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孽级竹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孽级竹马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总统套房门前,两个服务生与裴以星都紧张兮兮的。

  裴以星真的不愿待会见到门后的画面是她所预想的那样,若真是那样,这种事不论对齐柔抑或闻人大哥都是很严重的伤害……

  其实她始终很心疼众人眼中高高在上,仿佛集所有优点于一身的闻人昊,因为他的外貌与家世,他心底是很孤单的吧?国中开始因为一些事,甚至非常排斥与人亲近,到这么大了他仍老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

  裴以星轻叹,年少时的阴影让他成了面瘫阎王,如今对他下手的却是一同长大,少数还拥有他信任的人之一的齐柔,闻人大哥恐怕既忿怒也受伤。

  「麻烦你们开门吧。」裴以星吸口气,她先退到服务生身后藏住自己好让服务生装成是客房服务。

  「嗯……」两个女孩互觑一眼,眼下除了假装客房服务没别的办法,要是上报了经理就不是小事了,里头那女人能住总统套房,表示她不是一般小市民,要是闹起来搞不好她们工作不保。

  像下了决心似的,女孩们重重点了头,拿出房卡「哔」的一声,门锁开了。

  「您好,请问客房服务……」两位服务生小心翼翼,手脚动作极轻地推开门慢慢踏入,裴以星安静地跟在后头,紧张得两手握成拳头。

  「滚!」

  裴以星脸色突地一变,她听到闻人大哥的怒吼,急忙越过两人往房里跑去。

  嘶——眼前的画面让她狠狠倒吸口气。

  齐柔身上只有一件小裤裤,她竟然赤luo着上身跨坐在闻人大哥身上,两只手还不断努力企图脱下他的上衣与皮带?!

  闻人昊脸色阴沉却气喘吁吁,他手脚因为药效而无力,一双黑眸更是布满血丝,但他始终没放弃阻止齐柔毫不知耻的行为,更不愿让她达成目的。

  裴以星心中蓦然升起一股怒气,齐柔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他!

  「齐柔!你在做什么!」就像那年拯救闻人昊一样,她猛地冲上前将齐柔一把狠狠推离。

  齐柔顿时摔下床,看清来人后她小脸满是狰狞的怒意,气愤不已地尖声斥骂,「裴以星?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星你……」闻人昊也是一脸错愕,俊颜满是不可置信,小胖妹这是美女救英雄?多么似曾相识的一幕。

  裴以星扭头朝两名跟在后头的服务生诚心说道:「谢谢你们帮忙,但是对不起,接下来是私事,能不能请你们先回避,这件事请你们务必保密,另外刚才拜托你们的事……打那支电话,真的谢谢你们帮忙。」

  服务生见几人确实相识,接下来俨然准备上演两女争夫,她们可不想被卷进什么豪门风波扫到台风尾,赶紧退了出去。

  等服务生离开后,裴以星上前扶起缩在床角的闻人昊,圆眸满是关心,「闻人大哥……你、你还好吗……」瞧他那发红的双眼,实在不像没事。

  「呵……不太好……」闻人昊苦笑,所幸小胖妹发现到他不在会场有异,不然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齐柔一双美眸满是怒火地瞪着两人,她气急败坏地将旁边桌上的便条纸、笔、饭店简介等一股脑扫下,「你们给我分开!可恶……裴以星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为什么又是你!」差一点她就可以成为名符其实的闻人太太了。

  「齐柔,我真的没想过你竟然会做这种事……」裴以星哀痛地瞅着她,儿时玩伴怎么会变成这样?

