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女快速的巡视办公室,锁上门后众人一同下楼,蓝、陈两人先一步到附近便当店买饭。

  徐向阳走在前头向先走的两人挥了挥手,便站立在大楼铁门外人行道上等着落后几步的骆亚心。

  骆亚心踏下最后两阶,突地一阵晕眩,她脚步踩空,惊呼一声两手乱挥急着想抓住扶手……

  “小心!”徐向阳一直瞅着她的方向,见她失足,立即一个跨步上前接住她倒下的身躯。

  “哦……学长谢谢,我、我没事……”仍有些发晕,她努力搀着他的手让自己站稳。

  “你脸色真的不好,我看等会先到医院检查吧?”他很担心。

  “不必了……我今天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骆亚心心知大概心理影响生理的因素最大。

  “亚心,任何小病都别轻忽。”徐向阳难得板起脸。

  没多久,买好便当的陈映玲与蓝景瑢走近,也发现她气色不佳,拗不过众人,骆亚心最后搭上徐向阳停在一旁的车朝医院驶去,而她们则自行搭车返家。

  坐在充斥消毒水气味的妇产科诊间,被送到医院的骆亚心一脸错愕,她手心直冒汗,美眸瞪着桌子对面的白袍医生,等着他宣判检验结果。

  任她千算万算都料不到这几天精神不济、睡眠不良、胃口不佳的可能会是怀孕了!

  医生瞥了眼病历,未婚?他本欲出口的太太二字只好改口,“嗯……这位小姐,检查结果显示你已经怀孕六周,而且你有些孕吐、失眠情况,我会开营养品给你,这段时间你可以清淡的食物为主,不用勉强进食,建议少食多餐避开高油腻食品。”

  六周……六周……六周……这两个音节在骆亚心脑子里不断回荡,天啊!所以,她怀孕了?肚子里有小Baby、一个新生的生命?

  嫩白小手不自觉抚上还很平坦的腹部,她无神的像魂魄离了身般,小脸看不出悲喜。

  医生顿了会,看惯这种基本上很常出现在未婚妈妈脸上的反应,他淡淡瞥了眼她身旁可能是她男友的男人,口里吐出最无情的告知义务,“咳,两位可以考虑孩子的抚养问题,如果想人工流产的话,最好在三个月前手术。”

  人工流产?骆亚心脸色猛地比刚才更加苍白,要她杀了无辜的小生命她真的办不到,错的不是未出世的孩子。

  如果生下来,她独自抚养吗?不,她的孩子当然要在健全家庭长大,那么她势必得找卫世桀谈谈,只是他们已分手……

  又坐了会,骆亚心仔细听完医生的交代,拉起被医生冷眼瞪了半天委屈无处说的徐向阳,“好,谢谢医生,那下次产检我就先不预约,我……需要回家跟男友讨论。”

  医生神情淡漠的又瞥了眼无辜代罪的徐向阳,微点下头。

  出了医院,骆亚心羞愧地直道歉,“学长,真的很对不起,害你被误会……”

  “你别急着道歉了,现在首要的是先找他谈清楚,为了孩子也要好好规划你们的未来,我就等着喝你的喜酒了,小学妹。”对骆亚心已分手的事完全不清楚的徐向阳真心抱着祝福。

  “嗯……我会找他谈的。”骆亚心暗自苦笑。

  徐向阳曲起长指在她额前轻弹一下,“别乱想,我相信他对你的感情是认真的,这点你最清楚了,学妹不会是对自己没信心吧?”他用着轻松的语气想缓和她忧虑的心情。

  “嗯……”她嘴角牵强扯了扯。

  回程路上,徐向阳像个老父亲般谆谆叮咛她注意饮食,又替她买了些孕妇专用物品、食品,最后在她不断阻止下,才停止他卯起劲大肆购买,拎着一大袋战利品送她回家。

  两人在屋里谈了会,送走爱操心的学长,骆亚心无力瘫在床上。

  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马上打电话告诉卫世桀说她有了,问他娶不娶她,要不要小孩?然后逼双方家长见面谈婚事?

  哈,除非她疯了!

  沉沉叹口气,脑袋乱成浆糊,这个意外打得她不知所措,但她更狠不下心伤汽肚子里的那块肉,只是未婚妈妈是一条异常艰辛的路……

  小手抚上平坦腹部,不能再拖了,她必须好好想想。

  坐在平稳的火车上,骆亚心一手托腮平静地看着一幕幕往后的风景,得知怀孕后不到一周,她便向公司做了离职的申请。

  孕吐问题必定逐渐严重,身形一日日变化在公司绝对瞒不住,更别说她也发现身体撑不住繁重的业务。

  将盘点交接做个结束,骆亚心婉拒同事及老董的慰留,以老家有事为由递了辞呈。

  想到未来一年将挺个大肚子行事不便,她便趁机一路玩下南部,不久前环岛的想法还是卫世桀提出的,现在她自嘲这是哀悼感情的旅行。

  “台南站到了,各位旅客感谢您的搭乘,请别遗忘您的随身行李……”

  随着清脆的广播女声,骆亚心起身拉了行李箱往车门走去。

  台南,她的家,她回来了。

  踏进自家开的餐厅,骆亚心小脸上闪过一抹近乡情怯,骆妈吴素琴早已眼尖看到宝贝女儿。

  “亚心!你怎么要回来也没说一声?”

