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妖孽级竹马 第7章(1)

作者:初心
  后天就是闻人集团年终聚会的日子。

  裴以星让闻人郁夜拖着去治装,为了配合古筝的表演,特别选了中式设计款的连身裙,乍看仿佛是飘逸的古代服装。

  裴以星站在镜子前,她一身素白,配着淡蓝勾花的飘逸雪纺纱裙,古典美的高雅气质展露无遗。

  闻人郁夜和裁缝师傅在一旁检查有没有需要修改的地方,但是裴以星却神游去了。

  原因无他,都是刚才闻人郁夜又提到她大哥的事,让她再一次被洗脑。

  她当然喜欢闻人昊这个邻居大哥哥,从小一同看着彼此长大,这么多年知根知底的,他的好以及他对她的好,她自然明白,但她一直都认定这是兄妹情啊,现在突然要她转变成男女间的恋爱感觉,怎么可能……

  好啦,她承认,如果闻人大哥对她是那种喜欢,她是有些高兴,但这又不代表什么,没有女生被他喜欢上会不高兴。

  不过高兴归高兴,与是不是同样喜欢上他,那是两码子的事。

  可是她把那晚齐叔表示要闻人大哥娶齐柔的事告诉小夜,小夜的感想又令她迷惑了。

  小夜知道那晚齐叔和齐柔说的那些话,就怨恨那天为什么学校有事得留校,否则肯定会让那对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父女知道耻字怎么写。

  但小夜另外分析了,她那晚小心肝会揪痛,百分之有九十是因为齐家父女对闻人大哥逼婚,那表示她对闻人大哥是有爱的,不想他被抢走。

  所以,她现在就很困扰了……

  因为她仔细回想,的确有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被抢走、地盘被外人入侵的感觉,她真是被彻底洗脑了吗,还是她其实也对他……

  唉……裴以星一叹。

  「小星、小星、小星!噢,你在发什么呆?还叹气咧?」闻人郁夜唤了好几声。

  「嗯?呃噢……没有啦……」裴以星茫然地眨了眨眼,啊,她都忘了自己在试衣服。

  「你快点看看有没有哪里穿起来不顺,太松、太紧什么的,让师傅记一下拿去修改啊。」闻人郁夜抚额,好友最近除了嗜读小说漫画之外,又多了嗜呆吗?

  裴以星点点头,她在镜子前转了转,看起来一切OK,「应该没有。」

  「那师傅你看呢?」闻人郁夜朝裁缝师傅问道,她可是特地找上这位手艺超出名的老师傅。

  「裴小姐的气质很符合这身裙装,整体看来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就是听说你要弹古筝,不然你试一下弹奏时的姿势,腰部坐着怕会有点紧,袖子的部分若是过长影响到演出就不好了。」裁缝师傅想了会儿,建议说道。

  「好,麻烦您了。」裴以星圆眸一亮,她差点忘了要以弹古筝方便为主,唉,怎么这两天老是恍神、忘东忘西的。

  接着,裴以星试着动了些动作,裁缝师傅看着,巧手在衣服t画上几笔修改线,最后叮嘱明日上午取衣。

  离开店里,两女慢悠悠地散步到闻人昊停车的地方,他刚才来电说要来接两人,为此,裴以星自然又让闻人郁夜亏上几句,托她的福才有这种待遇云云。

  「好啦,不闹你了。对了,你曲子练习得怎样?」闻人郁夜一阵大笑后,终于善心大发地放过未来大嫂。

  「还可以吧,不过练习跟登台一定不同,我一上台就……」唉,她真不想趟这浑水,说到底,闻人集团的聚会跟她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你可千万别怯场啊,那天齐柔一定会刁难你。你看,她连自行练习这种鬼话都说得出口,居然说到时去会场彩排一次就行?你觉得有可能吗?可笑,我才不相信钢琴和古筝随便彩排一次就能合奏,哼!」闻人郁夜完全表达出对齐柔的不满,她心底一点都不看好两人的合奏。

  「我只希望好好地顺利地弹完一曲。」裴以星轻轻一叹,她已看得清楚,只要闻人昊存在,她与齐柔就无法相安无事。

  「我就是怕齐柔会出奥步让你出糗,她可是披着君子外衣,集女子与小人的大合体之最难养难搞难相处的讨厌鬼,防不胜防。」闻人郁夜小嘴一撇,前阵子她有为了误会齐柔的事去找她道歉,但却吃了闭门羹,可见她还在记恨。