  「哈,难道我要眼睁睁看你这不要脸的丑小鸭把昊哥抢走吗?」齐柔怨恨地说道。

  「我没有要抢……」裴以星张了张嘴,再多做解释齐柔听不进也没意义,就算没有她,闻人大哥也不见得会爱上齐柔。

  「怎么,难不成丑小鸭甘愿放弃闻人家少奶奶之位吗?那行,你现在立刻离开,把他还给我。」齐柔讥诮。

  裴以星沉吟了会儿,轻叹,「闻人大哥不是东西,不是谁的所有物,谁也抢不走的,没有什么还不还之说,就算你非常喜欢他,无论如何你都不应该用这种逼迫的手段……齐柔你冷静点,能不能先穿、穿上衣服。」她捡起齐柔丢在地上的衣裙想掩住她大泄的春光。

  「滚开!少跟我装模作样!」齐柔用力推开裴以星,见她一个踉跄好似站不稳,齐柔冷冷一笑,哑声道:「昊哥,我其实很恨你的,我恨你始终不愿多看我一眼,我是那么一心对你……

  「而你!裴以星,你知道我更恨你吗?恨不得世界上没有你的存在!你到底凭什么批评我、凭什么指责我?从小到大你样样不如我,老是用一副成熟懂事乖巧的姿态来吸引昊哥的注意和关心,现在又站在道德制高点了?你不过就只是一只不该出现在天鹅群里的丑小鸭!」齐柔尖声哭喊,她为了自己的幸福努力有什么错。

  裴以星苦笑,原来齐柔一直这么看待她,「是,我没有显赫的家世背景、工作地位,外貌也许像你说的是丑小鸭一只,你不喜欢我、恨我也好,但是,齐柔你口口声声说对闻人大哥一心一意,可你的行为却一点都不尊重、不在意他的感受,这就是你所谓的喜欢吗?还是只因为你是齐家的公主,没办法忍受有得不到的人事物?你真的从来没想过你这么做,带给他的是痛苦吗?爱一个人难道不是希望对方幸福吗?齐柔,你其实爱的只有你自己吧?」

  「你胡说!为什么我就不能让昊哥幸福,我们不论各种条件都匹配,只有我才最适合他!」齐柔忿忿然的反驳。

  「我记得上次闻人爷爷的寿宴上,不少青年才俊对你献殷勤,他们的家世虽然比不上闻人家,却也不比你齐家差,这么说来只要外在条件匹配,那些男人中任何一人都可以对你下药吗?反正生米煮成熟饭,只要丢下一句他能让你幸福就可以了?」裴以星语调冷淡地问道,齐柔不知悔改的态度令她也生气了。

  「呵,他们哪里配得上我?」齐柔一脸鄙夷。

  「那么齐柔,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你又凭什么自以为配得上闻人大哥?齐叔和你不过是闻人集团的员工而已,说起家世你同样配不上他,况且你今天能在众人眼前光鲜亮丽真的都是靠自己,不是承父荫吗?这样简单的道理难道你真看不清楚吗?还是你不愿意面对!」裴以星严厉的问道。

  齐柔一怔,美眸望向闻人昊,「昊哥,你是这么想我的吗?」

  「不重要了,我说过,齐家承受不了我的报复,明天之后闻人集团不再有姓齐的人。」闻人昊面无表情地睐她一眼,他心中无愧,今天若小胖妹没来,他的下场又何其难堪。

  「不!你、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只是想要幸福,我爱你啊……」齐柔委屈地流下泪。

  「爱我?真是天大的笑话,你是怎么对我?怎么糟蹋我的信任?小星说的没错,你只爱你自己。」闻人昊冷笑,「小星我们走吧。」他说着起身,药效还在,现在可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

  「不准走!否则我现在就冲到外面说你意图强|暴我!反正你也不会放过我放过齐家,呵呵呵……我们一同进房的画面,饭店监视器肯定拍得一清二楚……明天新闻头条可有趣了。」齐柔一双美眸满是愤怒嫉妒,心里仍想着,不,她没错,她只是努力争取想要的。

  「齐柔,你醒醒吧……」裴以星难过地瞅着她,为什么他们三人会变成这样?

