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孽级竹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孽级竹马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踏着高跟鞋,齐柔曼妙身影来到休息室门前,刚才她手下的人通知闻人昊进到休息室找裴以星,她让人找个理由把他留下。

  「齐经理,这是你要的酒。」服务生托盘上放着两只高脚杯,里头艳红的酒液轻轻晃着。

  「谢谢,我拿进去就行。」

  齐柔接过托盘,笑着让服务生离开,等服务生转过身后,她的手伸向其中一只高脚杯……

  不一会儿,齐柔推门而入娇声轻唤。「昊哥。」

  「你找我?」闻人昊坐在沙发上淡漠望着她。

  「是的,昊哥,其实我是专程想向你道歉。」齐柔小脸上带着一抹哀戚,「最近这阵子我老是惹得你不开心,对以星态度不好,你一定觉得我老是针对她。」

  闻人昊不予置评,继续冷眼望着她。

  「你知道我喜欢你,从小就喜欢你了,但是我早就发现你的眼里始终只看着一个女孩,那不是我,是以星。」齐柔幽幽说着。

  见闻人昊剑眉一蹙,齐柔顿了会儿,继续说:「你不必说我也明白,是我一厢情愿的喜欢你,我却为此事事都想争过以星……我知道这样不好,我想清楚了,我们一起长大,虽然不能如愿以偿与你相爱,但我也不愿意失去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放弃了,我不会再争了。」

  闻人昊一楞,他猜过各种可能,就是没想过齐柔说这么深明大义的话。

  「你……抱歉,感情无法勉强。」他沉吟了会说道。

  「不,昊哥你别这样说,我会觉得我很可怜的,我知道……爱情从来就没有道理可言,没有谁对谁错的。」齐柔自嘲一笑。

  「你会找到真正适合你的人。」闻人昊真心道。

  「那就托昊哥的福了,或许还要昊哥多介绍呢,呵呵……」她娇媚一笑,「昊哥,我想这阵子,我、还有我爸,一定都让你们很头痛吧,我今天是特地想和你说清楚,然后,我真心祝你和以星幸福,让我们尽释前嫌当好朋友吧。」

  「谢谢。」见她说得真诚,闻人昊松了口气,省得老爸总得面临齐家人的疲劳轰炸。

  「昊哥你是的,又是抱歉又是谢谢的,要让我羞愧吗?喏,这是我刚刚让服务生送来的酒,我想……昊哥,这杯酒就让我们一饮泯恩仇吧,呵呵。」齐柔自己说着都笑了出来。

  接过她递来的酒杯,闻人昊少见地对她轻笑,「过去就孤提了,都是一同长大的朋友,小星也是真的很在意你的友情。」

  「那就好,我最担心就是失去你们两个好友……那,我先干杯。」齐柔娇笑一声,仰起细脖喝光杯中的酒。

  闻人昊晃了晃酒杯仰首一口喝下,裴以星答应当他的女伴,又与齐柔说开这几年化不掉的纠缠,没有什么比这还令他愉悦。

  齐柔唇角轻轻扬起,「对了,昊哥你该不会还没把以星追到手吧?」

  「小星……她比较慢热。」闻人昊眸底浮现一抹宠溺,但他可是决定要娶个老婆好过年,剩不到多久了。

  「这样啊,嘻嘻,追妻尚未成功,昊哥还得继续努力哟。」她眸底闪过一抹嫉妒。

  「呵,你们刚才彩排的怎样了?」

  「很好啊,合奏一定没问题的,现在以星还在做最后练习,你知道她今天弹什么吗?我猜以星等会一定会惊艳全场的。」齐柔笑得灿烂,待会就只能让裴以星独撑全场了,她可没空。

  「高山流水和渔舟唱晚。」他说。

  「没错,这可是古筝十大名曲中,榜上有名的难呢。」

  「小星每天都练上好几小时。」看得他都心疼那双嫩手会不会受伤。

  齐柔实在不想继续谈论裴以星。脸都快笑僵了,怎么还没什么效果?索性话锋一转,「对了,昊哥,今年公关部和福委会合作的效果很好,员工报名也很踊跃,待会你要不要也上台展现一下歌喉或琴艺呢?」

  「呵,我就不献丑了,专心在台下替小星和你加油吧。」

  齐柔实在想吐血,这男人非得三句不离裴以星吗!

