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隐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隐婚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年后,台湾。一场华丽的宴会,夏瑜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出现的男人,快要在她的记忆中消失的男人,如神一般骤然出场了。老天,祂在玩她!

  夏瑜站在化妆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真是恨不得甩自己几个巴掌。程毅良、程毅良,这么熟的名字,她傻子似的想不起来是谁。

  程毅良,程家第三个孙子,负责美洲那一块的业务,这一个月刚回到台湾,担任台湾程氏总裁,人称黄金单身汉,是个女人看到都想扑倒的男人。

  夏瑜双手正要抬起抓头发,却怕弄坏了发型,又无力地放下。她跟谁结婚不好,她为什么要跟夏家的敌人,程家孙子结婚。

  好吧,他们也不是真心结婚的,只是两个人喝醉酒,糊里糊涂地结婚了,但无论如何,事实就是他们结婚了,那张结婚证书至今还放在她床底下的盒子里。

  天呐,她要发疯了,如果被爸妈知道,他们绝对会疯掉!拉斯维加斯发生的一切都太愚蠢了,虽然是糊涂结婚的,当然也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快速离婚,当作什么事情没发生才好。

  但她已经失去他的踪迹了,她只想找到他离婚,速战速决,这个希望落空了,本以为是一趟快乐的旅途,却没想到会给她带来麻烦,最后只能无助地将这件事情先放下。

  身为夏家长女,她本来就是夏家的门面,小心翼翼地怕有人会以这件事情来针对她,提心吊胆不已,但一切风平浪静,悬挂着的心才放下了。

  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其中原来暗藏杀机,她要是被爆出这件事情,她就真的完蛋了。她回来的一年里,快速地接手了公司的不少事情,在这个圈子里很快打出了名气,绝对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功亏一篑。

  她快速地对着镜子补好妆。不管怎么样,相信程毅良也不想跟她扯上关系,快刀斩乱麻,两个人一起将这件事情给瞒下去就好了。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往外走,脚下的高跟鞋敲出华丽的乐章,突然她停顿,看着那站在墙边的男人。

  她紧了紧手上的包包,扬起一抹笑,走向他,“程先生……”

  “夏小姐。”

  这是一个机会,“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正好,我也有事要跟你说。”

  “咦,程先生,原来你在这里,我找得好辛苦啊。”一个圆圆的男人走了过来,像是这时才看到了夏瑜,“夏小姐也在啊。”

  夏瑜面色一冷,“路过。”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男人摸了摸头,“这夏家小姐是怎么了?”

  程毅良哂笑,还能怎么样,当然是因为被人瞧见而不能说清楚话,为白白失去这个时机而懊恼吧。

  男人心中想的却是,程家跟夏家果然有仇啊,连下一代也不理对方。

  宴会之后,夏瑜坐在轿车里,神色在黑色车厢里昏暗不明。

  夏父心情愉悦地说:“今天带你认识的人,你也不用太放心上,不用卑躬屈膝,毕竟我们在这一行是龙头老大。”

  夏瑜低低地应了一声,夏父又说:“那个程毅良长得一表人才,我以前都没有见过,听说是最近才回来。但是你记住了,我们跟程家在商业上是竞争对手,他们出了名的会手段,没一个人是好的,你要小心一些。”

  再小心也没用,那时她还不知道原来这个程毅良是就是爸爸口中的程毅良,哎,一失足成千古恨。

  “你年纪还轻,男朋友倒是不用急着找,不过看上了谁记得跟爸爸说说,让爸爸帮你看看。”见夏瑜面色不好,夏父转了话题。

  夏瑜抓紧了膝盖上的裙子,男朋友没有,倒是有一个有名无实的老公,不过要是给爸爸看的话,估计爸爸会气得打死她这个不孝女。

  事情怎么会这么巧,这么多华人、这么多台湾人,她一碰就碰到死对头,真的运气是太好了!酒就是一个坏东西,她就不该喝多了,该死的!

  “小瑜?”