  「你闭嘴!」齐柔尖声怒喊。

  突地,房门又被人打开,这次出现的人竟然是闻人郁夜。

  原来裴以星在跟两名服务生说好之后,留了电话让她们紧急联络闻人郁夜,裴以星担心真出了事,也需要身为闻人家成员的她出面帮忙处理。

  「够了,齐柔你要是还有脸皮、还有一毫米羞耻心,你最好立刻闭嘴。」闻人郁夜冷冷瞪着她。

  「你为什么也来了……」齐柔有些慌乱,如果只有裴以星和闻人昊,她自认有办法解决,毕竟在她看来女的弱男的残,但现在……

  「小星,你先带我哥离开。」闻人郁夜说道。

  「好……」裴以星瞅了眼脸色难看的齐柔和一脸冰冷的闻人郁夜,轻叹口气,替闻人昊整理了一下衣物,扶着他离开。

  「不准走!我不准!昊哥,我都这样了,你竟然不对我负责,我明天一定会发稿给各大媒体,说你强|暴我——」

  闻人郁夜怎可能让她得逞,她堵在门前睨着齐柔讥讽说道:「齐柔你还没闹够吗?好,没问题,我们来玩大点的?我现在马上报警,另外联络至少十家媒体来捧场,嗯……我想想,内文就说……闻人集团的股东,齐华全的宝贝女儿背叛儿时朋友,心怀不轨妄想嫁进闻人家,因此对闻人董事长霸王硬上弓,却被裴姓未婚妻与闻人郁夜撞破阴谋,眼看计划失败,齐家女儿甚至恶人先告状,意图破坏闻人董事长名誉……呵呵,我想闻腥而来的记者应该会肉搜出你所有过往,哇!齐柔,你肯定可以红透半边天,搞不好就这样走入演艺圈呢。」她可没打算和齐柔客气,竟然敢对老哥下药,哼!

  「闻人郁夜你不能这样对我!」齐柔恨恨地瞪着她。

  「你连下药强|暴人这种事都做得出来还怕什么,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耶!」

  虽然不清楚来龙去脉,但听两位服务生简单几句形容,再看哥哥的异状,聪慧如她自然马上猜出齐柔下药的事。

  「我争取自己的幸福有什么错!」齐柔慢条斯理地捡起衣物穿上,对她而言这只是拿回本来就属于她的东西罢了。

  「拜托不要把你自以为是的幸福加诸在别人身上,我哥和小星只会感到痛苦而已,你到底是多自恋?」闻人郁夜没好气的翻白眼。

  「你们为什么都认为我给的不是幸福,明明是裴以星那丑小鸭才不配,她插在我和昊哥之间,如果没有她,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你最好让开,不要逼我……」齐柔怨恨她今晚精心设计的一切毁在她最痛恨的两个女人手上。

  「你没救了,总之有我在这,你就别想再追出去。对了,好心提醒你,我一上楼就先打电话通知老爸、老妈和齐叔,年终聚会他们都在宴会厅,现在也差不多过来了,不知道你待会要怎么面对他们呢……」闻人郁夜见齐柔始终认自己是对的也懒得再多说,她似笑非笑地双手环在胸前,尽责挡着门,她知道,齐柔完蛋了。

  眼下她只担心老哥的身体,其实她希望老哥聪明点,借机把小星吃干抹净成就一件大喜事……嘿嘿嘿,闻人郁夜一双灵眸闪过狡黠。

  「什么……」齐柔小脸一瞬苍白,跌坐在地,难道明天过后齐家的地位真的因为她而不复存在吗?

  裴以星艰难地扶着闻人昊要下楼,可大概是药效发作到顶点了,他连站都站不稳,几乎把全身重量压在她身上,她都快承受不住了。

  两人在电梯口前停下,裴以星忧心地问:「闻人大哥,现在要回家吗?你要不要去医院?」她实在不知道这情况要怎么办。

  「不,事情会闹大。」医院?闻人昊想都没想过这个选择。

  「可是你这样……那不然还是先回家?」裴以星提议,他这个样子回家比较安全吧,要是被外人看到就糟了。

  「呵,我可能撑不到家了。」闻人昊苦笑一声,他可是咬着牙强忍住身体的异样。

  「呃啊?那怎么办?我去开一间房让你休息,然后你通知家庭医生过来好吗?」裴以星的确感到压在肩膀上的沉重身躯不时轻颤,男人遇上这种情况真的很难受吧。

  「小星,我手机里有饭店经理的电话,你联络他,我这样不方便到大厅去。」他想了会说道。

  「好。」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