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妖孽级竹马 第2章(2)

作者:初心
  随后,闻人昊驾着车来到餐厅附近找好停车位,裴以星满脸期待领着他朝美食前进。

  古色古香的装潢,中式的木漆桌椅与餐具,每桌间距宽阔,用餐的人潮虽多也不显拥挤,其间不时穿插服务生推着餐车来来去去,刚过了晚餐尖峰时段,两人没等候太久就入座了。

  翻开菜单,裴以星直接从各类点心开始逐一点起,先上几笼烧卖、虾饺、水晶饺、奶皇包,接着又点了牛肉丸、肠粉、萝卜糕、马蹄条,意识到服务生微微瞠大双眼,才不好意思地阖上菜单。

  「那个……闻人大哥你想吃什么?」白嫩嫩的双颊飘起两朵红晕,她就想每种都尝尝嘛。

  闻人昊轻笑,小胖妹难得一见的羞怯模样实在太可爱,尤其她丰润双颊根本是卖相最好的肉包,诱人得让他想一口咬下。

  轻咳了声,闻人昊向服务生点了茶饮、几样热炒,结果女服务生却看他看傻了似的,好半晌都没反应,一旁巡视的男领班发现后急忙道歉。

  「唉,长太帅真可怜,真心同情你。」看那被领班拉着离开的服务生还三步一回头依依不舍,裴以星轻笑瞅了他一眼。

  闻人昊曲指在她光洁额前轻弹,「你还幸灾乐祸。」

  「我是就事论事嘛……对了,听齐柔说这次爷爷的寿宴办得很隆重,大家都会盛装出席,真的吗?」裴以星皱了下鼻揉揉被弹的额头,知道他不喜欢被议论那过于俊美的相貌,体贴地转移话题。

  「嗯,这次我爸会租间宴会厅,怎么了?」

  「我只是在想要穿什么比较合适,爸妈他们大概没考虑过这点,还得替他们准备,听说现在租礼服好像很方便,闻人大哥认为好吗?」要她为了一次宴会买礼服,她实在下不了手,太浪费了。

  「嗯……以星,裴叔与阿姨的礼服不能马虎,我昨天才听郁夜与礼服店家在约时间,你和她去也能顺便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闻人昊剑眉微挑,若是他直接说送她,小胖妹绝不会收下,不如让小妹帮忙。

  「这样啊,那我再跟小夜约。」她点点头。

  这时服务生端来几笼热腾腾的点心,闻人昊替她拆开餐具,「来,先吃饭。」

  「谢谢。好香啊……闻人大哥你也快吃。」

  「吃慢点,饺子内馅很烫。」

  「嗯唔!混号号忽(这好好吃)……」裴以星惊讶地咽下口中的饺子,夹了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饺到他的盘里,「你尝尝。」

  「好。」闻人昊浅浅一笑,一刹那不少目光集中在他们这一桌。

  裴以星愣了愣,虽然早已看惯他这张俊脸,但偶尔还是会被闪得需要戴个墨镜,尤其当他突然解除面瘫状态一笑,什么世界十大最帅男人排行都黯然失色。

  她真不能想象人怎么能长得这么完美无瑕,脸蛋有了、身材瞧起来也挺结实、还有傲人的家世背景、本身能力出众,这都是二次元男主角才有的光环吧,就她看来,闻人大哥就是老天爷的宠儿。

  突然后背一寒,一股芒刺在背的感觉,裴以星朝四周望去,众人的视线太可怕了,古人说一笑倾城大概不是凭空杜撰,她眼前这位绝对是能笑倒万里长城等级的妖孽。

  而眼前这位当事人恍然未觉,礼尚往来的夹了个烧卖到她盘里,「我记得你很喜欢吃蟹黄味的。」

  「嗯……皮薄Q软,好好吃喔。」美食一入口,裴以星断然抛开周遭目光,她满足地闭眼轻嚼。

  「呵,沾到嘴边了,小胖妹。」瞧她落了点屑在嘴角,闻人昊低笑一声,食指探至她唇边轻抹。

  两人此时都没注意到,不远处一桌客人露出惊愕的神情且窃窃私语。

  「天啊!我没看错吧?那是我们号称只有一号表情,女人绝缘体的阎王董事长?」一名女性一脸不可置信地道。

  「应……应该没错,那么帅的人很难认错。」她的女性同伴同样一脸不可置信。

  「没想到阎王也有这种温柔的表情,说出去不知道会吓死多少人。」她的男性同伴差点被茶水噎到,满脸惊慌地附和说道。

  「我猜她肯定是未来的董事长夫人!」女人目光一亮猜测。

  「可是……大家不是都暗传公关部的齐柔是未来的董事长夫人?」她的女性同伴怀疑。

  「这消息也不知道谁传出来的,阎王本人从来没承认过,看阎王与齐经理在公司互动和对其他人也没什么不同,真要说,我反而觉得眼前这位可能性至少有八成,不,九成九。」男性同伴斩钉截铁的说,身为男人,他非常清楚刚才闻人昊那些体贴、亲密动作代表什么。

