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妖孽级竹马 第1章(1)

作者:初心
  漆黑的夜幕在东方处已可见些许泛白,凌晨五点多,宽阔的四线道路上只寥寥几辆车正高速行驶。

  车内,耳边只有低沉的引擎声响与房车高级音响传来的乐曲,伴着闻人昊一路往家里去。

  结束一日庞大的工作量,这段静谧独处的路程,是让他略感疲惫的大脑得以放空的奢侈时间。

  自取得经济与企管双硕士学位,闻人昊隐姓埋名进入自家公司,在基层几个重要部门各待上一年的时间。

  这件事一直隐瞒到集团董事长发话由他接任,公司员工才知道原来集团的接班继承人早在身旁潜伏已久。

  这个下基层的决定甚至让他趁机揪出几位素行不良的主管、经理,那一段时间人人自危、暗潮汹涌、人心惶惶,可谓风声鹤唳的闻人集团暗黑期。

  所幸他快刀斩乱麻的辞退几位尸位素餐的蛀虫后,接着便着手一系列的安抚整顿,没多久便稳定公司局势。

  闻人昊愿意放下身分从公司最基层做起,甚至默默承受不少压榨,而在除害虫一事上所展现出的果决手腕、领导能力,倒也让众人发现公司未来董事长的不凡。

  闻人集团早年是从计算机零件代工起家,跨足零件的生产制造、国内外销售,更研发出公司专属的品牌「WL」,不论是屏幕面板、处理器、主板、显示适配器等都在业界占有一席之地,而近年推出的笔电也闯出名号,主打高阶用户的顶级规格,两种特制的设计分别受商业高层人士与游戏族群的喜爱,在台湾计算机产业是前三大公司之一,且隐隐有成为龙头的趋势。

  至今闻人昊接位已迈入第三年,闻人集团版图更进一步扩展到海外去了,目前积极与欧美知名厂牌抢食大陆市场。

  正是为此,这个月他几乎都是过了午夜才得以返家,今天竟还到凌晨……

  闻人昊也不算是完美主义的工作狂,不过是觉得事情能做得更好就应该去做。

  但是这阵子没日没夜的加班,他的身心早已在咆哮着放假,还有他日思夜想的小胖妹,早出晚归导致他好几天没机会见到她的身影,没听见她的笑声,整个人像是缺乏养分似的。

  说起他专属的小胖妹—裴以星,她是住在附近的邻居,两人相差了五岁,算是自小认识一同长大的青梅竹马,他便是在国二那年彻底恋上这个可爱的女孩。

  其实说「胖」这字眼太过冤枉,裴以星只是与时下流行的纸片人相比,多了点圆润感,「小胖妹」是他对她专属的亲昵称呼,他觉得她白白软软的,既可爱又可口。

  裴以星打小身材圆滚滚,女大十八变也只是让她身高拉长到一百六十公分,那白嫩嫩的脸颊仍旧维持圆润模样,婴儿肥的脸蛋让她看起来始终比实际年纪小上几岁,因此非常有长辈缘。至于她身上的脂肪倒是随着年龄,很有默契地不断往上围集中,不小心造就一对傲人「胸器」,外加她那雷打不动的宅女性格,喜静懒动,不爱出门,鲜少晒太阳,因此一身白皙无瑕的肌肤无论何时都是又嫩又透,闻人昊形容那像晶莹的包子让人想咬上一口。

  轿车平稳地停进车库,熄火,闻人昊拎起置于副驾驶座上的公文包,推开车门下车,进屋前,黑眸瞄了眼隔壁那独栋住屋,三楼窗户灯还大亮着,他嘴角扬起一抹柔情笑意,看来小胖妹又通宵当漫画宅了。

  梳洗过后,他精壮颀长的身躯陷进柔软的床内,俊美无瑕宛如大师精雕细琢的脸庞上,一双慑人黑眸轻闭养神。

  在他以「阎王」之名纵横商场前,他出色的外貌已早一步名闻天下,不少豪门千金抛下话,甘愿奉上所有家产并入闻人集团,只求换得他青睐。

  不说女人,暗地里亦有不少同性见到他也是春心荡漾,这样一位男女老少通吃的美男子,却有着「阎王」的恶名,全都拜他的面瘫以及无情所赐。

  无情,那些招惹过他的对手最清楚,真是阎王让你公司今天倒闭,你就别想撑过明天。

  面瘫,因为他对待家人以外通常都是一号表情,也就是没有表情,说得好听是喜怒不形于色,那是董事长的严肃气质;说得难听那叫做颜面神经失调。但这也不算缺点,恰好让人猜不透他心里真正想法。

