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10章(1)

作者:初心
  骆家餐厅里那一位混血帅哥,他对骆家女儿简直是无微不至的照顾,除了怕她累到、磕到,什么事都不敢让她做以外,上下楼梯、出门散步都是小心搀扶,店里的客人都笑说骆家喜事近了。

  “亚心,醉鸡是九桌、十二桌,香薛笋鸡汤是五桌。”骆家伟在厨房喊了声。

  “来啰。”她俐落端起盘子。

  突地,骆亚心手上端的盘子转眼一空,她咬牙一吼,“卫世桀!”

  “你坐着看看电视嘛,不然可以到柜台帮忙收钱啊,今天店里人很多,你别乱走,这我来送,乖,听话啊。”端了两盘菜俐落上桌,卫华执行长当起端盘服务生也是毫不逊色。

  骆亚心脸上写着她很不爽几个大字,“喂,我都说了,我身体非常勇健好不好,端端菜哪会怎样,你什么都不让我做是要憋死我吗!”

  “呸呸,别乱说话。亚心,那么多汤汤水水的,我怕你烫到嘛。”进化成伺候太后的小卫子一张帅脸满是讨好笑意。

  这类事近期三不五时在骆家餐厅上演。

  她猛翻白眼,“我不管啦,我憋坏了,你不知道孕妇也要适当运动才会好生吗?”

  “我当然知道,所以亚心,我已经替你报名新手妈妈养生班了,下周就可以开始上课,我会陪你一起去,那里有健身操、按摩……哦对了,最重要的是还有教呼吸法……”小卫子从口袋掏出一张课程简介单。

  “你干么浪费钱报名这种没用的课,这里好山好水,我有的是地方走走运动,呼吸大自然空气不是比窝在室内更好。”骆亚心好气又好笑。

  “我都报名了你就去嘛,这是医院开设的,都是护理师教课,专业又安全。再说你也在那间医院产检,医生可以适时掌握你的情况啊。”小卫子仍旧讨好地解释。

  “亚心啊,这碗汤你爸刚煮好的,待会记得趁热喝。”吴素琴端来一碗远远就闻到浓浓香味的鸡汤,这是骆家自制的调养品,里头不下数十种中药。

  “噢……”叹口气,看来她肚子还没凸,人会先肥个两圈。

  小卫子很有眼色的上前从骆妈手中接过鸡汤,“亚心,还很烫,我先吹凉。”

  只见一个混血大帅哥捧着鸡汤,窝在对他而言有些低矮的板凳上,嘟起嘴一口一口轻吹走热气。

  骆亚心嘴角抽了抽,这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她老有种糟蹋他一张帅脸的罪恶感。

  自从得知她肚里有宝宝,出院后他便一通电话拨到公司交代副手暂代职务,除了些重大的工作他用笔电视讯处理外,他卫大少爷整天就是守在她身边嘘寒问暖。

  端盘、送菜、扫地、拖地,店内杂务他二话不说一手包办,偶尔帮着骆家伟到养鸡场巡视,闲暇陪着她时也会顺便替吴素琴看看餐厅帐本,指点一下生意经,这阵子他的付出骆家人看在眼里,对他与女儿的事早乐见其成。

  骆亚心从没想过这位有着傲人身家背景的男人能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她真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谁可以像他这般宠她。

  “来,亚心,你喝喝看这个温度行不行。”小卫子亲自试了下才递上。

  瞅着他伸上前握着汤匙的手,骆亚心顺从的张开小嘴一口口喝下,同时喝下的是男人满心的宠爱。

  乡间树荫吹来凉凉的微风,清新的空气让人贪婪地想多吸几口。卫世桀一脸悠闲,一手揽着骆亚心沿着林荫散步,这是她下午的必修健身课程。

  “累不累?”卫世桀关切问道。

  骆亚心鼻尖皱了下,轻笑,“这种速度我都不会流汗,哪会累。”他就是爱操心。

  “我昨天才知道,原来我亲爱的老婆小时候还被封作骆老大啊,爬山、跑步,比体力没人赢得了你,我还听说附近的小孩没一个不怕你的,敢跟你打架的,最后都变成你的小弟啦。”卫世桀探手捏了捏她可爱的鼻尖低笑。

  “哼哼,所以少惹我啊。本小姐可是有很多手下的,嘿嘿,你哪天要是皮痒,我就找人给你抓抓。”骆亚心娇笑扬着下巴。

  “是是是,天大地大老婆最大。”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乡间的平静气氛。

  卫世桀瞥了手机,浓眉皱了下接起。

  “喂,爸?是,我在……这几天的工作我都……你说什么!凭什么?那个约定我并没有违反……哈,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想判我死刑?你住嘴,我不准你污辱她!shit!”卫世桀气急败坏挂掉电话,嘴里禁不住低咒出声。

