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妖孽级竹马 第4章(1)

作者:初心
  「王先生、王太太,欢迎欢迎,先到里面坐会儿。」闻人仲在迎宾处看到熟人,上前接待。

  「好久不见呢,闻人董事长,恭喜恭喜。」

  「是张董事啊!好久不见,我现在可不是董事长,只是挂名董事,公司都交给我儿子了。」闻人仲握住对方伸来的手,爽朗一笑。

  「对啊,哈哈哈,那孩子我真喜欢,有能力!我们要是有缘成亲家,未来可是强强联手哦!」

  「哈哈,张董事过奖了,阿昊还需要磨练,您先里面坐会儿。」闻人仲打哈哈带过。

  「哎呀,欢迎萧董事长,您还大老远从美国回来,里面请。」闻人仲转身接着朝迎面来的男士笑道。

  「我当然要来,闻人老董事长祝寿怎么能缺我啊,哈哈哈!」

  饭店宴会厅的入口处人来人往,宾客络绎不绝,闻人仲只是到前头看看情况却差点被这些董事长、总裁们拉着脱不了身,好不容易寻了个空档闪到儿子身边。

  「阿昊,听你妈说今天不少未婚女性是冲着你来的。」闻人仲眉头一扬,促狭道,儿子还真抢手。

  闻人昊剑眉挑了挑,老爸不帮忙解围就算了,摆明等着看戏,他特地等在这儿只是为了小胖妹,其他人一律无关紧要。

  「哎,说人人到,你最死忠的头号爱慕者来了。」闻人仲小声说完,上前一步迎向齐华全与齐柔父女,「老齐来了。」

  「齐叔,里面请。」闻人昊轻点下头。

  「抱歉抱歉,有点拖到时间,都是小柔打扮太久,哈哈哈。」齐华全一脸宠溺地望着美丽的女儿。

  「哪有啊,爸爸乱说!闻人叔叔好。」齐柔羞涩一笑,「昊哥,我今天漂亮吗?」

  闻人昊嘴角微不可见地扯了下,「嗯。」

  「哈哈哈,阿昊俊逸挺拔,小柔人比花娇,真是般配。」齐华全除了身为父亲支持女儿心意外,他心底对与闻人家联姻一事更是乐见其成。

  见儿子那张俊脸一瞬阴沉得像是有人欠了他几百亿似的,闻人仲只好出面圆场,「老齐啊,我先带你们入座。」

  「昊哥一起过去嘛。」齐柔期待地望着他,如果他们一同进入会场内,一定会让里头的客人有种他是特地过来等她的想法,同时会认为两家人关系匪浅。

  齐柔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都带着功利目的性,但她没想过这正是闻人昊益发远离她的因素之一。

  「不了,还有客人需要招待,齐叔先请入座。」闻人昊淡然说道,对齐家父女眼底闪过的一瞬不满视若无睹。

  又等了好一会儿,终于见到自家小妹与心系的小胖妹从电梯出来。

  闻人昊欣赏地望着难得正式装扮的裴以星,交给小妹的决定是对的,改良式的旗袍礼服完美衬出她的清雅气质与白透肌肤,可惜膝上的裙子他还是认为有些短了,小胖妹线条柔美的小腿他可不愿让外人观赏。

  「小星,礼服很适合你,今天很漂亮。」他毫不吝啬称赞。

  「谢谢,闻人大哥今天也满帅的啊,呵呵,我也很喜欢这件礼服,若是不用穿高跟鞋就一百分了。」裴以星有些懊恼,要不是小夜坚持,她本打算穿平底鞋的。

  「高跟鞋脱掉就剩六十分了啦!老哥你都没夸夸自家妹妹。」闻人郁夜没好气地吐槽。

  「走到哪都是众人目光焦点,号称夜之精灵的闻人郁夜哪需要我夸奖?」自家小妹因为灵动的气质与美貌而得到夜之精灵这一美称,但在闻人昊看来,那些人是没真正懂她,正确应该说——夜之鬼灵精。

  「哼哼。」闻人郁夜嘴角微扬,那与兄长有七分相似的脸多了一丝狡黠。

  「对了,怎么裴叔跟阿姨没来吗?」闻人昊疑惑问道。

  「爸妈说不习惯企业人士多的场合,他们私下再替闻人爷爷庆祝。」裴以星手一摊解释,偷懒的爸妈竟派她一人出席。

  「原来如此,那小夜你带着小星先进去坐,我再到前面看一下宾客情况。」

  闻人昊见两人进入会场,才踱步至宾客签到处查看,确认人差不多都来了,他向服务生交代几句,便回到会场内通知老爸宴会准备开始。

  今天闻人家包下整层宴会厅,依闻人岳的岁数席开七十桌,除了主桌之外,其余则让宾客任意交流入座,毕竟来的都是业界人士居多,说不定某一桌轻轻松松就牵起一笔千万生意。

  而今天闻人家特别让主厨挑选最顶级的食材、酒品,以欧式自助餐点方式供宾客取用,算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寿宴。