  可偏偏他又是个富可敌国的超级单身汉,还有一张可以秒杀所有明星艺人的俊颜,无论他是无情抑或面瘫,还是不少女人趋之若鹜想攀上他。

  然而却有一人对他那张迷死人不偿命的脸早就习以为常,这人自然除了他的小胖妹—裴以星外无他,他甚至从她脸上不止一次发现过「嫌弃」的神情。

  最近那次,好像是因为他受爷爷之托带了些日本特产拜访裴家,顺口向裴父说出想约裴以星到外面吃饭顺便走走,裴家父母自然唤她出来见客,不想她正卡在紧张万分的某款养成游戏的最后关卡,最后导致她闯关失败,那个CG图据说是她好不容易找到网络上攻略,终于有机会在这轮游戏到手的,所以,一气之下不说晚上的邀约直接拒绝,接下来几天甩都不甩他。

  他只得在事后买了她正沉迷的这套游戏的模型公仔亲自送到府上,好说歹说才博得佳人消气一笑。

  躺在床上的闻人昊不禁嘴角勾起,世上独有小胖妹不把「闻人昊」当一回事,却让他越来越迷恋待在她身边的轻松自在,只有她不甩外貌、家世、财富,对他一视同仁,这种平等感让他身心都达到解放的舒畅。

  叩叩—

  「儿子,睡了吗?」曹倩轻手轻脚推开房门。

  「妈,我醒着,刚回来吵醒您了?」闻人昊翻身而起。

  「唉,我隐约听到你车子的声音……我说你这几天怎么都天亮了才见到人,累成这样瞧你的脸色都泛白了,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你可别累坏身体……饿不饿?我昨天熬了些药炖鸡肉粥,热一下很快,来,你吃过再睡。」瞧儿子削瘦的脸颊,她心疼死了。

  「好。」闻人昊应了声跟着母亲来到饭厅,反正今天下午才会进公司,还有时间休息。

  没多久,曹倩端来热粥,又简单弄了两盘配菜,「来,趁热吃啊。」

  「谢谢妈。」

  「对了,目前跟美厂共同企划的案子忙完后,能不能拨出时间?」曹倩支着下巴望向儿子,她真是骄傲,儿子不管哪个角度看上去都那么完美。

  「怎么了?」闻人昊俊眉微挑,母亲的视线让他有种不好预感。

  「还不是张妈、王妈、林妈,她们就想带着女儿给你见一见,老催着我安排时间吃饭嘛。」儿子再不出场露个脸,她都快被那群大妈卢疯了。

  「妈,我说过我不会吃相亲饭。」明明对他无半点了解,只凭外貌、家世看人好坏的女人他毫无兴趣。

  「我知道,这些我都解释过啦。」她说了N遍,但任她说到嘴唇破皮也没用。

  「总之不必理会她们。」他绝不会浪费精力在这些人身上。

  「那不行,大家都是熟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你要妈妈见人就躲啊……唉,我说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啊,说起来只要你单身一天,这些闻香而来的蜜蜂就一天不死心,咦?这比喻好像哪里怪怪……哎呀,这不重要,我看你需要想个一劳永逸的方式,妈有个提议你听听。」曹倩狡黠的目光一闪。

  闻人昊嘴角抽了抽,母亲把他形容成什么了,瞧她那不怀好意的模样,他用脚趾想都知道所谓的一劳永逸是什么办法,他摇头轻笑,「呵,愿闻阁下高见。」

  「这还不简单,交个女朋友嘛!当然,必须公开的、真实的,冒牌的可撑不了两天,皮一扯就露馅了。而且你自己说说,接手公司都三年了,整天埋在工作堆里,你以为会生出颜如玉吗!」曹倩说着说着,又没好气地抱怨。

  剑眉扬了扬,果然,如他所料的烂点子,但母亲怎会知道这三年他除了达到自己所订的公司规划目标外,他其实是在等待一个女孩长大。

  现在,今年开学也有段时间了,小胖妹工作和课业应该稳定了……对了,刚才他回家时还见她房里亮着灯,熬夜肯定也饿了,瞅着热粥,闻人昊出神想着要不要拿些过去喂食。

  曹倩没注意他的神情,一脸期待地继续游说,「其实妈觉得如果没有喜欢的,多见见其他女孩也不失是个机会嘛,还是说你心里有人选?那也行,爸妈都没有门第观念,你喜欢就好,妈相信你的眼光。」

