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9章(2)

作者:初心
  得到两老的允许,卫世桀得以放手专心应对骆亚心出的难题,一连几日到餐厅吃饭的客人都知道有一位混血帅哥大老远跑来乡下追求骆家女儿的事,听说他还是大公司老板,不少婆婆妈妈更是撂下话了,只要骆亚心拒绝,她们立马带女儿给混血帅哥挑选,吴素琴得知后便开始一口女婿一口半子的占地为王,搞得骆亚心哭笑不得。

  其实自卫世桀追下台南,加上他殷勤的嘘寒问暖、端盘洗地,骆亚心气早已消去大半了,现在卡在这,主要还是因为家庭背景之别让她无法肯定两人的未来。

  “世桀啊,待会“御膳堂”要来取货,你帮骆爸把鸡搬到车库好吗?”吴素琴从餐厅前面绕来养鸡场,终于寻到跟着丈夫打理养鸡场的未来女婿。

  “没问题,骆妈。”卫世桀一口答应。

  前几天他才知道骆家父母竟然养得一手好鸡,连知名饭店“御膳堂”都定时进货,还只能限量,难怪骆妈煮的鸡汤就是比外面的美味。

  扛起骆爸准备出货的冰柜,卫世桀朝车库走去,人还未到先闻声响,好久没听见骆亚心清脆悦耳的笑声了,他挑了挑眉,纳闷她跟谁说话这么开心。

  “马总裁,没想到这次你亲自来取货,长久以来受“御膳堂”照顾,我们骆家鸡场都跟着沾了不少光。”骆亚心与来人握手谈笑。

  “骆小姐说笑了,我刚接下台湾全区营运,各地都得跑过一次,与骆家合作是双赢,骆家顶级的鸡肉让饕客忍不住一尝再尝,都吃上瘾了,哈哈哈。不过没想到第一次来就有幸见到骆小姐,刚才骆妈妈已经让我惊为天人,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骆小姐清丽中带着甜美,娇柔里藏着英气,真是迷人的气质。”马总裁一脸赞赏。

  砰地一声,卫世桀放下冰柜,帅脸瞬间冷下,“多谢你这么夸奖我老婆,这是你订的鸡。”

  “呃,原来骆小姐已名花有主,两人真是郎才女貌。”马总裁摸摸鼻子尴尬笑道。

  “马总裁,我可不是他老婆。”她几时成了卫家媳妇,她怎不知。

  “亚心,你真的就不懂我的心意吗?你宁可听这人在那天花乱坠讨好你也不愿看看我为你做的?”卫世桀一脸沉痛,自他到这起就没见骆亚心对他展露过笑颜。

  骆亚心真是会被他气死,“又来了,在台北是学长,现在到了台南还改不了乱吃飞醋的习惯,倒是现在,你是我的谁?凭什么吃醋啊!”

  “凭我爱你,我见不得任何接近你的男人,尤其像这种到处钓女人的男人。”

  卫世桀咬着牙让自己口气冷静,却因为极力的忍耐红了眼。

  “卫世桀,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天啊!她当初离开时留下的信都已经说了受不了他那么不信任她,他现在又故态复萌,这男人是把她说的话当风吹屁无痕吗!骆亚心真想拆开他大脑看看里头脑细胞是不是都臭酸了。

  “我……”卫世桀不敢置信,徐向阳那次、这个不知道什么总裁的,怎么无理取闹的都是他?

  “真是丢脸都到我骆家来了,你给我出来!”骆亚心气极,她把进货单据一股脑塞到闻声而来的母亲手中,气呼呼地涨红小脸跑出餐厅。

  “亚心,等等我!”卫世桀唤了声紧跟而出。

  快步走到路口的骆亚心猛地回头低斥,“我拜托你,回去你的卫华、回去你的卫氏集团做大少爷、高高在上的执行长不好吗,别跟着我行吗!我这没钱没势、平凡无奇的乡下女人承受不起你的青睐,卫大执行长,我们真的容不下你这尊大神,求你别在这帮倒忙,我真不知道下次你还要得罪哪个来我们餐厅的人,算我求你了!你慢走,我就不送了。”

