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妖孽级竹马 第5章(2)

作者:初心
  搭上闻人郁夜的车来到目的地,裴以星一瞧,这不是上次拍广告的片场吗?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闻人大哥今天还要拍广告吗……」

  「大小姐,人都到了,你就别问了,说了就不惊喜了嘛。」

  「神神秘秘的……」

  闻人郁夜拉着小嘴嘟嘟囔囔的裴以星踏进片场里,就见里头工作人员忙上忙下地架布景。

  「哇!这是古代场景……为什么?今天到底要拍什么?」裴以星圆眸一亮,她兴奋地到处看。

  「我的大小姐,先别关注这些了,待会保证让你看个够,先跟我来吧。」闻人郁夜上前抓住好奇宝宝的衣领,往后方更衣区走去。

  「我自己走嘛……」裴以星不舍地瞄了眼场景。

  「到啦,进去吧。」闻人郁夜在一间更衣室前停下。

  裴以星瞅瞅更衣室关上的门,里头静悄悄的,「里面……有惊喜?」不是整人游戏吧,她很怀疑。

  闻人郁夜白眼一翻,放轻声音说道:「我这么不可信吗?哼哼,你要是现在离开一定遗憾终身。」

  「进了不会终身遗憾?」裴以星接话一笑。

  闻人郁夜没好气地戳下她额头,「进了会终身幸福。」

  「真夸张。」裴以星皱了皱鼻尖,推开门。

  闻人郁夜见她进门后便笑嘻嘻地贴上门偷听,不过她只能失望了,门板隔音效果似乎还不错,听不清楚。

  更衣室里,衣架上挂满拍摄道具和服装,房间最里头一面全身镜前伫立一个人,他正背对着裴以星。

  「请问……」裴以星迟疑了会儿,仍保持着几步的距离没有上前,那背影、身形,有点像闻人大哥……

  但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怎么可能穿成这样?!

  「你是……闻人大哥吗?」裴以星又问了一句。

  男人回过身,他一席墨色金丝边长袍,乌黑及腰的墨发柔顺披在背上,拢了拢袖,他一手背在后头,清润好听的嗓音轻唤道:「小星。」

  裴以星圆眸倏地瞠大,瞪着眼前美得像画里走出来的人,「噢!哦哦哦……你你你……」太过惊吓以至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闻人昊嘴角轻轻勾起,笑容有些不自在,毕竟穿成这样需要极大勇气。

  嘶——裴以星倒吸口气。

  她发誓!这是她看过最帅、最美、最俊、最妖孽的男人,没有之一。

  裴以星就这么傻楞楞地望着闻人昊,他则轻扬着嘴角,毫不吝啬的任她看。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过去了,她终于吁口气。刚才竟瞪着男人看到失神,这男人还是她从小看到大的邻居大哥……

  「闻人大哥……你、你怎么……」这么突然让她如何招架。

  「为了交换你的Cosplay照,不得不为。」照小妹说的追妻守则来说,他这次抛弃羞耻心下海扮上一回,也算是投其所好了。再者,小妹还说,自己平常的模样她看惯了,这样突如其来改变也许会冲击到某位少女对帅哥的绝缘体质。

  「就因为照片?你、你就穿……」堂堂闻人集团董事长、全台湾顶级黄金单身贵公子,这么委曲求全来养她的眼,只为了换她的照片?

  裴以星惊愕的小脸带着一丝愧疚,他要真想看她的照片,她其实也不会刁难什么,顶多就请大餐加限量模型而已嘛,惨了,等他换了照片一定会后悔,她那组就是普通到不行的和服装扮而已……

  闻人昊轻轻瞅着她,「好看吗?」

  「非常好看……」裴以星毫不犹豫回答,顿了会,她小脸殷殷期待,「闻人大哥,我、我可以拍照吗……」这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不拍太对不起自己。