  顿了会儿,曹倩见儿子仍无动于衷,她手一摊,「好啦!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总之不是裴以星就是齐柔了吧?说起这两个女孩是各有千秋,以星可爱有人缘,性格温和最适合娶回家当老婆,可惜人家好像不怎么搭理你噢……倒是齐柔那孩子热情主动,虽然有点小心机、小城府的,好好培养也是你事业上的贤内助,你们三人从小一同长大,你选哪位妈都没意见,只拜托你手脚快点别再拖拖拉拉了。」

  闻人昊似笑非笑地睐了亲爱老妈一眼,「妈,你最近迷上牵红线还是想当恋爱心理分析师?我听说媒婆这种行为通常是上了年纪的妇女才会有兴趣的事……」

  「臭儿子,你以为我吃饱没事等着当你的媒婆啊!」曹倩郁闷地想朝儿子俊脸使劲捏上一把又舍不得。

  喝下最后一口粥,闻人昊轻放下碗筷,「妈,婚姻的事我自有计划。」除了小胖妹,这辈子他的新娘人选已不作他想。

  「没错!阿昊的婚姻由他决定,闻人家历来不管是我爸那辈、我还是我儿子结婚,家长都不会插手表示意见。」

  闻人岳中气十足的嗓音自楼梯传来,他是闻人昊的爷爷。

  「爸早安,我煮了些热粥您吃点。」曹倩尴尬笑笑,她哪敢在闻人家太上皇面前有意见。

  「爷爷早。」闻人昊起身替爷爷拉开座椅。

  「媳妇啊,我知道不少人想透过你跟阿昊联系上,但是我们闻人家没有什么特别家训,只有一点必须遵守,我们从来就没有什么门当户对的势利观念,更不屑靠联姻壮大家族,闻人家的男人只选贤妻,为妻的能安家、持家;为夫的一肩扛起家族事业与妻小,一旦选定伴侣结婚就是白头一世,结了婚就没有离婚两字,婚姻需要慎重考虑的对象,自然婚事应由当事人自己决定。」闻人岳轻咳一声,「不过嘛……毕竟老拒绝这些邀约,你也不好做人,听阿仲说打算替我办场寿宴……」闻人仲是闻人岳的独子,闻人昊的父亲。

  顿了会,老人双眸精明地一闪,「这样吧,干脆藉此机会把那些人一次找齐来让阿昊瞧瞧,我们也可以帮忙把关嘛。当然,我也有私心想推荐的孙媳人选,要我说啊,隔壁家小星跟阿昊就是良配。」闻人岳语调平稳说完,悠然啜了口闻人昊倒来的热茶。

  闻人昊忍住白眼,还一次找齐挑选?爷爷这是当古代选妃啊,不过真是知他者莫若爷啊,其实他早发现爷爷对小胖妹的疼爱都快赶上闻人家的小鲍主,他的亲妹妹闻人郁夜了。

  「爸,您可别冤枉我呀,我哪能替他决定。不过您这办法好,能给那些婆婆妈妈们一个公平交代,又能亲眼见见那些女孩,不过我猜人选也只会从以星与齐柔二选一吧?」曹倩觑了眼儿子偷笑。

  闻人昊若有似无扬了扬嘴角,不论爷爷、老妈如何刺探口风他都闭口不谈对象一事,他在小胖妹心中可没有什么优势,要是爷爷、老妈还插上一脚,那不是帮忙,绝对是搅局。

  「还有,阿昊,今年公司一口气扩张,你也别把事情都揽在肩上,仗着年轻每天早出晚归身体迟早搞坏,几年前你爸差点倒下还不够作你前车之鉴吗!」闻人岳话锋一转,孙子优秀他是满意得很,但拿健康去拚他就有意见了。

  那次,闻人昊与厂商会面后顺路回公司一趟,见办公室灯亮着,猜想老爸还在埋首苦干,他推门一瞧,却惊见老爸脸色苍白倒卧在地板,人早已不省人事,紧急送医才知他一连几天熬夜,过劳外加饮食不正常,导致血糖过低、血压过高,吓坏所有人。

  也因为这样,闻人仲被父亲与老婆一顿好骂之后,逐渐退居幕后休养,闻人昊才正式接手闻人集团。

  「爷爷,您放心,我的身体我会注意,部分案子已进入收尾,这阵子超时工作是例外。爷爷、妈,我吃饱了,下午我还会回公司一趟,先上楼睡一会。」闻人昊了然一笑,这几日加班让他们担心了。其实他很注重健康、运动,毕竟没有强健体魄怎么可能让未来老婆,他的小胖妹幸福。

  「嗯,去休息吧。」闻人岳摆了摆手,接过媳妇递来的热粥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