  卫世桀上前紧紧握住她的小手,“对不起,我知道我爱吃醋,我会改的,我现在回去跟他道歉好吗?对不起,亚心,但是我不走,你赶不走我的,我不要分手!除非你答应和好,不!答应嫁给我,否则我就一直待在这里缠着你……”

  “哈!想不到卫大少还会耍无赖?天大地大,你要待哪是你的自由,关我屁事啊!”骆亚心怒极反笑,用力扯出被他捉住的手,窜出路口想甩开他,却没注意行人号志灯早已变红……

  叭——

  令人心悸的喇叭声随着一辆眼看就要撞上的货车迎面而来,骆亚心吓呆了,楞在原地做不出反应。

  “亚心!”跟在后头的卫世桀一脸骇然,他瞠目瞪着眼前的画面,没有任何思考,爆发出长年赛车建立的超强反应冲上前,一把推开傻楞的骆亚心,接着一阵急遽刺耳的煞车声与撞击声吓坏一旁路人。

  虽然货车司机已经急踩煞车欲挽救事故发生,然而卫世桀还是撞上货车前方玻璃又弹飞出去,翻滚了几公尺后躺在路上一动不动。

  骆亚心撑起身体,回头见到卫世桀摔飞的身影,她一瞬间脑袋空白。

  “世桀!”她尖叫一声,顾不上手脚多处擦伤的疼痛,挣扎着站起身急奔到卫世桀身旁,拿出手帕压在他额前那血流不止的伤口上。

  “呜……拜托,谁帮我打电话叫救护车,快点……”她着急的朝路人哭喊。

  “这不是骆家餐厅的女儿吗!你别急啊,我马上打电话,哎,谁去通知一下路老板啊!”路旁一位大妈认出骆亚心,很好心的指挥起来。

  “世桀……你别有事,求求你……”眼泪如断线珍珠般不停落下,骆亚心压着他的伤口低声泣诉。

  没多久,救护车到来,医护人员小心抬起卫世桀,骆亚心跟着上车一同到了医院。

  到院后,卫世桀被送去急诊室紧急缝合,接着又是一连串的检查,而骆亚心则是在医生要求下只得乖乖让护士先清理身上伤口。

  “护士小姐,请问他怎么样了?”看着他被推离急诊室,骆亚心神色忧心忡忡。

  “别担心,医生先替他处理头上的伤,血已经止住,等X光片出来才能了解确实情况。”护士笑笑的安抚她。

  点点头,她还想问什么就听见老爸、老妈的呼声。

  “亚心!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骆家伟满脸担忧,上下审视女儿。

  “爸、妈……”受到极大惊吓早已心慌不已的骆亚心一头埋进老妈怀里,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

  “哎,好好,别哭,没事了。”吴素琴轻拍她的背安抚,扭头问护士,“护士小姐,我女儿没事吧?”

  “放心,骆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擦伤,我已经替她包扎好了。等跟他一同送进来的那位先生做完检查后,医生会再通知的,你们先休息一下。”护士说完便往下一位病人那去。

  “谢谢。”吴素琴道了声谢又转回头对着骆亚心,“没受伤就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出车祸呢?还有世桀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我不知道……妈,我、我没注意到已经绿灯……他、他因为救我流了好多血……呜……”

  骆亚心断断续续说着,弄了半天吴素琴才听懂。

  “你哦,以后别在马路边吵架,都几岁了真是,你就好好和世桀谈一谈,一直闹脾气也不能解决问题。”吴素琴又念了几句。

  “没事就好,你躺着休息,我去买些吃的压压惊。”

  见丈夫说完转身出去,吴素琴凑近她耳边小声问:“对了,你肚子没事吧?”

  骆亚心摇摇头,还好小孩没事,否则她绝对会发疯,“医生刚才看过了,但要我小心点,因为刚怀孕还不稳定……”

  “好佳在,我真是会被你吓死。”吴素琴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

  几个钟头过去,医院外头天色已暗。

  病房里,骆亚心守着安静躺在床上的卫世桀。

  所幸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卫世桀只是头上伤口较大才会血流不止,经过缝合已经没事,医生还说他有一身强健的体魄,事故发生时紧急护住要害并没受到太大伤害,只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强力撞击让他昏了过去,休息几天就没事了。

