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妖孽级竹马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妖孽级竹马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紧张?」闻人昊轻问。

  「这么多人看着很怪……」而且她很少和男性这么靠近。

  「那你专心看着我,别看旁边了。」他希望她目光只注视他。

  裴以星眨了眨眼,认真盯着眼前俊颜好一会儿,「好像有点用……」

  但是她感觉这样四目相望有些不好意思,下一秒目光不自觉飘开,老盯着他看不是办法,她只好拚命催眠自己舞池上都是人形立牌。

  「来,放松点,跟着我的脚步,不用怕踩到我。」闻人昊语气温柔,动作一样温柔,领着裴以星一脚一脚踏出舞步。

  「我尽量。」她皱了皱鼻。

  「对了,听爷爷说那个书法家不好请,你怎么说服他的?」闻人昊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

  「噢,也是刚好爸爸认识才这么幸运……我负责跑腿而已。」

  「爷爷真的很高兴。」

  他们在旁人眼里是亲密地交头接耳,不少千金小姐都在急着打探与梦中情人跳舞的是谁家的幸运儿,得知人家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个个都将裴以星列入二号对手,至于一号大Boss——齐柔,她正双目含怒瞪着舞池里贴近的两人。

  齐柔在心底尖叫,谁来告诉她为什么闻人昊邀舞的对象不是她!

  可恶!可恶!可恶!裴以星到底凭什么得到他的青睐,不过就是只肥胖的丑小鸭而已!

  齐柔强迫吸了好几口气让自己冷静,娇美的脸庞上展露最美的神情,她不会让裴以星专美于前。

  「你们刚才不是邀我跳舞,走吧。」她扭头朝那几个整晚粘在屁|股后头献殷勤的男人说道。

  跟屁虫们自然乐于配合,齐柔随意搭上一人伸出的手,款款步进舞池,然而她的目的并非与裴以星争艳,一曲才罢,下首前奏刚响起,就见她领着舞伴的脚步来到两人身边。

  「以星,交换舞伴吧。」齐柔不给她拒绝时间,任性地扯过她的手放进自己舞伴手里,自己则姿态漂亮地转个圈代替裴以星搭上闻人昊的肩。

  「咦?什么——」裴以星楞了一秒,舞伴已换了人。

  像是说好似的,齐柔的舞伴下一秒已带着裴以星跳向别处。

  该死的,齐柔竟如此大胆。闻人昊一脸冷峻,一双黑眸不带感情地注视着笑得娇美做作的齐柔,恨不得丢下她转身走人,但闻人家身为主人,若让客人丢脸也是让自家人难看,为了爷爷寿宴圆满及顾全大局,他不可能那么做。

  不去听齐柔装着娇羞叽叽喳喳说些什么,闻人昊板着脸不发一语随着音乐走步,一心就等跳完交差,目光同时在舞池间搜寻小胖妹的身影。

  该死!那男人的手竟放在她腰上!

  一股怒意涌起,差点让他甩开纠缠的齐柔,上前重新将小胖妹纳入羽翼。他看得出来,本就对跳舞紧张的裴以星此时正浑身僵硬。

  好不容易和他共舞,却见闻人昊仍旧一副面瘫脸,现在竟然还心不在焉地直望着丑小鸭那处,齐柔气得咬牙切齿,她垂首美眸一转,在一个转圈动作故作失足,娇躯不稳地跌进他怀里,「哎呀……」

  闻人昊下意识扶着她,却见她小脸闪过一丝得逞的得意,黑眸冷然觑她一眼,将她身躯扶稳推离后,冷言说道:「扭到脚就休息吧。」

  「昊哥你怎么可以这样!」齐柔一双美眸忿然喷火。

  懒得理会身后气得跺脚的齐柔,闻人昊迈步艘离舞池,因为齐柔搅局,害得他失去裴以星的踪影,人呢?刚才还在跳舞,提前下场了?

