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网站首页 | 最新小说 |推荐小说 | 作家列表 | 小说搜索 | 繁體中文 | 返回目录
背景颜色: 字型:   字体颜色:   双击鼠标滚屏:(1最慢,10最快)

白兔甩少东 第9章(1)

作者:初心
  嘟——嘟——嘟——

  卫世桀挂下电话烦躁不已,因为自他回到台湾后便连系不上骆亚心,而她原先租的套房也早已人去楼空。

  这下好了,人都失踪了他还追求个屁,他彻底明白到骆亚心的决心,不得不说她的确是敢爱敢恨的女人,爱他可以主动告白示爱,现在真心恨上他的欺瞒也能毅然决然说走就走。

  不行!他不能放弃。

  对了,那两位秘书与亚心感情那么好,肯定会有消息!卫世桀灵光一闪想起陈映玲与蓝景瑢。

  但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美好,在“微创”新的办公室里虽然受到廖文博欢迎,但两位秘书看也不看他一眼,哦,就算看也是不欢迎的冷眼。

  卫世桀倒是从廖文博口中得知骆亚心辞职一事,他一边懊恼自己太慢悔悟,一边又暗叹她的绝情。

  “真的不能告诉我亚心的下落吗?”他不死心追着两个秘书,这已经是他这个月不知第几次跑来了。

  陈映玲憋不住气愤,率先往楼梯间走去,等他跟上,门一关便开骂,“哟,不知道小女子有什么能帮得上鼎鼎大名的“卫华建设”老板?不是有钱有权?不是玩弄感情?哼!姓卫的,若不是因为董事长,你以为还能站在这?我早拿扫把赶你出去了!”

  “你还想找亚心干么?”蓝景瑢同仇敌忾、一脸怒意瞪着他。

  她们是在亚心离职后才知晓他们两人分手的事,虽然不知两人分手的原因,但都心疼好友得当未婚妈妈,因此理所当然以为是有钱公子哥儿玩弄了好友的感情。

  “我承认这都是我的错,我隐瞒身分伤了亚心,但我发誓对她的感情毫无虚假,我知道现在说后悔、说对不起你们都不会谅解,我是真心想挽回、想弥补亚心,我爱她,很爱很爱她,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告诉我亚心在哪好吗?”他诚恳的语气带着一丝乞求,再找不到骆亚心他真的会疯掉。

  “哈,好听话谁不会说,你这种大老板能说善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见到不男不女还会说阴阳话,我凭什么信你啊。”陈映玲一脸不相信地撇嘴嗤笑。

  蓝景瑢倒是沉吟了会,“亚心的下落我可以告诉你,至于你是不是真心悔改,那些话就留到亚心面前说吧。”

  “小瑢瑢!”陈映玲惊呼。

  “谢谢!”得到地址的卫世桀迫不及待想见到骆亚心,他向两人道谢又再三挂保证,便急忙离开“微创”准备南下寻妻。

  蓝景瑢瞥了眼气呼呼的陈映玲,“俗话说,拆散姻缘会倒八辈子霉。我们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决定权都在亚心身上,不是我们能阻挡的,再说亚心对他用情多深你不会不知道吧,既然有机会当然劝合不劝离啊!”

  “我还准备使出陈家百大酷刑好好伺候这家伙呢,便宜他了,哼!”陈映玲恶狠狠瞪着卫世桀离去的方向。

  回到住家简单备了行李,卫世桀让秘书将所有的行程延后,便驾车前往蓝景瑢给的地址——台南,骆亚心的家。

  一路上他兴奋终于找到躲藏的她,满脑子想着要怎么向她道歉取得原谅,他没忘记自己在美国对邵子敬说的,他要追回这个让他想娶回家做老婆的女人。

  高速公路没有塞车,转眼就到了台南,下了交流道,他左弯右拐,一会儿查导航,一会停下车向路旁店家问路,所幸骆家餐厅的知名度很高,终于,在离开台北不到五个钟头,他的轿车停在离餐厅不远的路旁。