  「说的也是,公司老鸟们应该都听过齐经理在倒追董事长的事。」女人小声说出大家心知肚明的消息。

  另两人互觑一眼点头,接着就见三人满脸兴奋的八卦着。

  公司茶水间是小道消息传播最快的场所,任何秘密在此都无所遁形。

  几个部门的女同事凑在一起交换近期炒得最热烈的八卦。

  「你听说了吗?董事长好像有女朋友了。」业务部职员道。

  「真的假的……天啊,我心碎了,这么优质的男人、黄金单身汉耶,是哪个女人这么幸运啊!」秘书部助理一脸忧伤。

  「我告诉你,我可是亲眼见过那个未来夫人。」营销部职员绘声绘色的说起那天在港式饮茶见到的事。

  「真的假的?!居然动作这么亲密……那我看真的就是她了。」业务部职员惊叹。

  「也只有真正喜欢的女人才会让董事长放下冷面,温柔以待吧。」秘书部助理认同说道。

  「哎,那公关部的齐经理……」业务部职员小声问起。

  「不是大家都说她在倒追吗……」秘书部助理一样小声回答。

  「以我那天所见所闻来分析,齐经理实在毫无胜算啊……」营销部职员附和。

  「看来她一厢情愿的机率很大……」业务部职员同情说道。

  「这个答案很快就会揭晓了,老董事长寿宴你们知道吧,我猜那天搞不好会宣布董事长的婚事,那些豪门好像都是这种路线,再不然看那天董事长的女伴是谁就一目了然了。」营销部职员摸着下巴猜测。

  「不知道她是哪家大企业的千金小姐,天啊!嫁给董事长真的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秘书部助理一脸羡慕。

  「看来就等寿宴那天,董事长的女伴来说明一切了,可惜我们这些人没受邀请不能第一时间知道。」业务部职员遗憾说道。

  「反正隔一天就会知道了,那些主管回来肯定会漏些消息,不过要是阎王真的结婚啊……我保证那肯定是世纪级梦幻婚礼了。」

  几个女人互觑一眼,话语间满是羡慕的嘻嘻哈哈倒了茶离开。

  茶水间门外转角墙边,齐柔气得浑身轻颤,不久前她在公司里听到的消息都是她与昊哥郎才女貌多么相配云云,眼下成了她倒追?她一厢情愿?

  同事们口中那个与昊哥共进晚餐的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一点征兆都没发现,不行,她必须搞清楚!

  如果真的有这个女人,那她岂不是会失去成为闻人太太的机会?不,她不能接受!她不会让任何人阻挠她成为闻人家媳妇!

  董事长办公室里,闻人昊正吩咐特助接下来几天的行程。

  又没有经过敲门准许,突如其来闯入一阵香风,照惯例,徐向阳淡然望着那道美艳身影,识趣地退到门外开启隐形模式。

  「昊哥,我有话跟你说。」齐柔气得僵硬的小脸努力牵出一抹笑。

  「公事?」闻人昊黑眸冷冷一睐。

  「我……不是,但真的很重要……」

  「齐经理,我认为上班时间没有所谓重要的个人私事,你已经多次擅闯上司办公室,需要我提醒你规矩吗?」闻人昊视线放回桌上卷宗。

  「昊哥!这件事很急,你必须先听我说!」齐柔公主病一发作,猛地尖喊一声,两只小手往他办公桌上拍去,压乱那整齐摊平的文件。

  「必须?你是在命令我?」闻人昊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这……又不差这几分钟,我只是要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而已,昊哥你为什么就不能让让我……」齐柔满脸郁闷,同仁间的流言蜚语已经让她失去理智,无法维持一贯优雅的公主作风。

  闻人昊暗自摇头,身为公司高层经理竟然如此我行我素,为了私事打断上司的工作进度,在齐柔身上除了骄纵、任性、自私,他实在看不到优点,以她的美貌,大概就剩当花瓶一途了。可惜她这种性格,连当花瓶这门艺术都学不来。

  「说吧。」闻人昊只想快速解决眼前的麻烦,接着工作。

  「那个……昊哥,你已经决定寿宴女伴人选了吗?」齐柔迟疑了会后问道。

  「这就是你口中很急很重要的事?」闻人昊冷笑。

  「这、这对我很重要……我希望你现在回答我。」她知道今天这样做的后果便是让他有非常不好的观感,但是她不问清楚,整个心都无法平静。

  「是又如何。」他认定的女伴永远都只有一位。

  齐柔错愕瞠目,「是谁?不!我不同意!昊哥你的女伴应该是我啊……」

  「决定是谁是我的权力也是我的私事,不须经过他人同意吧。」他觉得她的反应可笑至极。

  「可、可是……」

  「齐经理,如果你所谓的要事就是这样,那么请你出去,别打扰我工作。」闻人昊的俊颜上闪过一抹不耐。

  「好,我只问你一句,那人是裴以星吗?」齐柔深吸口气,吐出她最不情愿说的名字。

  闻人昊抬眼冷觑,好看的唇抿成一线,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半晌,见他不作回应,齐柔拢了下脸旁的碎发,试图让自己冷静与他对话。

  「其实,这几天公司不少同事传言我们闻人集团已经有了未来董事长夫人了,你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这件事?难道不该遏止这种谣言歪风吗?」

  闻人昊俊颜波澜不兴,他暗忖这个传言是否会造成小胖妹的困扰,抑或伤害……那是他不许的。

  「昊哥,我们一起长大,我的心里一直只有你……不论是家世背景、工作能力、甚至是外在条件,我们都是最匹配的,没有人比我更适合你,我也努力让你喜欢我,我想你不会辜负我的,对吗?」齐柔一脸期待地等着他的响应。

  「抱歉。」闻人昊开了金口,却是吐出最冰冷的拒绝。

  齐柔小脸一瞬苍白,「呵、呵……昊哥,我突然告白你一定没好好思考,先别急着回答我,我等你……想清楚……」她嘴角扬起牵强的笑意,转过身抬头挺胸离开。

  齐柔一如往常骄傲自信地踏出他的办公室,曼妙身影藏在安全门楼梯间让自己冷静下来。

  适才他果断无情的拒绝确实让她脑袋一时空白,但现在冷静一想,这些年来昊哥身边除了她与裴以星外根本没有其他女人,若同事传言中的女主角真是那讨厌的宅妹,她不认为她输了,她绝不可能让裴以星有半点机会破坏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