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孽级竹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孽级竹马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闻人昊和裴以星回到闻人家时,众人早已等了许久。

  几人见闻人昊没事,终于安心了。

  而闻人郁夜和曹倩目光则是来回在闻人昊和裴以星间打量,一个想着大嫂定了,一个想着媳妇成了。

  齐华全满脸愧疚、尴尬地看着他曾经满心希望联姻的无缘女婿,齐柔却是带着毫不掩饰的恨意瞪着裴以星。

  昨晚的年终聚会表演出包,几位主管忙着收场联络人,没人想到事情的起因竟是如此不堪。

  接到闻人郁夜的通知,曹倩更是气得浑身发抖,她的儿子竟然被下药了,凶手还是隔壁邻居,从小一同长大的齐柔?!她真是看错人了,亏她本来还当齐柔是媳妇人选之一。果然,从齐柔在寿宴上不识大体的举动,她早该知道这小女生心胸狭隘又善妒。

  现下,受害人回来,大伙安心之后,也该处理齐柔的事,闻人家的客厅里,气氛转为冷凝。

  闻人仲与闻人岳一声声遗憾的叹息,这些年来,闻人家与齐家一直交好,齐华全早年跟在闻人岳身后学习,现在是公司大老,身居集团总经理高位,又是股东,没想到竟然宠出这样的女儿……他们其实心里也怪不得齐华全,毕竟齐柔的妈妈早逝,父代母职难免有疏失,都是过于宠溺的错,唉。

  「各位……我知道现在道歉也无法抹灭阿昊受到的伤害,但是我恳请你们看在多年交情上,不要对小柔提告,拜托了……」齐华全豁出老脸,弯腰请求。昨天听闻人郁夜领着女儿回来时说了事发经过,他真是差点气到中风。

  「老齐……」闻人仲替老朋友感到痛心,但看着父亲、老婆和儿子一个个那阴沉的脸色,也不好帮腔,这事似乎不会这样轻轻放下。

  「爸、闻人爷爷、闻人叔叔……我的本意又不是坏的,我追求自己所爱哪里错了,又不是只有裴以星一个人可以让昊哥幸福,我也可以啊!我这么优秀,哪里比不上裴以星了,她凭什么?从小她就仗着昊哥对她好缠着她,也不想想她根本就配不上闻人家!」齐柔一边哭闹一边恨恨瞪着裴以星,她真的不能接受裴以星已是闻人昊的人的事实。

  「闭嘴,你再诋毁小星我不会放过你,你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了,却从来都看不见别人的优点。」闻人昊目光冰冷地挡住齐柔满是恨意的眼神,他无法忍受小胖妹被诬蔑。

  「小柔!」齐华全既心疼又心痛,「阿昊,真的对不起,齐叔拜托你不要跟她计较……唉,她被我宠坏了。」

  「哼,真是无知又不知悔改,配不配得上就只有你一人认为而已,像你这样自私的人,才真是配不上我哥!」闻人郁夜忍不住抨击回去。

  「我才不自私,我只是——」齐柔话还未说完,忽然让齐华全用力一拉扯到身后,严厉地瞪了她一眼,才不甘愿的闭嘴。

  曹倩实在不敢相信齐柔竟然这么冥顽不灵,都东窗事发了还一副自己没做错的态度,的确是死性不改,「好了,既然齐小姐认为自己没错,那么我想报警吧,走法律程序对大家都公平。」

  「对,报警。」闻人郁夜第一个赞同。

  闻人岳始终皱着浓眉不发一语,而闻人仲自然是安静支持,毕竟老婆发话了,再说受害的是自己儿子与未来媳妇,他再怎么同情老友,心里多少也有气。

  闻人昊一双黑眸冷冽,昨天拜齐柔所赐经历了那恶梦般的一夜,她还一副天大地大她最大的态度,频频对小胖妹出言不逊,对齐柔,他无法原谅。

  齐柔则楞楞瞪着一双美眸,他们竟要报警?她目光掠过闻人家每一道冰冷、气愤的眼神,心底开始害怕了。

  「这……」齐华全焦急地看看这个又望望那个,他怎能让女儿摊上前科吃牢饭,「小柔!你还不诚恳道歉!」

  「你们要报警?」齐柔脸色僵硬,她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清楚这是犯罪,只是没想过闻人一家真能狠下心对她,她以为无论如何自己都能被原谅的。