  骆家伟和吴素琴得知他没事已先回餐厅,骆亚心虽已放下心,仍坚持要等他清醒。

  小手轻抚过他头上纱布,骆亚心满脸心疼,“世桀,对不起,我相信你了,如果不是真心的爱护我,你也不会有那样的反应,什么身世、背景我都不在乎了,我答应你,我原諌你了,我们和好,只要你好起来,我跟宝宝就赖定你了。”

  蓦地,大手覆上,“这可是你说的,亚心,我让你赖一辈子都行。”刚清醒的卫世桀扯了干哑的喉咙低笑一声,顿了会,蓦地察觉不对劲,“我刚才怎么好像听到什么宝宝……”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痛?会不会想吐?啊!我去叫医生!”骆亚心惊喜不已,急着起身想往外走。

  “亚心,我很好,别紧张,倒是你有没受伤,嗯?”捉住她的手,黑眸上下看了她一遍。

  “没有,一点小擦伤而已。”

  “那就好。呃,你还没告诉我什么宝宝……”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水眸一转,小手抚上平坦的小腹,“宝宝就是宝宝啊!多一个人赖你也吃不垮卫家吧?”

  “你你你你……我我我我……我的?我有了,呃不,你有了?”倒吸口气,他瞪着她的小肚子楞了楞,满脸欣喜,说话都结巴了。

  “什么你啊我啊,不是你的是谁的?好啊,不要就算了,哼,刚才是谁还大言不惭的说要让我赖一辈子!”她扭过头作势要走人。

  他两手一圈紧紧抱住不让她离开,“要!我当然要!哈哈哈哈哈哈,我当爸爸了!我爱死你了亚心,我马上联络我爸妈,他们一定乐翻了,咦不对,我是不是要先找你爸妈?对了,宝宝多大了?”

  骆亚心见他乐不可支的模样便知道他是真心高兴这个生命的到来,心底松了口气,小脸露出笑意,“才两个月啦,好了,先躺下,医生说你要好好休息的。那个……我问你,你爸妈真的会接受我吗?”毕竟在那种大人物面前她根本就等同乡下村姑,是实实在在的丑媳妇。

  卫世桀一脸傻笑的在她小腹上来回轻抚,“三个月了,呵呵……放心,我爷爷以前也是穷人家,我们家不会有门第观念,我才担心你爸妈那边……”搞大人家女儿肚子还让她独自回家,他得先好好解释取得岳父岳母谅解才行。

  “看你表现啰,这事我只有先跟我妈说了。”骆亚心小手卷着他的衣角。

  失而复得的喜悦加上小生命意外的报到令他兴奋不已,好一会儿,冷静下来的卫世桀搂着她坐在床上,一脸找回幸福的安心。

  埋进她肩窝嗅着日思夜想的香甜,他沉声说道:“亚心,对不起,让你一个人面对这种事。其实我真的打算在“微创”迁址后向你坦白的,但我也知道一开始隐瞒你就错了,交往前就应该说清楚,不该让你有误会……我保证绝不再让这种没意义的错误发生!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分手后你还愿意生下小孩,亚心,我竟然幸运的可以拥有这么美好的你……我爱你,我发誓未来的每一天都会用我的一切、我的生命爱你,爱我们的宝贝,亚心,我们结婚吧……”

  靠在他宽厚胸前听着他深情的告白,她相信他说的用生命爱她,这次的车祸事件不就是最好的表示,即使是现在抱着他温热的身躯,她心底仍是一阵害怕。

  小手回抱住他,脑袋在他胸口蹭了蹭,“我也有错,出了问题我不该都不和你好好沟通,只是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但你也知道孕妇脾气比较难控制嘛……而且哪有这样就算求婚的?没有鲜花、钻戒,之后人家肚子会越来越大,穿婚纱不好看怎么办……还有啊,我们家很传统的,流水席是一定要的,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古礼啊?全程西式我爸那……唔唔……”

  卫世桀蓦然吻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又吮又啃,敲开牙关挑弄那乱窜的小舌,不知过了多久,松开红肿的嫩唇,他的吻轻落在她额前、眉上、鼻尖、圆润下巴、小巧耳垂无一放过,顺着白晰颈项吻下诱人锁骨。

  “嗯……别闹……桀……医院……唔……”骆亚心不禁低吟,不料话还没说全,小嘴又被攻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