  「照片绝对不可以外流。」考虑后他还是答应了,小胖妹很少主动要求他的。

  若哪天照片外传出去,他可以预料,阎王再也无威严可言了。

  一听他同意,裴以星眉开眼笑地拿出手机,「放心啦,我保证照片是个人私藏。闻人大哥你站这里来,对,唔……先来个睥睨天下的表情,哇唔……」

  她不禁暗想,他若去演戏,帝王这一角非他莫属,那种唯我独尊、天下我有、傲视一切的表情放在那张脸上,再适合不过。

  「接下来,换个儒雅文士,眼神别那么锐利嘛,柔和一点,对……」

  「闻人大哥,换个角度吧,你肢体太僵硬了,下巴低一点,有点黯然忧郁的……对对对!噢,这张太棒了,我要当桌布!」

  「拿着剑不错,好好好,就这样……英气十足!」

  「叹,闻人大哥,你来坐在这张红木椅上,放松点,哈哈哈……」

  更衣室里不时响起暂时升格为摄影师的裴以星清脆笑声和相机拍摄音,闻人昊则任由她摆布,反正衣服都穿了,小胖妹开心就好。

  「闻人大哥,这次拿扇子吧。」裴以星兴致勃勃地翻着道具。

  「这样?」唰地一声,闻人昊帅气甩开折扇。

  「嗯唔……这次要怎拍呢?」她歪着头想,王爷、书生、大侠好像都玩过了。

  折扇朝手上一敲收起,闻人昊缓步靠近她,手持着扇柄末端轻轻抬起她的圆润下巴。

  「好生俏丽的小泵娘,叫什么名字?」嘴角扬着邪佞魅笑,闻人昊心血来潮装一回轻佻公子哥。

  「本小……呃不,奴家名唤小星。」裴以星楞了会儿后跟着入戏,这种玩法太新鲜了。

  「原来是小星,冒昧请问,小星姑娘可有婚配?」

  「尚、尚未……小星待字闺中。」下巴被这样抬着,她脸有点红了。

  「在下对姑娘一见钟情,姑娘可愿随在下回府,在下保证,一生一世一双人,绝不辜负。」他正经八百说得认真。

  裴以星噗哧一笑,「呵呵,闻人大哥,古代人哪会第一次见面就问人嫁不嫁啊。」

  闻人昊一叹,发现小胖妹目光明显飘移,她老是在感受到他的真意后溜得比谁都快。唉,是他又心急了吗……

  「好吧,那换一句……咳咳,小娘子你答应也得去,不答应也得去,本公子的府上还欠一位压寨夫人!」闻人昊不想让她感觉尴尬,角色顺势一换。

  「噗哧……哈哈哈,闻人大哥你的衣服不搭这样的角色啦……而且,这么搞笑的台词你哪里看来的?」裴以星让他逗笑了,抹去笑出的眼泪。其实她刚才有些吓到了,闻人大哥的眼神太认真,不过应该是误会吧。

  闻人昊淡然低声一笑,「衣服是今天晚上拍广告借来的戏服,小夜选了这件,也只有这件大小罢好,可惜没有山大王的戏服可选。」至于台词,天可怜见,他是真心的。

  「原来是戏服啊,难怪我总觉得有些眼熟,好像那出电视剧里有出现过,而且看这衣服质料、做工都很细致……摸起来也很舒服,是真丝吗?」裴以星两只小手好奇地摸这摸那。

  「咳咳,小、小星……」闻人昊俊颜神情怪异,他这是被吃豆腐了?

  突地,他探手握住她的手,他实在无法继续忍受她再对他上下其手,心底涌出一股强烈拥抱她的欲望,让他不得不制止她。

  「呃……我、我、我只是想看衣服……」老天,她在干么?刚才足以构成性骚扰了吧!要是外面那些爱慕闻人大哥的女人见到,她的手一定会被剁成肉酱。

  可是,手感挺好的,不管是衣服还是他……

  不不不!她怎能对邻居大哥有这么可怕的「使用心得」,甚至涌起一股要把他藏起来的念头,真是吓死她脆弱的心脏了!

  一定都是小夜她们的洗脑魔音害的啦……

  「小星?」闻人昊轻唤。见她一脸纠结,小胖妹神游到哪去了?

  裴以星让一张放大的俊颜惊得退了两步,「怎、怎么了……」

  「想什么这么出神?」他低笑,小胖妹的反应越来越好了,会害羞是种进步。

  「没有啦。」怪事,她现在对他未免敏感过度了吧,以前都不会这样的,顿了会儿,「对了,闻人大哥今天是有新广告要拍吗?我们一直在这儿会不会打扰工作,要不要先出去啊?」她随便找个话题说说。