  “爸,我知道了。”夏瑜明白地点点头,实际上,夏父多说一句都让她胆颤心惊。

  “你是姐姐,要给你弟弟、妹妹做一个榜样。”夏父温和地说。

  夏瑜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夏妹妹读高中,夏弟弟只是一个国中生,年纪比她小,夏瑜点了点头,“我知道,爸。”

  “这几年你一个人在外面求学,应该独立不少,我看你进公司之后学得快,赢得了不少的支持,爸很欣慰。”

  夏瑜动容地看着夏父,心中有苦说不出,深深地觉得对不起家人,眼眶微红,幸好车厢幽暗,看不清她的异样,她扯着唇笑着说:“爸,我还有很多地方要学。”

  “呵呵,很好,自谦不骄,不愧是我的女儿。”夏父满意地说。

  “爸,哪有人这么夸自己女儿的。”

  “你爸脸皮就是厚。”夏父大笑。

  夏瑜捂着嘴笑着,心思转到了程毅良身上,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应该知道彼此的身分不适合结婚吧,他刚才在化妆室外面是有意还是无意?也许他也是来找她说离婚的事情吧,他要这么想,事情就简单了。趁没有人发现的时候解决掉这件事情,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再好不过了。

  她转头看着夏父,曾经在她眼中如大山的爸爸渐渐地衰老了,眼角的皱纹加深。爸妈很忙,但不管他们多忙,总会挂念她,有时是一通电话,有时是她喜欢吃的东西。他们没有很多的时间陪着她,但却时时记着她,这种默默的温情让她很感动,但有时也很无奈,他们终究会因为工作太忙不能陪着她。

  现在她不会这么想,她想接手夏氏,让爸妈放下公司的事情,到处玩玩,开开心心。但她现在却犯错了,一个好大的错,真的是蠢到没天理了。

  一道坚定的光芒在她的眼里闪烁着,不管如何,这件事情她一定要瞒住,瞒得死死的,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

  绝对、绝对不能让她的爸妈知道,引以为耻。

  台湾的夜很安静,Sunny私人会馆的一个包厢里坐着两男两女,还有两人坐在边上,其中一个耳肥脸圆的中年男人开心地说:“这次的合作案要程总裁多多照顾。”

  “互惠互利。”程毅良勾了勾唇。

  中年男人爽快地干了一杯酒,一双贼眼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又看了看程毅良身边坐着的女人。

  程毅良垂眼,遮住眼里的嘲弄,想一男驭两女,真的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扫过中年男人活像怀胎十个月的大肚腩,也不想想他是不是有这个命,利欲熏心,早早就秃顶了。

  程毅良笑着说:“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李董就在这好好玩。”

  “这怎么好意思,程总裁……”李董眼睛一亮,嘴里还说着客套话。

  程毅良悠闲地朝他摆摆手,“不会,那我先走了。”

  “那好吧,下次我作东。”李董笑着说,右手已经放在艳丽女人的大腿上,放肆地摸着,开口要一旁的助理好好送人。

  程毅良目不斜视地颔首,笑着离开了。李董的助理送走他之后就回到包厢,而程毅良身边的梁助理说了一声:“总裁,我去开车。”

  “嗯。”程毅良颔首,站在一旁等着。

  一辆很普通的车子,低调得如同满大街上的车一样,静静地停在他的前面,车窗降了下来,一张娇小的脸露了出来,低声说了一声:“上来。”

  程毅良眉毛微扬,似乎在考虑,车厢里又传出她忍着不耐压低了的声音,“上、来!”

  他几乎要笑了,在商场叱吒风云这么多年,已经很久没有人敢给他脸色看,这个女人的胆子真的很大。

  在她几乎要杀死他的目光中,他笑着打开车门,长脚一跨,从容地坐在副驾驶座上,而她随时待命般立刻猛地踩下油门,车子飞快地冲了出去。

  她专注地开着车,直到他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车厢内的安静,他摸出手机,“喂?”

  “总裁,请问你在哪里?”电话那头是梁助理。

  程毅良正要说话,感觉身边的女人忽然紧张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就像黏在上面,紧紧的,扒也扒不下来。他的眼睛微微一眯,慢条斯理地说:“我现在在……”

  夏瑜的呼吸都要停止了,她偷偷摸摸地开一辆满大街都有的车出来,为的就是不想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不至于跟别人说出去吧?

  她想开口警告他,但更怕自己的声音传到手机的另一边,用力地咬住唇,隐忍的模样落在他的眼里,惹来他一阵轻笑,“你先回去。”

  “是。”梁助理尽责地没有多问,总裁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