  「你现在知道怕了?齐大小姐不是敢做敢当很了不起吗?」闻人郁夜冷诮。

  「你真是让你父亲蒙羞。」曹倩毫不留情地斥责。

  「我……对、对不起……」齐柔咬牙低下头,又羞又怒,不,她不要去坐牢。

  「哼,还以为齐小姐能多硬气呢。」闻人郁夜轻哼冷笑。

  「老董事长,是我教女无方,我愿意带着小柔辞去闻人集团内的一切职务,我年纪也大了,退休当个小鄙东也够我下半辈子生活,就让小柔到外面好好磨练改改性子,请各位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面子上,原谅小柔的错。」齐华全沉吟了会儿,以自己半生打拚的事业来换取女儿平安。

  「爸……」齐柔一脸慌张看着弯腰鞠躬的父亲。

  「你真心认错吧,小柔,你真的做错了。」齐华全像是瞬间老了几岁,重重一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宝贝女儿。

  「我、我错了,我不会再纠缠昊哥了。」她鼻子一酸,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竟让父亲如此低声下气求人,因为她的自私,她从今天开始再也不是齐家的公主,还一并失去闻人集团公关经理的光环了?

  「一句话就想便宜了事。」闻人郁夜撇撇嘴嘟囔。

  「我……」齐柔惶惶然地望向闻人昊,却只得到他一记冷眼相对,不知所措之间,她转而望向裴以星,眸底尽是恳求。

  裴以星不忍心,但她一个小辈能说话吗……闻人家的事她不好插手,她亦深知不只是闻人昊,就连曹倩都对齐柔的作为彻底失望。

  迟疑了会儿,她还是无法不顾多年情谊,轻轻拉了拉闻人昊的衣角低唤,「昊……」

  闻人昊剑眉轻盐,看来小胖妹心软了。

  裴以星轻轻低声说着,「大家都是多年朋友了……齐叔也不容易……」

  闻人昊沉吟了会,要不是看在他刚与小胖妹两情相悦,龙心大悦的分上,根本没有今天的谈判场面,他早就直接让齐柔彻底体会到他的报复。

  「齐柔,你看到了吗,替你求情、救了你的是你最看不起的小星。」闻人昊语调冰冷。

  齐柔目光黯然地觑了裴以星一眼,她真的输了。

  「好了,华全也到了享福的年纪了,孩子大了也是需要到外面闯闯,就这样吧,这事不要再提了。」闻人家大家长,闻人岳发话同意了。

  曹倩虽有不满,也只好放下怒意。

  在齐华全领着齐柔连声道歉与感谢离开后,闻人家气氛一转,开始研究办喜事了。

  「好了好了,小星啊,你爸妈最近都在学校忙啊,什么时候约一约吃个饭,我们可以聊聊喜酒要怎么办。」曹倩喜孜孜拉着她的手。

  「我……爸妈都比较忙,曹姨,这个事不急的。」裴以星腼腆一笑,暗暗转向闻人昊求救。

  「急!怎么能不急,昨天也是委屈你了,不过还好有你在……」曹倩庆幸媳妇是善良的裴以星,而不是那黑心的齐柔。

  「妈……」闻人昊嘴角抽了抽,怎么还提这事,没见小胖妹都快羞得想溜之大吉了吗?

  「干么呢,你别插话。儿子,你都把小星吃干抹净了,怎么可以不快点负责任呢?结婚要准备的可多了,可不是短时间随便就能处理好的,当然要趁早讨论个结果嘛。」曹倩偏头,瞪去一眼。

  「既然都……咳咳,是要快点找时间吃顿饭谈谈定下来的事。」闻人岳乐呵呵一笑,这可是他看好的孙媳。

  「爷爷、妈,这事我会和小星讨论的,你先让小星回去休息吧。」闻人昊真是败给他们的性急。

  「这样啊,昨晚没休息好,小星你也不用回去了,就在阿昊的房里休息就行了,晚点我直接约你爸妈到家里吃饭。」曹倩可没打算放人走。

  裴以星小脸又红了几分,「我、我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曹倩拉着裴以星就往楼上闻人昊的房间走去。