  「上次时装版的广告反应很好,第二期是古装版,一样是与刘桦电视剧结合,换成主角带着笔电在古代风生水起的故事。」闻人昊解释,这次方案他也觉得有趣。

  「原来如此,那几点开拍?」

  「这次为了配合演员的时间,会在晚上拍,刘桦不会到,等毛片出来会再开会研究。」

  「闻人大哥,我们照片也拍了,这样穿人家工作戏服不大好吧。」裴以星总觉得今晚自己反应过度又老受他影响,想快些离开这个独处空间。

  「还有点时间,难得有机会你要不要穿下剧里衣服?」闻人昊提议才说完,便听见敲门声。

  闻人郁夜在门外等得无聊了,砰砰砰敲着门想参与同乐,于是他前去开门。

  进到房间里,闻人郁夜一脸促狭地打量两人,「哥、小星,有没有打扰你们两人暧昧时间呀?怎么啦,刚才听到你们要玩什么,是角色扮演吗?嘿嘿……」

  裴以星见到洗脑大魔王就是一记瞪眼。

  「小夜来得正好,两套女主角戏服刚好你们一人一件。」闻人昊暗示地觑了小妹一眼,有她带头,小胖妹才可能换。

  「哇,这么好玩,是剧里那套吗?这一定要换一次过过瘾啊。哥,你去外面等呀,姑娘们要更衣了,嘻嘻。」闻人郁夜收到老哥指示,非常尽责的怂恿未来大嫂。

  闻人昊摇摇头低笑一声,离去时替她们带上门,然后在更衣室外休息椅上等她们。

  齐柔听公司行销部的同仁转告说,闻人昊今天为了广告来片场,最近她与闻人昊越来越疏离,连碰面都好几天才一次。

  但就算被拒绝了几次她也不会放弃,她自认胜算还是很大的,不过眼下得先让他对前阵子那些事消气。

  齐柔跑来片场问了工作人员后,便往更衣室踱去,远远就见到一身古装的闻人昊坐在更衣室外,她还差点以为认错人……不过,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太完美了。

  齐柔满心愉悦地漾开笑上前,却见更衣室的门一开,闻人郁夜穿着飘逸古装窜出,笑嘻嘻地拉着闻人昊进去后,门旋即关上。

  齐柔止步,一双美眸满是怨恨,关门前她见到除了闻人郁夜外,裴以星竟也在!

  她快步走上前,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里头的声响,听不清,但那嘻嘻哈哈的似乎玩得很开心的笑声算什么?!

  可恶!昊哥完全没告知她这公关经理拍广告的事就算了,现在还在这与裴以星那只丑小鸭玩得不亦乐乎,为什么?为什么她永远都被昊哥和郁夜排除在外……

  她真的好恨,如果没有裴以星,是不是再也不会有人跟她抢了?

  齐柔扭头一走,离开这让她痛恨的地方。

  片场前头,广告公司工作人员忙上忙下地检查场景布置,齐柔吸口气,恢复骄傲自信的神情走上前,「你好,我是闻人集团公关部经理,我姓齐,请问你是负责的AE吗?」

  「是的,齐经理你好,我姓王,这次代表公司来负责广告拍摄的所有准备。」AE王眼底满是惊艳,好美的女人。

  「呵呵,我刚到不是很清楚情况,为了公关部以后新闻发布消息,想跟你聊聊,这次的广告拍摄真是多谢贵公司各种帮助,这次的配合经验相信会让我们两家日后有更好的合作。」齐柔笑靥如花,状似聊起公事,其实意在打探裴以星来这儿的事。

  「齐经理客气了,我们很荣幸有机会能和闻人集团合作。对了,这是拍摄流程,齐经理可以看看有没有问题,我们都可以再讨论,今天是第二部古装版的部分。」AE王顺手递上分镜脚本。

  「谢谢。」原来如此,齐柔暗忖,难怪昊哥他们相约来穿古装,哼。

  「我们的剧情以刘桦穿越剧为原型来打造,演员几乎原班人马的参与,这次剧情是主角穿越过来古代一段时间,利用笔电做的一些事,虽然古代版没有网路,但电脑计算功能强大又极省电,所以主角……」AE王领着齐柔在布景区边走边讲解。

  「真是有趣的企划,对了,我们董事长上次也来探班吗?」既然是第二部,她立刻想到,难不成第一部拍摄时昊哥和丑小鸭就来过了?

  「噢,闻人董事长那次也有来,因为与这部戏剧的作家刘桦先生到场做些确认,对了,我记得他好像还带了几位朋友,听说是刘桦先生的书迷。呵呵,她们今天也特别来借用戏服,说想体验一下古人穿着打扮。」AE王笑着说起特助徐向阳打电话给他通知此事时,他还楞了好一阵子没回神,没想到那个号称阎王的男人竟然有如此逗趣的一面。

  齐柔暗自咬牙。果然,他们早就来过,她依旧被抛下了,他们竟从未曾想过邀她一起……她有这么惹人厌吗?明明她从小就那么喜欢昊哥……

  另一边,在更衣室内自拍过瘪后,三人有些玩累了,各自找了张椅子休息。

  「太好玩了,这次我想要女扮男装,小说里写女人穿上男人衣服就没人认得出来,真的很假很好笑耶,那时的人眼力这么差吗?」闻人郁夜兴致还很高昂,翻起男性长袍在身上比来比去。

  「小夜,好像要到开拍时间了,我们快点把衣服换下,别影响到拍摄了。」裴以星制止好友还想胡闹的心思。

  「嗯,差不多了。」闻人昊睐了眼手表。

  几人各自将戏服换下挂好后步出更衣室,闻人昊跟在裴以星身后,见她满脸兴奋地看着架好的布景,一副很想摸摸看的模样。

  「哇,这是仿照剧中男主角的寝室对吧,我有在电视上看到,不知道能不能拍照……」裴以星满脸好奇地走来走去。

  闻人昊听到她的希望,自然是准了要求,就见两女喜孜孜地在搭建的小房间拿着手机拍摄,已换过衣服的演员们见了也来凑上一脚,配合摆上几个剧中经典姿势,几人玩得不亦乐乎。

  齐柔满脸阴狠地在布景外瞪着几人,他们竟然出来这么久都没发现她在这?从小到大都是注目焦点,出众美丽的她何时成了没有存在感、可有可无的人?