  骆亚心见他接起电话后瞬间变脸,不知道什么事惹得他这么生气。

  “世桀,发生什么事了?”她有些担心,电话应该是卫爸打的。

  卫世桀忿忿不平,“我爸他要我马上回公司上班,否则他就收回我在台湾一切工作职务,shit!他不分青红皂白劈头就骂,我现在怎么离得开,一句解释都不听,算了,随便他。”

  骆亚心秀眉紧蹙,这意思听来像是因为她……“世桀,你爸爸说的也没错,毕竟你在我家也待了一段时间,公司的事需要你去决定,我觉得你先回去好好跟他说,也许公司有什么事也不一定啊。”

  “亚心,不说公司除了我那位超强的副手之外,还有很多专业经理人,他们都可独挑大梁,我爸他是……”卫世桀一想起刚才老爸在电话那头对他心爱女人轻蔑羞辱的话语,他就满肚子气。

  “我知道你不放心我,笨蛋,你忘了我爸妈都在吗?好,我答应你不端盘、不做家事,可以吗?再说了,我不能让你爸妈认为我是个会耽误你事业的女人吧!”骆亚心好言劝说,她可不想让未来公公有不好印象。

  知道她本来就因两人身分之差有所担忧,卫世桀不发一语瞅着她。

  骆亚心小手轻轻抚平他眉间的皱折,“别担心我,世桀,而且你没忘记我在你屋里留的纸条写了什么吧,我说过,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如果……如果你的家人对婚事有一丝不满,我们都应该去解决它,不是吗?”刚才他对电话吼了什么她不是没听到,看来卫爸对她并不谅解。

  原本还有些不情愿,突地,卫世桀黑眸一亮,他怎么忘了爷爷!哈,要是爷爷知道他的孙媳准备给他生个曾孙,老爸却说三道四,绝对会被爷爷大训一顿。

  “好,我明天一早就回公司,亚心,有些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看我还得回美国一趟。”卫世桀一扫阴霾笑道。

  “美国?”好远,这可不是台北,骆亚心有些忐忑。

  “对,为了你,为了留在台湾,我必须回去,不能让我老爸擅自决定我的去留,这事得找我爷爷。你别担心,我很快就回来。”卫世桀紧了紧在她腰上的手。

  “嗯,我等你……”骆亚心藏住不安的表情,扯开嘴角笑笑。

  次日一早,向骆爸、骆妈说明公司有急事处理,卫世桀带着轻便的行李驾车返回台北。

  下午,驾着车直接驶进“卫华”地下停车场,进了办公室,卫世桀先是让秘书订了机票,签了几份文件,他便向副手和几位特助交代需要回美国一趟,由众人暂时代理工作。

  接着,他离开公司,返家梳洗换了身衣物,又马不停蹄赶到机场,搭了晚上的飞机前往美国。

  一天内,他连着赶了几个地方,上了飞机累得倒头便睡。

  而美国卫氏庄园内,卫文正气得脸红脖子粗地向老婆诉说儿子的不是,“这臭小子去一趟台湾就学坏了,还跟我顶嘴,竟然放着公司不管,整天窝在乡下,哼,真是不知所谓!”

  茱莉虽然疼儿子,但也客观给出分析,“你有问清楚发生什么事吗?哪有做爸爸的电话一通劈头就骂,我说你能不能别性子这么急啊。”

  “还能有什么事,玩女人玩到乐不思蜀,八成是赛车场那些不正经的人,我看他就是被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给带坏了!”卫文没好气哼了声。

  “别吵了,睡个午觉都不安稳。”卫家大家长卫振中走下楼梯。

  “爸,您喝茶。”茱莉起身替三人倒了热茶。

  这时,门外传来管家的通报,门一开,随即见到卫世桀拎着行李踏进。

  “爷爷、爸、妈,我回来了。”

  “世桀。”思子心切的茱莉早第一个上前,一双眼紧紧盯着许久不见的儿子。

  至于卫文则重重哼了声,不发一语。

  “过来坐。怎么突然回来了,你爸可是说了不少你在台湾的事。”卫振中好笑地看着帅气挺拔的孙子,一阵子不见似乎比以前稳重了。

  “爷爷,我这阵子暂离公司是有原因的,我遇到了想共度一辈子的女人,因为一些误会让我们分开,我好不容易才在台南找到她的人,努力取得她与她家人的谅解。爷爷,我要娶她。”面对卫家说话最有力,同样最疼爱他的爷爷,卫世桀坦白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