  对着后视镜整理下仪容,顺了有些紊乱的发丝,他眸底带着一丝紧张下车,从后车厢拿出一大把刚才在路上花店买的玫瑰花,迈步来到餐厅门前。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是什么感觉,卫世桀可以很自信的说他现在完全了解,黑眸直直盯着餐厅内端着餐盘来回穿梭的身影,心脏被紧紧揪住的感觉让他不禁大口狠吸几口气才缓下。

  “亚心……”卫世桀的嗓音透着嘶哑。

  骆亚心一楞,她幻听了?怎么好像听见那男人的声音,朝声音来源望去,那个帅气的可恨男人捧着一束花杵在门口,她水眸像是不可置信的用力闭上再张开,轻眨了眨仔细一瞧,人还在,不是幻觉!

  “哦,卫大执行长光临我们这间小店不知有何贵干?”一瞬,骆亚心冷下小脸。

  “我……亚心,我知道我错了,请你原谅我好吗?我保证绝不会再隐瞒你任何事,我爱你!”卫世桀大步走近,急迫的想让她明白自己的心。

  “不好意思,我们庙小容不下大佛,实在没有办法招呼大老板,卫执行长要是打算用餐可以到市中心最高档、最顶级的大饭店,我想他们一定很乐意接待您的,拜托就别杵在这儿碍事了。”骆亚心语气酸溜溜的,这人该不会以为区区一句道歉就能当没事了吧?他们之间最大的问题根本没解决。

  “不,你怎么赶我都不会走,亚心,你听我说,我真不是有意隐瞒家世,我本来就打算找时间要跟你坦白一切的,那天是不巧被揭穿,加上我怒气一来……亚心,你别转来转去……”

  卫世桀像跟屁虫似的跟着她在餐厅移动,嘴里不停说着道歉求情的话,惹得店内客人明显带着好奇、八卦的神情顾着两人窃窃私语。

  “闭嘴啦!没看到我在忙吗!而且我们分手了,你不要再打扰我!请你离开!”骆亚心毫不留情赶人。

  “亚心,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我知道你还在气头上,但是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要分手,你别拒人于千里之外嘛……”他不死心好言说服,好不容易找到人他更不会放弃。

  “不愧是卫大少爷、卫大执行长啊!我行我素不用在意他人想法,分手还要经过你同意?我吃喝拉撒要不要你一一批准啊!”骆亚心柳眉倒竖,小脸气得通红。

  “亚心,别因为我的身分拒绝我好吗……我不会因为身分爱你或不爱你,所以,你怎能因为身分而不去感受、不能接受我的真心呢?”黑眸闪过哀伤,卫世桀不知道身分竟会成了两人间的巨沟。

  “这是今年最新的绕口令吗?卫大执行长还真有兴致耶。”骆亚心冷冷一笑。

  这白痴以为她只是因为身分拒绝他?重点在于欺骗,这白痴连她气的是他因为瞒骗她、不信任她都不懂吗!"

  “亚心……”没希望了吗?他真的失去她了?

  “别鬼叫了,你别在这妨碍客人用餐。”感觉到窝在柜台内看戏的母亲那玩味的眼神,骆亚心猛翻白眼。

  这个白痴!从他踏进店内没十分钟,他们感情的前因后果已经告知天下了,还要她丢多少脸!

  “好,我来帮你就不妨碍了。”卫世桀将花拿到角落没人坐的餐桌,卷起衬衫袖子、松开领带,接过骆亚心手上的托盘开始服务生体验。

  “喂!你……”骆亚心楞了楞,这自来熟的家伙竟然自己跑去厨房端菜、送菜?

  老爸怎么也不看看他是陌生人就让他把菜端走?气死人了!