  “妈……”鼻头一酸,她扑进世上最安心的怀抱。

  “几岁了还改不掉爱撒娇的习惯啊你,哎呀,怎么越来越瘦了呢?没好好吃饭吗?”吴素琴捏了捏她没几两肉的腰际皱眉道。

  “哪有啊!妈,客人都在笑了……对了,爸呢?”骆亚心尴尬地抬头左右张望。

  “这时间你爸在养鸡场巡视。行李去楼上放好,洗洗手来喝碗鸡汤。”瞧见又有客人进门,吴素琴催了声骆亚心便转身招待去了。

  “好。”骆亚心拉着行李箱往她住了二十几年的房间走。

  骆家的餐厅与养鸡场从祖父辈开始经营,他们养的土鸡除了供应自家餐厅外,有些五星级饭店也特地向骆家订购,因为这里的土鸡全是放山自养,肉质极佳。餐厅由骆爸骆家伟掌厨,祖辈代代传承的食谱让骆家餐厅成了台南有名的老字号,至于吴素琴则是发挥企业管理专长,负责管理餐厅大小事及帐目部分。

  骆亚心从小跟着老爸整座山跑,养成她喜爱与大自然相处的习惯,让她有一副健康、好动的身体,幼时还成了村里带头的孩子王,直到考上北部的大学才离家。

  看着房里熟悉的摆设,自小住惯的熟悉感让她这几日的烦躁淡去不少。

  换过衣服,骆亚心喝完妈妈端来的热腾腾鸡汤,便跟着妈妈在餐厅里帮忙,之后爸爸巡完鸡场回来,三人边准备晚饭边说起她这几年在台北的生活。

  直到用过晚餐,骆亚心仍不知如何向父母开口她有孕的事。

  可吴素琴经营餐厅这么多年早练就一双火眼金睛了,自家女儿那副样子心里肯定有事,还这么突然跑回家可不寻常,见丈夫拿了换洗衣裤走进浴室,便向骆亚心使了眼色,母女两人旋即钻进骆亚心房里说悄悄话了。

  “老实交代到底发生什么事,工作不顺被开除?还是你欠债跑路?该不会是被人始乱终弃吧?”吴素琴一副开玩笑口吻。

  “妈……”骆亚心暗想,说对一半,只是被弃的是她。

  “别妈来妈去了,快说。”吴素琴瞪了一记过去,瞧女儿欲言又止的模样心里不禁有不好的预感。

  骆亚心明白逃避不是办法,既然决定回家面对爸妈,事情就必须说清楚,她起身倒了杯水狠狠灌下,深吸口气。

  “妈,我、我怀孕了……”见吴素琴眼一瞪就准备开口骂人,骆亚心紧牵她的手续道,“你先听我说……”

  又花了近一个钟头,骆亚心才将与卫世桀从认识到分手的一切清楚交代完。

  吴素琴又气又心疼,不管女儿分手的行为是不是太草率了点,她都是站在女儿这边的,然而拿掉小孩先不说心里可能留有阴影,对母体更是一大伤害,她更舍不得让女儿受那个苦。

  “妈,我是真的想清楚了,虽然现在没办法保证能给宝宝一个完整家庭,以后也可能遇上肯对我好的人啊,你女儿条件又不差,就算生过孩子,行情也是涨涨涨。”骆亚心小脸自信地皱了下鼻子。

  吴素琴重重叹了口气,“哼,不过是多养个小孩,我们骆家不是养不起,不过丑话说在前面,你也老大不小了,做了决定就要去承受一切后果,未婚妈妈的辛苦是你无法想象的,还有,你爸那你自己去处理。”

  “爸一定会尊重我的,嘻。”因为老爸太疼她了。

  “既然打算住下来,这几天我去问问哪边有好医生,就固定在那产检,哎,后续还有一堆要准备的东西,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会不会害喜?食欲好不好?有没有什么特别不吃?还有,我告诉你……”吴素琴仔细问了她的身体状况。

  母女窝在房里说了整晚,直到骆亚心哈欠连连,吴素琴才离开。

  洗过脸后,骆亚心躺在床上,双眸瞪着天花板,一手轻抚在小腹低喃,“宝宝,虽然你可能永远都没机会见到你那位富家老爸,但妈妈一定会让你健康快乐长大,给你加倍的幸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