  「儿子呀。」曹倩走近变成人形冰山的闻人昊旁小声唤了句,她始终注意着他有无与女孩互动,却见儿子一心全在小星身上,然而齐柔那一招换舞伴之后,儿子的怒意连远在主桌的她都感觉背后凉飕飕。

  「妈。」闻人昊脸上紧绷的线条稍微放松了点。

  「欸,你太明显了,让你齐叔看在眼里作何感想。」曹倩翻翻白眼,她这下确定儿子的真命天女是谁了。

  「妈,有见到小星吗?」齐叔如何又关他何事,自己女儿自己顾,他已经很给面子了。

  「小星刚才就没继续跳舞,她和小夜两人手牵手去化妆室了。」曹倩哭笑不得说道,儿子这么紧张女孩子还真是新鲜。

  得知小妹陪同,闻人昊心一松。

  「我说你整晚粘着小星,就不觉得那些冲着你来的千金小姐的幽怨目光让你背后刺痛吗?而且齐柔喜欢你,谁都看得出来,会眼红也怪不得她,你一个大男人还和小女生计较啊。」曹倩没好气一叹,儿子一点面子都没给,明天她肯定会惨遭那些带着女儿来的婆婆妈妈们喷得满脸口水吧。

  闻人昊冷哼一声,对齐柔他已经够宽容了。

  另一边,闻人郁夜和裴以星有说有笑,一前一后从化妆室出来,见老哥和老妈在说话,闻人郁夜正想拉着裴以星上前,却听闻走在后头的裴以星发出惊呼声。

  扭头一瞧,闻人郁夜精致小脸上一瞬间布满怒意。

  「齐柔!你!你太过分了——」她柳眉倒竖。

  「郁夜,我不是故意的,是旁边那人突然和我说话才会没注意到,我……以星,对不起噢……」齐柔面露自责地解释。

  「呃……呵呵……没关系啦,没什么事,衣服洗一洗就干净了。」裴以星怔愣一会,叹口气瞪着染上一大片酒渍的裙摆苦笑。

  「以星,真的对不起……可是你这样继续待在宴会也不好看,不然我马上让司机先送你回家换别件,还是联络礼服店看有没有替换的……」齐柔眼神担忧,似乎都含着泪光了。

  真是假得可以了!闻人郁夜气得咬牙切齿,她恨不得回敬齐柔满身酒,不,她还嫌浪费酒,齐柔不配!

  突地,闻人郁夜圆眸一转,贼贼一笑。

  「哥,刚才齐柔只顾着不知道和什么男人说话,笑得花枝乱颤的连酒都拿不稳,你看……酒泼得小星的礼服都脏成这样了。」拉着裴以星大步走向老妈、老哥,闻人郁夜告起御状来了。

  哼,齐柔想整小星还不就是不满老哥眼里只有小星不理她,弄坏小星的礼服,接下来自然也不可能再和老哥跳舞,真是打得好算盘!

  但她闻人郁夜是好惹的吗?还是当她哥是傻子?谁看不出齐柔那副虚伪作假的演技?以为裙子脏了她们就会急着遮遮掩掩离开?

  开玩笑!她怎会让齐柔称心如意呢!她就要在众人目光下戳破小星的委屈和齐柔的黑心肠,嘿嘿嘿……刚才强行换伴的事老哥已经非常不爽,这下好了,因为丑陋嫉妒心导致脑残犯蠢的齐柔肯定是紧张个半死吧,哇哈哈!

  一整晚,齐柔的不满早到达临界点,想都没想过后果,脑袋一热就爆发了,当下她只想让裴以星难堪离开,这时眼见闻人郁夜竟反其道而行,不带着裴以星先离去,竟还大声嚷嚷的找上闻人昊,忍不住一脸惴惴的跟在后头。

  闻人昊闻言,俊颜一沉瞪着裴以星裙上碍眼的酒渍,虽然她神情自然,似是真不在意,但是,他在意!