  “卫大执行长想屈尊当小小餐厅服务生,我们可担待不起,拜托您行行好,放过我们,该回哪就回哪去好吗!”骆亚心抢过他手上香喷喷的蒜烧鸡肉送到客人桌上。

  “亚心,我会用行动证明,身分不会是我们之间的问题,你能做的我也能。”卫世桀任她取走手上餐盘,转身拿起抹布清洁客人离桌的位子。

  骆亚心恨恨跺了脚,“哼,我看你能撑多久。”

  卫世桀说到做到,直到收店了,他作为服务生依旧尽责地拿着扫把跟在骆爸身后清理环境。

  稍早从客人口中得知大厨是未来岳父、柜台美妇人是未来岳母时他着实吓了一跳,还好他想象中的菜刀追杀没发生,他知道二老没多话是在观察他,这可是表现的好时机,这次在骆家他誓言追回骆亚心,还得让岳父、岳母同意两人婚事。

  “卫大执行长,一日服务生体验营有趣吗?抱歉,我们打烊了。”骆亚心一副送客脸瞪着收拾扫具的身影。

  “亚心,我明天再来。你今天也累了,早点睡,晚安。”卫世桀点点头,万事起头难,他明白的。

  路亚心怔怔的说不出话,砰的一声将他关在门外,上锁。

  “亚心啊,这么晚了他要去哪?”吴素琴看了一整天,实在觉得外头那帅哥有点可怜,她弄清楚了两人只是沟通不良造成分手,人家小伙子并没有始乱终弃的打算,对他自然没那么反感排斥了。

  “他最好直接回台北。”她真的快不行了,只是一天,她差点就想再让他抱抱。

  “哎哟,我女儿也学会口是心非啦。”知女莫若母,吴素琴调侃一笑。

  “哪有啊。”有,她摆明嘴硬。

  店内母女俩有说有笑卫世桀是看不到了,坐在车里,他瞪着手机烦恼住处。

  最近的饭店开车都要三十分钟,来回太久,不行,长期抗战得就近找个地方住。他叹口气,若是能住进骆家,近水楼台就更完美了,现在他决定在车上窝一晚,明早到附近先问问有无民宿。

  “骆爸、骆妈早安,亚心早安,我来帮忙了。”次日一早,卫世桀一脸清爽怜着早点报到。

  “一日体验营还不够吗?我们可没聘请你的预算,卫大执行长。”骆亚心翻翻白眼,端起吃完的餐盘扭身走进厨房。

  卫世桀不舍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扯了扯嘴角苦笑,破坏过的信任要再重建真的是浩大工程。

  “那个……卫执行长,坐吧,对了,你昨晚睡车上吗?”吴素琴跟着女儿称呼。

  “骆妈叫我世桀或阿桀就可以了,关于住的问题,正想请教骆妈能不能介绍附近的民宿给我。”卫世桀很苦恼啊,他总不能老睡车上,重点是他得有地方沐浴梳洗啊。

  “民宿……没印象耶,老公你知道吗?”吴素琴瞄了眼埋头猛吃的丈夫摇摇头。

  “有一段路。”骆家伟惜字如金继续吃。

  “那好吧,我再找找。”卫世桀轻咳了声,趁着亚心不在,他借机与二老表明心意,“那个……骆爸、骆妈,也许您们知道亚心对我有误会与不谅解,但请相信我追回亚心的诚意,我真的爱她。请给我时间证明我会是能爱护亚心一辈子的男人,这阵子要在您们店里打扰,我会帮忙做事,端盘、扫地、结帐什么都行,同时欢迎您们考核我这未来的女婿。”

  骆家伟眉头挑了挑,眼前的帅小子竟当着爸爸的面说会爱他女儿,还自称女婿……很好!有自信有胆识,他欣赏。

  吴素琴眸底一亮,只要他再加把劲,看来孙子应该不会出生就没老爸了,“世桀,民宿我是没想到,不过附近倒有村里活动中心,里头有淋浴间,你若是睡车上不舒服,家里我记得有帐篷、睡袋,你将就点,等过几天亚心气消了些我再清间客房给你睡啊。”

  卫世桀受宠若惊,这就是传说中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吗?

  “多谢骆爸、骆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