  闻人昊无力地苦笑,对老妈他真是没辙了。

  「你有什么打算?」闻人岳看着孙子问道。

  「爷爷,我已经和小星求婚了,不过考虑到小星还在念研究所,就不急着生小孩。」闻人昊说道。

  「这倒是。」闻人岳这才想起孙媳还在念书,哎呀,看来他的金孙还得等上一会。

  「爷爷,您可别为了急着抱孙就强迫小星。」

  「我是那种人吗!」闻人岳虎目一瞪。

  闻人昊想了会儿,「对了,爷爷、爸,喜宴能精简就精简些,裴叔他们和小星都不习惯那种场合。」裴家是书香世家,一直都很低调。

  「行,我那些老朋友都得找,其他的你决定吧。」闻人岳并不在意排场,该来的来了就好。

  闻人仲则尊重父亲与儿子的意见。

  曹倩的身影从楼梯上漫步下来,听闻喜宴的事,喜孜孜地道:「爸,喜酒就交给我吧,儿子啊,你上去陪小星吧。」

  「好。」

  闻人昊一进房就瞧见裴以星一脸呆楞地坐在床上,他轻笑。

  「小星,不休息吗?」

  「噢,没有啦,我想还是我回家好了,这样好怪呀。」

  「傻瓜,之后这里就是你家,你总要习惯的。」

  裴以星小脸一红。「那个……刚刚曹姨她一直问我结婚的事,怎么办?」

  「嗯?当然就是结婚了,你可是答应我了。」

  「就是觉得太快了。」裴以星有些无助地望着他,突然发生关系又立刻决定结婚,这种赶进度的方式她很难适应啊。

  闻人昊大手轻轻抚顺她的浏海低笑,「你什么都不必担心,留着好心情等着当闻人太太就行了,其他的事我来准备,可能也不用我出手,我妈刚才已经接手去准备了。」

  「噢……」她捣着头低声哀号,感觉头好痛啊。

  「小星,你喜欢的事都不用因为结婚而改变,放心的念完研究所,之后有兴趣想到公司来也行,想继续留在学校也行,结婚只是给我一个光明正大的身分爱着你、守护你,给你幸福一辈子。」他黑眸满是宠爱地望着她。

  「我都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好,是不是帅哥都不爱美女呀!呵呵……」裴以星好笑地瞅着他,她真的很不了解,如他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会对她如此痴情。

  「你这是妄自菲薄了,你只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而且我的心早在十几年前就落在你身上,容不下其他人了。」闻人昊大手一圈将她拥进怀里。

  「你真的从那时候就……」她一脸讶异,那真的很久了。

  「嗯,你不知道吧,那时只有跟你可以说得上话,其他人对我都是有目的性的接近,那些可怕的女生满脑子都不知道想什么。」国中那时对他而言根本是黑暗期。

  「为什么和我就能说上话呢?」她一直很好奇,自己也没特别对他如何。

  「呵,因为在最黑暗的国中时期,有一位小胖妹,她的视线从来都移不开漫画、小说,我就特别爱逗她,也就她一个人会老是说讨厌我、让我走开,呵……那时听来就像天籁。」对当时的他而言,小胖妹就是他的小太阳。

  「哼,不要叫我小胖妹。」裴以星小鼻子皱了皱。

  闻人昊轻轻刮了下她小巧的鼻子,「我那时就觉得你老爱皱鼻,声音软软嫩嫩的很可爱,而你一直都是这么可爱,属于我的小胖妹。」

  「原来你是这么肉麻的人吗?」裴以星小脸飘红,横去一眼,怎么感觉他自昨晚开始就性情大变了啊。

  「当然不是,只有对你而已。」闻人阎王面瘫也不是新鲜事,也就面对小胖妹时,才会多了些表情。

  「真的?」裴以星嘟着嘴,抓下他捏在颊上的狼爪玩了起来,咦,原来他的手这么修长,真好看。

  「否则你见过我对其他女性这样和颜悦色?」

  裴以星歪着头想了会,「这样说来好像没有,想不到原来帅哥还能这么专情呀。」

  「放心,有一辈子这么长的时间,你可以慢慢考验我。」闻人昊嘴角一勾,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他可不是随便讲讲的,未来的日子他会尽己所能让小胖妹当最幸福的宠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