  「大家都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别这样说啦。」裴以星轻轻睐去一眼,她实在不愿见到儿时的友人如此争锋相对。

  闻人郁夜鼻子哼哼几声,「啊!扮的车在那。」她目光一亮,拉着裴以星上前钻进闻人昊的车。

  「衣服都试好了吗?」闻人昊嗓音清润地问道。

  「哥,你就放心等着大吃一惊吧!小星后天会变身古典美女出场,那绝对是比小龙女还要冰清玉洁、比任盈盈还要温柔善解人意、比……」

  「小夜,你最近迷上金庸吗?」裴以星满脸无力地打断闻人郁夜。

  闻人昊低声一笑,「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哥,待会送我到学校,我跟同学有约。」闻人郁夜眨眨眼,小妹可是为老哥铺好独处之康庄大道了。

  「好。」闻人昊嘴角若有似无地一扬,大哥就感谢小妹相助了。

  「那我……」

  「小星,你就让哥送你回去,而且你不是说要去调音吗?趁老哥今天放假,这个司机很好用的。」不等裴以星说完,闻人郁夜已替她做了决定。

  「抱着古筝去调音,你一人搭车也不方便,我送你。」闻人昊柔声说。

  「好吧,谢谢闻人大哥。」裴以星想了会儿后答应。

  「不客气。」唉,小胖妹何时能不对他这么客气疏远,他就成功一半了。

  半晌,闻人昊将闻人郁夜载到她学校,便又驾车返回住处让裴以星取了古筝去找调音师。

  只有两人的车上,裴以星坐在副驾驶座,有点坐立不安,她有些怕两人独处。

  「小星,你还不答应当我的女伴吗?」闻人昊暗叹着睐她一眼,他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

  「我……」果然问了,她就是这样才怕两人独处嘛。

  裴以星想起昨天晚上,与闻人一家人在餐桌上愉快吃着晚饭,齐柔突然到来,开口就问闻人昊女伴一事,接着自荐却没得到他应允,齐柔转而逼问她是否要当他的女伴,她支吾半天,换来齐柔一脸鄙视冷笑。

  「小星,我并不愿意答应齐柔……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他说得黯然。

  她明白他的心意,却不明白自己的心啊……没搞清楚是友情还是爱情,她总认为不该答应他让他误会,让人有了希望再摧毁岂不更加残忍。

  「我……你不要这样说……」唉,她真的不知怎样做才好。

  扪心自问,她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着不愿意齐柔当他的女伴,她觉得有这种想法的自己很糟。

  闻人昊见她小脸满是纠结,虽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但至少小胖妹因为他而烦恼,这也算是种进步吧。

  「没关系,还有两天可以考虑,你总不忍心看我入虎口吧,我应该能听到满意的答案,是吗?」闻人昊低声一笑。

  裴以星瞋他一眼,怎么齐柔在闻人两兄妹口里都成了吃人大魔王了?

  闻人集团年终聚会,宴会厅大门口摆放着大幅标志,离餐会开始不到一个钟头,公司员工三三两两地结伴陆续赶到会场。

  年终聚会说穿了就是公司的尾牙活动,以往闻人集团一向是大手笔请来多组知名艺人轮番上场表演,中间穿插好几次的抽奖活动酬谢员工一年的辛劳。

  但今年有些不同,经过员工投票,竟有不少员工非常希望能上台高歌一曲展现才艺,所以今年改变形式,开放各部门最多一至两位员工或直接以团体报名,由于限制名额,上台前各部门内部还经过好一番争斗厮杀呢。

  而最令众男员工期待的,莫过于压轴的齐经理钢琴表演,据说还有一位神秘宾客与齐经理合奏,不少人都猜测是阎王董事长亲自下场,但另一种声音说是那传言中的未来董事长夫人将上台表演,有人笑说这是正宫之争。总之合奏神秘人身分是众说纷耘,要不是因为怕阎王知晓后带来可怕的后果,还有人想做庄开盘来赌一场。

  贵宾休息室里,裴以星轻抚着古筝试音。

  「小星,我拿了些吃的给你先垫个肚子,待会和齐柔彩排就没空吃了。」闻人昊端了个托盘,上面琳琅满目摆着烧卖、杯子蛋糕等,听小妹说小胖妹可能会即兴唱歌,他特别准备开嗓润喉饮。