  「昊哥,那关于大奖之后加码的部分,福委会一定会拱着你们加码,你要不要给我个底限,让我好给他们打Pass,免得玩过头了。」

  闻人昊沉吟了会,「就五十万吧,你们去分成几个奖。」

  「OK,那我去和福委会讨论一下,昊哥一起去?」齐柔说着起身,瞥了下表,十分钟了。

  「你先去吧,小星要上台了,我去看看。」闻人昊还是不放心会怯场的小胖妹。「嗯……」他起身一离开沙发,身躯却不禁晃了晃。

  怪了,他怎么会头晕?

  「昊哥,小心!你怎么了?」齐柔急忙上前扶着他。

  闻人昊几乎半边身躯都靠向齐柔,她的气息冲进鼻腔,每一个呼吸都是诱人的香气。

  「我……没事……」他甩了甩昏昏沉沉的脑袋。

  「昊哥,你头晕吗?要不要休息一会,我扶着你到楼上。」她娇声说着,笑得益发听魅,小手搀着他离开休息室,往电梯走去。

  闻人昊终于惊觉身体怪异的反应,意识清醒却手脚发软无力……

  刚才的酒肯定有问题,该死的,齐柔竟然对他下药!

  「你……」闻人昊一双黑眸冰冷睐去。

  「昊哥,你别担心,我就是带你到楼上房间躺一会。」齐柔嗲声说。马上,他就要属于她了,真好,聚会选在御亚,楼上就有饭店真是替她省事。

  出了电梯,齐柔朝她提早预订的房间走去,因为是总统套房,门前两位女服务生带着房卡等候。

  「贵宾您好。」女服务生替齐柔刷开房门,有些诧异地觑了闻人昊一眼,哇,好帅的男人。

  「好了,我不用客房服务,别来打扰我们。」齐柔挥了挥手赶人。

  砰一声门一关,齐柔将闻人昊搀往房内那张大床。

  「昊哥,现在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齐柔坐上床,轻抚着他俊美的脸庞。

  「你、不……不要做蠢事……」该死的,他手脚无力,身体却热得要死,下腹那种胀热的异样让他很抓狂。

  「这是好事呀!我们两家本就是最适合联姻的,都是裴以星莫名其妙横插在中间,我一直都好讨厌她呢!」齐柔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低胸礼服,身上仅剩蕾丝内衣,她就不相信看着自己曼妙的身材,吃了药的他还会无动于衷。

  虽然身体热得让闻人昊一度想放纵自己随冲动而动作,但眼前的女人,他少数信任的女人,竟做出无耻的可恨行为让他很心寒,这股寒意正好让他保住一丝清醒。

  「呵,你不去演戏真是可惜了。」闻人昊冷诮,他刚才还真的以为这女人那一团浆糊的脑袋终于想通,果然,本性难移。

  「昊哥,我会这样都是你们逼我的,怪不得我啊。」齐柔爬上床一步一步靠近他,却遭他一脸嫌弃地推开。

  「哼,你瞧!你就是这样,老是拒绝我的心意,偏偏拿热脸去贴裴以星那只丑小鸭,我哪里不好?论身材、论外貌、论家世、论能力,我哪一样不是远远超越她?凭什么她能得到你的青睐!」齐柔忿忿不平,她越说越激动。

  「云泥之别,无从比起。」闻人昊冷笑。就她这副骄纵任性、自以为是的性格,小胖妹的好又岂能言喻。

  「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齐柔脸色阴沉,「呵呵,没关系,反正都无所谓了,我看药效也差不多发作到难以忍耐的地步了吧,昊哥很热吗?你不用担心,我马上就会让你解放的……」