  「不小心?」他语气平静,冷冷睐向齐柔一眼,就见她心虚地目光闪烁。

  「我真的没事啦,其实时间也晚了,正好我差不多要回去了……闻人妈妈、闻人大哥,我去和闻人爷爷说一声,待会就先走。」裴以星轻轻一笑。

  「小星,我让司机送你,安全点。」曹倩温言说道,目光略带不满地瞥了齐柔一眼,怎么这种场合还这么不识大体。

  「闻人妈妈不用啦,这里搭车很方便的。」裴以星还想婉拒。

  「我送你。走吧,我和你先去找爷爷说一声。」闻人昊不由分说拉着裴以星往主桌走去。

  「噢……」裴以星本想拒绝,但瞧见他眸底隐含着怒意,还是算了。

  闻人郁夜满意地看着老哥出手,老妈竟然也没阻止,她似笑非笑地觑向齐柔,哈!这就叫做偷鸡不着触把米。

  「妈,我饿了,你整晚也没吃什么,我刚才看那里有几种蛋糕不错,我们去尝尝。」闻人郁夜心情愉悦地挽着老妈的手,丢下笑得一脸勉强的齐柔。

  「你噢!真是孩子气……」曹倩戳了下她的额头,看来齐柔没戏唱了,竟然惹得儿子、女儿都不喜欢。

  齐柔咬着唇尴尬站在那,昊哥非常生气,他那明显连看她一眼都不愿的疏离让她惶恐,这下连阿姨都……

  可恶!这一切都怪裴以星,她恨死她了!

  车里,闻人昊见她一脸满足抱着刚才请服务生打包的点心。

  「给裴叔和阿姨准备的?」闻人昊轻问。

  「嗯,这个时间爸妈应该到家了,可惜能打包的只有这些……今天的东西很好吃,他们一定会后悔没来。」裴以星宛如偷到腥的小猫,咧嘴一笑。

  「刚才舞没跳完?」闻人昊很在意。

  「我的舞跳得那么糟糕,踩了那人几下我就先下场了……」裴以星小脸羞赧,那人脚应该没事吧。

  闻人昊暗自点头,既然如此就算了,活该那人被踩。顿了会儿,黑眸瞥向裙摆,他低问:「你不生气?」

  「哎呀,被泼到当然也是不太开心,」裴以星无奈耸耸肩,「但认识齐柔这么久,她就是调皮任性了点,本性也不坏,大家都是朋友也没什么好气的,只是件礼服,我也没真的损失什么呀。」而且斗来斗去的事她很懒。

  闻人昊一面赞赏她的宽容,一面又不禁暗想,小胖妹这种与世无争的心态,若他展开追求,她会不会因为不愿与其他女人争得头破血流而退出?

  不对,她又没说过喜欢他,何来退出一说,看来他得想些办法引出小胖妹对他的兴趣,还有积极性。

  「对了,你现在研究所开学,一边打工不会太累吗?不考虑专心读完研究所?」他问道。

  「还好啦,就是利用没课的空堂排班,学校的打工工作都是些行政文书,很简单也轻松。」

  「那就好,我想中文系都是女孩子,性情相近,开学有认识什么新朋友吗?」

  闻人昊真实目的在此。

  「对啊,班上几乎都是女生,唯一的男生成了苦力,但是他人满好的,对女生都很帮忙呢。」裴以星想起来就好笑,在女生堆里的男生可不一定吃香。

  「哦,是吗?」看来得找个时间去看看。

  「而且他好像喜欢班上一个女生,我猜不久就会产生班对了。」她接着说。

  「不影响学业,交交朋友也无妨。」闻人昊嘴角微不可见地扬了下,很好,不是觊觎小胖妹就省去他的麻烦。

  「怎么可能不影响,我看同学每天都忙着约会,好累。」她才不要,这样哪有时间看小说。

  「那如果有一个不用让你每天忙着约会,又一心一意对你的男人喜欢你呢?」

  闻人昊突然问,谁也不能保证除了他以外不会有其他男人爱上小胖妹。

  「怎么可能有人这么傻,而且这样他不是很可怜?因为我可能会为了看小说、漫画都没空陪他,久了一定会怨恨我吧,最后肯定也只有分手一途,那又何必浪费时间交往。」她真的不适合谈恋爱啊。

  「也许有呢,而且就等你点头。」闻人昊目光含笑地瞅她一眼。

  裴以星怔了怔不自觉目光又飘走,闻人大哥那一记眼神有着太多含意了,看得她心慌慌的……

  闻人昊暗自一叹,他就愿意当那个这么傻的人。

  呵护她、疼爱她,让她无忧无虑想看小说就看小说、想看漫画就看漫画,他是这么想也是这么做,不过随着年纪增长,他仍是生出了占有的私心,他要她除了小说、漫画外,只看他一个男人。

  唉……诱妻之路任重而道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