

  “嗯,知道了。”

  阿珍走了出去,夏瑜先看了资料,上面是程氏最近在做的企划,杂志则是程毅良的专访。程毅良的外表绝对是可口的蛋糕,让人想咬一口,杂志封面上的他微微一笑,朝着镜头浅笑,魅力十足。

  她耐着性子看完,扔到一边。其实对程毅良的事情她一点兴趣也没有,可秉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她必须时刻关注程氏的消息,好在关键时刻扳回一城。

  而且程毅良这个鬼才在美洲的名气很大,手段颇为了不起,既是名义上的老公,又是实质上的劲敌,必须要了解透澈。他很少来台湾,这份杂志也是因为他要回台湾而造势的一种宣传手段,也难怪她不知道他,因为他太低调了。

  近几年,夏氏跟程氏的比拚,以程氏略胜一筹为结果,夏氏虽然没有输得很难看,但确实不及程氏。特别是程家三兄弟分别在东南亚、美洲打开市场之后,程氏蒸蒸日上。

  夏瑜没有这么大的雄心壮志,要如何使夏氏超过程氏,她只要在东南亚这一块能与程氏不分轩轾就成,毕竟程家有三个人,而夏家在她的妹妹、弟弟还没成长之前,只有她一个人。所以有野心是好,但是蛋糕乱吃会噎死自己。

  夏瑜一张纯净的脸上荡着女生纯真的笑容,她靠在门板上,她的脸蛋上有着淡淡的绯红,小手推开他,倔强地一个人摇摇摆摆往那张大大的床走去,脱下白色球鞋随手一扔,像泰山压顶似的倒在床上。

  突然,她蓄满力量的娇躯在床上翻滚起来,喉咙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程毅良不由自主地迈开脚步走向她。纤细的长腿在白色床单上挪动着,优美的脚踝蹭着被单,小脚丫对着他摇晃着。

  他不知不觉地伸手抚上她的脚踝,感受那一片极致的细腻,他轻轻一笑,坐在床尾,大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脚,悄然地一路往上,探入牛仔裙里,她的大腿紧实细腻,他的手心渐渐地发热。

  “好热……”她娇笑着,撕扯着短袖,露出一小截雪白的胸脯,他的眼一黯,稍稍倾身,眼落在那性感的锁骨上,他的呼吸越发的浓重,他能闻到她身上的酒精味道,深深地刺激着他的yu/望。

  女人香、酒、她的笑靥,他轻而易举地被刺激,欲望就如团团火焰般在他的小腹燃烧着,他情不自禁地俯首,伸出舌头轻舔那一片雪白,她的肌肤在他的舌下颤抖着,尝到了她敏感的热度。

  他微微抬高身体,却看到一张如天使般的睡颜。yu/望在腹中徘徊不去,而她安静如昙花,妩媚的绽放极为短暂,那余下的香气仍在作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