  事实上这是曹倩的点子,她认为这样更能好好观察那些婆婆妈妈们夸得天花乱坠的千金名媛。

  「诸位朋友、来宾,首先不免俗先欢迎各位到来,今天借我的寿宴名义邀请亲朋好友齐聚一堂,看到许久不见的老友真是太高兴了,也真是特别有面子啊!炳哈哈,大家轻松一点,吃好、喝好、玩好,我先感谢各位捧场了。」闻人岳在台上致词,台下笑声掌声不断,场面热烈。

  不少业界大老陆续端着酒杯朝主桌走去祝贺,一群人围着寿星有说有笑。

  闻人家事先说好不收礼金,大部分的宾客都带着祝寿礼物过来,数量太多还让服务生特地用推车来摆放各种精美礼品。

  那些寿礼大多是裴翠珠宝、古董小玩意、工艺品,名酒更是不少,至于带着自家女儿、侄女的宾客就别说了,为了到闻人老董事眼前露露脸增加被看上的机会,礼品绝对是更高级,多了一丝比较意味。

  不久前向曹倩提起想吃相亲饭的众贵妇们,更是积极的带着女儿上前攀谈。

  「阿昊啊,这是张妈妈的小女儿,你们年纪相近有话聊,要多多来往。」

  「王妈妈的女儿跟阿昊都是念商业经济的……」

  「阿昊,这是我最骄傲的女儿,她是营养师,性格温和又会煮好菜……」

  众家妈妈手里牵着那些各有姿色的女孩们,无不目光含羞带怯、含情脉脉地觑着闻人昊。

  「老哥真可怜。」闻人郁夜小声凑近裴以星耳边说道。

  「嗯……」裴以星点点头附和,怪了……心底同情他之余,怎么有点闷闷的?

  「小星,我想老哥的未来幸福就靠你拯救了。」闻人郁夜小脸表情沉重。

  「你又乱说什么呢!」裴以星没好气白眼。

  这时,轮到齐家父女祝贺。

  「老董事,人生七十才开始,华全恭祝您健康如意。」

  齐柔宛如走红地毺似的,自信无比地跟在父亲身后,捧着她从朋友那里特地买来的古董,她相信今晚没有什么礼物可以赢过她,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古董花瓶,她花了近五百万标来的,哪是路边工艺品可比的。

  「闻人爷爷,齐柔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小小礼物希望爷爷喜欢。」

  「哎,小柔破费了。」闻人岳慈祥的笑道。

  「爷爷喜欢最重要呢。」齐柔娇美一笑,一双美眸频频朝站在闻人岳身后的闻人昊送秋波。

  当事人没反应,倒是一旁的闻人郁夜暗地撇撇嘴,手肘顶了顶身旁的裴以星,小声说道:「看她得意的咧,待会换你吓吓她,嘻嘻。」

  深知好友打小看齐柔不顺眼,裴以星只能摇头浅笑。

  接着又过去几位公司老董、经理们,裴以星瞅瞅应该差不多轮到她了,手里抱着长卷轴上前,「闻人爷爷,小星祝您身体安康,多福多寿。」

  「好好好,小星送爷爷什么呢?」闻人岳带着好奇的神情笑着回应,这可是他看好的孙媳人选。

  裴以星摊开长卷轴,一幅大气又飘逸的书法,远远望去一个大大寿字,仔细一瞧却是由福与寿两字集合而成,「小星祝爷爷福满寿长。」

  「这……这可是那位老书法家的笔墨?好!写得真好啊!哎,小星有心了。」

  闻人岳惊叹,他一直很欣赏那位大师的书法,那笔墨间显出文人的高雅气节。

  裴以星轻轻一笑,还好,看来爷爷很高兴。

  齐柔一双美眸眯起,什么书法家竟然让闻人爷爷赞不绝口,胜过她的古董?

  哼!肯定又是闻人郁夜私心帮忙,气死人了。

  经过一轮送礼、敬酒祝贺,轮到主桌上的闻人自家人拜寿,其他宾客鱼贯散去,各自找对象聊起天来。

  「裴以星,你自己来?」齐柔眼见闻人郁夜被父母拖住,款款走到独自在一旁取餐的裴以星身边,屁股后头跟着几个献殷勤的男人,她脸上微微带着炫耀神情。

  「嗨,齐柔,晚上爸妈刚好学校有事,就我来而已。」

  「噢,嘻嘻,我来替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裴以星,她是我与昊哥的邻居,我们从小就认识了,以星可是书香世家出身呢,爸妈都是高学历的大学教授,她大学毕业后也在学校就职,一边就读研究所,喏,难得一见的文青气质美女,想认识我们以星小妹千万别害羞哦。」齐柔转身朝几个男人娇笑说完,又状似亲昵地拉着裴以星的手,「这些可都是万中选一的杰出青年呢,有喜欢的我一定帮你。」