  「噢……嗯……」裴以星有些心不在焉。

  闻人昊低笑一声,「怎么了?紧张吗?」

  裴以星小鼻子皱起,哼一声,「我就不擅长在陌生人面前表演啊。」她很苦恼好不好。

  「还记得那次跳舞吗?我说过只要专心看着我就不紧张,待会上台,你就看着我弹吧。」闻人昊忍不住逗她。

  裴以星想起那晚共舞,不禁两颊微赧,她是不是从那时开始就对他有了别于以往的感觉?那似乎是把他当作邻居大哥哥与一个男人的差异……

  唉,都什么时间了,她还能想这些五四三,真是够了。

  「小星?想什么呢?」闻人昊轻唤,小胖妹最近老走神。

  「呃、噢……没有啦,我饿了,先吃东西。」裴以星将放着食物的托盘拉到面前,开始动筷。

  闻人昊轻笑一声,安然落坐在一旁看着她吃得满足,小胖妹一碰到美食就恢复正常了,「吃慢点,喝点水,不够我再去拿。」

  「嗯唔……这个好吃耶,不输那间港式饮茶……」

  「还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待会做。」

  「不用啦,等下齐柔来,我就要去彩排了。」

  「那我先去忙了,有事就打给我,嗯?」

  在裴以星于聚会开始前一个钟头答应当他的女伴后,闻人昊便能安下心处理公事,至于齐柔,他也只能说抱歉。

  「好,你去吧,我在这等她。」

  不到十分钟,门上被轻叩两声,齐柔接着推门而入。

  那日她上门说起女伴一事,是给这两人最后一次机会,可是昊哥依旧无情拒绝她了,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心有愧疚?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己造成的,她今天不过是让本该属于自己的男人回到她身边!

  「抱歉,我来晚了,场地我让人先准备好了,以星你现在要开始彩排了吗?」

  齐柔漾着最艳丽的笑,仿佛那晚在闻人家被拒绝时的不满都像一场梦。

  裴以星有些讶异,她以为齐柔应该会生着气,一如往常地颐指气使,看这不对看那不顺眼的,现在的态度很不正常吧……

  「齐柔,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待会彩排后直接表演就没时间吃了。」

  「不用了,以星你还要吃,我等你吧。」齐柔瞥了眼娇笑说道,暗哼一声,她一秒就能猜到肯定是昊哥替裴以星准备的,她才不屑。

  「噢……我也吃饱了,那我们走吧。」裴以星心里总觉得齐柔有哪里不对劲。

  两人到后台处测试乐器和音响设备,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甚至合奏时也是相安无事,尤其齐柔从头到尾都专心认真的弹琴,但越是如此,裴以星却越感不安。

  「以星,刚才B段那里不太顺,我们再试一次吧,你的古筝有些太弱了,这里应该是你要强势一些。」齐柔停下钢琴上的手,翻了翻琴谱。

  「呃,好……」裴以星甩甩头,强行甩开心底那股异样。

  就这样调整两三次,齐柔似乎觉得满意了。

  「OK,照我说的这样配合,我们这曲应该就没问题了。」

  「嗯,齐柔你真的很厉害。」裴以星打从心底赞同,齐柔在音乐上的敏锐度的确很不错,尤其在两种音色气氛的融合上,几乎都是经过齐柔的建议,两人这次共奏肯定能搭配得完美无缺。她学的乐器都是中式居多,古筝、二胡、琵琶也会一点,但钢琴她还真的不了解,这次合奏自然是齐柔为主她作辅。

  「我只会钢琴,不像你还精通其他的乐器呢,呵呵。哎呀,都这个时间了。」

  齐柔拿出手机一瞧,「好了,我先回休息室,待会你要先上台,你就在这里等吧,工作人员会来通知你的。」

  外头聚会早已开场,台下员工一边吃得欢乐,一边欣赏各部门员工上台表演,这次聚会的规划便是员工先出场,而齐柔和裴以星是员工表演的压轴,接着穿插一次中场抽奖活动,再轮到各个艺人出场。

  裴以星笑笑与齐柔说了声待会见,便继续练习她的独奏曲。

  「那我就先祝你表演顺利,待会我可能没办法在台下替你加油了。」齐柔别有深意地瞅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