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星期过去,卫世桀犹如人形低气压,走到哪寒流降到哪,众人避之唯恐不及,下属人人自危,深怕扫到冷气团发威冰雹乱打。

  卫世桀陷在办公室座位里,他真的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见心爱的女人与其他男人有说有笑,而那男人摆明对她有意,难道他这正牌男友掀翻醋桶当妒夫不是再正常不过吗?

  说到底也就是因为他太在乎,真要什么反应都没有女人才要担心吧!

  该死的!说了不再想她,他现在是在干么?

  烦躁地爬了爬头发,那女人说走就走,他不相信最后放不下的会是他。

  手机铃声响起,瞥了眼萤幕,他低啐一声,这家伙打来干么?

  “喂/,克里斯,我很忙,没重要的事我挂了。”

  “喂!你这家伙未免太没礼貌太无情了,我们自小就像兄弟般穿同一条裤子长大,我家就像你家,我母亲这么疼你……”电话那头克里斯哀凄的碎念。

  “看来你真的没事,再见!”

  “等等!我有事啦,卫!不是说好我老婆生了要庆祝,你一定要空出时间来看看你干儿子!”为人父的喜悦很明显的从他嘴里道出。

  “嗄?生了?恭喜,你这花心鬼终于升级当爸爸了!”

  “羡慕吧!可惜你空有高智商情商却是负数,都几岁了还没找到老婆,对了,上次那位东方美女呢?说好要带她来庆祝的,我会准备顶级餐点等你们。”

  卫世桀神情一黯,“放屁!本少爷我IQ、EQ都破表!”

  “哦?”克里斯的声音明显带着质疑。

  “不跟你鬼扯,我要工作了。”

  “OK,下周三别迟到了!”

  结束通话的卫世桀耳边仿佛听见那次Party里骆亚心甜甜的笑声,他又烦躁地抹了把脸才通知秘书改行程订机票。

  电话里说得再潇洒,几天后,他下飞机的背影却显得孤单。

  满地青色草地,庭院占地广大,就算是举办大型婚宴都绰绰有余,可以料想是极端富贵人家所有。

  但今天庭院里只摆出十张看起来很舒适的户外餐桌,每张桌上精致温馨的摆设,表明主人宴请的都是自家亲友,旁边是自助百汇,从前菜到甜点,各色饮品、调酒一应俱全,想要亲自动手也行,有BBQ的专用烧烤器具,还备了位专业厨师在一旁协助。

  卫世桀一脸无聊的瞅着几位大学就熟识的朋友热络谈话,主角自然是刚喜获麟儿的克里斯与他抱着儿子的艳丽娇妻,一家三口幸福的神色藏不住,见此,他心头那股闷气愈加沉重,一口气喝尽适才拿的琴汤尼,他转身准备再向酒保要一杯。

  “你是打算就这样喝到Party结束吗?”克里斯不知道什么时候窜到他跟前。

  凉凉的瞥去一眼,卫世桀抿着唇继续朝酒保走去。

  “卫,从你到美国那天开始,你的脸色就像吃了什么不该吃的恶心食物,今天是我的宝贝出生庆祝Party,能不能给点面子啊?”克里斯自认非常婉转,他其实想直接问他是吃了几条大便才能保持那张臭脸。

  卫世桀没好气地哼了声,黑眸狠瞪他一眼,从独自一人踏进克里斯家那刻起,这家伙有一句没一句老提骆亚心,完全就是两个字,白目!

  克里斯拍拍他的肩,一脸感同身受,“光是见你孤独一人到这,我就知道你被那位东方美女无情地甩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身为好友的我也只能劝你节哀,中国话不是说了,天下无小草,何必单恋那个什么花吗?”

  “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而且,要我说几遍,我没被甩!”他咬牙切齿死不承认。

  “哦?是吗?没关系,我知道你爱面子,对了!过两天我爸妈会再办场对外的大型晚会,到时不少千金名媛,我相信一定会有合你口味的。”克里斯端起高脚杯轻啜口酒。

  “不用你多管闲事!什么名媛,我看你是想藉庆祝之名,行勾搭女人之实吧?哎,我很久没找爱琳娜聊天了……”卫世桀说着迈开脚步。

  “污蔑啊!这是对我爱老婆的心最大的污蔑……喂喂,我还没说完,去哪?你别害我喂!”克里斯一脸惊吓的跟在后头。

  “怕了吧!我倒酒。”卫世桀举起空酒杯晃了晃,转身朝酒保走去,天知道这种人前的潇洒轻松他已经快装不下去了。

  取了杯酒,卫世桀仰首,默然望着一片无云的晴空沉思。

  他突然很能体会诗人伤春悲秋的心情,爱情真会叫人多愁善感,不过就是抬头看天空的简单动作,竟让他一个大男人兀自伤神。

  “阿桀。”熟悉的清润声调响起。

  “嗨,子敬,刚到吗?”收起黯然神色,卫世桀回头扬笑,轻槌了下好友邵子敬的肩。

  “嗯,陪若予产检完我才上飞机,晚了两天,只不过才刚到这,克里斯就大吐苦水,要我来安慰失恋人士。”邵子敬一脸促狭。

  卫世桀啐了声,“多嘴的家伙。”

  “怎么?是哪位大家闺秀、千金名媛、还是小家碧玉的美人让我们的卫大少爷这般死心塌地?”邵子敬揶揄道。

  “别闹了。”他此时实在提不起劲陪腹黑好友斗嘴。

  邵子敬眸底闪过好奇,“说来听听啊?也许山人我灵光一闪有什么妙计……”

