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兔甩少东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白兔甩少东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出电梯便见到徐向阳颀长的身影伫立在总机柜台附近,骆亚心快步上前。

  “学长。”

  “嗨,亚心,不好意思还麻烦你下楼。”徐向阳温文一笑。

  “说什么麻烦,对了,学长今天来有什么任务呢?”她俏皮道。

  “呵,奉命拿广告初稿来让廖董过目,另外董事长很关心装潢进度。”

  哇!想到那位面瘫阎王,她的鸡皮疙瘩就有想起立欢呼的征兆。

  “我们第一个代理商品的广告稿已经有了?不愧是阎王,果然很讲求效率,竟然还派学长来督促施工……”

  徐向阳苦笑了下,“亚心,你对他有成见。”

  “哪有啊……”只消见过一次就会让人得到阎王恐惧症候群的那位不是她在说,不管是夜晚拿来吓小孩还是吓坏人,堪称居家避邪良品。

  两人有说有笑的朝电梯踱去,这边电梯门才阖上,卫世桀与秘书的身影正好踏进大门。

  “执行长,五、八、十一、十七楼租地目前都有装潢施工的申请,另外三、十四楼正在洽谈中,您要上哪层楼?”高秘书查了下资料后汇报。

  这栋商务大楼共十八层,除了一至二楼是挑高大厅的设计,其余皆对外租售。

  卫世桀想了会,“先去施工那几层。”

  “是。”

  随着秘书脚步,两人在施工那几层楼探视过后,来到骆亚心所在的十七楼。

  满心欢喜的卫世桀在踏出电梯后,心情就像云霄飞车下坡般,急速降到底。

  映入眼眸的是女友与那位大学学长肩并肩的低头不知道在聊什么,两人有说有笑、肢体不免碰触对方的画面像是根刺般射进他双眸。

  因为阿风的提醒,他尽力避免自己进化成妒夫,可眼下他只想冲上前拉开那紧贴的两人,而他的确也付诸行动了。

  “呀!谁啊?你干什么……呃,世桀?”骆亚心一脸讶然被拉进男人怀里。

  “你怎么在这?等等啦,你先放开我,我在上班耶!”低声娇斥,她挣扎地从他怀抱离开站定。

  卫世桀冷眼睨着徐向阳,“他为什么在这?”

  “学长是“闻人集团”的合作代表,来看装潢进度,而且他与董事长有事要谈约在这里……你怎么啦?”脸真臭,这阳光帅哥怎变得醋劲这么大?

  “那他就去找你们董事长,粘着你是怎么回事!不知道男女讲话应该保持安全距离吗?尤其是名花有主的女性,他不应该避嫌吗?”无视高秘书吓得傻掉的表情,卫世桀忿忿不平指责眼前这位他怎么都看不顺眼的家伙。

  “世桀,我在工作,你别无理取闹了。”骆亚心楞了几秒,她可不想在这闹大事情,放低音量提醒。

  卫世桀不敢置信的望着她,“你说我无理取闹?”

  “世桀……”她有些无可奈何地微蹙秀眉,男人谈恋爱会降低智商吗?

  “卫先生,亚心就像我妹妹一样,你别误会了,而且你这样会伤到亚心的,我们会碰面完全是为了公事,你不需要担心我会有任何逾矩的想法。”徐向阳平静的解释。

  其实自打得知她心有所属,徐向阳就没想过破坏,对她的感情逐渐转成像兄妹般相处,只是没想到她的男人占有欲如此强大。

  “人心叵测,就怕有些人说一套做一套。”卫世桀哼了声。

  “卫先生,我……”徐向阳还欲解释,骆亚心直接打断他。

  “学长,你别说了。世桀!你怎么会说这种话,拜托你不要闹了!我在工作,你先回去好吗?”骆亚心诧异地像是第一天认识他,学长好言好语让步解释,他竟口出恶言!他发什么疯?

  “你赶我走?”卫世桀咬着牙冷冷说,她从头到尾都站在他的对立面,现在竟还要他离开?

  “咦?亚心,外面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原本在内间办公室与设计师谈话的廖文博闻声而至。

  “董事长,对不起,刚好碰到我朋友,不好意思吵到您了。”骆亚心一脸抱歉。

  “没关系,我也差不多谈完了,咦?这不是……”廖董目光紧盯着卫世桀与高秘书,很眼熟啊。

  气头上的卫世桀不发一语,冷睨徐向阳,丝毫没注意廖文博打量的视线,倒是一直傻站后头的高秘书突地清醒,一眼认出这是不久前与“卫华建设”签约的“微创”董事长。

  “您好,廖董事长,这位是我们执行长。”高秘书上前一步。

  “咦?原来是卫执行长,之前到您公司签约远远见过一次,差点认不出来,果然是年轻有为啊。”廖董友好地朝卫世桀伸出手。

  卫世桀一楞,暗自瞥了眼骆亚心,就见她瞠目瞪着自己。

  该死,他的身分竟是这样被说破。

  卫世桀表情略僵,握上廖文博等了一会的手,“您好,抱歉临时前来打扰,不知道我们介绍的装潢公司廖董合不合意?”