  「裴小姐你好。」几个男人客气笑笑。

  「呃……你们好。」裴以星实在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再说她从那些男人们眼中看见那种仿佛打量商品的目光就不舒服。

  事实上男人们的注意力分给裴以星的时间不到一分钟,齐柔吸引他们的不只是性感诱惑的亮丽外表与身材,她背后有着闻人集团股东兼总经理的父亲,她本身又是高层主管,对他们而言才是门当户对,谁会在意什么高学历。

  「哎呀,以星,你这样不行,难得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来这里要多交交朋友啊。」齐柔像个大姊姊似的关心,其实她内心乐得想放声大笑,想起说到书香世家时那几个男人眼底的不屑一顾,哈!真是大快人心。

  「呵呵,刚才站了那么久,我有点饿了。齐柔你要不要吃看看,这些小点心看起来很不错耶。」裴以星笑笑地捧起餐盘,即使她明白齐柔绝对不是夸她,但是计较太累,而且若事事和齐柔认真的话,她肯定英年早逝,她的美好人生还有好多漫画、游戏等着她去爱呢。

  「以星,这些甜食热量很高,你吃也要注意点,身材回不去就糟了。好啦,今天玩得开心点,那……我还得去问候一些叔叔阿姨们,你慢慢吃吧。」齐柔暗恨,她最不满的就是裴以星老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让她觉得很无趣。但就算要离开,她嘴上还是不愿放过,一副主人家口吻似的招呼着裴以星,说完直接走人。

  这时,闻人郁夜注意到齐柔似在找裴以星的麻烦,马上气呼呼地像护花使者般走近,「小星,她又跟你说什么话,吼,真讨厌!她一定要笑得那么有事吗!史上最做作的女人,没有之一!」

  「小夜,来,你也吃块蛋糕吧。」裴以星笑咪咪地叉起一小块草莓慕斯塞进闻人郁夜嘴里。

  「嗯唔……尼但嘛(你干么)……」闻人郁夜白她一眼,小嘴忿忿咬着。

  「看来今天的厨师让小星很满意。」闻人昊踏近两人身旁,他终于能空出时间来好好跟她说话。

  「哥,你要是再晚点来,小星搞不好就要被齐柔带来的那些男人骗走了哟!」

  闻人郁夜咽下口里蛋糕,灵眸一转,笨蛋以星不管,她就不信老哥不管,嘿嘿……

  闻人昊眉头微蹙,他刚才也有注意到,近年来齐柔的行为益发过分,刚才竟还找其他男人来戏弄小胖妹。

  「小星,他们有说不礼貌的话?」他沉声问。

  「没有啊,我刚才都让这些美食吸住目光了。」裴以星眨了眨眼,她是真心不在意,再说他们也没说什么。

  「老天,你这百毒不侵的功夫也是一绝,小妹佩服佩服……看来吾家小星不只胸围傲人,胸襟也是大别人好几倍。」闻人郁夜抚额一叹,下一句却令人发噱喷饭。

  裴以星羞恼瞪了她一记,自己一直很烦恼胸前这可怕的脂肪,她还取笑!对,是可怕没错,引以为傲?怎么可能!噢,让可怜的肩膀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负担过重就算了,天知道占了体重的几成,否则她的体重还能更轻点吧。

  「呵,这些小点心喜欢就多吃点。」闻人昊失笑,她要是哪天真在意起什么才叫人意外,他知道,小胖妹不是不懂生气,只是心态平和,愿意包容他人罢了。但他不容许有人欺负她,齐柔最好适可而止,千万别挑战他的耐性。

  「对了,哥你不是说要邀小星跳舞。」闻人郁夜撞了撞老哥的背。

  「咦?不要吧,我不太会跳。」裴以星一脸惊吓,踩着高跟鞋她都走不稳了,跳舞不摔得惨不忍睹?

  「哥,你好可怜,还没开口就被打枪了。」闻人郁夜目光同情。

  闻人昊嘴角抽了抽,「不用担心,我带着你跳,放轻松就好。」

  「对啊,小星你放心就交给我哥,他就算自己跌倒也不会摔到你的。」闻人郁夜收到老哥的瞪眼,收起玩笑态度,非常识相地帮腔。

  裴以星瞅瞅看得出一脸期待的兄妹俩,再瞅向宴会厅内的舞池区,有些怯场,「还是不要啦……」

  「要!必须跳!现在就去。」闻人郁夜一把拉住裴以星的手塞进老哥手里,因为她眼尖瞥见齐柔正疾步走来,她才不会让那女人坏事。

  「走吧。」闻人昊顺势牵着她的柔嫩小手往舞池踱去。

  裴以星被赶鸭子上架,小手搭在他肩上,腰上大手传来的热力令她很难不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