  卫世桀眸光一亮,是啊,想当初他这位好友追妻,三两下就摆平那个死缠烂打嫌命长的前男友,现在那人已经在监狱吃免钱饭了,邵子敬那一肚子坏水……呃,那满脑子智慧也许真能帮他。

  卫世桀嘴角扯了扯,苦笑一声,把近日两人的争执毫无隐瞒道出,像是一吐心中不快,说完舒心多了。

  “听起来就是你爱到生妒,感觉掌握不住她就乱发脾气,好巧不巧隐瞒身分的事让她撞破,最后又没料到女朋友包袱款款潇洒走人,你才发现自己放不下这段感情。”邵子敬摸着下巴简单结论。

  “呃,我……”卫世桀语塞,这时他无法再死要面子说他提得起放得下了。

  邵子敬低笑,“呵,我不得不说你真的过头了,就算其他男人对骆亚心有意,但我相信这是单方面的,美女自然会吸引人,你应该比我清楚,难道骆亚心会三心二意,见一个爱一个?”

  “不,她不是那种人!只是……”反正他就是看姓徐的不顺眼。

  “工作上是伙伴,还是学长,他们的关系只会持续。”邵子敬耸耸肩,“你也有几位异性好友吧?吃醋的小事就不提了,接下来才是重点。”邵子敬淡笑。

  “什么?”卫世桀洗耳恭听。

  “骆亚心个性独立,你必须清楚认知,即使她爱你也不是那种只想依靠男人、甘心作为附属品的庸俗女。想想骆亚心对你而言是什么?她的定位?”瞧卫世桀那副不开窍的表情,邵子敬直白的说:“我的意思是,你打算谈个恋爱玩玩?还是找个一辈子的老婆?”

  “老婆。”卫世桀不假思索选择,对她,他不是一时兴起。

  邵子敬扬了扬俊眉,要是他打算玩玩不认帐,他家太座可能会要他大义灭亲。

  轻咳了声,邵子敬续道:“既然如此还想什么,追回来吧。”

  “追?她都提分手了……”卫世桀苦笑。

  “拉不下脸?老婆不是嘴巴讲讲就娶得到的。”邵子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们最大的问题、骆亚心最担心的就是双方家庭,这让卫爸卫妈出马解决,不就什么困难都没了,至于你的任务就是再追她一次而已,把妹不用我教吧!”

  再?卫世桀讪笑,“一开始是亚心向我告白的,想想我竟没追求过她。”

  邵子敬睐他一眼,“不知珍惜后悔了吧!我猜这点或许也是骆亚心的心病,认为自己在你心底不够重要,总之,你也认定她了,别拖时间好好道歉,营造气氛顺势求婚定下名分,当然最快的一招——生米煮成熟饭闹出人命更好解决。”

  “好,这次,换我追她。”卫世桀一脸坚定,为了下半身与下半生的幸福,绑也要把她绑回家做老婆。

  骆亚心这阵子老是昏昏欲睡精神不佳,大概是为情伤神外加连着几天加班打包文件做最后盘点。

  瞪着萤幕,她的一双手机械式地继续在键盘敲下历年文件资料,周末前清聿必须确认,下周盘点过后文件就要陆续搬进新大楼,庞大的资料让她的脑袋仿佛让炸弹炸了又炸。

  骆亚心停下敲打,揉了揉酸疼的手,“小玲,今天的资料就这些了吗?”

  陈映玲与蓝景瑢两人半搬半推的拉了一大箱满满资料夹,随后瘫痪的趴在座位上有气无力说道:“嗯,最后了。”

  “亚心,不用赶着今天做完,这是最后一批资料,周五下班前处理完就好,你也别太累。”蓝景瑢同样摆了摆没什么力气的手。

  瞥了眼那一大箱子,骆亚心感觉头痛欲裂,还是别逞强了,她好累。

  “你们也辛苦了,那休息一下吧。”离下班还有些时间,骆亚心存好档案,准备起身收拾凌乱的办公室。

  叮咚!办公室老旧的门铃响起。

  骆亚心从猫眼看出去便退身开了门,“学长?你怎么会来,董事长已经下班了。”

  “没关系,从厂商那回来刚好路过这,我顺道拿了广告文宣还有样品过来,请你明天转交给廖董事长就好。”徐向阳手里抱着一个小箱子。

  “谢谢,麻烦学长跑这趟了。”

  “亚心,你气色很差,最近是不是太累了?”瞥见她笑得有些勉强,徐向阳关切问道。

  “没什么事啦,只是没睡好。”

  “快下班了吧?待会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我不太放心。”

  “不用啦。”她急忙摆手婉拒。

  陈映玲不知道何时拉着蓝景瑢凑到骆亚心身后,“嗨!徐特助,你也可以顺道送送我们吗?”

  “你好,陈秘书、蓝秘书,两位不嫌弃的话,就让我当一次护花使者吧。”徐向阳温和有礼的道。

  “哇!太好了,谢谢徐特助,你都不知道我们已经累到连搭车回家的力气都没了。”陈映玲笑咪咪的说着,手肘暗地顶了下骆亚心。

  好几天都没见到亚心那位男友接送,她早就怀疑两人有问题,可亚心守口如瓶她也不好意思问,反倒是这位徐特助多积极啊,一表人才,个性又好,真搞不懂亚心怎么看不上他。

  骆亚心不着痕迹拍开她的手,“学长,真的不用麻烦……”

  心疼她小脸苍白,他难得坚持己见打断她的话,“我在这等,不会打扰你们收拾吧?”

  “当然不会!”陈映玲和蓝景瑢开心地转身回办公室收包包了。

  骆亚心轻叹口气,“那就麻烦学长稍等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