  “哈哈,好极了,业界谁不知有卫华口碑保证一定是包君满意。”

  “廖董客气了。”卫世桀神情僵硬地扯了扯嘴角。

  叹口气,他原本打算过来这趟,透过廖董介绍给她惊喜,让她发现原来他是这么优秀,可人算不如天算,漏了徐向阳这意外的星星之火……

  骆亚心深吸口气,这混蛋!交往那么久,竟然还对她隐瞒身分,是想瞒多久?

  身为亲密女友的她没资格知道吗?还得透过老董这个局外人才能知道!

  干么?有钱怕她知道,怕被她缠上?

  “呵呵,不知道卫执行长会大驾光临,不如请各位先到里头会议室,这里有些凌乱,我马上去准备茶水。”她像变脸似的换上秘书该有的职业笑容。

  “好好好,那亚心你去准备。卫执行长与徐特助请这边走,两位都是杰出青年,真是有缘啊!我们好好聊聊。”

  “不用麻烦了,我公司还有急事处理,改日再到“微创”拜访廖董。”卫世桀心急如焚,他无暇顾及其他,转身追上离开的骆亚心。

  “呃,好……”廖董还来不及挽留,一脸莫名其妙,这卫执行长不像性格这么急躁的人啊。

  而卫世桀追下楼时已失去骆亚心的踪影,在附近找了好一会都没见到她。

  该死的,电话打去就被挂断,看来她现在一点都不愿意见到他,烦躁地抹了把脸,他沉着脸搭上秘书早就停在一旁的车。

  “开车吧。”眼下只得先回公司,或许等亚心冷静下来,她才能心平气和听他解释。

  “是。”明显感觉到上司的不爽,高秘书目不斜视的专心开车。

  至于骆亚心,她一跑下楼就钻进旁边咖啡厅,向服务生点了几杯咖啡便瞧见卫世桀奔出大楼的身影,她想也不想扭身躲进化妆室,因为她不想继续与他发生争辩。

  躲在化妆室好一会,接获廖董的电话,知道学长也离开了,探出头也没见到卫世桀那混蛋的身影,她才踱出化妆室至柜台结帐取了咖啡离开。

  骆亚心一脸黯然返回大楼,若没今天的巧遇,她该到何时才会发现原来他是高高在上的“卫华建设”执行长?

  她始终认为男友是在一间普通建设公司上班,所以才不常提起工作上的事,她真是为爱失了判断力,一个哈佛回台的菁英分子又怎会没没无闻。

  因为内湖租地一事,骆亚心特别了解过“卫华建设”的背景,那与她就像云泥之别,难道他是为此不愿诚实透露身分?

  她不懂,感情不是应该信任彼此吗?她真的看不见他们之间的信任感。

  骆亚心甩甩头收起千头万绪,和廖文博碰面后一同返回“微创”,她像是没事般继续下午的工作。

  熬到下班,经过一下午她做了决定,她要的爱情是纯粹的。

  回到在昨天以前仍是两人爱的小屋——他的住处,快速收拾属于她的衣物,她提着两大箱行李,像是缅怀般看着到处都留有两人相处影子的空间,在桌上留下纸条、钥匙。

  “再见。”她轻语过后转身离开。

  傍晚,推开门,下班赶回家的卫世桀却没见到她的身影。

  在公司便幻想她可能大发雷霆、河东狮吼,可是现在,满屋子的静谧,黑眸瞪着桌上的纸条,他心底有种失去她的恐慌。

  世桀,我没想到会这么快走到这一天。

  你明知道我与学长大学就认识,现在工作上有学长的帮助我感激也庆幸,但那无关情爱,你该懂,我也以为你懂,但今天的场合你竟……

  也许你会说这是在乎的表现,但我又何曾去怀疑、打听过你的工作伙伴或是车会里那些老爱粘着你的女人、车伴?那是因为我对你有足够的信心,因为我相信我们的爱情,可是你呢?难道在你眼里我会随便勾搭男人,或是你认为我无知到随便哪个男人手一招我都会跟着走?

  再可笑不过的却是我今天才“意外”得知原来我交往的对象来头这么大,美国“卫氏集团”的大少爷!因为邵子敬的关系、因为车会,我多少能猜想你在美国过得很好,如果只是富有,我自认家庭也不差,只是没料到你的背景深厚,那是个遥不可及的距离,至今才知道原来我从来没真正认识你。

  相爱甚至结婚,不是两人的事,是两个家庭,你会隐瞒身分或许是因为你潜意识认为你的家庭会反对我们来往吧。“卫氏集团”如何能接受豪门千金以外的媳妇,更遑论像我这样随处抓都一大把的女人,我想那样的幸运只存在偶像剧之中,而我亦不愿意为爱做个委屈求全的女人。

  世桀,我要的爱情很简单,唯一与信任而已。一间三十、四十坪的普通公寓,一个爱我的丈夫,两人有稳定的工作,可以准时下班相聚在一起吃晚餐、看新闻、看综艺节目哈哈大笑,放假了可以到郊外走走、散步,过几年家庭增加一双乖巧儿女,努力为了儿女的教养打拚过生活,就这样很平凡、安心但却幸福的过一辈子。

  但你的家庭、背景大概无法实现我的梦想。

  我爱你,也谢谢你爱我,很高兴认识你,再见。

  纸条在卫世桀手里捏成一团,这女人竟擅自断言他的家庭不能接受她就选择离去?什么唯一与信任,说得好听,她对他的信任又在哪!

  很好,没想到她轻易选择放弃这段感情,那他也能不在乎!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