  「你现在离开,我还能既往不咎,否则明天起闻人集团将再无齐家人。」闻人昊语气冰冷,他的报复她承受不起。

  「哈哈呵呵呵……」齐柔笑得花枝乱颤,「昊哥,明天,我会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就是未来的闻人太太!齐家与闻人家就不分你我了,再说了,其实你也不吃亏,人家为了你可是一直洁身自爱着呢。」

  闻人昊冷哼一声,始终与她保持着距离,她进一步,他便转移一步。

  他能藏着爱意守候小胖妹十几年,又怎么可能意志如此薄弱的让药效控制?但局面仍对他大大不利……

  另一边,宴会厅内,舞台上裴以星正弹完一曲〈高山流水〉,台下热烈的鼓掌,她却心不在焉一心寻着闻人昊的身影。

  闻人大哥说会来看她演奏,就一定会来,可是现在却不见人影……

  刚才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强烈,尤其,她也没在场内看到齐柔的身影。

  一首弹完,中场一小段休息时间是为了下一首〈渔舟唱晚〉,她必须要换个指甲。裴以星走到舞台后方拿出指甲轻轻缠在手上,前台现在是古装美女舞群的暖场时间。

  可是她眼皮直跳,心里总是莫名慌乱,到底怎么了,不过就是闻人大哥没来听她表演而已,什么时候这么在意他啦……

  唉,裴以星轻轻一叹,起身到化妆室检视一下妆发,顺便让自己冷静些。

  「喂,你看到了吧?刚刚那个男人超级帅的!」

  「对啊,那是我长这么大看过最好看的男人,可是……你不觉得他哪里怪怪的吗?」

  「非常怪好不好,他几乎都是靠那女人撑着走路,一定有鬼!」

  「该不会是被下药吧?」

  「这……那怎么办?那女人一脸就是想把他一口吞下肚的样子。」

  「我们要不要跟经理说?还是报警?」

  「可是……」

  「你忍心看那个男人被摧残吗?」

  「当然不想啊……」

  裴以星脚步才正要踏出化妆室,就听见门外角落两名年轻的女服务生窃窃私语。

  很帅的男人?

  下药?

  摧残?

  这是什么骇人听闻的词!裴以星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不起,我想请问一下你们看到的是不是一个很高、长得很好很好看、穿着丈青色西装的男人?」裴以星一脚踏出化妆室,追上就快离去的两名服务生。

  两个小女生发现说话被人听到,有些害怕,「我、我们不知道……」

  「等等,你们别走。我没有恶意,你们说那人应该是我朋友,我一直找不到他,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在哪看到他?」裴以星急忙追上。

  「朋友?他是……你男朋友吗?」两个小女生互觑一眼,眼前这个脸圆圆可爱的女生似乎没什么恶意,她看起来真的很担心。

  「男、呃……是、是我朋友,你们是在哪见到他?」

  「在楼上……房间……」两人脸色尴尬,说得小声。

  裴以星僵了僵,「房间?你们快带我去!」

  「这不符合规定,饭店有义务保护房客的隐私……」

  老天,她整晚的不祥预感成真了吗……不,若真是闻人大哥,她不能让这件事被爆发出来,对他的形象与集团都会有很大的影响。

  「如果这样,那我直接报警吧!其实我并不想把事情闹大,一堆警察到饭店来也不好看,你们了解吧?我就是上楼去确认是不是我的……朋友,我担心他被坏女人害了,我们是一起来参加公司聚会的。

  「不瞒你们,有个坏女人这阵子老缠着他,你们也看到他很帅了对吧?万一他遇到危险怎么办?!再说,我们只要偷偷去确认,如果看了之后不是的话,也不会有太大影响,总比报警闹得人尽皆知来的好,不如你们就假装客房服务去问问……好吗?」裴以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试图说服两位小女生。

  两名小女生是初入社会的新鲜人,也没碰过这种事,一来被她说得不知所措,她们本就担心发生违法的事,要是警察真来了,事情就大条了;二来心底也不愿见那俊美的男人让裴以星口中所谓的坏女人害了。

  反正只是假装客房服务而已……她们互看一眼,说:「那……我们就去看看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