  「可恶,裴以星你这只丑小鸭凭什么影响我的人生,我真的从来没这么讨厌,不,是恨过一个人,真希望上天让你就此消失。」齐柔咬牙切齿低声说道。

  裴以星开心地走近一处布景墙边,那墙边放满书的木架是剧中主角重视的东西,主角总是把他在古代发生、接触的一切以及自己的秘密都记录成册,收在架子的暗格,她很好奇布景有没有做到这种细腻的部分。

  而裴以星所站的那块布景墙后方,正是齐柔伫足之处。

  蓦然,墙边放满书的木架好似承受不住太多道具书的重量,架子一角蓦然倾斜晃了一晃,不给众人反应的时间,喀的一声断裂,木架毫无预警地往裴以星压去。

  裴以星傻住没有反应,众人惊呼。

  闻人昊黑眸瞠大,这一刻他的心脏似乎停止跳动,没有任何思考,立即长脚一跨冲去,长臂一抱将吓呆的裴以星护在身下。

  木架倒了,砰的一声巨响,众人才回神,随即满脸惶恐。

  「董事长!」这是特助徐向阳的惊呼。

  「哥……小星……」闻人郁夜捣着嘴浑身颤抖。

  「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布景工作人员一阵慌乱。

  「救人,快!快点!」AE王紧张地指挥起来。

  「昊、昊哥……」齐柔也傻了。

  闻人昊和裴以星被压在木架底下,两人身上都是散落的书本、古董道具,众人合力抬起架子清理掉落物。

  闻人昊甩了甩有些晕的头,为了保护小胖妹,他用背部档住木架,后脑却不知道被什么敲了一下,大概是肿了起来,但他知道自己上前时已晚了一步,他护住小胖妹前早有东西砸下。

  裴以星光洁圆润的额头不知道被什么利器划破,闻人昊拿出手帕紧紧压住伤口,手帕很快被染红,而她早已惊吓过度昏了过去。

  「哥……你没事吧?小星她……」闻人郁夜小脸面无血色。

  「没事,你快叫救护车。」他说。

  「好。」哥哥沉稳的声音镇定了闻人郁夜慌乱的心。

  闻人昊本想自己开车送医,但想到现在尖峰时段路上车多,私家车开不快又容易堵塞,只好让小妹先叫救护车来。

  等待期间,工作人员拍了现场的照片准备交给警察,急忙收拾残乱的场景准备重新搭建,因为董事长发话了,既然设备、人员都到了,不用因为他们发生点小事就改期拍摄。

  突地,苦着小脸守在一旁的闻人郁夜,朝站立一旁的齐柔发火,「齐柔!又是你!你为什么在这?这么刚好你在,架子就倒了?刚才小星受伤,我看见你还幸灾乐祸在旁边笑,我真没想过你这么黑心,该不会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

  「郁、郁夜……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齐柔简直不可置信,她在闻人郁夜眼里竟是这样的人?!

  对,她是笑了,但那是因为她心里才闪过希望裴以星消失的念头就发生这种事,她当时只觉得老天听见她的心声……

  「你不要再装了,老是装出一副无辜柔弱的样子,小星从小被你欺负压榨的事我都知道,要不是小星心好善良不计较,我才不会放过你,哼!」闻人郁夜讥诮。

  「我真的没有!郁夜,我知道你担心以星才会口不择言,我没关系的,但是我不会做这种事的……」齐柔又气又急地解释,无论如何她不愿被闻人昊误会。

  但她见到闻人昊只是静静睐她一眼,闭口不语。

  「昊哥,你会相信我对吧?真的不是我!这里没有监视器吗?这可以证明我的清白……」齐柔一双水眸含泪望着他,为什么她刚才从他眼里看到一丝怀疑?

  「好了,小夜别闹。」闻人昊沉声道,他现在只在乎小胖妹的伤,而且他也不认为齐柔如此丧心病狂。

  救护车很快到来,闻人昊跟在救护人员身边,看着他们急救处理,最后他与闻人郁夜跟着上车离开,交代徐特助留在现场协助调度与拍摄。

  齐柔一脸悲戚地目送车子离去。他们怎么这样想她,明明她没有做的事,竟如此冤枉她……她甚至听见她的心在这一刻,碎了。

  亏她还担忧他们伤势,哈……这一瞬间她真恨不得裴以星就此死掉,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大笑三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